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刀乱x家教】时雨金时责任重大

*刀剑乱舞x家庭教师,时间是指环战


*脑洞向,私设超多,一发完结


*一直在拖解压教室,SORRYYYYY.............



  ——————————



“时间过得真快呀,主。”

 

空无一人的眼前突然出现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身着黑色羽织,羽织下是毫无花纹的素色直垂和深蓝色的马乘袴,笔直的黑发被随意扎成了类似高马尾的状态。武士打扮的少年大大咧咧地盘腿坐在了道场的地上。

 

山本刚眯着眼睛纠结地皱眉,他挠挠后脑勺说:“马上就不是你的主人了,反正你平时也没大没小的,干脆把对我的敬称也去掉吧?”

 

少年竖起食指摇了摇,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样子说:“嘛~有什么关系?一把年纪了就不要在乎那么多啦,我可以叫你的儿子‘少主’啊,等你死了他再转正也是可以的哟~”

 

竹寿司的老板闻言忍了忍,还是一拳敲在了少年的头上,“胡说八道什么,我还年轻着呢!你小子才是,几百岁了少给我装嫩。”

 

“啊,疼疼疼。”少年捂住头顶,好像刚才那一击真的有多痛似得,眼角可怜兮兮的挂下几滴眼泪,他反驳道:“那你就别老叫我‘小子’‘臭小鬼’啊!”

 

四十多岁的老板大人自动无视了少年的抗议,他叹了口气说:“时雨金时,明天就要把你托付给阿武了,想想还是有些不舍啊……”

 

“哼,他要是召唤不出我你就等着哭吧!”

 

“怎么会?”山本刚自豪地说:“那可是我的儿子,他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时雨苍燕流传人。”

 

时雨金时撇嘴却难得没有和自己的主人唱反调,这些天以来他一直悄悄观察他的“少主”,名为山本武的少年。山本武之前毫无剑术的基础,但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以时雨苍燕流苛刻的传承条件能在短短数天做到现在这个程度……大概他的少主就是为了时雨苍燕流的刀法而出生的吧。

 

但是能否继承时雨苍燕流和能否继承他,打刀时雨金时,完全是两码事。只有当山本武真正领悟了时雨苍燕流的不败精髓,打破僵局,超越流派,创造出足以流传千古的绝招时,才是得到时雨金时认可的时候。

 

就连他现在的主人,曾经才华横溢在里世界崭露头角的山本刚也是二十来岁时,为了救下狂风暴雨中生命垂危的友人而创出攻式第八型 「筱 突 雨」,才获得了得到他认可的资格,能够看见付丧神形态下的他。

 

如今,他的新使用者不过一名十四五的少年罢了。时雨金时默默感叹,看来要有好长一段时间无法见到外面的景色了。要不,今天晚上偷偷把冰柜里的鲜鱼都切成刺身吃了吧?

 

万一以后吃不到了怎么办?人的生命是那么脆弱又短暂,谁知道等他下次能在现世现身这家竹寿司还在不在呢……

 

*

 

对面的长毛还在叽里呱啦地说什么“包括你的第八式「秋雨」我也早就看穿了”,什么鬼,时雨金时吐槽自己什么时候被用来使过「秋雨」了?

 

显然,姑且算是握着时雨金时“小腿”的山本武也是这么想的,他微微一愣,恍然大悟自言自语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么回事啊,老爹。”

 

说着山本武就从水里缓缓站起身来,看起来刚才斯夸罗对他造成的伤害不小,虽然外表没有严重的伤口,但山本武只觉得自己每走一步神经都传来阵阵痛感。可是他不能退缩,也不曾后悔,为了他的朋友们,为了他自己,这场战斗他必须赢!

 

银发剑士看到这一幕嚣张得笑道:“喂,给我乖乖躺着吧!我要把你切成三段!”

 

“这可不行呢,”山本武深深吸了口气转身说道:“因为时雨苍燕流是完美无缺的剑法。”

 

时雨金时“看”着自己还是竹刀状态的本体,内心很是郁闷。他是很想骄傲地告诉所有人时雨苍燕流是多么完美多么无敌,但以他的使用者山本武这个状态,就算山本武明白了制胜的关键,不能逆转局势创造出自己的绝招一切都是空谈。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时雨金时可是一把杀人用刀啊!

 

时雨苍燕流可也是一等一的杀人剑法啊!

 

他家少主是怎么回事!从一开始就拿他的刀背对付敌人,还想不想活命啦?


战局开始白热化,从山本武使出他所继承的第八式「筱 突 雨」后,斯夸罗一如既往的一眼就看破了攻势,无奈之下,山本武决定使用自己的绝招。


——有没有搞错!!


时雨金时眼看自己被以棒球棍的姿势举了起来,欲哭无泪,不是他不相信自己少主的能力,是这个姿势对他这柄刀来说实在、实在太屈辱了!


怎么办!要是少主没能让他像魔法杖一样变身,他的刃身就要留下永远的污点了啊啊啊!


可惜山本武根本就听不到时雨金时无声的哀嚎,他向下挥舞竹刀,包裹着在竹刀剑尖的先革触水的一瞬间,圆滑的竹刀顿时化作了锋利无比的金属打刀。山本武卷起水柱,挡住敌方的视线,错身避开冲到身前的「鲛特攻」,但他的目的远不止如此。


斯夸罗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山本武已经闪身出现在了自己的身后,他再心底暗暗赞赏这个小鬼的天赋,然后毫不留情的利用义肢的优势反手刺穿了背后的身影。然而喷涌而来的不是他所熟悉的滚烫的鲜血,而是——水!


攻式第九型,「映 照 雨」!


就如招式的名字,斯夸罗砍中的不过是倒映在水中的幻影,真的山本武其实并不在他的背后。


山本武高高跃起,手中的刀正要劈在斯夸罗的身上,只见白光大作,手里不知不觉一空。


突然感受到时雨金时从手上消失,山本武不由一愣,发出了一声“哎?”……不能怪时雨金时的付丧神出现的不是时候,只能说这个召唤机制太坑爹,几乎每一任时雨金时的持有者都被坑过。


好在突然现身的时雨金时正巧砸在了斯夸罗的头上,把一时不妨的斯夸罗砸了个七荤八素。


时雨金时也知道自己出现的时机太不巧,赶紧又往被压在自己身下的斯夸罗后颈上用手使劲补了“一刀”,用力之大彻底将斯夸罗劈晕了过去。


“哟,少主~”时雨金时打了声招呼,从斯夸罗身上取下半枚戒指递给山本武。


山本武疑惑地说:“少主是指我?”


“啊,对。”时雨金时点点头:“我是时雨金时,杀人专用的实战刀,请多指教咯!”


山本武握拳敲手道:“哈哈,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你是刀剑的精灵之类的存在啊。”


“差不多啦,准确的来说我是时雨金时的付丧神呢。”


场外,通过大屏幕观看战况的沢田纲吉不禁吐槽:“那是什么奇怪的设定啊!接受的也太快了吧!”


巴吉尔也担心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坐在迪诺肩膀上的里包恩思索片刻就说:“传说中器物若是放置了100年,就可能拥有灵魂变成妖怪,也就是所谓的‘付丧神’。”


“咦!”沢田纲吉忽然青了脸,他断断续续地说:“妖、妖怪?!”


反观狱寺隼人,两眼发光 ,脸上甚至夸张的浮现了迷之红晕,明显是被非现实生物的话题吸引了。


“别这么没出息。”里包恩一脚踹向沢田纲吉后又借着反作用力回到了迪诺的肩膀上,他说:“嘛,总之这场战斗胜利了,结果不坏。”


其他人也望向屏幕里合二为一的戒指表示赞同。


“太好了。”


“做到了呢。”


另一边,巴利安的场地。


贝尔菲戈尔看到斯夸罗倒下的景象,惊讶道:“太不可思议了。”


一旁的玛蒙也是如此:“没想到是这种结果。”


贝尔菲戈尔指着影像里付丧神是身影,歪头转向站在角落里的切尔贝罗说:“这样不算犯规吗?”


两名切尔贝罗相互看了一眼对方,扭头对贝尔菲戈尔毫无感情地说道:“刀剑的付丧神属于山本武的武器,因此最后的攻击不判定为违规。”




————————————


关于十年后的脑洞,TV动画里十年后的山本武使用的并不是时雨金时。于是假设在无数的十年后世界中,无数的时雨金时为了阻止白兰毁灭世界而碎刀了,而其中的一个时雨金时并没有选择直接战斗,而是想方设法穿回了十年前,想要杀死十年前的白兰。


10+时雨金时所穿的这个十年前就是文中的这个世界,但是十年前的白兰还是茫茫众生中的一名,没有觉醒特殊的能力,哪怕借助彭格列的力量一时之间也难以找到。于是原著世界中的白兰被打败了,所有在未来受到白兰影响的世界开始刷新,10+时雨金时也被迫回到未来,给众人留下“白兰是大反派”的信息。


然后未来篇还没开始就结束了,什么都没做的白兰稀里糊涂的就套上了坏蛋这顶帽子。过了一小段时间,所有的世界陆陆续续收到原著世界中在未来战斗的记忆。地震,西蒙篇开始,与此同时白兰被捕。


……


↑↑↑↑↑↑


想吃类似的文啊啊啊啊啊啊!!!!看了不少家教穿刀剑的,要是有反过来的就好了......


下一期系列脑洞脑洞,【刀乱xK】盟臣责任重大,敬请期待??



同一系列: 阴阳师手游篇  火影忍者篇

评论(8)

热度(32)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