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6

*搞事情,肝疼 01 07


*黑泥一样的梦境警告


――――――――――


后来当神季带着被时之政府改装过的平板如约到了秋丸,一眼就看见一个陌生的家伙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坐在萧条的庭院里。


因为神季至今只锻造出过一把枪,那就是一本正经的蜻蛉切。所以虽然有听说过其它枪的名号,却没见过实体,自然认不出这个穿绿色外套的青年是谁。


空巢老人.御手杵抱着狐之助,头上还夸张地挂橘色表示疲劳的囧字脸。他扛着自己20多公斤的本体一个人把整个本丸都翻了一边,唯一找到的沟通对象竟然是自称审神者式神的狐之助!所以当他看到神季的时候,忍不住流下一滴心酸的眼泪。


他难过地说:“我是三名枪之一,名字是御手杵。枪身比其他二位枪要大,虽然很重,但突刺机能针对性特化过……使用细长的像手杵的枪套,因此得名。居然被这样冷待,是被讨厌了吗……”


神季嘴角抽搐,发生了什么事,才几个小时不见,这个本丸到底怎么了?!


她还没感叹出一句词不达意的“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不知道到哪里去浪了的陆奥守吉行他们突然出现在了本丸。神季一看,一个个最轻也是中伤。不仅如此,还都是疲劳过度的样子,红脸漂浮在半空中,和气球似的。


后来的事真是……不提也罢!


神季就读的大学也是个画风清奇的学校,竟然把年后开学的日期定在了2月14号。


科科,没错,就是情人节。


然而任何有关情人节该擦出的耽美或言情向的火花,都不用指望神季能在自家本丸看见了。也不知道自己手下的两个本丸到底达成了什么共识,居然都打着“多交朋友”的名号强烈要求她住进大学宿舍。


大学宿舍拥挤的四人间能和本丸里宽敞舒适的审神者专用房比吗?不能!


神季拼死抵抗,打算舌战群儒怼他们个哑口无言,结果没说两句自己就先哑火了。


“那么主上打算在有、限、的课余时间回哪个本丸呢?”


“……”


是啊,说起来从放学到睡觉之间也就几小时,她还有一大堆学术报告要写呢……


为什么总觉得这个问句这么像正室质问花心丈夫是不是要去小妾那里过夜嘞?


最后神季还是老老实实交了住宿费开始了大学的住校生活,甚好甚好(笑)


三日月宗近是神季获得的第一位5花刀。大概是马上就要开学的缘故,欧气比较足,在秋丸和春丸两次锻刀分别得到了太郎太刀和三日月宗近。


神季对日本史说不上多了解,但是一般讲到天下五剑难道不是应该联想到数珠丸恒次那样具有佛性的太刀么?这个身高像萤丸一样的三日月宗近是怎么一回事!


什么什么?


天下五剑中唯一的短刀??


还是五剑中最美的???


神季盯着三日月豆丁看了半响,幽幽地对长谷部(春)说:“长谷部,给本宫连同壁橱一起斩了这个刀匠。”


长谷部拔刀:“虽然与你无怨无仇,但这是主命。受死吧!”


一时间血光四溅,黑暗的灵力如同漩涡把神季和长谷部包围……


“啊——”神季猛地坐起身,入目的是与日式建筑格格不入的现代化家具。心脏还在剧烈跳动,她深呼吸了一下呢喃:“这里是……秋丸?太好了,是梦啊……”


居然梦到短刀一样的三日月和暗堕,果然小说不能乱看啊!还有那个壁橱是什么鬼,壁橱这种东西不都是镶嵌在墙壁上的么,算了算了,和梦讲什么逻辑。


“嗯嗯~熬夜看小说可不好呢。”说话的人用深蓝色的衣袖遮住弯起的嘴角,明显是听见了某婶不小心溢出口的脑坑。


神季被这华丽的声线一震,顿时清醒。全世界只有一把刀能把她淘宝328大洋的学习桌坐出真皮沙发的感觉。她瞪大眼睛脱口就是一句:“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是该在春丸么!


“哈哈哈,不必这么吃惊,我只是作为近侍来贴身保护姬君呢。”三日月宗近(春)突然凑近,新月的纹样在他的眼中若隐若现,他递出一叠装订好了的工作报告说:“给,请收好。”


这个家伙在若无其事的瞎说什么噢,还“姬君”?不就是送报告书吗,能不能不要耍流氓→_→


神季现在的状况和父母分居闹离婚,被法院判给不靠谱的爸爸的未成年小鬼一样。毫无规律的在爸爸家住几天,又在担心的妈妈家住几天……不对,她本来就是父母离异。


三日月俊美的脸就在神季眼前几厘米处,她一点都没有感受到身为单身女性该有的心动,她面无表情不为所动地说:“爷爷,少看同人志,多吃脑白金。还有,离笑面青江的书柜远一点,拜托了。”


她大致扫了一下报告书,上面的内容无非就是有关战绩还有收入支出的。看着某项被重点标注的支出项目,她纳闷地问:“……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刀装用的比厕纸还快?!”


哦,原来是春丸的新选组和浦岛虎彻小天使想从减肥卫士那里捞出长曾祢虎彻啊!怪不得。


还没吃早饭的三日月(春)和神季一起在秋丸用餐。大家都对古董国宝级的三日月.隔壁丸.宗近十分友好,特别是粟田口家的短刀们一个个都把“照顾老人”的技能点满了。


结果吃饭的时候三日月不仅从春丸跑到神季的房间,还表示要跟着神季去上课!听得往嘴里塞厚蛋烧的博多藤四郎(秋)两眼发亮,早就听说主是学商的,如果能一起去不就能更好的了解现代的投资技巧了吗?


拗不过两只值周近侍小狗一样的眼神(故意的),神季只能带着他们去开学典礼,还好普通人眼中刀剑付丧神们和空气没什么区别。


三日月虽然被称为最美之刀,但实际上生活非常随意,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说是我行我素也不为过。没有可以坐的座位,他就在阶梯上席地而坐,还把博多抱在腿上。


位置靠近阶梯的神季深深被一大一小两个人萌到了,她偷偷拿出手机对着过道就是一通猛拍。


坐在神季边上的是她专业课的同桌,看不见付丧神的同桌君也不知道神季发什么疯,居然敢偷拍坐在过道尽头教导主任的照片?⊙_⊙


开学典礼向来都是陈词滥调,同桌君耐不住和神季讲起悄悄话天来。聊着聊着就提到了住宿的事,同桌君好奇地问神季平时住哪,神季也只好忽悠说自己一个人租在周边的学区房。


同桌君:……都认识一年了我才发现你就是传说中的土豪。


值得一提的是神季的本名并不叫神季,就像提到小锻冶就会想到小狐丸一般,“神季”这一称呼代表了她审神者的身份。认她为主,献上忠诚,归属于她麾下的刀剑们也只承认“神季”这一姓名。


既然知道真名也无用,作者我就不烧脑细胞给婶婶起名了,直接就叫xxx吧!



————————————


#感谢 @江湖煮沸 的建议,为了避免混乱,接下来会在来自不同本丸的刀剑相处时标出归属地哒⊙ω⊙


#打不出减肥没有激情,内容越写越短越来越无聊抱歉m(-_-)m


#我套着别人家江雪的公式出了三日月,如下:





评论(10)

热度(33)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