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时序混乱】一周目 07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去头去尾4000字一更。



 目录

———————————



 

按照时空惯例,下午本来该让小狐丸一起打(劳)扫(动)卫(改)生(造)的,不过三日月宗近把本丸的小纸人们用保鲜膜包了个遍,清洁任务就减轻了很多。

 

我指向小狐丸:“你,跟我走一趟。”

 

小狐丸静静地看着我,然后问道:“去哪?”

 

我皮笑肉不笑地指着自己被他削成地平线的发型说:“警局!”

 

公报私仇的把三日月撂在解压教室里“看店”,一并把扫除当番的任务也推给了他,我领着小狐丸和加州清光一起出门了。

 

别问为什么,我的刘海还尸骨未寒嘞!

 

我们直奔万屋一条街。

 

熙熙攘攘的人群流动在笔直的街道上,这条日式古风的主干道就是万屋一条街,还有许多二十多公尺宽的小路沿着主干道辐射开来。 万屋街区的天气模拟了现世的四季变化,日出日落,甚至连气温都与季节一致。


与任何人或刀剑都能漫步的主路不同,那些延伸开来的小路被按照时代的不同严格地划分成了无数条区域,审神者只能进入标示着自己所在的时代的路径,购买自己时代技术范围内的物品。

 

万屋一条街上的店铺基本是为了方便刀剑男士们的需求,迎路走来也是刀男们多于审神者。不过这也是当然的,且不说好多审神者出门就喜欢带着数振自己很喜欢的刀或者稀有度高的刀,如果是带了粟田口家的刀剑付丧神,少不了短刀们都想跟着去。还有的就是刀剑单独过来买一些生活必需品。

 

我穿着时之政府下发给男性审神者的统一着装,白色的狩衣罩在浅色的单衣外,下装是深蓝色的指贯,宽大的衣袖上贯穿着同样是深蓝的袖括,多余的部分被打结成露,遥遥垂下。时之政府还配给了审神者看起来十分有格调的蝙蝠扇,上面绘着艳丽浮华的平安京街景。

 

时之政府坑爹的没有给男审神者们鞋袜和乌帽,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叠遮脸用的符纸,朝外的那面空白,另一侧则是写满了诸如防掉落防风吹动等咒文。因此偶尔能看见穿着运动鞋甚至拖鞋的审神者上街,比如我。

 

脸上的符纸画着一个表示深沉的颜表情¯∟¯ ,太久没去万屋一下没找着我以前买的鞋子,只好穿上足袋脚下夹着仿木质的塑料人字拖将就一下。

 

我带着其他两人拐进标着“2010s”的支路,与现世别无二致的商业街在眼前展开,道路上行走着不少与我一样穿着标准装束的审神者,使这条街看起来多了些奇幻的氛围。


这条支路不短,高低整齐的屋顶上延伸出弓形的玻璃,将两侧的房屋连在一起,也为挡雨做出贡献。霓虹灯在大大小小的招牌上闪烁着,散发出温和的光,仿佛在引诱路人们进店一看究竟。不过我的目标明确——不知道开在哪里的理发店。


 



 

*

 

小狐丸抬头看着天空中缓缓飘过的云,若有所思,他快走两步跟上着身前的山田川,就发现对方扭着头停了下来。

 

顺着山田川的目光,小狐丸看到了一家装饰夸张的店铺,店面的墙上贴满了海报,门口还摆着一个一排不知道干什么用的方盒子①……?他看向一同前来的加州清光,对方已经用右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全身上下透露出一股不忍直视的感觉。

 

相反,看见了an●m●te的山田感觉自己好极了!

 

好久没来万屋街,顺便买一些新出的周边吧。说起来不久发售的《千恋万花》他还没入手呢!虽然比起萝莉他更喜欢御姐,长腿Dcup的那种。

 

“加州,我们……”

 

“不去。”

 

“为什么。”

 

“主上,你进去就出不来了,我们有正事没做!”我的近侍刀说的铿锵有力一本正经,我纳闷道:“什么正事,我怎么不知道?”

 

加州侧目,他指了指我又之了指自己:“发型,生活用品。”

 

说起来我确实在出发前说要连同本丸快用完了的洗衣液之类的日用品一起在万屋街买了,但是我有理由强烈怀疑加州你说的生活用品是指自己的指甲油!

 

然而加州冷哼一声,嘲道本丸就这么两振刀连大和守安定都没有,平时也不出战,说我根本发现不了他身上可爱的萌点,他有什么好打扮的?

 

我想了想,居然没有可以反驳的地方,但是我必须澄清一点:“如果真的要欣赏男性的话,我更喜欢成熟一点的,加州你太幼齿了,不在我的圈内。”

 

加州清光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比我要矮大半个头左右,如果是妹子的话我大概会很高兴陪着对方试完商店里的每一款色号的指甲油,或者逛首饰店的时候耐心的回答每一次是否好看的询问。可惜的是我目前还挺直的,就算弯了也不打算和非人类谈恋爱,所以长相美型的付丧神早就被我排除出可欣赏范围了。

 

加州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整个人都灰掉了,震惊的张着嘴变成了一樽石像,黑乎乎的阴影笼罩着他。一旁的小狐丸也是嘴角抽搐,额边挂着三条黑线。

 

我只好认真地道歉,表示这只是个玩笑,加州一点也不小,但是非要选我更喜欢三日月那么大的。

 

我一说完这话,刚好一个妹子从an●m●te出来,身后还跟着一位三日月宗近。她瞧我看了一眼,我竟从她挡着脸的符纸上看出了鄙视的味道,倒是她家的三日月用袖子遮住了嘴和下巴,眼睛一弯,笑得颇为含蓄②。

 

我尴尬地目送她们离开我的视线,回头就见加州和小狐丸一脸难以接受的表情。

 

这个玩笑确实是有些过了,加州还好说,他懂我的意思,只是日常的相互吐槽打闹而已。但是小狐丸就不一样了,考虑到他出自暗黑本丸,在不了解他的过往之前我应该谨慎言行才是。

 

我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还是不告诉加州我订购了三日月宗近和冲田组的20cm性转手办了,是可以换装的设计,我还挺喜欢的。预计小狐丸走那一两天就能到货。

 

但我不想就这么放弃买周边的chance,过了这里也不知道今天还有没有机会来了。我内心挣扎着将视线投向了小狐丸,挤了挤眼睛,巴望他能看在接下来一周都要在我手底下过活的份儿上赞成让我进店汲取精神粮食。

 

小狐丸看了我两眼就向头顶的玻璃望去,他意有所指地说:“要是能在解压教室悠闲的看云就好了……”

 

“啊?”我有点摸不着头脑,但还是点头说:“只要开启景趣就可以了。”

 

小狐丸右手摆出我常在另外一位狐狸刀剑那里看见的手势,稍稍眯起狭长的红色双眸,像一只真正的野生狐狸一样笑了,他露出一点点尖牙提出了更多的要求:“如果是秋天就更好了,因为红色的枫叶是小狐的代表哦?”

 

我伸手打了个OK:“没问题!”

 

“那么……”

 

“那么?”我眼中的期待都要实体化了。

 

“就这么说定了。”小狐丸在景趣的事上一锤定音,真不知道他是有多爱秋景,到解压教室住个几天都不忘叫我解锁景趣。他看起来有些高兴,但还是收拢了笑意,扭头就对加州说:“还是正事比较重要。”

 

“没错,我们还是先去理发吧!”小狐丸的话立马得到了加州的大力支持,他颇为嫌弃地瞥了我头发一眼说:“主上你中午还说对自己的发型一秒都不能忍呢。”

 

叛徒!

 

两个没良心的!

 

我指着他们两个哽咽,半天没挤出一个字来。

 

我腹诽道,虽然我自诩非常有职业道德,上交给上层的观察报告全都符合实情,但我也不是不接受贿赂多美化一下报告内容。小狐丸你错过了一个让我欠你人情的机会你知道吗!

 

结果我们一如加州所愿奔波在了寻找美容美发店的路上,唉……

 

我没精打采地挪腿跟在加州身后,活像条腌烂的咸菜。走了一段距离后,一道清澈的声音叫住了我,是一名一期一振的付丧神。

 

“这位审神者,请等一下。”

 

一期一振快步走到我面前,我有些疑惑,身边的加州已经伸手握住了自己的本体,看起来只是警戒不认识的刀剑,实际上他用这个动作向我传达一个信息——这位一期一振可能曾身处暗黑本丸或有暗堕的倾向。

 

“有什么事吗?”我面不改色。

 

一期一振面带尴尬和淡淡的欣喜,他弯腰鞠了一躬说:“好久不见,在解压教室的时候承蒙关照。”

 

咦,这么巧?郁闷,说真的,分不清他是住过我本丸的哪个一期一振,不过能被加州察觉到一丝黑暗的气息那很有可能是今年年初的那个。毕竟从暗黑本丸带出来的暗堕气息若非发自自身,而是被迫沾染上了,是会随时间慢慢消散的。

 

虽然我常常会想象在路上偶遇自己“治疗”过的刀剑,但我本身并不是喜欢碰巧遇见不是半生不熟的“熟人”,因为难免会聊不上共同话题,除了打招呼就是谈最近的生活,和退休以后无可事事的大婶一样。

 

且不论他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一期一振,我好歹是个必须经常换名字的人,出于职业性的警戒,我还是听起来十分好奇地说:“这你都能认出来?我可是挡住脸了啊!”

 

“怎么认出来的……吗?”一期一振闻言忍不住笑道:“哈哈哈,是因为您脸上的图案太有个性了……”

 

我耸肩,得意地说道:“那是!”

 

“许久不见,我能单独和您聊聊吗?”

 

“可以啊。”

 

我同意后加州还是保持着他一手抓住本体刀的姿势,倒是小狐丸皱眉严肃地说:“请不要离开太远。”

 

“那么就请您和我稍微往前走几步吧。”

 

我动了动手指,和一期一振朝前走了几十米,走到周围没什么人、我仍然能看清加州和小狐丸的身影,他们却听不到我们的对话也难以一瞬间赶到的距离,我和一期一振不约而同的停下脚步。

 

一期一振开口讲了几句他在新本丸过得怎么样,我随意嗯了几声问:“你一个人来万屋买东西?”

 

“不,”他的表情看起来很柔和:“我是和主殿③一起来的,只是和她分头行动。”

 

“是嘛~”似乎一期一振和新审神者相处的还不错,我满意地点点头,说:“你认识‘三日月宗近’吗?特指大约一周半到两周前出自暗黑本丸的三日月宗近哟。”

 

一期一振温柔的神情顿时僵住了,他抹平嘴角,眼神锐利地盯着我:“……我以为我没有什么的破绽。”

 

我承认他的借口确实找得挺好,一开始我也只是想试探一下他是否别有用心才突然爆出这么一句。一期一振错就错在运气不好,说是通过符纸上的颜表情认出我的……像我这样的死宅,上一次来万屋戴着符纸都不知道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我连自己的鞋子都找不着,怎么可能找得到这么一张破纸?

 

自然是重新画了一张,上面的颜表情绝对不是我之前画的那个了。

 

脑中划过一句话,我觉得自己大概要被卷入三日月的“勇者之旅”了④。我大致上明白有些付丧神会对某些特别的气息敏感,例如从一开始就和我一起接触暗黑本丸出身刀剑的加州,他对刀剑付丧神带有的黑暗灵力就很敏锐。也许这位衣着华丽的付丧神也是如此,能感受到我身上带有三日月的气息。

 

与一期一振相反,我扬起真切的笑容半真半假地说:“啊,你确实没有破绽,看起来也很完美。只不过前不久神社的巫女给了我一条‘这几天不要和水色头发的人讲话’的签。”

 

“是么?”一期一振的手垂在了刀边,他说:“既然如此,您能告诉我三日月宗近在哪里吗?”

 

我收敛了些嘴上的弧度,眼中的笑意不变:“不能,擅自透露‘病人’的信息会被上层扣年终奖金的。”

 

“我若是拔刀您怕是要毙命当场了。”他冷静地威胁道。

 

“你不会。”我说:“在你说起你现在的审神者的时候,你的眼神和提到前审神者的三日月很像。你挺喜欢她的,所以不会给她带去麻烦的吧?”虽然是问句,我说的时候还是带上了不容置疑的肯定。

 

一期一振确实没有把我切成两半,他迅速抽出自己的本体。刀尖划了个半圆,在我胸前一闪而过,最终指向地面。加州在一期一振拔刀的时候就赶了过来,在一期一振停手的时候冲到了我跟前一手将我护在身后,小狐丸也紧随其后得示出了一截刀身。

 

一期一振一改先前优雅镇静的面孔,他的表情狰狞又愤怒:“别把我和那个叛徒混为一谈!”





 

————————————

 

*注:

①周边店animate和店前的扭蛋机w

②一点也不荤的荤段子。三日月宗近常规台词:まぁ人も刀も大きいことはいいことだ。そうだろう?(嘛,人也好,刀也罢,大一点是好事。对吧?)

③其实“主君”、“主殿”日文可以是同一个读音,不过为了凸显人物性格,文中分成两个叫法。

④太久没更新,怕你们忘了三日月的勇者梗。出自第三章开头,审神者吐槽“按照正常的套路不该是从此三日月宗近走上寻找逆转暗堕方法的道路,一路上获得贵人相助、打倒没有刃权的时之政府、洗白自己以前的小伙伴们,最终投入新审神者温暖的怀抱么?”



#刀乱x《龙族Ⅲ黑月之潮》和《龙族Ⅳ奥丁之渊》很好吃的样子!想想就觉得兼容性很高不是吗!我还可以沿用《龙族》里村正斩一千人升级成村雨的梗,连章节名我都想好了——【刀乱x龙族】妖刀责任重大

#写着写着就偏离文案,是我太心软了:

(原计划是这样的,碎刀警告

……

开启景趣

小狐丸:建议先正事
2票对1票,婶婶败
路上遇见与三日月出自同本丸的刀,一期一振起初友好接近(有新审神者,女,不在附近),表示想和婶婶单独谈谈。

小狐察觉不妥(源于野性)。

一期一振让步:“我们不离开你们的视线,只是稍微站的远一点。”

婶婶思索片刻,觉得没问题,好奇,同意。

莫与独鬼相语,所经之处必遭祸。

一期一振突然拔刀。加州上前抵挡,仓促间刀被打偏。

小狐丸(警觉)稍慢一步(机动)拉过婶婶避开,17尼顺势贯穿了加州的的腹部。
加州的本体刀上出现一条巨大的裂纹,眼看就要断裂
加州当机立断忍痛掰断了自己的本体刀,白光,御守极修复。
一期一振:那个叛徒在哪里!

叛徒?疑问在我心里打了个圈,从嘴里钻了出来:“你是谁,你有什么目的?”

我当然不是在问他的名字。

一期一振,粟田口派的四花太刀。托我工作的福,歇斯底里状态的一期一振的我还挺熟的。大多一期一振发起疯来和手刃老师的宇智波带土似的,冷酷固执又不讲理。

一期一振新审登场。

……

评论(22)

热度(131)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