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3

*请把婶婶当成空气  01 04
 

*从没搞清过刀剑之间的称呼

*玩刀剑不久各种bug私设有

――――――――――

―只有4把刀的落魄之地,秋丸―

 

啊啊啊啊!居然都已经快中午了啊!

 

不知不觉就聊起天的审神者神季生无可恋地看着手机,11:08 am。丢下一句抱歉,她拔腿就往马棚跑:“我明天,不,今天傍晚还会来的!小判在办公室的柜子里,有什么事用传送装置就能找到我,出阵远征锻刀你们想干什么都可以我我我来不及了冲啊啊啊的卢!!!”

 

还没等刀剑男士们说出一个“等等”,一道金光一闪他们不靠谱的审神者就连人带马的消失了,徒留空气中扬起的尘土。

 

“啊……走掉了……”

 

陆奥守吉行抓抓头发无奈地说:“主真是一个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啊,风风火火的。接下来干什么好呢,这个时间点,吃午饭?”

 

刚吃过茶点,几个人都纷纷摇头表示不饿。

 

“既然这样我们就去大阪城地下吧。”药研藤四郎推推眼镜,展开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海报。

 

海报被一条斜线分成两个板块,一左一右分别是有关大阪城和限时锻刀的消息。

 

“博多……藤四郎?”今剑读道。

 

石切丸点点头说:“原来如此,这个博多藤四郎是你的兄弟吧?”

 

药研藤四郎闻言弯下腰郑重地说:“是的,还要麻烦大家帮忙了。粟田口兄弟众多,我……”

 

话还没说完一只手就拍上少年模样的付丧神的背,陆奥守吉行哈哈笑着说:“嘛,不用这么见外啦!”

 

说着陆奥守吉行还竖起大拇指:“找弟弟这件事就放心的包在我们身上吧!”

 

“没错没错!”今剑举手复议。

 

倒是石切丸沉默了一会儿,看向配枪的打刀青年说:“陆奥守先生你怎么知道是……弟弟?”

 

“嗯?看这纸上的‘画像’应该比药研矮啊,比较高的是哥哥吧?”

 

“唉——”时至2205年已经一千多岁的真.老爷爷.今剑抽出药研手中海报说:“才不是这样看的呢,身高应该和本体的长度有关。”

 

石切丸一脸纠结,显然陷入了名为强迫症的怪圈,他锲而不舍地追问:“所以到底是哥哥还是弟弟?”

 

这个问题可把药研藤四郎难倒了,他们藤四郎都是同一时代藤四郎吉光打造的短刀,按理说应该按照锻造的时间先后分长幼。但是时光早就模糊了过去的记忆,回忆里印象最深的竟然是本能寺之变的无尽火光。

 

这么久远的事早就说不清了,只是药研成熟的性格让他希望自己能好好照顾其它短刀兄弟们。他犹豫地开口:“大概是,弟弟吧?”

 

一旁的今剑还在看海报上的消息,突然他将目光挪向一边。

 

“你们快看,上面还有写这个‘限时锻刀日本号’。”今剑说着一只手向上举起海报让所有人都看见,另一只手戳着海报的右侧,他用兴奋的语调说:“这个看起来也很有趣,我们试试吧?”

 

陆奥守想到什么似的,拿出被塞进衣服里的手帐。他翻了翻审神者留下的手写笔记说:“嗯……上面写出阵最好是6个人一队。哟西!我们就先来锻刀凑齐6个人了以后再去大阪城吧!”

 

想法是好,现实却如此残酷――本丸的资源不够了。

 

锻刀室的豆豆眼刀匠还没有药研的膝盖高,看起来像果冻一样,让人很难想象他能打造出身材高大的大太刀甚至是薙刀来。听到刀剑们想要锻刀,他点了点玉钢和砥石的数目细声细气地说:“十分抱歉,各位大人,剩下的砥石只能用来锻造一把胁差或短刀了。”

 

没错,这就是新生本丸不得不面临的尴尬,眼看限锻活动都开始了却没有材料赌刀-_-||

 

商量了一番,还是决定打造短刀,剩下的材料再搓一些刀装出来。根据刀匠的说法,本丸里的水和木料就能充当冷却材料和木材,唯一的缺点就是用来制作刀装时的失败率会高一点点。于是他们就分头去流经本丸河里捞水,还砍了棵被冬天冻死了的树。

 

劈柴这种事毫无疑问的落到了看起来身材高大的石切丸身上。神刀换上内番服抡起斧子,还应景的“喝”了一声,结果一不小心用力过度,连摆放木头的树桩都给切成了两半……总之,等药研能用这些木头搓球球的时候,石切丸已经成了这样:

 

【石切丸】(大太刀)LV.2 → LV.10

→_→

如果此时神季在场,一定会被这场景心酸到,拍拍胸口表示婶婶在另一个本丸有的是钱!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她已经不是一年前那个要死赞资源才能给本丸通电上暖的穷审了,哼哼~

新锻出的短刀也是药研藤四郎熟悉的存在,粟田口派的短刀五虎退。

“那个……我是五虎退,是送给谦信公的礼物……啊、你难道是药研哥哥?”抱着小老虎的五虎退看起来有些胆小,但他看向药研眼睛和他怀里的老虎一样闪闪发亮。

手里还捧着一堆黑黑绿绿的刀装的非洲药研没想到这么快就能遇到自己的兄弟之一,心情顿时从糟心变成了高兴。

药研把黑乎乎的刀装失败品反手扔进刚锻完刀还在燃烧的火炉,欧度不够,数量来凑。出阵的时候背个包把这些中级刀装都带上好了,坏一个扔一个。

紫眸少年脸上浮现喜悦的表情,他微笑说:“我是药研藤四郎,是在战场长大的刀。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五虎退。”

五虎退:为、为什么,总觉得药研哥哥的表情……好可怕QAQ

药研解释了一下本丸的现状,就带着五虎退往传送装置走。他们约好了时间差不多就在那里集合。

大概是同属于一个审神者的缘故,秋丸的布局和春丸差不多,穿送装置的所在地一面对着一个不知道供奉着谁的神龛,一面是一间多用的部屋,另外两面则被从不同地方延伸来的走廊围上。这也是为什么神季对秋丸的一切如此熟悉。

当药研和五虎退到达的时候,三条派的两位正不自然的坐在走廊上,脸上还拍了粉惨白惨白的,姿势看着正在喝茶。

而陆奥守吉行则站在一个不知道是什么的架子(机械?)后面,对着面带僵掉了的微笑的两人说:“马上就拍好了,再坚持一下!”

“你们这是在干嘛?”

“药研,来得正好,我去了趟万屋买了这个给你!”说着陆奥守抛来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砸进药研的怀里,是医疗箱。

陆奥守看见药研身后站着一个没见过的孩子,那孩子周围还跟着几只小小的老虎,他便抬手打招呼:“哟~新人吗?”

“啊、是!”五虎退战战兢兢地说:“我、我是五虎退,是栗田口吉光打造的短刀……真的没有打过老虎……对、对不起。”

“嘛,不用这么紧张……以后就是同伴了,要好好相处啊。”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队,长。”药研咬字。

陆奥守只能在石切丸和今剑风干牛肉一般硬帮帮的坐姿下解释他的万屋游经历,还有这个叫做照像机(古董版)的东西。

过了好一会儿,照相机才“滴滴”了两声,表示拍照结束。陆奥守把照相机搬进部屋,说是等出阵回来他“洗”一下照片就大功告成了。

等今剑和石切丸擦完脸,几个人套上刀装就前往大阪城了。走的时候陆奥守突然看了一眼周围,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

这时候出阵的大家还不知道,钱包里装着许多神季留下的小判的近侍刀其实和某把四花太刀一样有搞事的天赋。万屋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不仅有卖各种奇奇怪怪跨越时代的产品,还有能保护刀剑们的御守,自然也有卖锻刀用的材料。

陆奥守照着神季留下的手帐,用了枪的锻刀公式把资源留给刀匠,还有他一起买来的御札.富。结果他拍起照来就把这事儿给忘了。

三小时后,御手杵一脸懵逼的站在锻冶所里。豆子一样的刀匠也不知道跑哪休息去了。整个本丸空无一人(刀),2月还带着寒气的风冷冷地胡乱拍打在御手杵的脸上。

喵???

我在哪?我是谁?

――――――――――

错字已改,求留言TUT

攒了两天的材料全部拿来赌刀,用了所有的新手御札,出了御手杵,科科

评论(6)

热度(42)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