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在两个本丸兼职(黑历史)02

*前一篇的bug已改 01 03

 

 

*手里有两个本丸的修罗场

*从没搞清过刀剑之间的称呼

*玩刀剑不久各种bug私设多

――――――――

另一边,春丸。

今天轮到烛台切光忠和笑面青江做饭。

说是“轮到”,实际上本丸会做饭的也就那么几个,一般都是那几个人内部轮流再加一个不会添乱的打下手。所以哪怕笑面青江自诩有着薙切绘里奈一样的神之舌,也掩盖不了他就是拿来洗菜切葱的……

然而今天起的最早的并不是两个要煮早饭的,而是加州清光。

早上闹钟还没响,加州清光就醒了。这周开始终于轮到自己当近侍的加州清光昨天晚上九点就躺下去睡了,力求第二天精神饱满的起来,给审神者一个好印象。

看看时间,居然才5点多,太早了!这个时间连烛台切都还没起床呢。

躺在旁边的大和守安定睡得很沉,难得没有说梦话又或者滚到被褥外去。加州清光老妈子似的伸手把大和守安定的被子往上扯了扯,确认被子没有透风后加州清光又闭上眼睛躺了两秒,睡意全无,还是起吧。

刷牙洗脸完毕,他又把指甲油卸了重新涂了一次,小声道:“唉,要是主上能早点来就好了……”

加州清光当然知道这样撒娇似的抱怨也没什么用,他无意增加审神者的负担,只是单纯地希望主上能快点到本丸来。他们的审神者还是个在读的大学生,却已经在本丸工作一年多了。

据说是高中毕业想趁大学开学前打个零工,赚点零花钱,没想到一不小心就走上了审神者这条没有退休期黑路。好在特别忙碌的也就一开始的那段时期,在所有人的努力之下,总算达成了现世和本丸之间的平衡。

努力的成果就是写出了一个半本汉语词典那么厚的、超详细的本丸指导手册《刀剑男士的本丸指南》……

神季的双亲离异,虽然还一起承担着她大学毕业前的学费和生活费,却也各自组建新的家庭。所以她也就假期时抽几天时间去看望自己的父母,大部分时间就住在本丸。开学后更是连大学的住宿费都免了,同学回宿舍她从手机穿回本丸→_→

最近也是这样,新年刚过不久,神季就回现世拜年了。和刀剑们约好今天早上八点回本丸,她不在的时候如果有什么紧急状况,值日的近侍可以通过本丸的传送装置到现世来找她。出口被她和手机里的时空隧道app绑定在了一起,谁知道她一个卸载重装,就把时空隧道也给刷新了呢?

距离早餐还有一段时间。

加州走到被用来吃饭的宴会厅,当然,不是为了早餐贡献自己和零没有什么区别的厨艺,而是为了被挂在宴会厅的公告板。把要值周内番的刀剑男士们的名字写在公告板上也是近侍的任务之一。他在写完一长串名字后,在最前面签上自己的大名。

“哟,加州君,起的真早。”烛台切抱着一筐食材经过。

“早上好——”加州边说边往自己的名字边上画装饰。

加州清光对可爱的执着今天也一如既往、无懈可击。

对加州清光来说,努力把自己变得可爱不只是想要因此得到主上的喜爱,更多的还是一种习惯,因为加州清光很清楚自己的主上天生就有无视萌点的本事。

过了一会儿笑面青江也来了,还搀扶着一脸菜色的鸣狐。他把鸣狐按在座位上,和加州清光打了声招呼就去厨房帮忙了。

加州清光看着鸣狐头上飘着的橘色囧表情,抽了抽嘴角:“怎么回事?”

鸣狐肩膀上的小狐狸也是青着脸,它说:“鸣狐昨天深夜被药研他们拉去大阪城地下了,今天早上才回来呢!”

“好想吐……”鸣狐捂嘴。

“药研他们人呢,主上马上就要会来了,我作为近侍可不能让她对着你们一个个疲劳过度的脸。”

小狐狸说:“刚才拿了幕内便当又走了,说是找到博多就回来,主公要是回来了让她不用担心。”

加州清光无奈,他想了想去厨房拿了些仙人团子递给鸣狐。

“先吃点团子休息一下吧,别吃太多,马上就要开饭了。”

“哎呀哎呀,真是太感谢了~”

过了这个插曲,本丸的安宁却还远远没有开始。等大家都陆陆续续吃过早餐,时间已经快八点了,加州清光也准备往传送装置的方向走。还没等他走到目的地,就传来一声高呼。

蜂须贺虎彻和歌仙兼定的房间离传送装置很近。

“是谁干的恶作剧!!!”蜂须贺虎彻生气地举起自己金灿灿的出阵服。

一旁的歌仙兼定左看看右看看,愣是没看出蜂须贺说的恶作剧说的是什么。

“这里,看这里!”

歌仙眯起眼睛看向蜂须贺手指的地方,出阵服的领子上有一朵金色的樱花印花。他看了半响,艰难地说:“然后呢?”

“我可不记得自己的衣服上有这种图案!”蜂须贺皱起眉,表情严肃地看向穿着内番服的歌仙说:“歌仙你也是,难道没发现自己的衣服也被动过手脚了吗?”

歌仙低头,这才发现自己白色的领口上不知怎么也多了一朵樱花,不是蜂须贺那种和周围相同色系的颜色,是显眼的粉色。他说:“……真是奇怪,我很确定我今天早上穿衣服的时候还没有这个。”

“等我找出是谁做的,非要罚他抄《刀剑男士的本丸指南》一百遍不可!!”

因为要去远征,乱藤四郎没有跟药研他们一起去挖地(挖弟),他路过蜂须贺的房间,听到声响忍不住推开们朝里面看去。他一眼就看见了歌仙的樱花,羡慕地说:“虽然不知道是谁做的,但是挺可爱的,有什么不好?”

蜂须贺虎彻:“一点都不好,这关系到我身为真品的尊严!”

乱选择性无视了蜂须贺的话,他问:“歌仙先生你会缝衣服吗?能不能帮我在帽子上绣一朵出来?”

蜂须贺无力地说:“问这个问题之前,你先好好看看自己的帽子吧。”

乱拿下自己戴在头上的帽子一看,果然顶端多了一朵灰粉色的樱花,他撇撇嘴:“欸~居然在最上面,我比较想要它出现在帽子的后侧嘛!”

歌仙握拳抵在下巴上,思考了片刻说:“莫非大家在不知不觉中都被恶作剧了,从早上起床到现在这么短短一段时间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乱说:“那么寻找真相的任务就拜托啦,一起远征的大家该等急了,我先走咯~”

另一边,加州坐在传送装置对面的走廊上发呆,看着远征的各位在装置前集合。他估了一下时间,大概有八点十分了吧,主上在做什么呢?该不会是赖床了吧,居然又迟到。

“乱呢?”和泉守兼定问。

“刚才还在一起的,兼先生。”堀川国广回答。

“我在这里!抱歉抱歉,久等啦~”乱匆匆忙忙跑到他们那边,喘了口气,他看看新选组的几人,又看了看因为当近侍的关系没有远征的加州清光说:“哎呀,看来大家也是这样啊!”

“?”

乱提醒:“加州先生,你的围巾变了哦!”

果然,加州清光素色的围巾两端分别多出了一列整齐的白色樱花图案。乱简单的说了蜂须贺和歌仙的对话,大家才发现自己衣服的不同。

“好了各位,”担任队长的和泉守拍了拍手说:“我们该走了,有什么问题回来再讨论吧!”

大和守安定把自己拉到前面来看图案的围巾又戴回原来的位置,他对加州挥挥手说:“清光,我们走了,等主上来了你记得把这件事告诉她哦。”

“好好,你们快去吧,路上小心!”

————————

放一张贴吧扒来的图

评论(9)

热度(47)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