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刀乱x火影】刀剑责任重大

 *三次元刀剑乱舞x二次元火影忍者

*刀剑穿火影,脑洞,一发完结

 

*各种警告,二设

 

同系列 阴阳师手游篇  家庭教师篇


——————————

 

木叶56 年,宇智波灭族之夜。

墨汁泼上天空把一切都染成了纯粹的黑色,升起的月亮散发出诡异的血色的光。天空中看不到任何星星,黑暗又压抑,犹如将一切救赎与肮脏一同吞噬。

数道黑影跃过高低上下参差不齐的屋顶,最后齐齐落在了木叶隐村靠近树林的一栋房屋上。

三层高的圆柱形房屋似乎是一个独立的居民公寓,红漆的木板一圈圈排列在每一楼层的外面,组成房檐的样子。屋顶上铺着瓷砖,一侧立着几个晾衣架,另一侧则放着许多生长良好的盆栽。盆栽那头还架着一把梯子,显然是这些盆栽的主人用来从自己的阳台爬到屋顶上用的。

伴随着几声隐蔽的落地声,这些人站稳身子看向眼前的树木。这一行6人皆穿着仿佛脱离了时间的怪异的服装,为首的是一个深色头发的少年,他向其他人点点头就先一步离开了。

“过了这片树林就是南賀之川了,这么说宇智波一族的族地就在附近咯?”说话的是留下的五人中一个穿着蓝色羽织、将卷曲的头发扎起的人,看起来还未满20岁的样子。是大和守安定。

“真是的,这些时空溯行军到底想干嘛,跨越时空把别的世界的历史搅乱了有什么意义啊?害得我们加班加点地追过来,我的衣服都变成这副鬼样子了诶。”加州清光抱怨。

大概是身上的服装款式超出这个世界的承(shi)受(shang)度(zhi)太多,虽然摸起来和平时无异,看起来却是色块扭曲的马赛克状态,只有脖子上的红色围巾还勉勉强强的保持原有的状态,在风中萧瑟的飘动着……

“噗。”

“啊,安定你这家伙刚才是不是笑了?!”

“没、没有。”大和守安定转过身,肩膀还在抖动明显在努力憋笑。加州清光见状上前拽住大和守安定的羽织怒道:“少来,我都看见了!”

“你干嘛,别扯啊,衣服会破的!”

“全员就你一个人的衣服看起来是‘正常’的,不可饶恕!”

“你们两个都别闹了。”

“嘘——都小声点,被这个世界的人发现了就不好了。”

粟田口派的两位短刀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一左一右的站在冲田组的边上,劝他们冷静一点,然而并没有什么软用。

“裸奔吧!”

“这句话还给你!”

最后还是骨喰藤四郎看不下去了,用力按住他们的肩膀,把两个人分开了。他神色冷漠,好似把所有的情绪都与记忆一同丢失了,“衣服回本丸就会恢复,速战速决把敌人解决掉要紧。”

骨喰藤四郎话音未落,那名先行离开的少年就回到了屋顶上。他从树林里最靠近房屋的树干上跳了过来,轻巧的不像是一个毫无查克拉的普通人,反而像是一名身手矫捷的忍者。少年,也就是鲶尾藤四郎语调上扬说:“侦查结束~”

骨喰藤四郎问:“情况怎么样?”

“溯行军们好像是想杀死年幼的宇智波佐助,结果被宇智波鼬发现,结果全都被斩杀了。我也差点被发现,只好先撤回来啦。”鲶尾藤四郎说。

这下冲田组的两位也一改刚才打闹的状态,收起或生气或嬉笑的表情,神情严肃起来。

加州清光是刀剑付丧神里资历最老的,也是审神者的初始刀,绕是如此他对这般穿越次元壁的战役也了解的不多。谨慎起见,他说道:“既然溯行军已经解决,我们要先离开这个世界吗,鲶尾队长?”

“嗯,”鲶尾藤四郎点点头说:“我对《NARUTO》了解的也不多,漫画也是上周才开始看的,现在才追到一尾被‘晓’捕捉,对宇智波灭族的内情不是很清楚……总之先把事情告诉主再行动吧。”

“那走吧!”

身为队长的鲶尾藤四郎凭着感觉才在自己打满了马赛克的衣服上找到口袋的位置,伸手拿出怀表样式的时空传送装置。对于粟田口的军装变成这种马赛克一样的外表,其实他是拒绝的仔细观看的,低头的时候总有一种自己其实穿的是风干了的马粪的错觉……

他刚启动时空装置,周围突然发生了异变。原本平坦的圆形屋顶上,出现了类似水花的波纹,绿色植物一般的叶状物体从屋顶的地面上伸了出来。与此同时,还有一张黑白相间的脸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这个忽然出现的男子对着傻眼的付丧神们沉声道:“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竟然知道了‘晓’的存在就不能这么放你们离开了呢。”

奇怪的是另一个声音从眼前这个奇怪的男子身上传了出来:“哎呀,小黑别这么凶嘛~你看他们穷的连衣服都穿不起,拿着几个金色的球球才勉强挡住重点部位,一定不是坏人啦。”说话的人正是白绝,黑绝不满道:“别这么叫我。”

一时间刀剑们的内心飘过诸如“惨了,被发现了”“哇塞,精神分裂耶”“这谁啊”等弹幕一样的东西,只有加州清光抓住了白绝的重点。

“你说什么,没穿衣服?”

这是哪门子的重点啊喂!

“是哟,虽然是晚上但是不穿衣服出门实在不太好呢,难道你们都不觉得冷吗?”白绝看起来友好地说,一点也没有身为敌人自觉的样子,“特别是黑色头发的,裸体围裙很萌没错啦,但是裸替围巾已经是性骚扰的程度了吧?”

“裸、裸体围巾……”加州清光只觉得自己全身都僵硬了,似乎还有什么甜腥味的液体涌上了喉咙。

“噗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下大和守安定真的忍不下去了,他一边拍打加州清光风化的身体一边狂笑,甚至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其他人也是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只有眼中透露出了对加州清光深深的同情和对大和守安定的怨念。

为什么只有大和守安定穿的是新选组款式的羽织啊,怎么想都是都是冲田总司的错!

是的,除了大和守安定,其他人由于服饰超出了时空法则的限定太多,虽然完好的穿着却无法印入这个世界的人眼中。在刀剑们眼里,这些服装好歹还维持着一个衣服的轮廓,但在这个世界的人眼里,他们不过是将将用刀装遮住了,呃,阿姆斯特朗回旋炮而已。

一干人还在那里插科打诨,绝出于拖延考虑也没有贸然出手,他已经把情况通知了‘宇智波斑’。黑绝没有出手的原因不仅是有心想等‘斑’赶过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感觉不到这些人的查克拉,却能感受到他们身上近似他的母亲辉夜姬的气息——驾临于某种规则之上的力量。

在启动了的时空传送器的影响下,周围的环境已经渐渐扭曲了。黑暗的环境里凭空出现了许多流星状的线条,从空中的一端出现,又消散在刀剑男士们的身边,他们脚下的地面也渐渐液态化,好像沼泽一般。不过这样的景象只有时空政府归属下的付丧神们和拥有灵力的审神者看得见,对于绝,确切的说黑绝来说,他只是莫名的感到有什么不妥。

“糟糕,这个距离。”鲶尾藤四郎皱眉,传送装置似乎将一整个屋顶都纳入了传送的范围,他看向手中已经无法停止的传送装置,忍不住出声道:“各位,装置开始发动了,快点离开不然会把这个黑白脸也牵扯进去的!”

说完鲶尾藤四郎就后退几步率先跳下屋顶,其他人也紧随其后。他们就像是穿过了一扇看不见的门,消失在了半空中。

“啊!走掉了……小黑你干嘛不让我拦着他们啊?”白绝说。

黑绝嫌弃地说:“吵死了。”

……

“是吗。”听完绝的汇报‘宇智波斑’沉思片刻说:“没有时空间忍术的波动却能凭空消失,恐怕那些骷髅一样的东西也是他们的把戏。是想杀了宇智波佐助从而阻止宇智波鼬加入‘晓’么……连我们要捕捉尾兽的计划都知道,看来是有备而来。”

“要计划变更吗?”黑绝说。

“不,暂时就这样,你去查查他们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的话就拉拢,否则……”‘宇智波斑’顿了顿说:“杀了他们。”

*

回到本丸的众人从来没有觉得自己的衣服如此好看过,以至于加州清光在他和大和守安定房间的镜子面前看了好久都没能离开。

 

一旁的大和守安定靠在床上淡定的打开平板搜索起《NARUTO》来,他先是仔细的读了一遍百科里故事的介绍,然后戳开动画的链接。

 

“——昔日,有一妖狐作祟,此妖狐有九条尾巴……”一道略显苍老却又严肃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总算把加州清光拉离了等身镜,他走到大和守安定身边挨着对方坐下,一同看向画质有些模糊的动画。

 

这时,房间的门被谁唰的拉开了——是鲶尾藤四郎。他的身后还站着抱着一大摞漫画的另外3名刚才一起出阵的刀剑。鲶尾藤四郎自己手里也拿着几本,还有一些被他夹在了胳膊下面。

 

他们走进冲田组的房间把漫画堆在榻榻米上,鲶尾藤四郎上前抽走了大和守安定手里的平板,关掉动画点开漫画的页面又把它还了回去。他和其它三人自发坐在了房间中央四方形的矮脚桌前,一脸认真的开始……啃漫画。

 

大和守安定看看被塞回来的平板又看看粟田口家的四个,纠结道:“怎么了,为什么都聚到这里来啊?”

 

“主已经把溯行军的异动上报了,但是我们还要去一趟哪里,在此之前必须先把主要的时间线弄清楚,看动画太慢了。”粟田口的刀们头也不回,一个个认真地盯着手里的黑白单行本。

 

“哈?时空溯行军不是已经清理完了吗。”加州清光头上挂满黑线,显然是不想再到那个世界去了,“为什么我们还要去一次不可?”

 

平野藤四郎说:“是这样的,加州先生,时空政府发现还有很多其他次元的世界遭到了入侵。那些溯行军不仅企图扰乱那些世界的历史,还试图将其他世界的异能者带到我们的世界来,所以主推测溯行军还会再次到那个世界去。”

 

前田藤四郎说:“大概是想要借助其他世界的力量改变这个世界的历史吧?”

 

“那直接把其他世界的人带过来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破坏那些世界的历史呢?”大和守安定说。

 

“嗯……为什么呢……”鲶尾藤四郎啪的合上漫画,一头扎到桌上喃喃道。见状骨喰藤四郎也放下手里的《NARUTO(第叁卷)》,他看着漫画的封面想了想说:“大概是因为次元壁,我们和溯行军能自由的进出故事里的世界是因为我们的世界是处于相对高位的状态。”

 

“什么意思?”大和守安定问。

 

“就好比我们能通过制造故事的形式间接的创造出一个二次元的世界,但那样的世界中无论发生什么都不会影响到我们的世界,而我们却能改变故事的结局让那边的世界产生不同的结果。”骨喰藤四郎说。

 

“也就是说,如果在创造者的意图之外改变二次元世界的历史,就会使那边的世界脱离这边的影响。”前田藤四郎说。

 

“没错,这样二次元的世界就会自发的向三次元进化,在那之后原本是二次元的人也能到三次元来了。”加州清光恍然大悟。

 

“……”

 

“……”

 

——总感觉混进了什么了不得的设定呢。

 

——是啊,说到底作者到底在想什么啊!

 

——想要骗粉吧,绝对。

 

加州清光也掏出自己的平板看起漫画来,他有一下没一下的向下滚动页码,突然出声打破房间里的沉默说:“主会给我们买合适的衣服再派我们出阵的吧?”

 

鲶尾藤四郎和两位短刀似乎已经完全被漫画的世界吸引了,全神贯注根本就没注意加州清光说了什么,桌前的骨喰藤四郎也是一脸冷淡的看着漫画,没有出声。

 

最后还是大和守安定无奈的说:“衣服我会借你穿的啦,以我的身形鲶尾和骨喰应该也穿的了,别浪费小判啊。”

 

“唉,”加州清光叹了口气:“说的也是,最近本丸在秘宝之里花了很多小判呢……这样的话只有平野和前田能买新的衣服了,真好呐——”

 

“再抱怨就不借你穿了哦。”

 

“别,我开玩笑的,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安定!”

 

“太夸张啦,专心看漫画啊。”

 

骨喰藤四郎不自觉朝鲶尾藤四郎的方向挪了挪,他犹豫了一会儿说:“你有没有觉得房间的灯太亮了?”

 

鲶尾藤四郎兴致勃勃地翻了一页手里的书说:“不会啊,亮度正好,很适合看漫画~”

 

“……”骨喰藤四郎放下书站起来说:“我去向鹤丸先生借一下墨镜。”

 

“慢走,啊,墨镜我也要。”

 

“如果可以的话顺便带茶过来吧。”

 

“还有茶点,拜托了骨喰哥哥!”

 

其实这才是你们的目的吧,其实你们只是懒得站起来吧,是吧!

 

有那么一瞬间骨喰藤四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觉醒了,内心划过许多吐槽般的内容,不过他还是忍住没有说出来。否则总有一种人设要崩坏了的感觉。

 

……

 

一群人花了好几天的时间总算把几百集的主线故事看完了,他们换上类似武士的装扮还有新选组同款、大和守安定和和泉守兼定友情提供的羽织在靠近本丸庭院的部屋集合,开始出发前最后的作战会议。也许是审神者太抠门了,也许是出于公平考虑,短刀们的衣服也只是拿打刀的服装改制成小件的样式,只有脚上的鞋子是新买的。

 

庭院里有一个小池塘,里面游动着几尾红色的鲤鱼,还有几片莲叶浮动在水面上。庭院的正中间则是本丸里的固定传送装置,也是连接着所有携带式传送装置的总机,只有通过它的定位,其它小个的传送器才能把刀剑男士们准确的带回本丸。

 

部屋的正对面是一个不大的神龛,大概是供奉着稻荷神的缘故,神龛前时不时会被摆放上一碟油豆腐。神龛的台阶两侧还立着两座小小的狐狸雕像,远远看过去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已知的情报只有溯行军去了木叶63年这一条啊……”

 

“从木叶63年开始一直到第四次忍界大战发生的重大事件也太多了,完全不知道溯行军的目标是什么呢。”

 

“为了不错过敌军我们要从木叶62年的最后一天去,看来短时间是回不来了。”

 

围成一圈坐着的六个人齐齐叹声,这个任务实在是太麻烦了。说起来为什么时空溯行军的科技也这么发达啊,连本丸能够跨越次元壁的技术都还是溯行军搞事被发现了,才被时空政府麾下科学家们研发出来的啊。比起消灭他们,黑了他们的时空网络,毁灭他们手里的黑科技才是最重要的吧。

 

因为不再单单涉及夜战,此次出阵的队长被审神者定为了加州清光。他想到了什么,从衣襟里拉出老长一串金光闪闪的御守,他一边把绑成一条的御守一个个拆下来一边说:“这次的行动不仅时间不定,而且有可能会和影级的强者对上,以防万一主给了我们买了御守,带好以后我们就出发吧。”

 

“早去早回。”

 

*

 

木叶63年,三月。

 

在木叶隐村守株待兔了几个月,留在木叶的两振刀剑总算感受到了一点时间线的推进。化身为甜品屋老板的加州清光在看见“朝思暮想”了几个月的橘色身影经过自己的店门口拐进不远处的一乐拉面的时候,简直感动的要落下眼泪了。

 

是鸣人和自来也修行归来了,终于!

 

平野藤四郎把客人点的三色丸子端到取餐的柜台前以后,对加州清光笑了笑说:“太好了呢,加州先生。”

 

来到这个世界的六人按照计划分成了三组,一组留在木叶,一组去砂隐村狙击捕捉尾兽的‘晓’,还有一组则是收集这个世界的情报,游走在各个国家。由于短刀的外表是小孩子的状态,单独形式容易受到各种阻碍,所以就和年龄看起来较大的打刀们组合,胁差则是因为侦查和隐蔽值当仁不让的接下了情报工作。

 

相隔万里他们的信息交流全凭借着改装过了的手表,这些手表平时看起来就是普普通通的款式,只有在使用的时候回悬浮出半透明的光屏。一开始刀剑们还担心这样超出这个世界通讯水准的工具会受到法则限制,无法使用,后来才发现,这个世界限制的似乎只有衣服而已……

 

“要通知大和守先生他们,万一溯行军是想抢在‘祥云’之前对‘风’下手就不好了。”平野藤四郎提醒道。

 

加州清光点点头在店门外立起停止营业的牌子,只等还在吃东西的客人们陆陆续续的吃完离开。

 

也不知道粟田口的胁差们做了什么,消息灵通的不像话,事实上他们昨天就收到了胁差组发来的信息。“拉面要放鱼板啦!”这样写着让人看了还以为是美食宣言的信被邮递员塞进了甜品店的邮箱。

 

信是从夹在风火两大国家之间的河之国寄过来的,显然鲶尾藤四郎和骨喰藤四郎现在就在那里。河之国不仅和五大国中的两国交接,它还与雨之国毗邻。晓组织明面上的首领佩恩就在雨之国,但是雨之国由于漩涡长门的监视忍术令胁差们难以接近核心的地方,于是他们干脆就蹲守在河之国,方便向木叶或者砂隐村支援。

 

————————————————

 

#脑洞记录,大概没机会写长。两篇都很短,干脆合一了(*゚ー゚)

 

#参考的火影时间表

 

#百度图片来的地图

评论(9)

热度(39)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