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时序混乱】一周目 01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脏话警告


*四舍五入3000字一更,为隔壁的春秋带盐✧(≖ ◡ ≖✿)

目录

——————————

还有五分钟才是我的上班时间,不过和我预约的顾客不是踩点到达的类型,所以门铃响了的时候我只能给他开门。

“请坐。”走进会客室后,我指了指靠近落地窗的沙发说:“喝茶可以吗?”

对方点头说:“可以。”

他坐在了靠近窗帘的单人沙发上,显然是要把可以坐下三人的长沙发留给我一个人坐,一时间我判断不出我给他留下了什么印象。他嘴上挂着若有若无的微笑,眼帘低垂,让人看不清眼中那对标志性的月牙。

我把茶冲好,本来想放在他身侧的茶几上,结果他自觉的从我手中接过茶杯还道了声谢,十分礼貌的样子。

三日月宗近,刀身上的刃文对着光线看,可以看见弦月形的纹路,因此唤作三日月,被誉为天下五剑中最美的一振。迄今为止,我已经见过许多的“他”了,疯狂的、冷漠的、怨恨的……每一个都被不堪或扭曲的过去折磨着,距离堕入黑暗只有一步之遥。像他这么平和的三日月宗近我还是第一次遇见。

这里是解压教室,包括这个房间的一整栋现代化大楼都是,同时这里也是我的本丸——虽然只住着我和我的初始刀加州清光。

我的工作就是陪刀剑的付丧神们聊天,或者说做心理辅导,这些付丧神们无一不是来自暗黑本丸。这些被从暗黑本丸解救了的付丧神对时之政府来说是个麻烦,出于人道主义不能刀解他们又不能白养着他们,只能让他们修养一段时间再重新回归编制。

我的目的就是要让他们放下戒心,在他们接受我的“治疗”并住在我的本丸里的这段时期重新接纳并信任新的审神者。这样一来,对审神者和刀剑们都好。

不过我并不是心理医生,大学的专业也和这份工作毫无关系,会被时之政府委派这项任务完全是据说我的灵力很特别,和我说话会让他人对周围的环境感到安心。这么苏的设定套在我这个男的身上总有种说不出个怪异,难道这不应该是软妹子专用的金手指么?感化一下帅哥,对方一看是个可爱的妹子说不定就以身相许了……

总之我的灵力是不是真的有这么神奇,我也不知道,反正只要和他们聊天就好了是吧,这还不简单?一开始接到这个危险系数五颗星的任务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犯了什么事,上头要借此机会除掉我嘞……

哦,扯远了。

三日月宗近接过茶杯并没有马上就喝掉,而是用手捧着茶杯并搭在腿上端坐着,似乎在等我发话。

我说:“虽然我们都知道对方的名字了,但还是要走一下自我介绍的流程?”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公式化,随即笑了笑说:“失礼了,我的名字是三日月宗近。身为天下五剑的其中一把,被说是最美的。诞生于十一世纪末,请多指教。”

“你好,我是这个心里垃圾桶机构的主要负责人,为了避免被暗堕的刀剑和审神者追杀,名字一周换一个,现在是榊红雀,叫我红雀就好。”

“红雀。”三日月宗近叫了我的名字,他问:“心里垃圾桶是什么?”

“就是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任何正面或负面的情绪都可以向我倾诉。”

“嘛,还真是份辛苦的工作啊。”

“没错!”我深以为然的点点头,特别是有些动不动就抽风的付丧神,简直就是神经病院里逃出来的,有事没事就爱拿着本体指着我。搞得好像我艹了他们还提起裤子就跑一样,呵呵哒。

不得不说,虽然我没见过正常状况下的三日月宗近,但这真的是我见过最正常的一个了。有礼貌,又懂得对他人表示关心,啧啧啧。讲真,哪怕他是刚从暗黑本丸里出来的,我也很难把他和那些濒临崩溃的刀剑们划上等号。而且我有预感,他一定是我今年最好说话的“病人”!

“你还是我工作这么久第一个自己主动申请要来我这里的。”我摊了摊手说;“无意冒犯,不过一般会来这里的都是出了暗黑本丸后,被判定心理上有‘压力’由上面派人强制押送过来的。但是你不是,所以我很好奇你来这里的动机是什么。”

不知道我说的话哪里戳到他的笑点,他弯起嘴角笑着说:“哈哈哈,是这样吗?我还以为来这里是必须的呢。”

“也就是说你为了重回岗位,所以才来这儿?”

“是这样。”

“我收到的档案上显示你的修养期才刚刚开始呢,既然通过了上层的心里检测,干脆休息一阵子不好么?”我追问。

大概是没想到我这么直接,他收起笑意抬眼看了我好久,似乎在审视我是否真的是一个可以吐露心思的对象。我观察到他的手指紧握茶杯,虽然他戴着手套我看不见指节,但我总觉得他再这么用力下去,我昨天才买的茶杯就要裂了。

在我忍不住出声提醒他之前,他就突然放松了力道,一个字一个字慢慢说:“为了……复仇。

好理由,不用想也知道十有八九是那个害得暗黑本丸诞生的审神者跑路了,他想要亲手宰了那个负心汉,啊呸,变态。

于是我说:“你想为同伴复仇,杀了原本的审神者?”

“哈哈哈……并非如此。”他笑了几声,看似平静的喝了口茶说:“我想杀了我以前的同伴。”

“啥?”这特么什么情况,居然想杀自己人。狐之助,你工作也太不认真了吧!这么个看似正常实则心里扭曲的家伙,你到底是怎么判定他通过的啊啊!救命,这题型老师没教过,我不知道怎么写啊!

我装作镇定的掏了掏耳朵说:“你说什么?我耳朵堵住了,没听清楚。”

“我想杀了我以前的同伴。”他重复道:“要我说几遍都可以哦?”

“你不是说你想要复仇?!”

“是呢,有什么问题吗?”说着他又笑了。我觉得我必须收回一开始对他的评价,什么正常,这种爱笑的性格绝对是动漫里反派会有的人设吧!看起来白,切开了都是黑的!

我说:“我觉得我有必要延长你的‘住院时间’,一个星期不够我洗白你,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这里呆一个月,啊不,三个月吧!”

“嗯?”三日月宗近歪了一下头,带着恍然大悟的表情说:“啊,哈哈,是这样啊……你误会我了。”

“是吗?”我拖长语调怀疑地说。

“我要复仇的对象就是我曾经的同伴们呢,我原本的审神者已经死了。她……那孩子是个很温柔的人,所以无论怎样,她的遗愿我都想要为她实现啊……”

我皱眉,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然非审神者引起的暗堕案例也不是没有,但一般来自这样的暗黑本丸的刀剑不属于我的工作范围,上层不会把这一类的刀剑划到我的解压教室来。而是交给其他更加专业的人士。而且说是非审神者引起,但大多数时候诱因还是审神者自身处理不当,才会使灵力逆转制造出暗黑本丸。

沉默了一会儿,我不确定地开口:“是你……曾经的同伴杀了那位审神者吗?”

三日月宗近只是看着我的眼睛,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反驳。他将茶喝完,站起身把杯子放到房间入口的吧台上,我买的和茶杯配套的茶壶也在那里。

他放好以后转过身对我说:“嘛,接下来这段时间就拜托你了,我对打扮什么的不太擅长呢,要是有人照顾我就最好不过了。”

我叹了口气,看来三日月宗近是要在这里呆一段时间了。规定上我的“治疗”时间最短是一周,好让我修补好刀剑们奇奇怪怪的三观,如果有需要我则会根据付丧神的状况增加时间。

我说:“是什么给你一种我擅长打扮的错觉,我连今天穿什么都要参考加州的审美。你的房间在三楼,门上有写你的名字,隔壁房间就是加州清光,我的近侍刀。生活上有什么问题你可以去找他。”

“加州?”三日月宗近念了一遍加州清光的名字说:“甚好甚好~”

好极了,加州!我又给你找了一个可以分担内番的小伙伴了,这样你就算是想要出阵也没问题啦!虽然一个人出阵也没几个可以去的地方就是了……

没办法,谁让上头说我这破工作性质特殊,自己的刀剑多了容易受到过来“住院”的付丧神的影响不易于身心健康balabala,硬是规定我除非特殊情况不能持有2振及以上的刀嘞……哼,要不是TMD小爷我武力也是杠杠的,早就坟头长草了!

这个时之政府吃枣药丸!!

评论(20)

热度(221)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