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7

*婶婶画风突变辣眼睛  01  08

 

*白色情人节,温馨友向不搞事

 

*真的,请看我真诚的双眼

*求留言,泣 求留言不如更文(冷漠.jpg)

 

――――――――――――

 

 

周末,秋丸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运营的三周了秋丸一直没有迎来一把胁差。

 

倒是秋丸的博多藤四郎听说把他挖出来的大阪城底下有好多小判,就拉着其它粟田口派的刀去探险了。结果小判箱没找到,挖出了把一期一振……

 

这下好了,粟田口一派连据说最难获得的四花太刀都get了,两把胁差居然毛都没有一根。

 

一开始神季也没把秋丸没有胁差当做什么大事,毕竟刀什么的,强求不得,基本上还是要看缘分。

 

……呵呵,缘分。

 

处理公务的房间里,神季啪地把出阵报告拍在办公桌上,她面带笑容和蔼可亲地看着一个个站在她对面的一队的刀们。

 

她说:“说吧,桶狭间到底哪里深深吸引了你们,害得你们逛了一个星期等级都快超出桶狭间限制了,却连王点都舍不得找到?”

 

几个人看天看地就是不看她,最后还是性格宽和的石切丸被推了出来。顶着审神者快黑化了的微笑,石切丸表示压力很大,他咳了一声说:“……是我的错,没有把大家往正确的方向领导。”

 

“您在说什么呢,石切丸殿下。”神季故做惊异地说:“自从知道了您的侦查值以后我就没把您设为队长过吧?”

 

生气的时候用敬语这点,神季和她在春丸的初始刀歌仙兼定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是神季把歌仙带黑了还是歌仙把神季传染了。

 

石切丸试图背锅失败,默默又退回站成一排的队伍里,嘴里还念叨:“空气中飘荡着不净之气……”

 

听得神季青筋一跳,感情这是在把她的办公室当成王点了吗,她不是boss不能用来推图抱歉哦?

 

整整一个星期了,每天轮换着队长出阵,连桶狭间的资源点都快挖穿了!仓库里的木炭和玉钢每天呈几何式增长,再这样下去冬天也不用开暖气了,直接烧木炭还更划算。

 

想到这里神季忍不住一脸惨不忍睹地闭眼,一只手撑在桌上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她无奈地说:“在桶狭间捡到的大和守安定都能给加州开一个后宫了你们怎么就不能好好认路呢?”

 

“能活动的范围还没我学校大都一周了又不是路痴就不会用排除法把走过的路排除一下么?”

 

同样是一队的药研藤四郎对神季学校的情况比较清楚。他低头盯着木质的地板心想,大将你的学校可是在郊区,十个本丸加起来都没你学校大……根本不能用来当正常的例子吧。

 

一时间沉默弥漫在办公室里。

 

等了一会儿没一个人敢吭声,神季一脸“吾儿叛逆伤吾心”的表情,大妈似的长叹了口气说:“算了,还是我去找一个对侦查比较熟的来和你们仔细探讨探讨。”

 

……

 

此时此刻,春丸

 

二月下旬已经勉强可以归为春天了,远处小山坡上种着几颗樱树,光秃秃的看起来距离开花还有一段不短的时间。

 

吹来的风裹挟着几丝寒气,庭院里早就看不见雪了,但是气温还是让笑面青江不愿意离开被炉。

 

笑面青江把全身都缩进被炉里,探出半个脑袋庆幸地想,还好还好,三月份之前都轮不到自己濯当番,虽然有出阵和远征,不过频率也不高。

 

大概整个春丸都找不出第二个像笑面青江这么怕冷的了,他不仅开着暖气搬出了被炉,还往被炉里塞了好多金色的特上刀装。据他本人所说,这些“金蛋蛋”和太阳一样温暖。对此,当天负责搓刀装的宗三左文字一把捂住了弟弟小夜左文字的耳朵,并把笑面青江扔了出去。

 

当神季到达春丸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笑面青江冬眠似的躺在被炉下面的样子,光是看着就觉得脚硌得慌。

 

“主上……”笑面青江半死不活地说:“快把门关上,风都灌进来了……好冷!”

 

神季只好关上了门,她向里走了几步,拿起放在被炉桌上的空调遥控器,挑眉说:“空调都开到28℃了,再这样你会感冒的。”

 

“刀是不会感冒的,主上。”

 

那你倒是从被炉里出来啊(╯‵□′)╯︵┻━┻

 

“……有紧急任务交给你,青江。”

 

“不去。”笑面青江秒答,语气坚决,大有谁让他离开这里还不如杀了他的意思。

 

“可以见到‘神刀’石切丸,你也不去?”神季问。她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笑面青江和石切丸如诸多本本所说的“有一腿”,而是她知道笑面青江一直想要见石切丸一面。

 

笑面青江想找到能够斩除鬼怪的自己究竟为什么没有成为神刀的原因,自己究竟差在哪里,他认为也许石切丸可以告诉他答案。然而春丸一直没有锻造出石切丸,出阵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遇见过,因此笑面青江也没有机会将自己的问题问出口。

 

所以一听能见到石切丸,笑面青江犹豫了半秒说:“嗯……好吧。”

 

“哇哦,”神季说:“这下我相信石青本里说的都是真的了。”

 

“主上,同人本还是不要乱看比较好哦?特别是不要当着本人的面说出来啊。”笑面青江抱怨道:“是你告诉三日月先生不要靠近我的书柜的吧,结果他好奇心大起还引来了长谷部,毁了我不少珍藏。”

 

神季才不管这些,她催促:“我在外面等你,赶紧的。”

 

“明白明白——”

 

等神季和笑面青江(春)赶到秋丸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近四十分钟了。

 

神季“唰”的拉开办公室的纸门,就见几道残影闪过,一队的五个人都将将面对墙壁站着,只有石切丸还坐着喝茶。站着面壁的从左到右分别是陆奥守吉行、药研藤四郎、鸣狐、山姥切国广和……一只手还拿着三色丸子一只手捂嘴的狮子王。

 

神季无语的摆摆手,示意石切丸坐着就好。本来她就没打算让他们面壁思过,至于吗,一个个紧张成这样。

 

她把门推的更开一些,侧身好让笑面青江也能进到办公室里,她说:“都别傻站着了……啊,狮子王好像噎住了!快递水!”

 

大家手忙脚乱的又是拍狮子王的背又是给他倒茶,过了好一会儿狮子王才缓过气来,张嘴的时候似乎还有什么半透明的物体(灵魂)飘回到他的体内。

 

 “还真是够混乱的……”笑面青江(春)靠着纸门的边缘,一只手撑着额头,声线毫无起伏得说着本该是语气轻佻的介绍词:“我叫笑面青江,原是大太刀的大胁差。嗯嗯,很奇怪的名字吧?”

 

“哇哈,真的是笑面青江,这都猜中了,厉害啊药研。”陆奥守说。

 

“还行吧。”药研说着却忍不住自信地笑起来,他解释:“说道侦查,短刀和胁差都比较擅长。不过我曾听大将说过笑面青江是她的第一振胁差,对侦查应该更有经验,会很可靠吧。”

“哦呀哦呀,就算你这么夸我,也没有什么好处哟~”话虽如此,笑面青江(春)还是帅气的甩了甩刘海,显然有些高兴。他环视了一圈看着他的众人问:“需要我做什么?”

 

神季说:“因为一个队伍编制最多只能是6个人,所以你和我作为编外人员跟着他们去一趟桶狭间就好。”

 

“桶狭间?”

 

“指路,免得又绕进沟里。”

 

“就这样?”

 

“就这样。”

 

“……”

 

笑面青江:“主上,我怎么觉得这个任务一点也不紧急啊?出阵这种事多走走总会找到敌方的大本营的。”

 

神季面无表情:“已经走了一个星期了。”

 

——————————————

#解释一下,被婶婶叫名的刀,不是因为婶婶和笑面青江特别亲近,只是因为叫“笑面”对她来说太奇怪了。不过春丸里的刀们还是会叫笑面青江“笑面先生”或者直接叫他全名的。

#印象中第一把胁差总是笑面青江,真是有缘呐。秋丸真的傻傻的在桶狭间滚了一周,哭叽。

评论(10)

热度(33)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