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8

*深夜发文,搞事  01 09

 

*婶婶画风突变,孤老终生的节奏

 

*刀男之间的称呼方式好迷啊,记不清 (。・_・。)ノ

*括号内为本丸归属

 

——————————

 

 

 

嘛,人也好,文章也罢,长一点是好事。对吧?

 

……

 

秋丸

 

在一众刀剑的坚定拒绝下,神季总算放弃了骑着自行车跟着他们出阵的打算。

 

神季满是可惜的把租来的自行车还给万屋,她遗憾地说:“好吧,我本来还想体验一下日暮戈薇在战国骑脚踏车的感觉呢!”

 

药研藤四郎:“日暮戈薇?”

 

笑面青江(春):“《犬夜叉》暴露年龄啊,主上。”

 

陆奥守吉行:“哦~原来刚才那个叫‘脚踏车’啊,感觉好时髦!”

 

鸣狐的狐狸:“咿呀,主公竟然要和咱们一起去桶狭间,实在太危险了!”

 

鸣狐:“嗯,是呢。”

 

狮子王:“放心吧,我一定会保护好主的!”


山姥切国广:“……”

 

石切丸觉得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一帮人连省略号都没给他留下。他想了想总结道:“所以,主公是要和我们一样骑马?”

 

神季摆摆手表示安全问题不用他们操心,以前在春丸的时候她连镰仓时代(图5)都去过了。好歹是个有灵力的审神者,虽然无法像刀剑男士们一样上阵杀敌,宰溯行军如乱麻,自卫还是绰绰有余的。

 

关于马术这点,骑马什么的神季会是会,就是技术比较一般,不然骑的卢的时候也不会从马背上摔下来。

 

她点了点下巴,沉思片刻说:“秋丸也就6匹马,不知道能不能把春丸的花柑子和青海波带去……”

 

说着她就召来了狐之助。

 

随着她的召唤,半空中渐渐凝结出一团青烟,并急剧收缩,“嘭”的一声狐之助落在地上。还没等神季再次开口询问,它就回答了神季的疑问,显然是一直关注着他们的对话。

 

“很抱歉,审神者大人。虽然两个本丸都在您的管辖下,但是战马最多只能抵达其它本丸,不能参与其它本丸的合战场呢~”狐之助看了笑面青江(春)一眼说:“春丸的刀剑男士若是要上秋丸的合战场,则不能主动击杀敌方。”

 

笑面青江(春)无所谓地耸耸肩,说:“嘛,也就是说不杀死就没问题了。”

 

狐之助:“还请注意分寸,不然会被强制遣返的哟~”

 

说完话狐之助就如同来时化作云烟消失了,只是它消失的位置上空飘下来一张时之政府的公告书和一个浅金色的御守。

 

神季弯腰捡起狐之助留下的御守和通告,上面显示时空溯行军侵入池田屋了,时之政府正在召集有能力的本丸去池田屋消灭企图改变历史的敌方……消灭个鬼啊!

 

一想到秋丸的实况就糟心。神季随意的将御守抛给一队的队长山姥切国广,然后揉吧揉吧手里的公告,直到它变成乒乓球一样坚硬的一团。她将纸团往身后的垃圾桶一扔,转过头就对着刀剑们笑得像朵盛放的黑百合。

 

“嗯嗯~果然还是骑脚踏车吧!”神季笑着敲手说:“青江,脚踏车会骑吗?不会的话三轮车也成啊!”

 

“不行——!”xN  

 

……

 

与此同时,周末下午的春丸

 

自从春丸来了三日月宗近,莺丸从只要没有工作就坐在屋长廊上喝茶,变成了只要没有工作就和三日月坐在长廊上喝茶……(=_=)

 

不知道怎么搞的,老年组和短刀们的关系特别好。据药研藤四郎的说法,大概是以前看到莺丸先生一个人寂寞地坐着喝茶,嘴里还时不时吐出一个叫“大包平”的刀名,让大家忍不住想要照顾他吧。

 

新来的太刀三日月宗近也是把奇刀,才一天就被短刀们达成了“重点照顾成就”,从此过上了无所事事的养老生活……好吧,其实是春丸不像才起步一个月的秋丸,都过了这么久了,再怎么非,刀帐上显示能获得的刀也已经基本get了,就差两柄枪、两振大太刀、一期一振和……概率明显不科学的陆奥守吉行。所以除非神季重点圈出要训练新刀,不然新来的刀就像三日月这样只是简单的加入轮班,工作的频率不高,和其它“老”刀没什么区别。

 

今天是周六,无事可干的平野藤四郎和前田藤四郎端着茶点准确地找到了坐在外面看风景的茶友二人组。

 

“很快樱花就要开了。”莺丸说着呡了口碧螺春。

 

“是吗?”三日月宗近手里也是捧着一杯热茶,他笑了笑说:“甚好甚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神季喜欢冲泡后颜色艳丽的茶,本丸里储备的茶叶或者茶粉常常是各种绿茶和功夫茶。

 

还记得有一次,神季和莺丸一起喝茶聊天,喝着喝着神季突然发现莺丸给她倒的茶竟然是兰贵人!这不是她生理期喜欢和红枣一起泡的茶么!

 

补气补血,养颜驻容……

 

当时神季看向莺丸的整个眼神都不对了,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她才知道原来茶叶是追求风雅的歌仙兼定买的。

 

“真的在啊,平野你看!”前田说。

 

果然,正如平野藤四郎所料,茶友组的两位就坐在靠近樱树的屋檐下。光秃秃的几棵樱花树看起来格外荒凉,这些樱花树年龄并不大,看上去也就两个次郎太刀那么高。不过即便如此,这个本丸里的大家还是格外的期待樱花绽放的那天。

 

“莺丸大人、三日月大人,请用这些糕点配茶吧!”平野说。他和前田把手里的东西轻轻放在茶壶的旁边,然后一起坐在了一侧。

 

“谢谢你们。是羊羹啊,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莺丸倒好茶递给他们说。他拿起竹签叉起一块咬了一口:“唔,好吃!”

 

三日月也伸手用竹签戳了一块吃,味道确实非常美妙,似乎是刚从冰箱里取出来的,还带着点冰凉的口感。

 

“嗯~真的很美味,是你们自己做的吗?”三日月问。

 

平野开心地说:“是烛台切先生教我们的。”

 

前田也是十分高兴:“多亏了烛台切先生的帮助呢!”

不过这样宁静、可以悠闲喝茶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太久。两碟羊羹恰好吃完的时候,走廊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鲶尾藤四郎飞快得向着他们的方向跑来,一只手还拽着没什么表情的骨喰藤四郎。

 

“太好了——”鲶尾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四人的面前,他掏出手机并且把它转向他们说:“主上发出阵通知啦!就我们六个人刚好能组成一队!”

 

说是出阵通知,不如说是聊天的短信:

 

【我】主上!池田屋·市中刚刚开放了,要出阵吗!(兴奋.jpg)

[图片:时之政府通告]

[图片:御守·极]

 

【神季様】啊,我知道了,安排有空的去!

[图片:在笑面青江的指点下还是进了桶狭间的沟]

 

【神季様】小心点,注意安全。(熊猫比心.jpg)

 

【我】收到~

 

……

 

平野看完通告上有关新战场的信息说:“池田屋的话不是加州先生他们去会比较好吗?”

 

前田附和:“是啊,虽然要去也可以,但是新选组的刀的话对那里比较熟吧?”

 

“新选组的刀们今天都有工作。”骨喰回答。

 

骨喰藤四郎早上刚替这周执勤近侍的三日月在公告板上写过今天的内番值日表,所以对今天是谁有内番记得很清楚。等明天(周日)过了,三日月的近侍任务也就结束了。下周正好就是骨喰轮到近侍,因此当三日月看上去有些困扰地站在公告板前的时候,他就帮三日月写了板书。

 

“就是这样——”鲶尾伸出手指笔画道:“所以就我们几个去!怎么样?”

 

“哈哈哈,很有趣的样子。”三日月笑着投了赞同票。

 

“那就去吧。”莺丸放下茶杯。

 

“啊等等等等!”鲶尾突然想起什么,把全身上下找了个遍,最终拿出一个御守。浅金色的御守和鲶尾手机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正是时之政府派发给每个本丸的那个御守。他把御守递给三日月说:“三日月先生是第一次参加夜战吧?这个给你,是会带来好运的护身符哟!”

 

三日月收下御守:“谢谢,我会好好保管的。”

 

“池田屋溯行军歼灭战队结成!好,我们出发吧!

 

眼见身边的鲶尾摆了个奇怪的造型,骨喰面无表情地吐槽:“你真的很喜欢彩虹战队啊……”

 

此时此刻,如果神季知道鲶尾把三日月也组进队伍里的话,一定会惊得跳起来的吧。三日月宗近十天前才来到春丸,这十天里又有那么五天次次拉着秋丸的博多藤四郎蹭神季学校的课,根本就没有好好提升过等级!连特化都是昨天的事!

 

是的,太刀·三日月宗近,LV25……

 

不知道三日月本人是怎么想的,总之池田屋·市中的敌刀们看见三日月的时候,开心的像一群傻瓜。

 

秋丸的合战场,战国时代·桶狭间。

 

神季现在的心情简直不能更糟糕,由于众人的一致反对,她只好放弃她的骑车计划。最后干脆所有人都走路了,反正只要不撞上检非违使,以他们的等级和机动碾压一下溯行军还是可以的。

 

但是!谁来告诉她,为什么她都拉来外(wai)援(gua)了,还是进了沟?而且是连着进沟,她花了两个小时和一队人把除了王点的所有地方都走了一遍,总算在刚才抵达了敌方的大本营。第一队的几个人也是乐疯了,终于,终于可以开启新的战场了!他们发誓这辈子再也不想到桶狭间这鬼地方出阵了,这么一想就忍不住流下激动的泪水,三下五除二的剁了对面的敌刀。

 

清理完最后的溯行军,陆奥守刚要说一句庆祝的话,回头却见神季的忽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还好笑面青江(春)和狮子王一左一右及时扶住了她。

 

“没事吧?!是哪里受伤了吗?”狮子王着急地问。

 

神季努力稳住身形,安抚道:“我没事……只是灵力突然被抽走了……难道是?”有谁触发了御守!

 

成为审神者的这一年多,神季一直记得最初狐之助对她说过的话,若非审神者自身的问题,那么只有一种情况会造成审神者的灵力不稳——御守破碎后将会抽取大量灵力修复即将消散的刀剑。更极端的,甚至会有灵力稀薄的审神者因为同一时间承受复数的御守破碎,而从此丧失灵力。

 

话虽如此,但这还是她第一次遭遇这种状况。最初担任审神者的时候她也十分担心自家的刀剑们出现意外而买了对当时的她来说并不便宜的御守,然而这些御守从未被触发过。哪怕是被检非违使突袭,付丧神们也是努力拖着一副重伤的躯体回到了本丸。躺进手入室之前,还对她说“不用担心,很快就治好啦”……

 

她闭上眼,灵力仿佛一条绑着风筝的丝线,猛得从她的体内奔向看不见的远方。神季只好顺应灵力离开的方向感应,穿过云雾一样的黑暗,渐渐地,她“看”见远处有什么散发着微光。她“拨开”那些缠绕在她面前遮蔽了视线的黑暗,一轮月牙出现在了她的“目光”之下。那是——

 

三日月宗近!

 

神季恍然想起不久前自己对鲶尾发的信息。

 

安排有空的去……

 

不是吧!难道鲶尾真的拉着三日月去了池田屋?!

 

那可是连时之政府都不惜成本为每个本丸都下发了御守的地方!以三日月那个等级,戴上十个御守·极都不够他碎的!

 

睁开眼睛,神季也没心思安抚担忧的看着她的付丧神们了,她直接抓紧左边笑面青江(春)的手臂,神情严肃,只是声音听起来还有些有气无力:“青江,你马上、回春丸,找人去池田屋市中援救三日月他们……越快越好!”

 

“出什么事了?”笑面青江(春)也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有御守……碎了,在池田屋!”

————————————

#羊羹:(图源)

在网络上看了好多炒鸡漂亮的羊羹,最后决定还是放一张比较朴素的图。好想吃啊……

#P的太丑,只能靠披风认出被被(掩面)

评论(3)

热度(31)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