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漂洋中,更新暂停
也许会写写新番的小短篇(๑•̀ㅂ•́)و✧

【i7/千百】艾特尔诺的永日

*巡星趴与二设

*找死1000x坠机100

*正文已补全,10661words

【注意!写这篇时巡星只公布了背景(超链接),官方对冈崎社长的设定还未完全公开!!】




1.Eternity


热砂之星Eterno,酷热严寒、缺少水分、秩序崩坏,用钢铁之星Lama的最新型超能钻地机挖个十天半个月的,也掘不出一丝底下水存在的影子。


Eterno刚荒废那会儿还有不少商船愿意横跨数个星球千里迢迢过来送温暖,甭管是来倒卖能源还是走私违禁物品,好歹拧巴拧巴放在杆秤上还“称”得上有点人气。


好景不长,大前年号称全星系最耐旱的类人纲目生物、森游之星Rizade蜥蜴人们非要来这破星球搞什么“消除性别歧视沙漠果身穿越运动”。


这群冲动蜥蜴青年连裤衩都没穿,更别说是带补给,人手一只卫星信号器就敢徒步跋涉三天三夜,结果不出所料连株仙人掌都没找到。要不是求救信号发得及时,差点死在热砂之星Eterno众生平等的关怀下。


此后,Eterno当之无愧的荣登已知存在生物特征的30颗星球中“最不适合生命居住的星球”排行榜第一名。穷乡僻壤,星际人贩子都不愿意来这里吃土。


但凡手里有点钱,早就丢下一星球沙子坐上飞船奔向诗与远方。留下一群又穷又苦、或者被十几年前的战争轰得家破人亡的人们在这颗星球上苟延残喘。


按理说,应该没有哪个不开眼的“爱乡人士”愿意驻扎在又干又乱的Eterno上才是——


千靠在残破的断壁后面,挪动左腿把暴露在曝晒下的鞋尖收进并没有凉快多少的阴影里。他翻开烫金硬壳本,唰啦一下就翻到修复石料建筑物的那页,开始咏叹。


什么抑扬顿挫娓娓动听八成是没有的,千只是单纯地嗓子好,发声技巧也不错。可基础条件再棒也抵不住他自己一腔脱水咸鱼似得语调,也就同样缩在阴影里的百能够毫不违心地夸上他好几句了。


千整整读完两面纸的咒语,斜插在地上残破的石柱才有了动静,裂痕悉数消失后,不情不愿地缓缓升起。待千抬手一指,便与其它石柱整齐有序地立一起。


这里曾经是一座初级魔法学士殿,战火炮轰后又是十年风沙侵蚀,如今也就是块巨大的废墟场。若非千和百用在这底下探测出水源,也不会有人想到要修复这里。


Eterno这颗废名远扬的垃圾星球,科技与法律都近乎死绝,唯有冗长繁芜、晦涩难懂的魔法成了人们喘息的通风口。


背靠的断壁和地表温度一样烫得吓人,百不是很在乎地又往边上挪了挪,硬是在罐头大的阴影中又挤出几厘米的空间来。百看着慢腾腾移动的石柱,拍手道:“加油,加油!已经是第十一根柱子了耶,千选手遥遥领先!”


“因为只有我一个选手呢,百裁判。”


千驾轻就熟地接住百抛来的小剧场,顺便伸手把百朝阴影里拉了一把。被天气热出来的汗水一出现就蒸发了,和四周热得空气扭曲的温度相比,人的体温反而称得上冰凉。


他一头砸在百身上,靠着百的肩膀第十一次有气无力地强调道:“我们只是需要底下水吧,又不打算在这里常驻,真的有修葺的必要吗?”


“营地离这里有一段距离,每天都过来反而更麻烦。而且最近加入Re:vale的人也变多了,整理出一个新的据点更好。”百竖起两根手指说道。想到还驻守在Re:vale区的其他人,他觉得能增加势力范围也不是坏事。


千像是没听到一样,重复道:“真的有必要吗。”


百只好话题一转,雀跃的语调不变道:“而且,一开始说希望大家能住在靠近水源的地方的是千,不是吗?连设计图都画好了。”


“是啊。”千像是被水浇灭的火苗,蔫蔫地合眼,将魔法书塞进百的怀里说:“分明之前没有这么想,结果莫名被百的干劲传染了,才头脑发热的。”


闻言,百扭头瞪向靠着自己肩膀的人,坚决否认道:“诶,是我的错啊?!Momo酱可没有干随便煽动别人的事情喔!”


“嗯,是吗。接下来拜托了。”


闭眼的千不反驳,微笑着露出观音似的慈悲表情,能源耗尽一般“黑屏”在了搭档的肩上。


百轻轻摇晃一下千,发现对方真的是动也不想动了,于是把念完的咒语翻回前一页,换班接替千的工程。


两人早就把几百页的咒语背得滚瓜烂熟,不需要魔法书加持也能使用自如。不过魔法书被制作时为了凸显魔力,多少会自带一些特效。例如千制作的这本,一旦使用者目光锁定上面的咒文并咏唱,就会有清风拂面、发丝飞扬的效果。


呼……凉快!


沙漠昼夜温差极大,晚上若是突然吹沙尘暴也不如白天容易预警。水源太珍贵了,他们想在这里被其它势力盯上前就把一切都部署好,一分一秒也不能浪费。


千在百放置好最后一根立柱后不再装死,两人协力将殿堂的穹顶修复好,然后布下结界。


愿意遵守秩序而集结在Re:vale号召下的人虽然不少,但拥有出色魔法天赋的人却不多。许多人都只是魔法学徒,小部分人是初级魔法师,达到了中级的只有身为管理者的冈崎凛太郎和冈崎凛人。能有Re:vale的王牌千和百这样的成就非常罕见,两人也成为了许多人仰望的目标与魔法信仰。


Eterno上仅有的宜居陆地几乎被星影与月云两大势力瓜分,然而星影人情错杂,月云霸道集权,那些不想被卷入纷扰或是并不想被榨干利用的人们零落在世界角落。这样的人多了,Re:vale也因此而生。


他们制定规则,互相帮助,搭建出一个被夹在两大势力间的庇护所。


虽然身为精神支柱的千和百有着不弱于月云和星影的影响力,冈崎家的两兄弟也是难能一见的管理型人才,但他们终归是资历太浅,一不小心就会有覆灭的危险。


*


晚上,天空一片漆黑。


砂砾堆砌成蜿蜒的山脉,流沙将危险凝固于静态的伪装下。一队人马裹着御寒的斗篷,穿过昏暗的沙漠走来。


热砂之星Eterno没有围着它旋转的卫星,自然看不到月亮。


传闻十几年前似乎是有一个看起来果核那么大的月亮,打了几年战,也不知道那月亮是被入侵者的宇宙导弹轰了还是怎么的,反正就变成现在这番夜景。如今星球上连个正经的学堂或者书店都没有,也没人说得清到底Eterno有没有过月亮了。


为首的人走近整修到一半的建筑体,没有冒然进入。他摘下头上的兜帽,推了推鼻梁上的镜片,伸出手摸到空气中透明的围墙,开始念进入结界的魔咒。


才叨到咒语的第二小节,结界忽然泛起涟漪,自行由内部融开可供人进入的空间。


“小冈!你带大家和食物过来啦~”


“我想吃勾芡的梵朱果。”


两道声音从结界里传过来,四只眼睛饥饿的绿光迸射,正是除了早饭什么都没吃,带上魔法书就跑来的百和千。


他们一左一右扑向冈崎凛人……身后的骆驼。


三只骆驼被其他人牵着,并不载人,背上挂着的包袱和褡裢里都是种子、干粮、睡袋、换洗衣物等日用品。


冈崎略带歉意地说:“今天没有带调味料和锅过来,水果也只带了种子,抱歉千君。”


千其实也没有真的指望能够做上一顿合胃口的晚餐,从褡裢中摸出一袋素饼后,遗憾地宽慰道:“这样啊,辛苦你们了。”


沙漠里难以饲养动物,催生动物的魔法又是禁术,百虽然喜欢吃肉,平时也还是吃蔬果比较多。他接过千递来的饼啃了一口,开心地说:“没事没事~地下的河道比预料的还要宽一些,土壤也适合植物生长。用魔法催生一下过几天就能吃到新鲜的水果了!”


能直接用来修复建筑体的石料不多,所以这次和冈崎一起过来的都是对砂石炼换魔法比较熟练的成员。大家稍作整顿后,根据千和百搭好的主体框架炼制砖石。冈崎在千和百发现水源的时候就来考察过,因此他这回把新建筑的内部设计图也一同带了过来。


怀表的指针向上重叠,发出微不可闻的“咯哒”声。


冈崎一见十二点多了,二话不说就要把自家的两位精神领袖赶去睡觉。


“等等,但是大家还……”


百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冈崎严厉地截断。


“百君!”冈崎严肃道:“你们累倒了才是Re:vale最大的灾难,明白吗?”


其他人也纷纷起哄,大有他们不去休息,就要手动把两人摁进睡袋里的架势。


旁边的千听冈崎这么说,忍了许久的困倦感顿时打败清醒的意识,让他直接靠在墙上就睡着了。反正其他人会把他搬进睡袋的,就算不动他,能好好睡一会儿也行。


“你看,千君都累坏了!”


冈崎义正辞严,正要撩起袖子和其他人把千抬走。


百连忙阻止道:“我来吧!现在就和千去休息,你们也要早点休息!”


“这样才是好孩子。”冈崎老妈子似的欣慰道。


“我都25了还是孩子啊……”


他把千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正打算背起千。没想到困到断片的人“回光返照”了一下,冷不丁地无缝衔接上百的吐槽,来了句:“明明小冈和我们年纪差不多大……”


脖子被说话的带来的热气吹过,立马起了一层鸡皮疙瘩。因为睡意,千的嗓音带着点磁性的沙哑,百只觉得左边耳朵被灌了蜂蜜,手一抖差点儿把千给掉回墙边。


“千?”百还维持着半蹲的姿势,他犹豫道:“要放你下来吗?”


千嘴唇颤动了一下,没发出声音,表情无不诉说着“请就这么把我背走谢谢^^”,仿佛要升天般一脸安详。


有结界在,倒是不用太担心本就恶劣的沙漠环境突然发脾气。


已经装修好粗胚的房间四面的墙空着安装窗户和门的空缺,顶上因为还没开始建二楼,所以暂时没有天花板,空落落的。


百使劲把千叫醒,催他钻进睡袋前简单洗漱一下。


千半梦半醒地应声,但也没起身去倒水刷牙,直接对自己念了净身咒语。念完又总算清醒了些,他点了点百的额头,开始唱第二遍。净身魔法的光芒自上而下、从里到外,把百也扫了一回,连身上的衣服都不放过,粘上沙尘的粗粝感尽数消失,似乎能嗅到清水的纯净感。


这下千放心了,脱下外衣躺进睡袋说:“晚安。”


“晚安!”


百眨眨眼,完全没想到前天千才一时兴起说要创造的新魔法,这么快就体验到了成品。


……真不愧是千,天才!超帅!!


空荡荡的顶部敛起稀疏的星光。


望向幽深的夜空,百的神经逐渐从繁忙的亢奋落入平和。


在Eterno上能看见的最明亮的星星就是约莫4亿公里外的碧水之星Sirena。百没有去过那里,但他曾在天文课上学过,那是一颗被宁静水面环绕的星球。和热砂之星相邻,地理环境却截然相反。


Sirena再过去三十几亿公里,就是他的家乡。


百歪过头看向躺在边上的千,半分钟后又悉悉索索把整个身体都转过去。其实周围全是黑的,两个人又没有挨的特别近,根本看不清脸,但是百还是盯着千的侧脸出神。


究竟为了什么和家里人大吵一架、离家出走,许多年过去,百已经有点记不清楚了,左右不过是关于未来就业选择上的琐事。


记得当时正好是学期间的休假,冲动之下他就掏空所有积蓄,买了星际旅游的船票。


他倒没有真的自暴自弃,只想留给家人和自己转换心情的间隙。坐在飞船里,他还想着回家要好好再沟通一次,不能就这么放弃和妥协之类的。


倏然,飞船剧烈晃动,警报、惊呼都没有,周遭像是被按下了静音键。


百觉得自己耳鸣了,可他听不到任何嗡鸣声,眩晕使视觉变得扭曲而光怪陆离。恍惚中,他领悟到了什么。


只是猜测而已,也许……也许他们是靠近了黑洞呢?忽然出现,或者没有被标注在航线地图上的黑洞。


连光都无法逃离,一瞬间就能让任何事物在这世间消失。大概是,神对他和家人闹翻了的惩罚吧……?


思维断层,意识陷入无波的寂静。


再次醒来,能感受到的是炽热的黄沙和毒辣的阳光,还有模糊的视线中银光闪闪的发丝。


—*—


2.Eternalness


数年前。 


真好啊、好怀念——此类感想,刚刚回归故里的千一概没有。


时隔数年,他顶着黑户的身份总算在异国他乡攒齐了钱,找到了信誉尚可、愿意什么都不问,也不需要户口,收钱就能带他偷渡回热砂之星的走私商船。户口和本名,早就在他被匆忙推上逃亡的宇宙飞船时,和一干魔法书籍落在了无情的炮火和飞溅的血液里。


逃离战乱的Eterno有四五年了……吧?


不同的行星因为公转和自转周期的不同,时间的计量和日历也完全不同。


自从离开家乡后,千就再也没有清楚地弄明白自己到底多少岁了。稀里糊涂地在碧水之星Sirena过了四个每年一度的祈雨节,全当自己已过二十。


偶尔他会想,干脆一辈子留在Sirena也不错,反正对故乡没什么留恋,又不是非要回去不可。可在听说常夜之星Alba从Eterno撤兵之后,他还是不可抑制地愣住,心脏片刻沉寂,而后猛地跳了一下。


也许有认识的人还活在Eterno上。


从小被慈善院收养长大的千绞尽脑汁思考了许久,硬是没想起除了经常照顾自己的护工和挚友万以外的第三个名字。


“那就去找你的朋友啊,叫……大神万理是吧?”


被迫打断吹奏、听了一耳朵不着边际的句子,二阶堂大和皱起眉毛,表情臭得像是想把手里的乐器塞进对方嘴里。


忍了忍,没有把想法付诸行动的大和说:“不是说他坐上通向别的星球的飞船了吗,你去找他不就好了?我听说王族死光后Eterno的行政机构已经完全不行了啊。”


不耐烦的样子,仿佛一点也不担心认识四五年的人要去一颗秩序混乱的星球“送死”。倒是像看精神病突发无理取闹的好友,总算愿意去医院治疗了似的。


“嗯,是这样。”千无视了他的炸毛。


千确实有想过、甚至想过很多遍去找万,可是,他道:“我不知道万去了哪里。”


碧水之星Sirena的星际交流和贸易一点也不发达,甚至称得上封闭。千无法依靠Sirena上缓慢的信息流动打探到万的下落,连家乡不再被战争肆虐的事情,也是延迟了两年才传到Sirena来。


哪怕Sirena是如此的靠近Eterno。


除去Eterno一共有二十九颗宜居星球呢,他又不是人际遍布天下外加富的流油,这怎么找?


“哦,是吗。”大和不客气地说:“愿艺术与水之神的光芒永远照亮你的生命,再见!”


站在大和家门口的千立马抵住门,阻挡对方甩门的举动。


“等等、我说等等!这说不定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你就不能对长辈说点什么好听的吗,大和君?”


“按照Sirena的历法,我们今年同岁欸,前、辈!”大和一字一顿道,接着冷酷地、毫不留情地把千关在了外边。


过了半晌,他又打开一条门缝,将一个沉甸甸的包裹丢了出去,然后彻底沉浸回自己的音乐世界。


猝不及防接住扔来的包裹,千踉跄了两步。拉开拉链却发现里面全是未拆的应急药品、几块便捷能源,和Sirena的集市上难以寻到的制作魔法书的道具。


千想了片刻,拉上拉链轻声说:“按照Eterno的时间算,你至少比我小了四岁呢……”


谢谢。


坐上走私飞船的时候,毫无意外,千得到了一个挤在货物中间的“上等座”。


他来到Sirena那年,全身上下只有和万一起制作的魔法书能称得上“贵重物品”这个词。走的时候,原本也只打算带上那本毫无装饰物的深蓝色魔法书。没想到在与大和、天,以及那些照顾过自己的人道别时,陆陆续续填满了回程的空缺。


不得已,千对一干大包小包用了缩小咒,将东西全部塞进斗篷内侧的口袋。


刚下飞船那会儿,千一度怀疑自己被带到了哪个资源被榨干的荒废星球。飞船上的人没等他后悔,麻利地抛下一堆集装箱又收起一堆集装箱,转眼就起飞了。


在千的询问下,Eterno上递交、搬运集装箱的人不耐地告诉他:


是的,没错,这里就是Eterno。


随后附上嘲笑:


什么,自愿从Sirena来的?你是傻的吗?!


走了一天,千看到一片建筑风格令人眼熟的破败房屋,这才体悟到了那句交错着羡慕与嫉妒的嘲讽究竟是怎么回事。


千的身上带着太多令如今Eterno的居民们渴望的东西,就连曾今随处可见的家居魔法都能招致贪婪的目光。


从常识上讲,魔法并不非要依托道具才能施展,千也不曾在别人面前使用过魔法书或者魔杖,但垂涎者们却一致肯定千一定有这些东西。


——再不济也能逼他交出咒语和韵律。


肮脏灰暗的泥垢交织在每一个村落,还有人们的心里。千无法停留,分辨不出真情假意而不断的流离,摸索着向自己曾经生活过的那一小片天空走去。


夜晚沙漠只有几度,干燥而寒冷,连水魔法都施展不出。


千对自己能遮盖全身的斗篷施下魔法,将自己埋入细沙中,只露出头。


要是睡着的以后,忽然刮起风暴,是不是可以在渴死前直接被活埋在沙子里呢?他茫然又混乱地想道。


然而大自然没有实现他的愿望。好在Sirena的艺术与水之神不计前嫌,跨过4亿公里的太空,对他来了个最后的祝福。


第二天,暴雨毫无预料地降临。


这场雨来得及时又没有眼色。下雨前,千连个躲避的住所都没找到,还在茫茫沙漠里捡了一个人。


*


Re:vale的新据点。


北半球的沙漠,夏天白昼长,天黑的时间很短。


光芒驱散黑暗,迷蒙的光线破开冰凉的土地。凌晨的天色被Eterno的居民比作“永日女神伊安的发梢”。


不说尚未装上的天花板,橙色的日光斜斜照进窗户,恰巧坠落在百的眼皮上,让百毫无意外地亮醒了一下。眼睛十分酸涩,意识却立马清醒过来。百没有犹豫,直接从睡袋里爬起来,五分钟就将自己收拾完毕。

 

百知道千十之八九不会为逐渐变强的日光惊醒。他蹲着支起脸颊看正睡着的人,沉醉于美颜盛世的景象中好一会儿,想到一个主意。


他脱下原本套在身上的流苏披肩,叠了三折,举起来挡在眼前对着阳光试了试,而后轻轻盖在千的眼睛上。把对方的眼睛额头全部遮掉后,百满意地点点头,穿上外出的长斗篷走出房间。


大家都还在睡觉,只有轮班的成员还醒着。他看到百惊讶道:“百桑,早上好,不再休息一下吗?”


“早上好!值班辛苦了。”百把斗篷上的兜帽也戴上,说道:“下午轮换的时候,我会好好休息的啦。我先回一趟营地,把剩下的物品带一些过来。”


“明白了,我这就去牵骆驼!”


“不用啦、不用啦~它们这几天也累坏了。”百笑着晃了晃手说:“我会带着东西飞回来的,等两边的转送阵设好就不用这么麻烦了!不过,有一件事能拜托你转告小冈吗?”


“没问题,请尽管吩咐!”


……


热砂之星Eterno的一天可以划分为13个大时刻,一个大时刻又有110个小时刻。


早些年,Eterno和星际接轨,除了本土的计时法还有一套星际通用新的计时法。结果新计时法还没用上两年,十万八千亿公里远的土豪星球就开着宝石镶嵌的宇宙舰艇打过来了,原因竟然还是盯上了Eterno充足的日照……


王族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纷纷嗝屁。新计时法也随之消声灭迹,只有“小时”、“分钟”等无关痛痒的称呼被保留了下来。


黑色的蝠翼急促地煽动了几下,百平稳地降落在凹凸不平的石砖上。身后的翅膀不堪重负似的一瞬间干瘪、萎缩,咻的落回百的身上——原来那对蝠翼是他的斗篷。


此类变化魔法用的时候简单,想要如百这般长久的附着在非生命体上虽说不容易,却也不难。不过千就几乎没使用过这个魔法,因为它的使用功效受限于施法者的体力和承重能力。


百长长舒了口气,将手里提的、身上背的、腰上系的大小布袋依次放下。


运输资源和其他过来帮忙的人手还在路上,百则率先带着建立双向传送阵的素材飞到正在修建的新据点。


刚好在轮休的人连忙起身,帮百把东西整理好放在石台上。


石台是新砌成的,到膝盖那么高,还未来得及凿出阶梯,正中心也未画上魔法阵。按照原计划,转送阵会等主体建筑修复的差不多后开始建,清晨百只是让轮班的成员转告小冈,说是想早点准备传送阵而已。


没想到……


“居然已经造好台子了?这么快!”百诧异了一下,声音里带着愧色:“我还以为会等小冈把13条时刻坐标计算出来,所以才……抱歉呐,给你们增加工作量了。”


负责筑造地基的成员们听百这么说,反而不好意思了。


“不会不会,没有这回事!”


“是啊,百桑!等传送阵布置好,大家也能好好放松一下了!”


“嵌入魔法阵的十三条定点公式,已经推算好了哟。”


千抱着一摞莎草纸走近,身上还是昨天那套被魔法强制清洁过的衣服,只是长袍不见踪影,肩上多了条流苏披肩。


百盯着披肩噗嗤的笑出声来。


披肩穿在他身上时能下垂挡住半截大腿,百一直把它当做遮挡风沙的披风穿,没想到千却将它像围巾一样在脖子上松松垮垮绕了几圈,还歪歪斜斜的打了个结。雕刻太阳纹饰的金属胸针别在上面,披肩两端两条长长的“尾巴”和胸针的金属链一起垂挂下来。


“千你、太心机了啦……!”


“是吗?”千挑眉,也不知是默认还是没搞清百在指什么。


“哈哈,披肩和适合你哦!”


“谢谢。”微笑了一下,他把莎草纸摊开,里面是他和小冈努力一早上的成果,包括坐标公式在内的完整传送阵缩图。一份原件,一份复制的图纸。为了防止意外,据点和本营两边是魔法阵雕刻都会由他和百亲自上阵。


“说起来,”千道:“早上是百把披肩盖在我头上的吧。”


“是呀,有好好睡上一觉了吗?”


“完全没有,3点半*就被小冈强行拉起来了。”千无奈地抱怨不太美妙的起床经历,说道:“模糊中总觉的眼皮好重,四周都是黑的,想着时间一定还早……没想到下一秒就被掀掉了压在脸上的东西,阳光刺眼的一下就赶跑了睡意。”


“这样啊,真不愧是小冈……”百同情地说:“实在是——”


“太厉害了吧!”


“太过分了呢。”


“……咦?”


“什么?”


异口不同声的两个人面面相觑,看到了对方绚丽如同晨星的眼中充满无辜……或惊异。


气氛走向不太妙的方向前,百及时反应过来,咳了声试图停下搭档“你的良心不会痛吗”谴责的眼神。


“呃、毕竟千早上很难清醒嘛。今天这么早就起来了,很了不起哦,超帅的~Darling!”


“又在糊弄我?”自从意识到百很擅长把自己的想法带偏,千就逐渐对此警惕起来。只可惜这根神经大事不灵小事灵,时不时掉个线,还不如没有。


“才没有!”百坚决又果断地回答。他伸手拉着千朝前厅的方向走了两步,指向从本营出发刚刚抵达的骆驼们说道:“买骆驼的时候,商家看见千的脸才给我们打折的呢!”


千总觉得每次百能这么快戳到他的笑点,神奇极了,丝毫没往自己笑点奇怪的方向反思。他忍了忍,没笑出声来,说:“呼……不是因为百很快就和对方混熟的关系吗?”


给骆驼们卸货的成员手上动作不变,实则竖起耳朵,准备接好今天份的犬类磨牙零食。


“还有上次,双叶家的孩子,一看见你就抓着你的衣服不放……!”


“呵哈哈……是知道双叶家会带着孩子过来,百往我的衣服口袋里装了很多点心的缘故吧。”


“双叶家的小孩像小鹿一样,好可爱!”百比划了一下小双叶的身高说道:“下次千也抱一抱吧,就算没有点心那个孩子也很想被千抱的哦!千是宇宙第一的帅哥嘛!”


“要好好锻炼一下臂力了呢。”


百“嗯嗯”笑着点头,从千手中抽出传送阵的原稿,说:“为了锻炼身体,本营那边的传送阵就拜托千飞过去解决啦~正好能温习一下变化魔法,一箭双雕!”


“好……诶……?”


——所以说,总有些东西,有和没有一个样,毫无用处。


(*按Eterno的时机算,三点半相当于早上七点左右。)


—*—


3.Esculent

 

千骑着骆驼从二十多公里外的新据点赶往本营,风尘仆仆地坐在坐骑上还没来得及下去,就被人叫住了。知道他本名的一只手就能数过来,千正打算回一句“好久不见”,便被对方的动作惊到。

 

“折笠君,这个就交给你了。”说话的冈崎凛太郎不由分说地举起两只狼的幼崽给他,捏着狼崽后颈的动作仿佛那是两只猫或者待宰的鸭子。

 

“狼……?凛太郎,你跑到月云的地盘去了吗?”

 

千握着缰绳,措不及防被塞了个正着。抱着狼崽的姿势极其妨碍他爬下骆驼,只能一手抱狼,一手解下系在腰上装饰用的长巾,然后把两只不安分的奶狼网在里面,挂到骆驼身上。

 

Re:vale的地盘全是荒漠和人工的粮食培植区,除了无处不在的沙鼠,就没见过别的野生动物。离这儿最近的一块绿洲是月云的领地,去过那儿的百亲口证言,绿洲湖里的鱼没有Re:vale养的白石蟹好吃。

 

“没有。”冈崎凛太郎经常镇守在本营,上个月刚过三十岁生日,本该是意气风发的年纪,说话却有种经历过大风大浪的老神在在感。这回,他难得纠结了一下,皱着眉严肃地说:“是一只很瘦的母狼叼它们走到西区的,守在岗位上的成员看到就找了点骆驼奶和浆果给它们,不过那只母狼什么都不吃,叫唤几声就咽气了。”


“……这样啊。”千转头看了一眼还在扑腾的两只幼崽,不过并没有把它们放出来的意思,感叹道:“是狼群发生了什么意外吧?感觉两个孩子总算安全了,所以才放心地离去,真是通人性。”


“大概吧。”凛太郎不置可否。


本营虽然人手多地方也大,但也有很多孩子和培育粮食的区域,实在不适合放养两匹刚断奶的狼。农作物和虾蟹也就算了,若是小孩子被狼伤到,他们没有能确保孩子不被人畜共生细菌感染的医疗条件。


无论如何,不杀死它们的话,只能将其养在零散在四处的据点里。不巧千从新建的据点过来,于是“惨遭霍霍”,强行被按上“驯兽师”的头衔,新鲜出炉成了Re:vale唯此一个的狼爸。


本营有擅长空间咒文的成员协助,千很快设好传送阵,往上放了一袋夏天正好长肥的白石蟹做运转测试。过了会儿,从据点那边收到一张刻着“今晚是要给大家加餐吗?!(*´゚∀゚`)ノ ”的石片*。


测试成功后,千没再骑考验双腿忍受力的骆驼,直接带着物资和一袋“嗷呜嗷呜”直叫的麻烦,通过传送阵去据点。


他闭上眼睛,发动魔法阵。浅紫色的光效从魔法阵的边缘向中心汇聚,再逐渐从中心向上方升起。等光芒彻底散去,千便从本营到了新据点的石台上。


睁开眼,百就站在台下。石台没有凿阶梯,而是额外拼接上了三层又窄又扁的石块供人行走。千难得没走阶梯,一步跨下膝盖高的石台,手里还拎着两三斤扭来扭去的“累赘”。


千的运动神经还不至于这点高度都要摔倒的地步,不过百怕意外发生还是赶紧上前。


“百!”千一把握住百的手腕,酝酿了两秒,一脸忧郁地说:“最近累坏了吧?都变瘦了,我从凛太郎那里拿到了上好的红肉……孩子的妈,今晚加餐喔。”


莫名其妙“瘦了”的百发出疑问音,以为千在说这两天成熟的白石蟹,接住梗说道:“我要吃darling亲手做的螃蟹咖喱~!话说螃蟹应该属于白肉吧?”


“是呢。”千把裹着狼崽的包袱递给百,挥了一下手,魔法书出现在半空中被千控制着一页一页翻动。


百打开袋口,看到两只依偎在一起的小狼,恍然反应过来千在说的“红肉”是什么。一抬头,就见魔法书正好翻到“分割术”停了下来。


“千?!千,你要做什么啊!”百一脸不可思议地震惊道。


“问我要做什么……不是一看就知道了吗?”


“就是一目了然才这么问啊!它们还这么小,太残忍了啦!!千你平时连拇指那么大的蝎子都怕得要死,为什么这种时候就一副稀松平常的样子……你不是看到鱼被切成两半都会不舒服的设定吗!?”


“我是把鱼切成两半都不舒服的设定。”擅长料理的千肯定了百套过来的人设,十分理直气壮,丝毫不觉得自己在胡说八道:“但是处理食物和爱护小动物是两个模式,做饭的时候会暂时关掉另一个的。”


“唔呼呼~这都能控制好厉害、喜欢……啊呃、不对不对!”


百放下捂着脸的手,想通了最大的可能性,指着其中一只认真说道:“好好养它们啦,不然千也不会特地带到据点来吧?别再吓唬它们,你看Yuki都瑟瑟发抖了。”


也许是真的通人性,两只小狼仿佛听懂了千和百在说什么,紧紧挨在了一起。


千半天没看出来两只灰棕色的野狼哪里像自己了,让百给其中一只起了Yuki这样的名字。百好一番指点迷津,千才注意到有一只左面眼睛下面有一块毛色深一些。他瞥了两眼,反应冷淡道:“不像。”


“明明超像的,千你完全不懂嘛……”


“而且,另外一只也不像百。”


听千这么说,百顿时炸了,叫道:“为什么?好过分!另外一只是Momo啊!不然你要起什么名字,孩子的爸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了谁——”


天降家庭伦理剧。


千完全没有动摇,非常明显的将不爽挂在脸上,反告百一状:“朋友很多的是百吧,还经常丢下我一个人,和不知道是谁的家伙出去。”


百被噎了一下,眨巴眨巴玫红色的双眸,忽然笑了:“千你……莫非吃醋了?太可爱了吧!Momo酱的心都被萌的噗通直跳了~!”


本来这场即将爆发的冷战应该只闻雷声不见雨点地结束,可惜冈崎凛人来得实在不是时候,不幸被拖下水。


千一句话抓住要点,说道:“如果是Momo,肯定早就露出尖牙和利爪扑过来了。是吧,小冈?”


冈崎瞬间联想到百一见千遇到危险就“狂化”,不禁在心里直点头,表面上还是冷静的仲裁者状态,没急着对此发表看法。


百则是抗拒任何形式的“诽谤”,反驳道:“我怎么可能是那么凶狠的角色啊!小冈你说是不是!”


平时百君确实给人非常开朗温顺的感觉,冈崎心道,非要说的话大概是猫的外在,内在是犬吧。


转眼战火就要升级,两位互相伤害的原告兼被告不约而同看向担任法官角色的冈崎,异口同声道:“OKARIN!!”


被千和百暗称“吵起架来战斗力最高”的冈崎凛人先生,夹在“家庭战争”中觉得自己左右不是人,痛苦地按住自己的胃,心酸想着自己今天时运不佳。


(*莎草纸很珍贵,基本只用于记录魔法和重大事件。)

————————


*RC和“Twelve Fantasia”的梗都有涉及,这篇没有用到官漫的梗,任何疑虑可以问我,最好能直接戳超链接。


*9月4日小修:

原本还应该有涉及万和R2前往其他星球的部分,不想动了(累),就这样吧。好歹凑了个万字小短篇。

手游第四部出完前不会再写千百了。从今年三月到现在,谢谢你们的陪伴。退场前忍不住最后瞎搞一波,揣摩角色本不是我的专长,只能保证角色喜好和习惯上不出大错。

[如果人物性格和行为有哪里不符合官设、RC、访谈、衍生游戏,请务必告知,查明出处后,我必定稳稳妥妥地改过来。]

我不喜欢敷衍文章,“同人”两个字不该是OOC的挡箭牌。我是比较考据的类型。

老实说,我根本分不清R2到底能不能走上恋人的道路。

暑期一直在忙碌学业的事情,五月到八月下旬几乎什么都没写。现在新的学期也即将开始了,社会实践和大论文会成为生活的重心吧?若是有空闲,比起写文,我更想要什么都不做地好好休息。

三周年特别篇真是太好看了TUT超爱NEXT Re:vale的提问环节,打算故意猜错题目结果歪打正着的部分!自以为自己特别了解对方,实际上还不够呢。

R2今年12月的专辑已经向代购下单。先预祝他们的新专辑能有一个好销量!超期待R2的巡星主题曲,不晓得会不会有《NO DOUBT》那样的MV?也期待《Re:member》出漫画单行本。“百载无穷”什么时候来?赌1w字,一定会写到“星影想挖千墙角,百去结交月云的人”或者“R2正式出道,百挑染头发”。

我猜百挑染头发是为了增加和千的共通性,千留长发是有“自己做不到的愿望”,就让官方来验证正不正确吧。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