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4

*深夜发文,任性   01 05

 

*从没搞清过刀剑之间的称呼

 

*写不出修罗场的感觉

 

*加州清光严重ooc

 

————————————


 

—春丸—

 

经过粟田口们和本丸两把大太刀的轮番上阵,总算在中午前抵达了大阪城地下的终点。

 

药研拨了拨被汗水浸湿了刘海,轻轻呼出一口气,总算结束了。他们身为付丧神,睡觉和饮食都不是必须的,只要用灵力维系着他们的审神者神季还在,他们就能不眠不休一直战斗下去。但是这一年半在本丸养成的作息习惯哪里是那么好改的呢?虽然身体感觉不到疲惫,但是内心还是觉得是时候好好睡上一觉了。

 

审神者神季一直觉得自己是个非审,所以自从本丸走上小康,神季就不怎么自己锻刀了。如果时之政府颁布了锻刀令或者为了调动审神者们的积极性举办限时锻刀的活动,神季就把锻刀的任务交给当周值日近侍的刀剑。药研还记得有一段时间,因为时之政府的缘故四花太刀的锻刀成功率直线上涨,当时正好是鲶尾藤四郎当近侍。在鲶尾的请求下神季花了许多小判为他们买了一大叠御札,还扩了一个锻刀位好满足粟田口们轮番上阵锻刀的愿望。

 

结果他们试了各种锻刀玄学却没有迎来期待已久的一期哥,反而为本丸添了一把四花大太刀。看着大家沮丧的脸,药研还没想好该怎么安慰他们,大将就招招手把粟田口们叫到身边给了他们每人一个大大的拥抱,还揉他们的头发,弄得连一贯面无表情的骨喰藤四郎都脸红了。那时候药研就觉得,虽然见不到一期哥很遗憾,但是能和大家一起,能遇到大将真是太好了。

 

收拾收拾一路上捡来的一大堆小判和各种资源,深入大阪城地下的一号队伍带着博多藤四郎终于在午饭前回到了本丸。

 

时间回到早上八点多。

 

目送着大和守安定他们离开的加州清光百无聊赖的戳着手机,要给神季看的她不在时的工作报告早就被压切长谷部那个工作狂准备好了。今天刚才吃饭的时候,长谷部就一脸阴郁的把他写好的报告转交给加州。没办法,谁让他不幸的轮到主上不在的时候执勤近侍呢~( * ̄▽ ̄)

 

为了能让本丸的一切都仅仅有条,本来只被粗略分为三类的内番被细细划分成了许多种。而加州清光作为近侍,明面上只有一个任务,那就是协助神季的审神者工作。所以在这种见不到主上的情况下,加州一时也无事可干。

 

神季虽然被2205年的时之政府招揽,但她本身生活的年代是快两百年前的21世纪。神季大学的专业是学的商科,她也自信自己在投资上还算小有心得。时之政府给审神者们的薪酬十分丰厚,一般本丸也能自给自足,但也绝对达不到家世普通的婶婶们能做到神季这样——才一年多,本丸虽不是人人都有手机这类高科技产品,但有的刀剑也绝对不少。毕竟本丸有那么多刀男神们要养不是?

 

然而加州他们的电子产品并不像时之政府特地为审神者们定制的那些一样拥有跨越时空的功能,他们的网络和信号只在时之政府建设的网路下通行。信号能在各个本丸与合战场间传递,却无法传达到现世。

不然神季也不至于一声不吭傻乎乎地就卸载了app,也没有联系加州他们,让他们不用担心。

加州清光皱眉,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八点半了,记忆中主上从来没有迟到超过20分钟。难道是发生什么事了?稍微有点担心呐,还是去现世看看吧。

 

这么想着的加州按动传送装置的按钮,他等了一会儿却发现传送装置一点反应也没有。

 

“怎么回事?”加州吃惊道。若是本丸的传送装置出了问题,不仅还在现世的审神者回不来,连尚在出阵和远征中的刀剑们也会被困在历史的洪流之中。

来来去去又试了几遍,加州确定自己确实不能到达现世,顿时就慌了。他反复告诉自己要冷静,冷汗却划过脸颊落在地上。他突然想到这样的情况还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身为审神者的神季出现了意外,使得联结现世与本丸的通路被摧毁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还觉得这件事的发生和本丸大家服饰的改变也有着不小的关系。加州甩甩头,想把这些不详的想法扔出脑袋。他突然想到,如果他不能用传送装置去到“历史”中,不就能证明主上没事了吗?

这么一想,他顿时冷静了不少,只是手指还在微微颤抖。他的练度(等级)虽然不算低,但是一个人前往池田屋这样危机重重的地方也是万万不可的。他干脆把目标定在了溯行军普遍弱小的维新-函馆。

当他按下表示完成的按钮时,金光顿时包围了他,一瞬间他就到达了他并不陌生的小树林。加州恍惚地站在代表了戊辰战争的土地上,远远望去还能看见若隐若现的宇都宫。

宛如被扔进了本丸冬景的池塘里,加州只觉得浑身恶寒,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本丸的。当他回过神来,后知后觉地发现腿都已经麻了。

 

“喂!加州!加州清光!”手里还抱着一篮筐马草的压切长谷部见怎么叫加州清光都没有反应,他不得不把马草放到一边好腾出手来使劲摇晃加州清光:“你没事吧?身为近侍这样太不像话了,快把眼泪擦擦。主上呢?”

 

加州这才发现他居然已经泪流满面,恐惧从心里涌上舌尖,他语无伦次地说到:“主上、主上她……长谷部,主上出事了!!”

 

“你说什么?!”压切长谷部抓着加州清光肩膀的手不禁用力,但他和加州清光都没有在意。他死死盯着眼前付丧神血红色的双眼说:“你把事情说清楚,究竟怎么回事!”

 

几分钟后了解了情况的长谷部,不得不头一次动用了鲶尾藤四郎和今剑他们因为好奇而装上的消防警报装置,将还留在本丸的刀剑们召集起来。一时间本丸里此起彼伏的响起呼喊狐之助的声音。

狐之助是时之镇府派来帮助审神者的式神,一般它只有被审神者呼唤时才会现身,时时刻刻关注着审神者和本丸状况的它只要还在本丸里,就代表了这个本丸一切良好,审神者也自然无事。而且刀剑们如果找到了狐之助,想必传送装置的问题也会迎刃而解。

 

但是谁又知道还待在本丸里的狐之助却又不在本丸里呢?比起已经稳定运行了一年多的春丸,自然是一切都还在起步中的秋丸更需要狐之助的注视。对于自家审神者给自己又揽了一个新本丸一无所知的刀剑们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整个事件都是大乌龙。

 

所以当队长药研藤四郎带着一群人从大阪城回来,就看见本该在本丸做马当番的压切长谷部和近侍加州清光表情像误杀了救命恩人的恶鬼(?)一样瞪向他们,他甚至觉得自己听见了有谁在喊狐之助。站在传送装置前的药研抽了抽嘴角,他刚想侧开身绕过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的留守二人组,就被不明物体撞了个七荤八素。

 

骑着马的神季也没想到会在穿回春丸的时候撞上什么人,她一下没拉住缰绳,就被的卢的急刹车抛下了马背。一时间在场的刀剑男士们都反应不及,害得神季摔了个狗啃泥、不得不撑起手臂吃力地抬头。这时她才发现一个带着眼镜的金发男孩穿着她熟悉的军装式短裤“噗”的笑了一声。

 

她听见他说:“哎呀,这还真是隆重。我的名字叫博多藤四郎,在博多被发现的所以叫博多的藤四郎!虽为短刀,却很有男子气!请多指教?”

————————

#好友嫌我家婶婶的名字一级难听,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在玩游戏的时候用了这个名字(掩面)。其实这个名字还是有由来的,佛家有法号“神秀”,于是就改了个字名“神季”……

#看了好多混合同人我也想写啊!私心加了加州的tag~

评论(3)

热度(34)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