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压切长谷部x笑面青江】内番+1的真相

*不搞事,不卖邪教


*婶婶要孤老终生的节奏


*无粉可掉,内心无所畏惧


————————————




#为什么季节景趣不能和茶点共存啊!郁闷……还想让大家一边吃东西一边看樱花或者枫叶的呢……





【别往下看】





#长谷部你简直就是内番的救世主!就你治得了青江……真不愧是我家主厨,贴心!(怎么办,我要安利邪教了)





你、你真的要看?


好吧,其实只是普通的内番片段,真的没有在卖邪教cp,打tag只是为了避雷二设+OOC


:(


……


压切长谷部简直要疯了,居然轮到他和笑面青江组队内番,而且,还是畑当番。


整个本丸谁不知道笑面青江畑当番爱说的话?


“……这种事交给摆设们做不就好了。”


谁是摆设,刀匠吗?信不信主上把你按进马槽啊?


自从锻出三日月宗近,本丸的刀匠地位水涨船高,立马从婶婶眼里的粪土变成了小判。


压切长谷部长长地叹了口气,认命地往笑面青江的房间走。初春这个气温,估摸着笑面青江不是窝在空调间,就是缩在被炉里。想让笑面青江主动的到田里,比本丸的池塘里能钓出鱼来还难。


本丸的每个刀剑居室大小都不太一样,有笑面青江这种面积不大的单人间,也有左文字兄弟那种可以住下三个人的。粟田口家的更夸张,因为人多,直接把几个房间之间的墙打穿了,安了几扇和纸拉门了事。


从宴会厅出发,经过锻冶所和手入室,沿着长廊再往前走几个房间就是笑面青江的寝室了。宴会厅离审神者的办公场所很近,换句话说,宴会厅离压切长谷部很近,所以没走两分钟压切长谷部就到笑面青江的门前了。


一看笑面青江紧闭的房门,压切长谷部就知道对方十有八九又开空调了。他猛得拉开门,暖气和深秋的西北风一样使劲往他脸上摔,砸得他晕头转向都快分不清现在到底是二月还是八月了。


压切长谷部吸了口气,只觉得空气干燥让人难以忍受。他往房间里探了探,没看见笑面青江的人影。倒是被炉桌被笑面青江搬了出来,放在房间正中央。


压切长谷部三两步跨到被炉桌前,抄起桌上的空调遥控器对着嗡嗡作响的空调就是一个关机按钮。


“嘀——”


“啊啊啊啊!”笑面青江的头突然从被炉里钻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压切长谷部惊叫。任谁本以为没人的脚边突然冒出一个人头来都会被吓一跳的,压切长谷部自然也不例外。如果某个四花太刀在这里,一定会捧腹大笑拍手叫好吧。


“什么啊,长谷部是你啊!”笑面青江又把头缩回半个说:“快把空调开起来。”


真不知道就那么点大的被炉桌到底是怎么装下笑面青江一整个人的,不不不,怎么看都不可能吧?


压切长谷部黑线,他攥紧手里的遥控器,青筋都要爆出他的手背了。他咬牙切齿地说:“已经九点了,你是不是忘了什么呢?笑面青江!”


“……哈?”笑面青江又往被炉里挪了挪,这下只剩眼睛和额头露在外面了,他说:“啊……你是说内番吗,那种事情交给摆设们做不就好了……”


还没等压切长谷部气得跳起来,笑面青江就立马补充了一句,准确的说是把自己在干完畑当番后爱说的台词也说了:“手上会摸出水泡的。”


这下压切长谷部真的不能忍了,他把手里的遥控器用力向门外正对着的池塘一扔。就听“噗通”一声,空调遥控器正式寿终就寝。




紧接着,压切长谷部一把掀开被炉,拽着笑面青江的衣领就往外走。徒留笑面青江和搁了浅的咸鱼似的在地板上扑腾。


路过的山姥切国广看到这个场景都惊呆了,真不知道这两个人搞什么普雷。


山姥切国广就这么看着两个人朝着田地的方向越走越远,他不禁也向那个方向走了两步——“噗通”!


后来,据给山姥切国广手入的药研藤四郎所说,山姥切国广不仅失足跌进池塘,被捞出来的时候嘴里还叼着个空调遥控器……

评论(7)

热度(37)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