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没事,我游去找他!”

【时序混乱】一周目 10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4000字一更,文风突变。

 

 目录

 

 

 

———————————

 

 

今天已经是小狐丸住在这里的第六天了。

 

继前几天晚上我与三日月宗近的深夜会谈之后,我一直没能从小狐丸那里获得更多关于他前本丸的故事。

 

我和小狐丸的相处现在可以用“自然”这个词来形容,自然却不亲近。当然啦,我本来也不需要和他建立过分亲密的关系,只是我需要提交的观察报告里对付丧神“是否愿意提及过去”有要求而已。

 

如果小狐丸这七天一直没有提起自己以前本丸的生活,我便会对此作出相应的判定,而后上层就会根据我提交的文书选择小狐丸未来审神者的年龄层。

 

例如,小狐丸对过去的生活抱有厌恶的情绪并不愿提及,那么新审神者就会优先考虑已成年的女性。又或者,小狐丸并不反感提起他的前本丸却也不想深入回忆,那么新审神者的年龄就会介于高中到大学毕业。

 

不管怎么说,以我的经验来看,刀剑们只要前三天里对以前的事只字不提,那就基本不用指望他们之后会再讲起了。

 

我就任的两年以来,只有一例例外。“病人”是一位大和守安定的付丧神,罕见的在解压教室住了一周以上。

 

一开始的七天,他不但没有和我说任何关于前本丸的事情,甚至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除了进食,我特么就没见过他张嘴!住了一周半,终于肯开口了,第一句话居然是要我走开,他只想和我的初始刀加州清光说话……呵,真·有·意·思

 

当时我还以为我玛丽苏的灵力终于变异回普通的灵力、失去让周围的人安心宁神附加好感度的功效了呢!

 

毕竟就算大和守安定一个字都没吐,我也对他说了不少话啊!被他那小兔崽子用“你是KY白痴吗”的眼神看了足足一个多星期喔!

 

好吧好吧,好歹愿意说话了,我也不能要求太多是不是?于是我甩了个金灿灿的御守.极给加州护身,就随他们开心了。

 

结果那天晚上,加州告诉我说大和守安定只是有点怕生,不知道该和陌生人说什么好,所以我问他有关过去的问题就让加州传话回答……

 

那时候我也没怎么见过大和守安定,经验不足,傻傻的就信了。现在想想,简直放P!实在太扯了!大和守安定,别以为出自暗黑本丸就是你可以out of character的理由!

 

回到正题。

 

和三日月的夜谈后,隔天上午我带上小狐丸又去了一趟万屋一条街,美其名曰户外“治疗”,本意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再遇见一次那位一期一振。因为三日月说一期一振通过什么手段逆转了暗堕的状态,也许我可以从一期一振那里知道洗白三日月的方法,至少不是一头雾水。

 

结果一期一振头发都没有看见一根,我和小狐丸不知怎么就进了万屋“2010s”支路的pineapple专卖店。

 

pineapple是万屋街区有名的电子产品店,实体店主要是为了展示新出产的手机、平板和电脑,虽然也可以直接在店里购买,不过一般还是网购的人比较多。

 

一想起小狐丸不会用手机我就心塞,这样下去他会和新审神者产生代沟的!我决定大发慈悲的给他买一只手机,钱什么的以后再还也可以,绝·对不是眼馋新出的FphOne-X系列而我又已经有手机了不能浪费钱哦。

 

万屋一条街与现世季节同步,气温不算太热,但我穿着审神者的狩衣也绝不凉快。pineapple店内温度适中的空调让我舒了口气,早上店里还没什么客人,我拒绝了店员的陪同,和小狐丸在试用区站定。

 

我指了指摆在柜台上的一排智能手机对小狐丸说:“挑一个你喜欢的试试?”

 

我看向他,企图从他脸上看到一点感兴趣或者疑惑的表情,然而小狐丸只是平淡的说了句“明白了”就拿了一个最近的,然后转头看着我。

 

“长按最上面的按键开机?”

 

小狐丸照做。

 

“上个网试试,先连一下wifi……啊,看见设置了吗,就是这个……对,打开它……”

 

就这样我和小狐丸在店里呆了足足三个小时,把我觉得有必要手机和平板功能的都教了一遍。最后连店员都看不下去了,搬了两张椅子好让我们不用站到腿酸。

 

还好小狐丸学得很快,记忆力也不错,我们顺利的在午饭前买到了新手机。负责给我们收银的店员估计也是付丧神见多了,自发的送了个油豆腐图案的手机壳。

 

再然后的第二天,我吸取教训,去万屋一条街时除了小狐丸还带上了吸仇恨专用的三日月,让加州一个人寂寞的远征去了。

 

我们没有在任何一家店久呆,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个上午,一无所获。在我终于忍不住坐进咖啡店歇脚时,与小狐丸一起坐在我对面的三日月微笑说:“嘛~船到桥头自然直。”

 

说的也是,他本人都不急,我急什么?还有三百多天呢,慢慢来吧。

 

……

 

今天下午,久违的接到了我堂哥的电话。

 

虽说时之政府倡导审神者不要和现世有太多牵连,不过并没有下禁令,只是要求我们不得透露任何有关审神者身份的事情。而且亲戚和同学之类的不一样,不是说断就能断的,不过这两年我们的联系确实越来越少了,主要是我单方面的不再主动联系他们。

 

下午是内番的时间,在没办法种田没有马的解压教室,主要是洗濯当番和扫除当番在占用下午宝贵的时间。

 

小纸人式神防水了以后,还是有很多力所不及的地方,比如够不着高的地方、擦玻璃容易被秋风吹走等。所以我的手机响起的时候,我正在运送要洗的衣服和沙发罩。

 

我试图腾出一只手拿我口袋里的手机,结果不是衣服掉到地上就是脚踩到沙发罩,我只好一股脑的把东西全挂在扛着地毯的三日月身上。

 

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十分焦急:“你现在在哪里?”

 

“你在哪?”我反问。

 

“当然是高松啊!别转移话题,你到底在哪!”

 

我堂哥一家就住在香川县高松市,为了避免马上就被他发现我在说谎,我决定挑一个不香川县内的地名,最好连四国岛都不是。

 

“呃……富山?”

 

“你那疑问语气是怎么回事?奶奶最近身体不太好,你赶紧过来看她,顺便带点鳟寿司来。”

 

“……”富山市的海鲜非常有名,不论是鳟鱼还是萤火虫鱿鱼都很受游客的欢迎,作为手信带过去最好不过——前提是我真的人在富山。

 

“你小子,不在富山吧!”电话的另一头明锐道。

 

“……啊,暴露了。”

 

“果然!算了算了,你这几天来一趟就是了。工作找到没,女朋友交了吗?”

 

对,在我一帮亲戚的眼里,我不仅居无定所,还是个偶尔打零工的无业neet。全靠我父母留下的遗产和补助金生活……

 

一个谎要用无数的谎话来圆,多说多错,我决定避开这个话题。

 

“……小雪最近怎么样,过一两年就要上国小了吧?”小雪是我堂哥的女儿(我侄女),全名是山田雪奈,今年5岁……啊,过年的时候陪她去游乐园才打破了我维持了20多年的“和女孩子零握手”记录。

 

然而我没有听到更多我堂哥的唠叨了,他莫名其妙的吼了一句“你想的美!”就挂了电话。我皱眉纠结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那个思维回路不对劲的八婆女儿控到底误会了什么——我又不是恋童癖,怎么可能看上自己的侄女啊?重点是近亲根本就不能结婚啊!

 

奶奶她老人家我是一定会去看望的,把传送装置定位在我伯伯所在的城市,来去一趟也很快。但是在此之前,先把脑子有坑的亲戚放到一边。

 

小狐丸的观察报告我已经写得差不多了,如果他能保持现在好相处的状态到明天中午,那么我就可以让上头派人来把他接走了。

 

傍晚我们还在吃饭,解压教室的大门就被敲响了。当然,我是听不到一楼的敲门声或者门铃的,不过大门上有监测系统,会把访客的信息通过手机app告诉我。

 

我拿出手机,是我的快递到了。

 

可能是最近破事太多,我一下子没想起来自己究竟买了什么。由于解压教室禁止无关人员入内,我指挥纸人状的式神们帮我下楼拿上来。其他人都有些好奇,吃完饭后干脆一起收拾桌子等着。

 

20分钟过去了,我才等到它们勤勤恳恳地爬上来。

 

装着货物的箱子不大不小,很轻。我颠了颠还是没想起来自己买了什么。

 

加州说:“里面是什么啊,可以拆开看吗?”

 

我耸肩说了声OK,三下五除二的撕开上门的封条和胶布。箱子里垫了许多防震动和挤压的泡沫,三个透明的塑料盒和一个写着“服装补充包”字样的小纸盒出现在我们眼前。

 

啊,我想起来了,是上周预定的性转手办,要快点把尾款付了才行……?

 

等一下!

 

性转手办?!

 

我霎时感到不妙,但已经来不及了。只见加州随手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盒,然后石化在了原地——20cm高的大和守安定穿着偶像风的少女系武士服披着新选组羽织,正歪着头一脸无辜的看着加州。我目测了一下,欧派介于B和C之间。

 

三日月也往加州手里看去,瞧见女体化的大和守安定,他居然笑出了点魔性的感觉:“哈哈哈哈,挺有趣的。”

 

站在我侧边的小狐丸看向我还捧着的箱子,里面性转三日月的胸部鼓起,大概是Dcup左右。他的表情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喜欢三日月那么大的……么。”

 

他的声音不大,却也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的清清楚楚了。我顿时尴尬的想起前几天去万屋发生的囧事,恨不得用解压教室外的用时空装置回到过去把当时的自己给埋了。

 

三日月倒是淡定,嘴角弧度不变,看上去没有被冒犯到的样子,只是对我说“承蒙主君厚爱”后,就拿走了自己的性转手办。

 

我很想告诉他,那是我买给自己的,但我还是忍住了。回头看向双手还抓着大和守安定(♀)僵硬到风化甚至颤抖的加州,我犹豫了片刻不舍地说:“那好吧,这个就送给你了。”

 

“……谁需要这种一点也不可爱的东西!”

 

“你脸红什么,不要就还给我。这可是这个月时之政府周边组推出的限量新品呢,可贵了。”

 

最终加州还是没有把大和守安定(♀)还我,看他努力掩盖激动的样子,我觉得我不能因为有了第二振刀就停止向上层申请持有更多刀剑。至少该坚持到解压教室里有了新选组的刀剑才是,如果是某白色围巾的刀剑付丧神就更好了。

 

第二天早上,闹钟响后我坐在床上想了想,这才确认最近欠下的作死都已经还清了。今天送走小狐丸以后,近期的大事应该就只有去现世探望我奶奶了。

 

想到这个,我用手机给狐之助热线打了电话。说清请假理由和时间后,那头接线的狐之助说马上开始处理我的假条,批假的结果会在中午发送到我的邮箱里。

 

时之政府虽然有很多值得每一位审神者和刀剑付丧神吐槽抨击的地方,但是优点也有很多。像我这样,只要理由真实合理外加上请假时间短,一般都会给予通过。

 

这一天下来都很普通,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所以晚饭前我又看见了那两个眼熟的、丑不拉几的面具。

 

来接小狐丸的快递员A一如既往的贼心不死,非要从我这里顺走一瓶SUNTORY酸奶。我郁闷道:“怎么又是你们。”

 

快递员A还在喝酸奶,看都没看我一眼。快递员B也是权当没听见我嘴巴里吐出的怨念,他说:“辛苦了,笋干老师。那么我们告辞了。”

 

谁特么的是笋干,你们三个给我站住!

 

————————————

 

#小狐丸身上有一条伏笔,会成为关键哟~还挺明显的,要猜猜看吗?

罪过罪过,补上提示

提示1:小狐丸有一段不打算告诉任何人的回忆,他对秋景的执念也和这段回忆有关。

提示2:买手机顺便交换一下通讯号码,方便以后还钱……咦?

提示3:暗堕逆转

#小剧场

三日月宗近(╬^_^):这是什么……哦原来叫“性转手办”啊?没收!

小狐丸:有意思,啊,没有我的吗?

加州清光━━∑( ̄□ ̄*|||━━:安定?是安定啊!衣服好可爱——不对我在想什么啊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是安定好想要不不不我怎么能要这种东西可是他不她是安定啊而且还这么可爱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安定……

山田(拿出手机):总之先把尾款付了……咦,这周又出新品啦?

评论(31)

热度(113)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