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没事,我游去找他!”

【时序混乱】一周目 04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4000字一更,BUG已修✧(≖ ◡ ≖✿)


目录

——————————



上头特准的一天假期其实我是想像猪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或者窝在被子里打galgame的,但是看着加州兴奋的脸我就知道不可能了。

 

远征我们本丸因为没有短刀的缘故只开启了图1-1和图1-2,但是出阵不一样,没有刀种的限制,加州一个人刷遍了整个图1和图2。图3开始只有加州一振刀实在太危险了,虽然我不缺那点买御守的钱,我还是严禁加州进入,现在本丸来了个lv.99的三日月宗近我没有理由再阻止他们去战场上疯了。

 

平均等级都甩开地图限制十条街了反正也没有经验拿,就当是去放风吧,你们开心就好。

 

看他们俩收好金色的护身符就闪,我估摸着我在晚饭前是见不到他们了,一个人吃午餐还要叫外卖实在太心酸,我带上钱包和手机决定还是去外面吃。

 

这种时候就不要指望我会去万屋一条街了,连把护身刀都没带,还是个男审神者,过去铁定要收到不少诡异的视线。怎么看都是去现世比较舒心。

 

然而常年待在四季如春的本丸以至于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那就是现世是有季节这麻烦玩意儿的!

 

我抵达现世的坐标被定位在一个只有垃圾桶和野猫的小巷子里,虽然两侧的居民住房挡住了曝晒的阳光,但那个穿堂而过的风拍打在我的脸上怎么感觉都是热的,更别说我还穿着长袖外套……热死了!

 

问题来了,我现在是马上返回本丸换一套衣服呢,还是就近找一家有空调的饭店?

 

废话,当然是后者!

 

我当上审神者之前家就住这一带,我对这儿有什么店了如指掌,一个字,熟!前面路口拐弯处就有一家全球连锁公厕,我是说,麦当劳,事不宜迟跑起来!

 

“轰隆——”

 

“卧艹!”真的假的,太阳这么烈特么的居然打雷了?我觉得有句话说得真对,天气就像女人一样反复无常,跟它讲道理也没用。才跑出巷道几步暴雨就和住楼上的大妈倒下去的洗脚水一样浇在我头上,我只好连跑带脱的扒下自己的外套顶在上方飞快得往附近的店铺奔去。

 

就这个降水量来说麦当劳还是太远了,将就一下,我看见一家书店就往里头钻。

 

书店的店面又小又旧里面理所当然的没有空调,书架上摆放的全是各个学龄的教材和习题册,还有一些关于外语等级测试的书和双语词典。想当初我还在上学的那段时间,这家书店也是有卖一些漫画和新出版的流行文学书的,现在完全看不到它们的影子了,不禁让我唏嘘一句沧海桑田。

 

在店里坐镇的不是我熟悉的老板娘,看样子是她儿子,大约是初一初二的年纪。那小子坐在收银台后边玩手机,自我进店以后头抬都没抬过。

 

按现世的时间算,今天是周日啊……学生就是好,周末还有带薪假期(零花钱),哪像我,只要还有一个暗黑本丸,天天都是工作日!

 

我随口问了句有没有卖伞,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没想到那小鬼利索地把手机插进口袋从书架底下拖出一袋雨伞。

 

全是透明的塑料伞,价格便宜十分小清新,女中学生和情侣的最爱。好吧好吧,有伞就不错了,不能指望太多是不是?再说了,就算是把缝着蕾丝花边的小洋伞我也能撑出帅哥的气场来,区区一把透明伞算什么。

 

我果断付钱,把湿漉漉的外套在腰上打了个结,挽起袖子打开伞就往外面走。

 

反正雨伞都买了,也不差那点路,干脆再找家喜欢的店吃午饭吧,麦当劳的汉堡在哪里吃不都一样。时之政府所在的二十三世纪,随着审神者职业的合法化,各种快餐店都开到身处时空夹缝的万屋一条街去了,虽然生意很火,不过我听说店租也不是一般的贵。

 

大部分生食都是我的菜,想了想我还是决定搭电车去商业街吃寿司和刺身。我没想到做个电车都能遇到类似路遇小学同学聚会却没邀请我的老套场景。

 

“那个……山田君?是山田君吗?”

 

一道清甜的声音传到耳边,话说我这周的假名也是姓山田啊,不知道这列车上的另一个山田是谁。我好奇地转头,就见一个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的年轻女性面带尴尬的看着我。

 

“啊?”难道刚才那声是在叫我?于是我指了指自己,“在说我吗?”

 

“呃,是的,不好意思,我好像不小心把你看成我认识的一个人了。”

 

“没事没事,我也经常认错人啦,哈哈。”

 

我话音才落电车就到站了,那位女性向我抱歉地点点头就下车了,我的目的地是下一站。

 

刚才在和她说话的时候我想起来我是认识她的,她并没有认错人,她是我高中的同学。虽然学校每个学年都会重新分班,不过一个学校也就那么几百号人,又是同一个年段的想不认识都难。

 

不过自从我被时之政府召集以后,我就不再归属于任何一个“时间”了,虽然我还时不时的会回到现世,但我终归不像普通人一样只能在第四维的时间轴上被迫的单向移动了,还是不要和不属于我所在“世界”的人有过多的交集的好。

 

“哎呀,真没想到还能听见别人叫我‘山田君’,时间不饶人啊。”

 

没错,山田确实是我的本名,只不过这周的假名也恰巧姓山田罢了。今年24岁,生在二十世纪末,职业审神者,是个吃喝玩乐等死的家伙。

 

等我下了车,找了家看着眼熟的寿司店进去。总觉得今天诸事不顺,点完餐,我趁周围没人注意,用筷子沾醋为自己占卜了一下这周的运势。

 

点在木桌上的醋汁像是被什么吹动了一样渐渐凝聚成两个汉字:末吉。

 

“靠。”我连忙抽了两张纸盖在这两破字上,企图当自己没看见。深色的液体从善如流的爬到了餐巾纸上,晕染成两个黑块。

 

来送茶和寿司的店员看见我桌上的惨案问道,“发生什么了吗,先生?”

 

“啊,没什么,我不小心把醋碟碰翻了。”

 

“那我为您清理一下吧,请稍等。”

 

“麻烦你了。”

 

*

 

以防万一,我吃完饭还是去了这片区域唯一的神社。虽然一般只有祭典和新年的时候人才比较多,不过平时也不是没有人,不知道接任这座神社的人是不是也有灵力,求来的签不是一般的准。所以常常有JK结伴来求恋爱运什么的,我一直怀疑这座神社的香火钱都是女子高中生给的。

 

我自信自己的占卜水准还是不错的,不过也不是没有出错的可能不是?末吉什么的,往好听里说还属于吉这个范围,其实和凶也没差了,真的。

 

拿到递来写着锦句的白纸,我一口气展开它。

 

[莫与独鬼相语,所经之途必遭祸。]大致理解为让我小心别一个人和形单影只的鬼怪讲话,不幸的是付丧神也可以归属与“鬼怪”一类……呵呵。

 

什么意思,叫我明天见客的时候还要让加州或者三日月陪着不成?

 

想想就知道这不是一个好主意,又不是每个出自暗黑本丸的付丧神都和三日月一样好说话,怎么想都是就我一个人比较不容易刺激到对方。算了,还是收一收我可怜的少男心吧,不就是末吉么,神经兮兮的干什么。

 

午饭加州和三日月铁定是吃幕内便当了,现在离吃晚餐的时间还远,我就在现世到处逛逛,试图找点过去的美好回忆。

 

结果回忆没找到什么,街上变化倒是挺多。虽然我以前住的地方变动不大,不过一段时间没来闹市区还是有不少变化的。

 

不知不觉就天黑了,最后我买了一些甜品店的草莓大福和抹茶大福带回去,我记得三日月好像挺喜欢各种点心的,加州虽然对甜点没有什么特别的爱好,不过草莓他肯定喜欢。

 

车站附近还有一家24h百货店,我经过那里顺手买了本《周刊少年jump》,“好怀念啊,超久没看了,不知道NARUTO完结了没。”

 

后来等我回去补番的时候我才知道这哪里是完不完结的问题,这特么连博人传都出来好久了!这个脸上两撇“胡须”的人设是怎么回事!岸本你的诚意呢?!

 

还有一点我不得不吐槽,时之政府这个供审神者往返的坐标是固定的,也就是说我从哪里来的现世就要从哪里回本丸。使用过一个往返后,为了审神者的人身安全,定位的坐标会自动销毁。

 

总之我一边抱怨一边坐电车回到我出现的地方,那个黑漆漆的巷子。再次申明,就算没有神社的签我也知道自己今天运不太好,所以看见堵在巷子里三五成群嘴里叼着烟发型五颜六色的小混混们的时候,我一点也不感到意外。

 

我真的不知道我哪里让他们认为我人善可欺了,没看见我和蜻蛉切一样的胸肌和肱二头肌么?啧,好吧,没有灵力的普通人看不见。(本来就没有)

 

别以为我会像个hero一样和这些不良少年大战三百回合,事实上我只是歪头嘲讽地一笑。

 

“哼,神经病。”

 

然后我就火速通过时空隧道回到本丸了。想必在那群人眼里我就和鬼一样凭空消失了,不过反正没有摄像头,不就是创造了一个新的都市传说嘛,管他呢?

 

一抵达本丸,我口袋里的手机就“滴”的响了,这个时间应该是我明天客户的基本资料由上头发过来了。吃完晚饭再看也来得及,不知道加州他们吃晚饭了没。

 

我手上还拎着东西,拿手机不太方便,于是我也没有发消息问加州他们现在在哪,直接问了看门的式神他们回来了没。小纸人点点头,我没问他们现在在几楼,知道了小纸人也没办法告诉我,除非我给它剪出手指头来。

 

左右不过那几个地方,我决定先把吃的放到二楼的冰箱里再说。餐厅和厨房黑乎乎的灯都没开,看来不再这里。难道是在手入室?毕竟练度再高刀装再好也挡不住敌人数量多。

 

但是都这个点了还没治疗完,不会吧……不是有加速符么。

 

我坐电梯上了五楼,楼道灯没开,不过手入室门开着光线从里面透出来。

 

真在手入室啊,该不会太久没受伤了忘记加入符放哪了吧?我礼貌性的敲敲手入室半开着的门,就听见脚边“咚”的一声,低头一看,加州头顶06:32:48扑倒在那里。三日月倒是做在手入室的桌边,本体和加州的本体都悬浮在桌上,两个打粉棒在它们的刀身上拍来拍去,还有油纸一样的东西过一会儿擦拭一下、过一会儿擦拭一下……

 

我纳闷道:“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没用加速符?”

 

加州还趴在地上,脸贴着地板,三日月笑着为我解惑:“我们都进了手入室加州才想起加速符和资源一起放在隔壁的储藏室,但是进来除了被治好不然就出不去了。”

 

原来如此,平时也没怎么用到那东西就堆进了储物间,看来以后要放一些加速符到手入室备用。

 

我点头表示理解,伸手想去扶加州起来。

 

“别!”加州死命粘在地上就是不抬头,“全身破破烂烂的样子一点都不可爱,不准看!”

 

行行行,你不嫌地板冰我还拦得住你躺尸不成。我抽了抽嘴角说:“那好,虽然我完全不觉得你像死鱼一样躺在门口比较可爱,但你这么说我就不勉强你了。我去拿加速符,马上就来。”

 

我说完后退了两步,结果加州立马爬了起来转身双手挡住脸扑到桌上。

 

“……”怎么办,好想吐槽啊。我和我的刀是不是谁的性别不太对啊?违和感都快溢出手入室了诶,啧啧啧,三日月我劝你不要笑,你的抹茶大福还在我手上呢。

 

麻利的解决了治疗的问题,我还是叫了外卖。晚上他们还要去六楼的剑道场切磋,随他们去吧,我走了大半天了累得慌,洗完澡就靠在床上翻看资料,读一下明天“病人”的信息。


客户的资料被狐之助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发来了,此外还有一条最新通告——解压教室的保密协议做了新修改,从明天开始,所有客户的资料都将以纸质载体寄达,解压教室的审神者阅读后必须寄返,并禁止所有形式的内容复制与泄露。


新规定有点麻烦,不过寄快递也没什么不方便的,而且快递费不需要自掏腰包。

 

这份最后的电子档案上说明天要来的是个小狐丸,在我印象中小狐丸充满了野性,就如他的名字有点像真正的野生的狐狸,头发是白色的不过身形并不似北极狐那么小巧,是一振大刀。


我见过的小狐丸不多,大概是因为他比较难获得的缘故吧。


————————


#日本中学一般7月中旬至8月底为暑假,文中时间设定为六月下旬,具体时间为2017年6月25日(周日)。

评论(29)

热度(145)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