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9

*括号内为本丸归属 08 10

 

*强行无视刀男的各种方言&口音

 

*婶婶就是空气

 

 

——————————

 

 

 

听到神季说御守碎了,笑面青江(春)内心还挺复杂的,春丸的刀剑们大多是身经百战,人手和物资充足因此也不会无故跨等级去超出自身能力的地方战斗。别说是碎御守了,平时连重伤都很罕见。御守发动就代表刀剑本身被折断了,对于拥有人身的付丧神们来说,就是“死”了一次又“活”了过来。这个过程对刀剑来说显然相当痛苦,而且还会给审神者带来风险,一年多以来还是头一回发生。

 

笑面青江(春)的嘴抿了成一条直线,如不着调乐曲的声音也同这个动作被扎成了平板的一束,他轻轻松开扶着神季的手说:“我明白了,一定会带着全员平安的回去的。”

 

“拜……”托了。想说的话被又一阵突如其来的重击生生咽回神季的喉咙,她只觉得自己眼睛一黑,明明对身体的感觉还在,只是视力被剥夺了一样。她知道自己还站着,身体却传来坠落感。大约过了几秒钟,她的身体就适应了这个状况,头晕目眩,视觉渐渐恢复正常,只是灵力又少了一截。减少的没有刚才那么多,不过显然又是有一个御守碎了。

 

前后两次的差异其实是破碎了的御守等级不同,后一个不是时之政府下发的,是最为常见的蓝色御守,因为不用在一瞬治好付丧神身上所有的伤,自然消耗的灵力也没有那么多。

 

神季能感受到自身的灵力被抽离的方向并没有改变,目标还是三日月宗近。一位付丧神是无法同时携带两枚御守的,大概是同队的其他人把自己的御守给了三日月。

 

她立马拿出手机,想给鲶尾藤四郎(春)发消息,若是一切安好,鲶尾藤四郎(春)一定会第一时间回复她的。不知道是太紧张还是灵力的缺失造成的影响,神季的指尖一片冰凉,手指的关节犹如生锈的机械一样不听使唤,按了好几下才把信息发送出去。

 

……没问题的,又不是第一次面临危险了。

 

这么想着神季握紧手机,放空思绪一动不动地站着,像是在确认不会有第三御守的发动,又仿佛在等待下一次灵力抽离的到来。

笑面青江(春)早在说完话就飞速返回春丸了,仍扶着神季的狮子王发觉她绷直了身体,雕像一般站着,不由出声问道:“没事吧?要不要我背你,我可是很会照顾人的哟!”

 

药研藤四郎老中医似得捏了捏神季手上的脉门,又碰了一下她的额头说:“体温有点低,还是快点回去休息比较好。”鬼知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开启的医疗技能。

 

陆奥守吉行说:“还是我来吧,小鬼干这种事会长不高的。”

 

“才不小呢!”狮子王反驳:“虽然为了方便爷爷使用被打造的比较轻细,但是论刀身的话我可是不会输给你的!”

 

“那就折中一下,交给队长山姥切来背吧!”

 

“这是哪门子的折中啊!”

 

山姥切国广没想到话题突然就扯到自己身上,他低头往下拉了拉头上的白布说:“对我这样的仿品……还是不要抱有期待的好。”

 

鸣狐没吭声,只是肩膀上的小狐狸蹿到地上,三两下就蹦到了神季的面前。它猛地跳到了狮子王的背上,跃上他的肩膀,把毫无防备的狮子王吓了一跳。

 

小狐狸站在狮子王的肩上用尾巴扫了扫神季的脸说:“主公无事吗?鸣狐和在下都很担心。”

 

突如其来的触觉把发呆的神季唤回神,她压下心里的不安和担忧,茫然地扭头:“啊?”

 

“还是我来吧,”石切丸伸手就直接把神季抱了起来:“祛除疾病和灾厄也是我的工作。”

 

视线一转,神季就双腿离地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浪漫的公主抱,神季却觉得自己更像刚出生的婴儿,被一脸激动和欣喜的爸爸抱在怀里……她无奈地说:“请放我下来,我没受伤能自己走。”

 

石切丸温和一笑:“我抱着会感到不自在么,那就让山姥切先生背您吧。”

 

把自己当成背景板的山姥切国广一愣,就听到神季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啊啊,果然不要么,对他这样的仿刀失去兴趣是理所当然的。出阵被任命为队长又怎样……他早知道会这样的。

 

神季挣扎着从石切丸身上下来,一眼就看到山姥切国广头上顶着个黄脸,她顿时觉得没让山姥切背自己实在太鸡汁了。都疲劳状态了,背着她这个一百多斤的岂不是更累?

 

不得不说这个误会来得巧。石切丸很快便看出端倪,让双方产生这样的误解并不是他的本意,他自然是要解开的。于是他做出惊讶的表情说:“您讨厌山姥切先生吗?”

 

讨厌……吗?

随着这个问句,山姥切国广觉得自己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停了。

 

绝对是讨厌的吧,不然怎么会拒绝石切丸的提议呢?明显是不想被自己碰到……

 

但是说不定有什么原因,其实并不讨厌自己……不对,这种事除了讨厌能有什么原因啊!

 

“别说了……”他……不想知道答案,为什么他非要遭受这种罪不可?要是,最初就不曾被唤醒就好了。

 

石切丸都问道这个份儿,如果神季还没懂是怎么回事,她这一年半的审神者也白当了。她对山姥切的想法反应这么迟钝其实还得怪春丸里的那只山姥切国广(春),虽然一开始也有点自我厌弃的味道,但是相处久了不知不觉中山姥切国广(春)就不再对神季说自己是仿刀什么的,反而喜欢将自己是国广的第一杰作这句话挂在嘴边。

 

看来她这个审神者当得大概还不错,至少能让春丸的被被变得比较乐观了不是么。她弯起嘴角,把春丸的那位山姥切爱说的话讲出来:“山姥切是‘堀川一门之祖国广的最高作’……虽然总是披着白布,但其实是是很漂亮的刀呢。”

“别说我漂亮!”条件反射的说出这句话,山姥切国广呼吸一滞。她,刚才说什么?不讨厌,还有,是国广的最高作……真的吗,真的这么认为吗?

 

山姥切国广没有机会把疑问说出口,因为神季的手机响了。

不是接收信息的那种震动,而是一段非常民族风的音乐,有谁给神季打了电话。神季也没看到底是谁,直接按了接听。她还没开口,对方就抢先说道:“主上!”

 

哈?听到这么元气满满的声音,神季又把手机拿到面前,显示屏上写着通话人是笑面青江(春)。她不禁疑惑道:“爱染……?”

 

爱染国俊(春)没再说话,神季听到手机里传来一阵摩擦和嚷嚷,过了一会儿她就听到有人笑着说:“哟!怎么样,吓到了吗?”

 

“鹤丸吗?”这次神季语气肯定了不少,她猜是青江准备给她打电话结果手机被抢了:“发生了什么事?你们这是要去池田屋了还是已经到了?夜战会不会影响太刀发挥?”

 

“嘛,问题太多了!你等等。”

 

(笑面青江:“鹤丸先生快把手机还给我……”)

 

还能让鹤丸(春)有时间卖关子,看来鲶尾(春)和三日月(春)他们都没事。但是这也太快了吧,半个小时都没到就在池田屋·市中找到人了?

 

片刻功夫,神季的手机又是一个震动,聊天软件显示她收到了对方传来的图片。她也没挂电话,直接打开app:

 

【青江】[图片]

 

春丸一队的六个人对着镜头,齐刷刷的用手比出了个V字,看上去浑身都是伤,背景是手入室的大门。都还活着……个鬼啊!被莺丸像麻袋一样扛着的是三日月吧?是吧!闭着眼睛看上去昏迷了都不忘留个剪刀手,到底有什么执念?!身上都在淌血啊,你们不快把人送进手入室,还拍照!

 

别以为是照片他就看不见他们身上显示的“中伤”和“重伤”字样。

 

她刚想吭声让他们别闹,赶紧把1血的三日月扔进手入室,中伤的莺丸和骨喰也最好快点躺进去,她又不是没有扩建过手入室,都站在外面是要闹哪样?

结果手机那头就远远传来惊呼:“三日月先生失去知觉了!快把他送去治疗啊!!”

“……”神季说:“到底怎么回事?”

           

这回接电话的是歌仙兼定(春)了:“我们刚要出发他们就回来了,伤的不轻,不过精神状态都挺好,还带回……”话说到一半就断了。

 

春丸,笑面青江终于夺回了自己的手机。

 

一个个又不是没有手机,再让他们这么传来传去下一个可就是长谷部了。前两天他才被长谷部烧了几本小黄书,啊不,珍藏品,万一手机里的存货也被删除了怎么办!他对着手机飞快地说:“你过来就知道了。”说完就挂了电话,直接把手机收好。

 

神季的耳朵贴在手机上,直到听到“嘟嘟”的音效,她才将手机放下。

 

通话时不觉得,等到现在她突然后知后觉的松了口气。

 

看来没事,太好了。

 

这边,神季一行人很快就离开合战场,出现在了秋丸的传送装置前。

 

“回春丸吧,大将。”药研藤四郎刚站定就对神季说:“担心的话就快点回去,我们这边没问题的。”

 

回、去?神季摇摇头说:“不是‘回去’,是‘过去’才对。两个本丸对我来说就像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都是在家里啊,药研。”

 

千万别把自己当成无关的存在呐,不然她会伤心的哦?

 

“有空就到春丸走走吧,像三日月到秋丸来这样。”说出这话的瞬间,神季忽然察觉到,原来她希望他们接受的事,希望两个本丸在刀剑们眼里都是自己的归属并没有区别这件事,早就有人做到了。

说起来,秋丸都专门给三日月宗近(春)腾出一个专用的房间了,不是吗?

正如两个本丸的山姥切国广都会在意自己仿刀的身份,不论是哪个本丸,药研藤四郎总是十分的善解人意。他眨了眨近似菖蒲色的眼睛,从善如流地说:“好。”

……

 

第二天(周日),春丸,这个周末的大事还没还没结束呢。

 

估摸着作者也忘了写了,就由我,鹤丸国永来当任今天的旁白!嘿嘿,吃惊吗?其实,昨天去池田屋的几个人,带回了想当了不起的东西啊!当时真是吓了我一跳,能吓到我还是挺厉害的,是吧?

 

怎么样,猜到被带回来的是什么了吗?没错,就是——

 

“鹤丸!”神季表示如果这是个恶作剧的话,那恭喜鹤丸国永成功的把她吓到了:“你往刀解池里扔了什么?!”


————————————

#我还是很喜欢写秋丸的,特别是被被的那段我认为很具有新生本丸的代表性啊。相处的时间短所以不了解自己的主是什么样的人,对自己又是怎么看的……春丸就没有这样的问题,大家早就是亲密的一家人了,不论是刀男之间还是对婶婶都有很深的信赖关系。三条家的真是可怕,不知道有没有写出看透人心的感觉?

 

#越看越觉得前几章全是黑历史,明明文笔没啥进步……有空修文呀?

 

#婶婶的手机铃声其实是这个啦

(划掉)小滑冰万岁(划掉)

评论(10)

热度(25)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