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时序混乱】一周目 14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3500字一更,忙,下周见。

目录

———————————




我忐忑许久,总觉得每十分之一秒都有一分钟那么漫长,接线的狐之助终于回话了:“如果是俘虏的话,您自行处理就行。当然啦,请您不要放走它,身为新世纪的文明审神者,杀死的时候也请不要虐待它哦?如果实在没办法处理,我会为您派出专员处理的。”


手机里狐之助的声音太过亲切,仿佛我不过是随手捡了块石头回来,让我不禁有些奇怪。


“就这样?”


“是,您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沉默,上层确实并不禁止审神者将敌刀作为俘虏带回本丸,但按理说不是应该走一个书面汇报的程序么,怎么成了给狐之助热线打电话说一声就可以了?


“现在的审神者绑架敌刀都不用交报告了吗?”


“大部分的审神者们确实是要写的,不过如果信用值达到了您这样的高度,很多权限都会开放。”


啊,原来200多信用值就有这么多便利吗,以前没绑过溯行军,现在才知道……个鬼啊!


斟酌片刻,我试探道:“我今天早上提交的申请现在是什么状态?”


“这就为您查看,请稍等。”


说着话筒里就是一阵敲击按键的声音。我脑中回想了一下官方给出的狐之助形象,没记错的话,狐之助应该是一只圆乎乎毛茸茸的短腿狐崽吧?到底是怎么用肉垫敲键盘接电话的啊,难道是有狐之助专用的工作设备?


不不不,等一等。按照时之政府这个美丽的人形妖怪和式神横行的画风,狐之助也许可以变成人的样子啊!


“久等了,您的A级申请已经通过,审批的文书将预计于今日下午六点至十点发送到您的电子邮箱。”


看吧,果然很不正常,这都能通过,我是开了“时之政府小王子”的外挂了不成?


于是我再接再厉,“狐之助,我下一个报税日是什么时候?”


“今年8月1日上午八点起至8月3日下午八点结束,不过您有特殊权限,报税时间最迟可延期至8月5日07:。”


“……狐之助。”


“嗷呜?”

“最近有什么新型病毒可以篡改审神者的信用额度吗?”


“目前并没有此类病毒感染成功的案例。”


“不,现在有了。”


“……”


然后我收到了狐之助带着鄙视的提示音,告诉我我所有的信用值来源都有迹可循,建议我打开我半个月没仔细看过的程序好好瞧瞧我现在的信用值到底是个什么状况。


于是我摁断电话,调出记录我与我家刀剑状态的程序页面。


我发现半个月注意,我的信用那一栏暴涨到了四位数。讲道理,我辛辛苦苦勤勤恳恳工作两年多信用值才一点一滴的积累到两百二十几。半个月不见就和坐了凯迪拉克似的飞速前进,不是中病毒了是什么?


我戳开加州的数值,发现他的除了练度从八十几升为九十一意外,个人面板上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的信用值也与半个月前没有太大区别,中规中矩的一百多。


按照惯性我又点开了三日月的个人面板,七彩四射亮瞎眼睛的5花稀有度和LV.99依然散发着强烈的存在感。我略过一堆战绩、出入记录和其它七七八八的数据,准确得找到了他的信用值——可怜兮兮的8点。


好惨。


可能是换了新的审神者,原先的信用值就会被清零吧?


刀剑男士每日完成日课和我次完成“开导”任务都会双向增加我们的信用值,不过一般也不多。日课基本是零点几零点几的加,任务稍微好一点,一般是完成一单加个两三分。累计下来,三日月才八分也很正常。而且当信用值达到一定数值的时候,就会到达“瓶颈期”,我的任务变成完成一单一两分,而刀剑的日课就从完成一件加零点几变成完成一件加零点零几了。


这样的制度造成了不论是审神者还是付丧神在短时间内都不会有过高的信用值,只能靠工作的时间慢慢积累。


我发现我的信用值这十几天,平均每天涨了有将近一百。点击查询出处 ,最近的一条信用值追加就在昨天,追加方是时之政府灵力研究科???


说到灵力,再加上信用值暴涨是从半个月前开始的,我瞬间联想到三日月。


难道说,只要三日月待在解压教室,我的信用值就每天100的飙升?怎么办,好像有点爽诶。不知道有没有上限,要是没有的话我岂不是可以从办公小组长升职成公司CEO?就算有也没关系啊,反正我现在已经是办公主任了。


这一刻,我仿佛爱上了三日月这块黄金。


*


和三日月一起擦完会客厅黑漆漆的血迹、搞定日常的扫除后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晚餐是我和石切丸从现世带回来的石切小吃。我坐上电梯,准备叫驱邪大队长石切丸和全程盯紧敌刀的加州下来吃饭。


由于解压教室没有任何能和神社搭上关系的房间,就把空旷的露天阳台拿来用了。半天没见,也不知道阳台被整成了什么样子,不过有加州在,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


看着全身上下散发着神圣金光的敌刀,我强烈怀疑石切丸不是对它驱邪了,而是要渡它升天。


溯行军被以标准的信徒姿势绑着,嘴上还贴着胶布,跪在阳台的瓷砖上。装饰用的盆栽全部被移到了角落,头顶是数条贯穿半个露天阳台的晾衣索道,没有晾衣绳的另半边被摆上了许多我也叫不来名字的东西,应该是用于祭祀、神事之类的。


溯行军就这么虔诚地跪坐在一片素色的地毯、防尘罩和床单下,秋景的夕阳穿过晾衣绳的间隙,慈爱地抚摸溯行军丑陋的脸庞。


我不忍心地别开视线,试图忘记刚才辣眼睛的一幕。石切丸盘坐在溯行军前方,看起来十分认真。加州则是抱着本体坐在了最后方盆栽堆里的塑料凳上,脸上是大写的“无聊”。


我不确定这个“净化仪式”到底整完没,就没打扰石切丸,拍了拍加州的肩膀低声道:“他们好了吗?”


加州拖长了音调,也小声地说:“不知道——”


“三日月把它弄回来干什么?”


加州抿嘴,认真地说:“不知道。”


“你觉得三日月怎么样?”


“很厉害。”


加州对三日月的评价很高,我并不意外。对加州来说,他是向往成为三日月宗近这样耀眼的存在的吧。最初加州想要打扮自己也是为了能被爱惜与使用,但是在三日月出现前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能使用的只有他而已。


后世对离开了冲田总司的加州和大和守安定的评价也多是普通、难用,红色的刀拵很有存在感。但是他们不知道加州清光其实是很顺手的刀,因为它的付丧神的心很锋利。


于是渐渐,变得可爱成为了一种没有展现余地又难以割舍的兴趣了。


我抬手指了一下敌刀,“它是怎么来的?”


“不知道,我远征回来它就已经在了。”


“啊……原来让你们轮班远征还有这个弊端。”


我从盆栽里扒拉出另一个塑料板凳,一屁股坐在了加州边上,和他并排围观敌刀和石切丸相处的场景。


我还在思索到底要不要取消轮班制,加州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和刚才悄悄话的小声不同,虽然还是很小声,却听起来十分迷茫、不知所措。


他说:“主上,你觉得敌刀看起来怎么样?”


虽然不知道他在茫然个什么,我还是仔细打量了一下溯行军虎背熊腰的背影,实话实说:“有点丑。”


“……是吗。”


“也就它脖子上的围巾比较顺眼。”


“嗯,我也这么觉得。”


我回头,加州的侧脸就在边上。他还在看那个溯行军,表情像极了失恋少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青春期?


“它原本是加州清光吗?”


“……”


加州没有回答我的疑问,我却已经知道答案了。


“你知道我最喜欢冲田总司用过的哪一把刀吗?”我这么说,果然,加州把视线分给了我。


“不是加州清光,是菊一文字则宗。”


原本睁大是双眼只持续了一瞬就变成了无语的状态,迷茫的语气被吐槽取代:“冲田君用的不是菊一文字则宗……好好看历史记录啊主上,别老看小说。”


“哈?可是《fate》里冲田酱的武装‘乞食清光’升格后会变成菊一文字则宗啊!”


“漫画?”


“最近新入坑的手游,里面的冲田酱长得超级可爱!”我摸出手机打开app,人物立绘上金发少女持刀微笑,帅气又可爱。简而言之,是我喜欢的类型。


加州指着我的手机,颤抖地说:“你说这是谁?”


“冲田总司,冲田酱!是不是特别可爱!”


回答我的是亮出刀刃的“加州清光”和龟裂的手机钢化膜。


不愧是九十级的加州,力道控制得刚刚好,我的命根子(手机)一点事儿都没有,换个膜就行。


*


晚上,时空的另一端。


三个熊猫眼正对着全息影像写写画画、评头论足。


今日三日月宗近没有进一步暗堕,审神者信用值+1


今日三日月宗近实验配合良好,三日月宗近信用值+0.5


今日三日月宗近没有离开指定范围,三日月宗近与审神者信用值+1


今日三日月宗近完成了接触指定溯行军的任务,三日月宗近信用值+0.5


今日三日月宗近没有直接或间接引起其他刀剑男士暗堕,审神者信用值+2


今日审神者依旧没有受到三日月宗近的各方面诱惑,审神者信用值+100


时之政府的督察员1号写完这些又瞥了一眼监控,写上了最后一条“今日审神者依旧没有发现任何一个监控器,警惕性不足,审神者信用值+0”。最后,负责监视的督察员1号把新增加的数值更新到了山田的个人档案里。


1号打了个哈欠,对另一个督察员说:“你那里情况怎么样了?”


2号:“啧,这个三日月宗近完全不行啊!今天又是误导审神者又是害得同僚(加州清光)对审神者撒谎被训。他这个审神者说得真对,信用值都成负分了就不知道消停一点?”


“啊,已经负分啦?早上不是还有8分的吗?”


“抵消掉他加上的2分,今天正好扣了10,现在已经是负2分了。”


“哇哈哈哈,笑死我了。他可是在职付丧神里的首例负分耶,哈哈哈哈!”


“可不是,特别是前几天,他趁审神者请假去现世,私自外出干了一票大的,区区两天就扣了80分,让他加一个月都补不回来。”


边上的3号好奇得插入话题:“啊,那个我记得。那不是白大褂们的要求吗,怎么还会扣分?”


2号伸出手指一根一根数起来:“晚上不睡觉私会别家的一期一振、和一期一振私斗、贿赂审神者的式神隐瞒行踪……”


2号还没数完,轮班的另一组督察员就无精打采地挤进了办公室。3号顿时欢呼:“解放!万岁!24小时休息时间我要睡个够!”


轮班的督察员异口同声骂到:“滚!”


#是的,辣个黑化的加州清光其实是一期一振搞来的,小狐丸只是搭了个线还债而已#

#扒一扒辣个总是收到乱七八糟东西的山田君#

#我不管,我要写新的剧情了!反正爷爷还能活11个月#

#来啊,一起穿越时空啊 !#



————————————


#冲田总司用刀用了百度百科(20170605)的说法,原文:
但是则宗打造的刀在当时是相当贵重的刀,且幕末剑士步战多用打刀,菊一文字则宗是太刀且刀刃窄,不是当时所流行的款式。无论是以经济观点或实战必要性的观点来看,冲田持有此刀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因此在研究者之间首先这样的说法就不被采用。如此看来,冲田总司的刀极有可能是同样拥有菊纹和“一”字刀铭的刀(打刀)“菊纹山城守藤原国清”。




#并没有玩过fate,真的,冲田酱


#比较熟的是茜60里的冲田,玩过,刀刀也超有存在感,特别是加贺清光超级显眼:






评论(25)

热度(90)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