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没事,我游去找他!”

【时序混乱】一周目 03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脏话警告


*四舍五入4000字一更,为隔壁的春秋带盐✧(≖ ◡ ≖✿)

目录

————————————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可以逆转刀剑暗堕的方法吗?

 

鬼知道……

 

听完三日月宗近的故事,我把空了的马克杯放在水龙头下冲了冲倒扣在杯架上,全当自己已经用洗洁精洗过了。

 

那位审神者嘱托三日月宗近救其他黑化了的刀剑,按照正常的套路不该是从此三日月宗近走上寻找逆转暗堕方法的道路,一路上获得贵人相助、打倒没有刃权的时之政府、洗白自己以前的小伙伴们,最终投入新审神者温暖的怀抱么?你特么打算直接杀了他们是不是哪里不对啊,三日月宗近!

 

我觉得那个审神者如果知道三日月宗近打算斩了自己暗堕的同伴十有八九要气得从坟墓里爬出来。

 

我为三日月宗近的前审神者感到惋惜。不论她这个审神者当的称不称职,对刀剑暗堕这件事上处理得不得当,还在天真烂漫的年纪就自杀了,年纪轻轻的,实在可惜。

 

“真是令人遗憾的结局。”我说。

 

“是吗?”三日月宗近说道。

 

我听不出他反问的是我对这个故事的评价“遗憾”还是我说这个故事已经“结局”了。

 

“你很喜欢那位审神者吧?”

 

话说出口的一瞬间我恨不得再把它塞回自己的嘴里,这不是废话么。

 

大概是因为我问了个傻问题,三日月宗近笑了:“嗯,喜欢呢。”

 

我明白了,原来不是仇杀,是情杀!

 

不过这句玩笑话我没敢当着三日月宗近的面说出来。后来三日月宗近说他也想了解我的本丸的事,我就挑了些有趣的生活片段说,最后讲着讲着就变成了我在跟他吐槽以前发生的囧事:

 

“前年,就我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当时我的第一个顾客也是个加州清光。”

 

“当年我还是个刚成为审神者的小鲜肉、祖国的花朵,对什么刀剑男士啊历史修正主义者啊都弄不清楚,偏偏第一个‘病人’和我的初始刀长得一模一样,真的不能怪我把他们记混了……好吧,他们都是加州清光当然长得一样。”

 

“那时我和加州还不熟,那个加州清光一看之下气场又和加州差不多,结果……”

 

结果我给加州喝了含镇静剂的味增汤,然后指挥加州清光去取我的邮件。

 

你们懂的,身为一个身心健全的大好青年,我没买毛片没看小黄书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是邮购几本《PLAYBOY》而已有什么关系?

 

也不知道封面上那些露胸露腿的美女们怎么着刺激到加州清光脆弱的神经了,居然用他的本体把我无辜的杂志砍了个稀巴烂。

 

“简直有病!”我竖中指拍桌。

 

哦,不对,本来他就有病。虽然他要离开的时候表示以后拿到工资了会赔新的给我,但我至今没有收到任何一本《PLAYBOY》,倒是莫名其妙的订了《时间轴日报》,还被人提前预付了十年份额的钱。说真的,除了三日月宗近谁他么还会看这种玩意儿啊,啊?

 

要是还有机会见到加州清光,我一定要把这两年积攒下来的报纸全摔到他脸上!正好,和那个大俱利伽罗凑成一对。

 

不瞒你们说,我这个愿望还是很有可能实现的,因为从我的解压教室“毕业”的付丧神的暗堕率可是零!两年下来没有一例有暗黑本丸前科的刀剑在新的审神者手下黑化,虽然这要感谢上层有好好把他们派到环境良好的新本丸,但我这个“老师”也是功不可没的对吧?

 

这个成绩在时之政府贯穿一整条时间线的百来个解压教室里也是数一数二的优秀。平时嘴上说说不在意这种功利性的东西,事实上我还是对此比较得意的。只要刀剑男士没暗堕不碎刀,就会一直为保护历史战斗,我就有再次遇见他们的可能性。

 

有时候我会想,等我干这行到老了,岂不是桃李满天下?

 

……有点可怕,还是算了,活到五十岁就向上层申请退休。希望到时候接任的是个有魄力的小鬼,别把加州惯坏了,整天就知道抗议主上的衣着不好看。

 

我一边说一边给三日月宗近倒牛奶,才过了快两个小时,我手里的这一瓶1.5L的牛奶就基本都进三日月宗近的肚子了。照这个速度下去,明天换一个牌子的牛奶,完全不是梦啊!

 

三日月,你的膀胱还好吗,真的不用上一下卫生间么。我还没把这话说出口,我的手机就震动了。是程序提醒我加州远征十次,奖金已经累加到我们本丸的账户上了。

 

维新.函馆,加州唯一能达成每日远征十次的地方,十分钟一趟来回。虽然没听他抱怨过,但是每天十次一年下来该有三千六百多回了,光是想想就觉得腻味,他能受得了真是不容易。我两年前开始就向上面申请增加我的刀剑持有数了,每个月提交一回申请至今没有一次是通过的,这个月申请的结果我要下周才能收到上层的答复,在上头批准之前只能辛苦加州天天跑维新.函馆。

 

远征结束后加州并没有马上回来,我估摸他是去万屋一条街了,正好可以给我们带午饭回来。事不宜迟,我立马给加州发了条短信——别惊讶,这都什么年代了,付丧神有手机一点也不奇怪。

 

昨天加州应该已经带着三日月宗近参观过本丸了,所以我提出我们可以在午饭前四处逛逛指的自然是到室外去。本丸外还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土地,可以用来种植蔬菜之类的,但是没有人性的上层显然没有考虑到就我和我的近侍刀两个是不可能种出一片春天的,我几十只小式神全天候疲于奔波在大楼的安全通道上维持一整个本丸的卫生,根本没办法种地。

 

……别傻了,十厘米高的纸人怎么可能按得到电梯按钮,虽然时之政府阔绰的划了个30层的摩天大楼给我,但你知不知道一只纸人从一楼到30楼要走整整4个小时啊?

 

我和三日月宗近欣赏了一会儿比我腰还高的杂草,我正想着要怎么把他骗到电玩城体验一下我本丸坐落的时间点、二十一世纪初期的美好,加州就回来了。

 

午饭是普普通通的西式快餐,我和加州都吃过无数遍了,三日月宗近却看起来很新奇。一问才知道原来他以前的本丸正餐一直吃的是非常传统old-style的日本菜。

 

我们本丸没有午睡这种东西,所以不管三日月宗近有没有午睡的习惯在他离开这里之前都别想睡了,下午的家务多到可以把一个身体素质良好的棒球手逼哭。虽然本丸有式神维持基本的整洁,但是这些纸人是不能碰水的,否则我写在它们身上的召唤咒文就会失效。换句话说,洗衣服拖地擦玻璃等等等等凡是和水有关的都要我们自己搞定,一天清理4、5层也要一周才能洗一遍大楼。一个下午的时间能清洗个一层就不错了,半个月从头到尾打扫一遍本丸已经是我和加州最傲人的成绩了。


还记得当时先后分别是粟田口的药研藤四郎和堀川的堀川国广成为我的客户,恰巧两位付丧神都不怎么抽风,虽然是由上头派人送过来的,不过和三日月宗近差不多也就是来我这走个流程。那两个星期绝对是我就职审神者以来最幸福的两周,两位帮了我很多忙,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走的时候饯别礼送的是酒精和去污粉。

 

有时候我真的不明白这些付丧神到底在想什么,只能归结于暗黑本丸留下的BUG。

 

我也不知道原来三日月宗近可以这么“无知”,没见过拖地机就算了,反正它也不常见。没用过洗衣机是特么个什么情况?

 

“嘛,以前的主上只让我畑当番过呢。”

 

我懂了,又是一个溺爱刀剑的婶婶,不要以为狐之助和程序没要求就当扫除当番和洗濯当番不存在啊!没看见时之政府推出的刀剑男士本丸纪录片《花丸》都特地给了内番半集的镜头么。

晚上我问三日月宗近要不要和我还有加州实战,他很快就答应了。我们搭电梯上了6楼,一整层六楼都是演练场,或者说剑道场。我对剑道没什么见解,就是和加州学了点天然理心流的皮毛,主要还是和加州或是来这暂住的刀剑们打多了对他们会用什么路数比较清楚而已。作为审神者我的武力值并不体现在剑术刀法上,简单说,我是法师的他们是剑圣。

 

拿着木刀和三日月比划了几局,全输,我下场换加州。我还是很看好加州的,就凭着维新.函馆每回+6的经验值,十年都练不到九十九级,加州和我经验值的主要来源是与暂住的刀剑男士们对战。程序友情提供的数据现在加州的练度是八十多,我是五十左右。因为三日月宗近不是我的刀,我看不见他按照等级来算是多少,不过大部分来自暗黑本丸的刀剑练度不高,也就我这个水准。既然我败了,也许加州和三日月宗近的实力相当。

 

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三日月宗近和加州过了两招,神色明显变得认真严肃起来才过来几分钟就把加州手中的木刀打落了。可惜我不是胁差,不然估计可以爆一下二刀开眼?

 

这一天差不多就是这周的缩影,除了三日月宗近第一天学会使用洗衣机,第二天学会用洗碗机发展到第七天作为饯别礼直接修好了本丸损坏的路由器以外,并没有什么变化。第七天傍晚,眼看着三日月宗近都在这一周内成长为了可以上至手提维修下至手机贴膜的膜法师,我却要把他送走了,还是挺不舍的。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见到他,到时候一定要让他把本丸上上下下所有电器都维护一下,不然以后老化了就不好了。

 

我还没感伤几个小时,上头的传讯就来了,是有关我持刀数量增加申请的。八成又是驳回,不过我还是打开简讯看了一下。

 

上面说我的申请通过了,你看,我就知道。

 

……

 

通过了?!

 

我仔细读了内容。啊,我还是不能锻刀,由上头分配出自暗黑本丸的刀剑给我。没关系,反正我就是干暗黑本丸刀剑洗脑这行的,不怕!总算可以有第二振刀剑啦!

 

噢啦噢啦噢啦!

 

上层说明天我的新刀就会来,考虑到磨合问题,放我一天假,后天再开始上班。GOOD JOB!

 

当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在傻笑,兴奋的像个明天生日的小鬼。翌日我起了个大早,照着加州买的时尚杂志把自己穿成了龟梨和也,等门铃一响我就带着加州去开门迎接新伙伴。

 

结果一开门,我就看见了一张见了一个星期的脸。哦豁,新同伴也是一位三日月宗近啊,看来我和天下五剑还挺有缘的。

 

我堆起一个麦当劳式的笑脸说:“你好,我是你的新审神者,我叫——”

 

“好久不见,红雀。”

 

“……求你了加州,告诉我他不是昨天在我们本丸住了一周的那个三日月宗近。”

 

“别挣扎了主上。”加州面无表情。

 

三日月宗近还站在门口微笑地看着我们,我只好放他进来,我说:“称呼方面主上主君什么的随便你挑,别称呼我假名就成,我这周不叫榊红雀。”

 

“那么……”三日月考虑了一下说:“主君?”

 

听他叫主君仿佛让我闻到了战国时代的气息,我颔首:“你就不担心么?”

 

“嗯?关于什么?”

 

“来我这别说是想要手刃你以前的同伴了,连见到他们的可能性都很小。”

然而三日月只是眨眨眼笑着说:“哈哈哈,你在说这个……嘛,总会有办法的。”

 

……算了,他本人都这么乐观,我还是别瞎操心了。当务之急是先打开程序!我火速掏出手机,调出三日月的数据面板,在他成为我的刀之后我总算能知道他到底多少级了。

 

【三日月宗近】(太刀)❀❀❀❀❀LV.99

 

……

——————————————

#感觉第一人称很容易娘化,要是让你们觉得男神(审)人妖了的话都是我的错orz......试着看了我大表哥喜欢的动漫和GAME实况,只觉得眼前都是小姐姐的腿和农药对战表……然而并没有觉得对主人公脱离娘化有什么帮助。

大表哥的口味

我的口味

评论(28)

热度(174)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