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5

*婶婶沉迷搞事  01 06


——————————


人仰马翻的,春丸。


神季稀里糊涂地发现自己大年回现世拜年,才几天的时间,回来就收获了一只没见过的藤四郎。


金发!眼镜!小短裤!还自带可爱的尾音💛


神季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想说些欢迎的话来。她脸上还带着土地上蹭来的灰,刘海也被摔没了,看起来有点搞笑。


“咳,我是神季,欢……嗷!”


话还没说完,神季就差点二度摔倒在地上,她被加州清光扑了个结实。


“太好了……主上你没事……”


“诶?”因为被抱着,神季只能看见加州略带凌乱的黑发和菱形的耳坠,她发出一个疑问音说:“加州,你是不是穿高跟鞋啦?怎么感觉比我还高?”


身为一个四舍五入一六七的婶婶,平时神季不仅能“鹤立鸡群”一众短刀胁差和萤丸,穿高跟鞋的时候还能故意低头俯瞰几把就矮了她一两厘米的打刀和狮子王。


站在一旁的长谷部难得没有向以往一样大喊“太失礼了”,然后撕开粘着神季的付丧神,而是悲喜交加地说:“您无事真是太好了……”


没听到加州清光炸毛的反驳,神季才反应过来她这是因为没有按时回到本丸被自家刀剑担心了。神季愧疚地回抱加州,安抚性地拍拍他的背。温热的泪水无声的落在神季的颈间,让她一愣。


“……别哭啦,会被大和守笑话的,而且哭了就不可爱了哟?”


“才、不会呢……反正,每次我换指甲油的时候,你都看不出区别……”加州的声音带着一点干涩和沙哑,听起来特别委屈。


话题到底是怎么扯到她的审美上的啊!神季无奈。她看向静静站着的长谷部说:“长谷部也要抱抱吗?”


“不,我就……”


“我要!”挖了一个晚上的地(弟?)终于回归的鲶尾藤四郎举手,强势打断长谷部的话:“只有加州和长谷部可以抱实在太不公平啦!”


鲶尾说完就推着骨喰藤四郎凑了过来,连没放开手的加州也一起抱住。


五虎退:“虽、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那个,我也要……”


秋田藤四郎:“诶……我也是!”


药研藤四郎:“不能输给弟弟们呢!”


“你!你们!都给我把手从主上身上拿开!”长谷部怒道,上前两步想把几个人分开,却被同样打算加入的厚藤四郎(冲力44)、博多藤四郎撞在了一起。


本丸其他留守的刀剑们听到动静,也纷纷赶到,欣慰的抱了过去。把神季团团围住,夹在一群人中间。


最后,竟然只有濯当番的大俱利伽罗远远地站着,他抱着湿漉漉的床单冷漠地说:“我可没打算和你们搞好关系。”


神季:……行行行你先把床单晾了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 ̄︿ ̄)


去远征的几队刀剑男士们最早也要傍晚才回来,承诺了傍晚要去秋丸的神季不得不放弃把本来想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的计划。


“好了好了,都把手松开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告诉你们。”神季说。


最外围的歌仙兼定率先松开手,他揉了揉肩膀说:“是和主上为什么回迟了有关吗?”


“是的,”神季点头:“本来想把大家聚在一起,开一个严肃的会议的。但是人不齐,不在的人只能拜托你们转告了。”


“噗。”烛台切光忠握拳放在嘴边笑:“居然能听见主上说‘严肃的会议’,太不可思议了!”


“……”神季盯着露出金色双眼的青年,面无表情地说:“帅哥你是谁?”


“……”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浦岛虎彻一只手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身来,全靠哥哥蜂须贺虎彻撑着。他大胆地伸手从烛台切的衣服口袋里抽出眼罩说:“主上主上!不用担心,烛台切先生的本体在这里!”


烛台切顿时被阴影和黑线包围,他生无可恋地说出负伤时的台词:“这下好了……不能保持帅气了……”


神季一看,原来纯黑的眼罩上不知怎么的印着一朵骚()包的樱花。也难怪烛台切愿意摘下来。


烛台切还在碎碎念:“啊啊……翻遍了所有的眼罩却找不到一个没有樱花的……就算拿黑布立马赶制一个新的出来,戴上的一瞬间也会出现图案,区别只有樱花的颜色和大小……”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的把早上本丸发生的怪事告诉神季。她看看加州的围巾,又看看歌仙的领口,这才想起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她自己!


原来狐之助说的“惊喜”就是这个!!


罪恶深重的婶婶干巴巴的解释,从自己重装了app型时空隧道到无意之下多了个本丸再到给本丸起名,连离开秋丸前和陆奥守吉行他们吃的茶点是什么都交代的一清二楚。听得畑当番的歌仙一手捏断了金属杆的铁锹。


他头爆青筋,一反常态的用了敬语,面带微笑地说:“这么说来您选了陆奥守吉行作为初始刀?您是对在下有什么不满么,嗯?”


(加州清光:重点不是这个吧!)


“不不不!”神季慌乱的解释说:“不是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


神季不由回想起陆奥守说过的那句话。因为害怕大家讨厌自己就选了介绍上性格爽朗的陆奥守什么的,神季为自己的自私感到羞愧。怎么也说不出实话,她随口瞎掰道:“你看,我从来没见过陆奥守所以就好奇……”


“呵,‘陆奥守’叫得这么亲切?”歌仙表情狰狞。


加州也是眼中冒着不服的火焰,他一挥手说:“主上!这辈子就别想在我们春.丸(重音)看见陆奥守吉行这把刀了!”


结果最后打破这个令人尴尬的气氛,表示接受这个事实的不是把主命在上挂在嘴边的长谷部,而是药研。


他弯起嘴角,说:“这么说来‘药研藤四郎’还是你的初锻刀啊。不管是哪个‘我’都能一开始就陪伴在你身边真是太好了,大将。”


“啊~太狡猾了,药研!”鲶尾说:“主上,‘鲶尾藤四郎’也一定会很快来到主上身边的!”


“可恶,被抢先了!”长谷部对此十分不甘心,他一只手放在胸前郑重地说:“我‘压切长谷部’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与您同在的,主上!”


神季看着话题就这么被转移了,歌仙也不再生气,大家被药研带头一个个都抢着对神季‘告白’。闹腾了一阵,刀剑们就在烛台切老妈子一样的提醒下去吃饭了。


路上,神季调整脚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音量轻声说:“谢谢你,药研。”


药研没有转头,只是眨眨眼表示听到,说:“要加油啊,大将。”


……


被众人遗忘的宝马的卢:(o´・ェ・`o)


————————————



#有句【脏话】我不得不讲!我特么打了一千两百次终于刷出了减肥喂屎!我表示我的全22级战队和大太已经等待许久了,我家平野藤四郎四舍五入一下都生生从一级练成四十级了!!!然鹅,什么都没有掉落!气!!!

#别跟我说他内番服没有口袋,看图:




评论(9)

热度(37)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