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刀乱x阴阳师】婶婶责任重大

*刀乱x阴阳师,搞事,没有下文

*无粉可掉,内心无所畏惧

*非all审,OOC,不黑任何角色

*婶婶的寻身体之旅


同系列 火影忍者篇  家庭教师篇

——————————————

“啊哈?我确实听过‘你’的传闻……”凤凰火撇撇嘴说:“从前有个女孩,误食了搁浅而死的人鱼的肉,从此长生不老。”

 

“据说你还是个一流的占卜师,出家为尼活了几百年了,因此被人们称为八百比丘尼。”

 

“本来我还找了个阴阳师,指望他把你从这里弄走。你一直呆在神社里,害得我都三十年没有靠近这里了。”

 

说是神社,其实不过是一个破败了许久的地方。传说这里曾经供奉过凤凰,那时居住在附近的人们时不时的会到此处朝拜,神社里也有着供职在位的女巫和神官。但那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如今这座神社的鸟居都快看不出原本的朱红色了,通往内部的石阶上也满是裂痕,杂草丛生。阴沉沉的风从四面八方吹来,生长在神社周围的树木沙沙作响,给这座神社布下一层不详的面纱。

审神者,噢不对,现在该叫八百比丘尼了,她丝毫没有受到环境的影响,对着凤凰火饱含深意的话也是左耳进右耳出。她神色复杂地摸向这具身体的……胸。这至少是有D了吧?人鱼肉还能有丰胸的功效吗,怎么办这样会让她忍不住杀生的!

 

说起来审神者也真是够倒霉的,跟着自家刀剑男士们去平安时代出个阵都能卷入时空乱流。不仅和自家刀男们走散了,身边只剩下三日月宗近,还把自己的身体搞丢,差点魂飞魄散。

 

关键时刻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就是正牌的八百比丘尼把审神者拉进自己的体内救了她。条件是在审神者附身的期间,必须找到杀死八百比丘尼的方法,或者破除八百比丘尼长生不老的诅咒。

 

这都什么破事?

 

一旁的三日月宗近毫不介意地上的尘土,随意地坐在神社外的台阶上,看起来对现在的状况并不十分困扰。他弯起眉眼笑着说:“哈哈哈,这下麻烦了……哎呀,不是该笑的时候呢。”

 

“那就别笑……”审神者用着八百比丘尼的身体,连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御姐起来,让她郁闷的无调变得妩媚了不少。

 

三日月显然也发现了这点,他忍不住又笑起来。付丧神用深蓝色的袖子遮住自己的嘴角,露出新月的双眼却怎么也掩盖不住笑意。

他想了想,用了某个衣着如鹤一般雪白的同伴的口头禅说:“这还真是吓了一跳,主上变成这样真是不习惯呢。”

 

审神者(之后通称为八百比丘尼)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感受到加州清光所说的“三日月式的温柔”(花丸梗),只感受到了幸灾乐祸,她麻木道:“我怀疑我得到了一个假的爷爷,你其实是鹤球吧!”

 

“嘛~确实要快点找到鹤丸他们,这种情况人多一些比较方便。”

 

“也是,还要把我原来的身体找回来。”八百比丘尼顿了顿,想起什么似得用双手捂住脸崩溃道:“对了,万一我的身体因为我的灵魂不在腐烂了怎么办!啊啊啊!”

 

眼看着话题越扯越远,凤凰火只好强行打断八百比丘尼在她看来无意义的挣扎,她指向神社外的树林说;“好了,我知道的有关这个身体的事也就这么多,你既然用了这个身体就给我赶快离开这里!不然我的生命之火都要被这身体散发的冷气冻结了!”

 

“诶——”一听要起来这里,八百比丘尼立马停止用这具身体做出毁形象的举动,她双手合十对着凤凰火说:“可是我们没有地方去啊,拜托就收留我们一阵吧,找到可以栖息的地方我们马上就走。”

 

黑发的女子把双手放在胸前,眼睛里透露出恳求的神色。类似女巫的服饰轻巧的勾勒出女子完美的身形,下垂的袖子随风浮动,平白为女子添加了不少楚楚可怜的感觉。

“不行!”凤凰火挥动翅膀冷酷地拒绝道。炽热的火焰仿佛要把空气都燃烧的扭曲了,她一挥手火焰划出一条通往神社外的道路。

她说:“没地方住你就去找那个叫安倍晴明的阴阳师,反正我已经拜托他把你从这里弄走了,你干脆就让他解决你的住宿问题吧!”

 

“安倍晴明?”听到这个名字八百比丘尼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她瞪大眼睛说:“那个传说中的阴阳师,安倍晴明?为了把‘我’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赶出这个荒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神社,这种小事你就去找了大名鼎鼎的安倍晴明?万一他把我看成附在这个身体上的污秽,对我施咒驱邪了怎么办!”

实在不能怪审神者会有这样的想法,谁让她连传说中的八百比丘尼的事迹都没听说过呢?

对于审神者来说,能知道安倍晴明是个有名的大阴阳师都快成为令人感动的了不起的事了。毕竟她对历史事件一窍不通,哪怕听三日月宗近说一百遍介绍词,恐怕也记不住其中的“我诞生于十一世纪末”只能记住那句自称老爷爷的谦词吧。

 

“放心好了,我听说安倍晴明为人善良,你把事情解释给他听他不会滥杀无辜的。”

 

“听说?!”

 

凤凰火这话说了和没说有什么区别?八百比丘尼简直快哭了。

 

最后还是三日月宗近站了出来。

他拂去衣摆从台阶上沾来的灰尘,稍微整了整身上华美的狩衣,嘴边的微笑也淡去,看起来不再那么随性,非常的可靠。

 

说是美人也不为过的三日月对上审神者的双眼认真地说:“请放心,若是有什么危险我定会保护好主上的。”

 

三日月宗近的双眼映入审神者的眼帘,那双宛如黎明将至的弦月静静地印出了审神者此时此刻的表情。

 

八百比丘尼看着三日月宗近眼中不安的自己,恍然意识到自己让他担心了。

身为审神者,审视神明,聆听神、劝解神是她的工作,竟然让付丧神为自己担忧,实在太失格了。

 

果然自己作为审神者还是不够成熟稳重啊……八百比丘尼闭上眼睛,避开三日月的视线说:“抱歉,是我太夸张了……我们去找安倍晴明吧,想来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而且灵力方面我也未必会输……”

 

话音刚落,她就感受到一只手抚上自己的头,令人温暖的温度从对方的指尖染上她的发丝,传递到她的心里。八百比丘尼睁眼,三日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她的面前。

 

三日月宗近摸了摸审神者的头,无奈地说:“我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希望主上能多依靠我一些……嘛,果然我不适合说这种话吗?”

 

“唉?”审神者看着三日月俊美的脸庞,不禁觉得脸颊有些发热。

啊啊啊,明明平时还自称是老人家,世界上哪有这么帅的老人啊!太犯规了!

 

“哈哈哈,一直很想试着说这样的台词呢。”三日月眨眨眼,突然低头贴近审神者的脸,他用惋惜的语气说:“哎呀,这个表情太可惜了。要快点把主上原本的身体找回来才行,不然有点下不去手啊。”

 

“什么叫‘下不去手’?你是对我的身体想干什么啊!”八百比丘尼吐槽,她黑线地推开三日月过分靠近的脸,让那点暧昧的气氛荡然无存。

 

“啧啧啧。”在一边看了许久的凤凰火咂舌,一脸贵圈真乱的表情。她看了看树林的方向,发现有一行人正在往这边走,那群人里其中一个就是被她拜托了的安倍晴明。她对着八百比丘尼说:“就算你不想走也不行,阴阳师已经来了,你看。”

 

八百比丘尼顺着凤凰火伸出的手一看,果然远处出现了两个人影,仔细看是一个穿着狩衣的青年和一个拿着伞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身边还跟着一只狐狸。

 

八百比丘尼表示自己还没做好见传说中的阴阳师的心里准备呢!结果凤凰火挥手就是一团火球向阴阳师所站的地方扔去,吓了八百比丘尼一跳!

 

“你到底是想让我们跟着安倍晴明走,还是想杀了他啊!”

 

凤凰火闻言嫌弃到:“放心好了,死不了。阴阳师身边的小鬼气息和你一样,一点生气也没有,讨厌的很。我只是想让他自己一个人过来。”

 

果然,那个青年对着同伴说了什么的样子,一个人离开林子的边缘,往这里走来了。

 

破败又阴森的神社并没有对安倍晴明造成什么不良的影响,他司空见惯的样子快速向神社走去。才一会儿,他就已经站在了最外围的鸟居前了。

安倍晴明一眼就看见了叫他来的凤凰火。他发现神社外还站着两个陌生的人,一位是长相秀丽的女性,还有一位……安倍晴明定神,他很快看出那位头戴流苏面容精致的男子并不是人类,当是什么器物的化灵,也就是所谓的“付丧神”。

 

“终于来了,阴阳师。”凤凰火指向八百比丘尼说:“麻烦你快点把这个家伙带走。”

 

安倍晴明看起来熟稔地和凤凰火打了声招呼,而后他看向八百比丘尼说:“我听闻这里有一位占卜师,还以为是某个妖魔鬼怪,没想到是个美丽的女性……这林子里散发出来的阴气,是因为你吗?”

 

“啊?不是,我可什么都没做。”审神者摊手表示这锅她不背。

 

倒是凤凰火对这件事情的始末十分清楚,包括知道真正的八百比丘尼为了结束自己太过漫长的生命而和审神者做了交易。

但是她并没有对安倍晴明解释的义务,不是么?

于是她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树林里的阴气是一个浑身散发出冷气、皮肤冰凉的女妖做的,不过事情已经被这个占卜师解决了,阴气过一阵子就会散去,你只要把她带走就好。”

 

凤凰火说话的时候看了看八百比丘尼,显然是说八百比丘尼搞定了阴界裂缝的事。但是审神者并没有封印过阴界裂缝,也就是说是真正的八百比丘尼在把身体借给审神者之前封印了阴气的源头。

 

“原来如此”安倍晴明点头,他问八百比丘尼:“那么既然事情已经解决了,你又为什么不愿离开这里?”

 

“呃……”一想到自己大概要请求对方收留三日月和自己这个来路不明的人,八百比丘尼觉得自己的尴尬症都要犯了。

这种事对着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男性怎么说的出口啊?可是其他一起出阵的人没找齐,也不知道在这个时空的哪里,她的身体也是不知道被时空乱流卷到哪里去了,这种情况让她不能冒然回到本丸去。

必须留在这里!

 

这么一想八百比丘尼淡定了许多,她说:“我……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如果晴明先生能给我们一个栖身之所,我们就离开这里。”

 

“我不记得我有告诉过你我的名字……”安倍晴明敲了敲手中的蝙蝠扇说:“占卜师原来是这个意思啊,真是厉害。好吧,如果你们没有容身之处就到我这里来吧。”

 

不,你的名字其实是凤凰火告诉我的。八百比丘尼心想,不过她还是明智的没有把话说出口。

还是让这个误会延续下去比较好,她想,既然安倍晴明能接受像凤凰火这样的妖怪的请求,大概人(妖?)缘不错吧,说不定会有其他人所在的线索呢……



——————————————



灵感来自刀剑乱舞舞台剧: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276639/

#是我没考虑周到,稍微修改了一下文章。 原谅我的艾特@乐知天命 

#在此再次备注一下,婶婶对日本史完全不了解,就是知道安倍晴明是个有名的阴阳师而已。她连三日月宗近是平安年间打造的都不知道(x_x)

评论(4)

热度(44)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