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Noting in the world is single;
All things by a law divine.
In ine spirit meet and mingle;
Without doubt including Yuki and Momo.

【i7/千百】魔法协奏曲

*哈利波特趴,称呼直接写桑(さん)、君(くん)和酱(ちゃん)

*七年级蛇院千x六年级狮院百

*被打脸了,《Re:member》啊……



“我已经决定了。”

斯莱特林的院长又劝了几句,可惜千态度坚决,固执地回绝了包括留校就职和进入魔法部工作的邀请。

见他如此“冥顽不灵”,斯莱特林院长恨铁不成钢含怒道:“你可是斯莱特林最优秀的学生,从一年级开始一直都是年级第一,曾经的级长现在的男学生会主席!就算你不为斯莱特林的立场考虑你也应该为自己好好想想!歌手这种不体面的工作,你怎么可以——”

男学生会主席抬头看了斯莱特林院长一眼,冰冷的视线硬生生将斯莱特林院长的话堵在喉咙中:“别人怎么想与我无关,而且我也马上不是主席了。”

“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斯莱特林院长气得呼吸不畅,他不顾形象指着千吼道:“是那个六年级的格兰芬多干的好事吧,大神万理都毕业了还来纠缠你!

“当初你和大神在学校里唱唱跳跳我没多说什么,但现在不一样,这是关系到终身的就业问题,不是万圣节那种随便什么人都可以三流的舞会!

“跟在校生活不同,社会是残酷的。你以为等你出道后还会有人理你吗?所有人都会认为你是斯莱特林的笑柄!”

“哈?”千难以抑制地驳斥:“只有你们会这么想吧!我的人生不需要你们指手画脚,‘纯血的尊荣’这种可笑东西怎样都无所谓!”

“折笠千斗,我可是为你好!”

嘭!!

办公室的门被用力甩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门上的画像里的贵族男人原本正在柔软舒适的靠椅上阅读书籍,被千这么一摔门,顿时从椅子上掉了下来。

贵族男生气地瞪着千一眼道:“真是太没有教养了!”

千根本没有理会他,无视画像的抱怨快步走远了。

还有两个月就是N.E.W.T.考试,毕业季即将到来。但是现在千觉得自己在这压抑的地方已经待够了,一秒都不想再继续下去了,让N.E.W.T.考试见鬼去吧!

黑色的巫师袍在身后翻飞,划过一道令人浮想联翩的弧度,再配上千绝美的脸和男主席的身份,一路上无论男女都忍不住将视线往他身上抛。

千小的时候倒还好,差不多从五年级开始,情况就越来越严重。

已经毕业的万非常有遇见性的说过,千将来十有八九会成为在街上走三步就造成交通堵塞的人。

学生会主席的工作和七年级的课业异常繁重,在完成这些的基础上千还在写曲子,每天的睡眠严重不足。七年级生固定的就业咨询后,更是导致他原本姑且还算温和的“话中带刺”的模式完全消散在地窖潮湿的空气中,直接升级到了“人际关系交流障碍”的终极状态。

斯莱特林的级长花卷堇抱着一堆从图书馆借来的资料,正打算回宿舍。她看见从对面走出来的千眼睛一亮,抬腿走了过去,故意挡在千的面前。

“千!”她眨眨眼睛,露出一个可爱的表情,软软地说:“这些书好重,你帮我拿一下嘛!”

千往左走了一步,想躲开她。花卷堇哪里会让他得逞,立马跟着挪动。

千被迫停下脚步,他看着花卷堇期待的脸冷淡地说道:“你是谁?”

“诶?”花卷堇被这个和预料相反的话冻的僵在那里。

听到他们对话的其他学生忍不住发出的笑声。整个霍格沃茨没人不知道男学生会主席从来不记别人的名字,迷弟迷妹们也抖m一般爱着千的这一点,并对不自量力上前搭讪的无知者报以无情的嘲笑。

“千你真是的,至少学院级长的名字要好好记住啊~”

开朗的声音传来。

百手里拿着“光轮”系列的飞天扫帚,身上还穿着防护的道具,一看就是刚从魁地奇场出来。他为尴尬的花卷堇解围道:“这位是花卷堇,小花卷是斯莱特林的女级长哦!”

千重新看了花卷堇一眼道:“是吗?和百一样都是级长啊。”

百说:“没错~不(哪)过(里)我(有)是(敏)从(感)五(词)年(了)级(啊)开(冤)始(死)连(我)任(咯)级长的,斯莱特林去年的女级长毕业了,小花卷是这一学年选上的。”

“这样啊。”

 

“是、是的。千我……”花卷堇企图再说些什么。

 

这时百将手里的飞天扫帚塞进千的手里,主动上前对花卷堇说:“书很重吧?小花卷要去哪里,我帮你拿!”

 

“不用了!”花卷避开百说:“我想要千……”帮我拿!

 

她话没说完被再次打断。

 

“她说不用,你就不要凑过去了。”千用空着的手拉过百的手臂道:“曲子的demo(样本)我做好了,要听吗?”

 

“当然要!”百开心地回应。他略带歉意地对花卷堇说:“不好意思啦小花卷,下次介绍超棒的甜品店给你,这次就先把千借我用一下哦。”

 

“可是!我还没——”

 

“百,走了。”

 

“拜拜啦,小花卷!”

 

千和百一个拐弯消失在花卷堇的视线中,没能达成目标的花卷堇烦躁地说:“多管闲事的格兰芬多!”

……

因为百要去放他的飞天扫帚和换下衣服,他们一起朝格兰芬多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路上百从千手中拿回扫帚,忽然说道:“呼……松了口气,要是小花卷真的同意让我帮忙,就不能在第一时间听到千的demo了。”

千说:“我才是松了口气……答应我,以后离斯莱特林那些乱七八糟的家伙远一点。”

“……做不到。”百几乎不会拒绝千的要求,现在他却罕见地反对了。他攥紧扫帚的把柄,指甲在木头上留下一排浅浅的坑。他尽量平静道:“不是一开始就说好了吗,要为以后的发展铺平人脉。”

“那种人脉不要也可以。”千皱眉说:“不如说不要反而更好,那些人只会看别人的家世和出身,仅仅因为血统就去否定一个人的优秀。就算百是真心想要和他们交往,他们也只会把百的好意随便丢弃在地上而已。”

百惊讶地转头,看向旁边人的脸。

说话的人似乎不擅长如此袒露心声,他说话的音量越来越轻:“我不想百被这么对待。”

“千……突然变得强硬起来,好帅……”百仿佛自动略过了千话中的意思,全身冒出被魅力迷到了的小花。

其实,百是知道的,可是他没有选择。他不像千,在拥有一身才华的同时具有良好的出身,也不像毕业的万先生那样有着非凡的智慧和清爽的气场。

他能为千、为Re:vale做到的只有这些微不足道的事情啊。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全力以赴,哪怕受伤也没关系,因为一切都是他的任性。

他想要千能自由的做想做的事,想要千能一直唱下去,想要所有人都能喜欢上千的歌。

“好好听我说!”

“Yu、Yuki?”

楼梯尽头就是胖夫人的画像,画像的后面是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和宿舍。

两人的身边时不时经过戴着金红色领带的学生,到了这个区域,虽然还是公共地段却也和格兰芬多的领地差不多了。格兰芬多们用敬畏的眼神朝自家的级长身上招呼。

听听斯莱特林气急败坏的声音!真不愧是他们格兰芬多的级长,连男学生会主席都敢惹!

狮子们一边误会一边悄悄离开现场,给千和百的“修罗场”清理出一块空白的空间。

千一把拽过百的衣领,将百错愕的神色装进他略带怒意的眼中。

“我很快就会毕业,到时候百要面对的斯莱特林就不是现在这种温和的版本了!最有可能成为新领头人的月云了是一个疯子,一不小心发生多么糟糕的事都有可能,你明白吗!?”

“安心安心,就算真的发生什么,桥到船头自然直啦!”

“百……!”

百安抚般抬手放在了千揪着衣领的手上。

“……是我让千担心了,抱歉。不过如果真的遇到危险我一定躲开的,‘唰’的一下,就像躲避游走球那样。”

千稍微冷静下来,他松开手里百的衣服,反手握住百的手指,像是寻求家长认同的孩子一样,追问道:“绝对不会被击中?”

“……哈哈,对。千从来没见过我被游走球打中吧,所以没问题的。”

千的手渐渐收紧,用力地快要到弄疼百的程度。他不自觉压低声音,说出的话既悲伤又愤怒。

“万毕业那年发生的事件,我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第一次听千说这番话,百的心里却想着,若是真有什么坏事发生,哪怕是让他消失他也要保护好千。

*

*

*

升上七年级后,百决定退出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校队。

开学的第一个周末,他在内部会议上这么对其他成员宣布,所有人都为这个坏消息陷入疯狂的哀嚎。他们一个接一个扑过去要给百离别的拥抱,到后来甚至抱了也不放开,连说要举办有史以来最盛大的“送别会”。

百艰难地伸出一只手,拍打围着他脖子的手臂:“快、快要……不能呼吸了……”

大家一致无视了他的反抗。

“百前辈你永远是最好的守门员!”

“没有你我们今年会输给拉文克劳的!”

“不要走!!”

艰难地将自己扒拉出这堆暴走的肌肉男女,百站到会议桌上。他拿着自己的那支“光轮”扫把当话筒,大家都看向他逐渐安静下来。

百把扫帚柄凑到嘴边说:“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战斗在前线的正式队员、守护着后方的替补队员、默默援助着队伍的后勤,还有很多很多在赛场上为我们加油呐喊的同学教授们,我们格兰芬多学院能连续3年拿到魁地奇杯,离不开每一个人的努力!”

“啪啪啪!”

百抬手示意鼓掌小声一些,他接着说道:“格兰芬多的队伍是最棒的队伍,我很荣幸在这样的队伍中留下了五年美好的回忆!谢谢你们!我相信在这之后,我们学院也会不停不停地夺冠,直到学校不得不为我们打造一座专属奖杯放进陈列室里!”

“噢噢噢!说得好!!”起哄声响起。

队里的女球员已经忍不住哭出声来。

“最后,momo酱还有一件事情要宣布。”百的表情罕见的严肃。

他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来,紧张地似乎能听见有轰鸣声在耳边。他略带不安地摩挲扫帚柄,然后放下举在嘴边的飞天扫帚,从左往右将魁地奇的队员们一个个看过去。所有人都不自觉屏住呼吸,注视着他。

“我……”一手握拳,百坚定地说:“我要在毕业后作为歌手出道。和上半年毕业的千桑一起,让Re:vale的名字重新出现在大家的眼前。”

“诶?”

“和那个斯莱特林?”

“……”

现场死一般静寂后,忽然爆发起来。

“不会吧?!!”

然后,小看了学院间仇视关系的百被糊了一脸的嘘声,充分体会到了传说中的塑料同学爱。

他抹了一把脸,擦掉喷到面前的抗议声,心里悄悄放松了些。还好还好,反对的程度比预想中要小,也没有人暴起把他按到地上揍或者把椅子砸到他身上之类的。

“太好了……”百叹了口气。

其他人怒道:“哪里好了啊!”

“喵哈哈哈,都冷静一点。”百摆摆手苦笑着说:“以前的万圣节派对上,大家不也说Re:vale的歌很好听吗?虽然Re:vale的另个一成员从帅气的万桑变成了不中用的我,但是Yuki是天才,作曲和唱歌都是一流的,长得又很帅,Re:vale一定会火的啦!”

“那是重点吗?还Yuki!对斯莱特林称呼的也太亲密了吧!!”

魁地奇球队的队长一言难尽地看着百说:“不是我们不想支持你,实在是……那可是斯莱特林的毒蛇啊?!你忘了去年毕业的那个拉文克劳被怎样对待了吗,和毒蛇混在一起是不会有好事发生的。”

“——然后呢?”深蓝色头发的男子兴致勃勃地追问。

霍格莫德村的三把扫帚酒吧还是老样子,人来人往生意火爆。

三个喝了大量增龄剂、顶着令人陌生的中老年大叔脸的家伙围在靠近门口的位置上,人手一杯招牌的黄油啤酒聊起百还是学生时期的话题。千和百出道两年,终于找到了定居在麻瓜界的万,实在是可喜可贺值得好好庆祝一番。

大叔版万端着黄油啤酒,坐在小圆桌的一边,丝毫没有在故事中被当成炮灰的不快。相反,他从头到尾都对这个故事保持了热情满满的八卦状态。

百灌了口黄油啤酒,毕业前的事还恍如昨日,他消沉地说:“然后大家就不欢而散了,送别会也没有办成……”

万忍俊不禁:“这样呀。”

“啊!我不是在在意没有举办送别会!只是,Re:vale由我持续下去真的可以吗……果然还是万桑——”

“说的也是。”万说。

即使是内心也这么赞同着,百的心脏还是跳停了一刻,浑身像被泼了一桶冰水。他苦涩地说:“嗯……”

千皱眉:“万。”

万大喘气地接上前面的话:“是我的话,Re:vale大概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有名了呢。我而且最初也说过了吧,我放弃唱歌不仅是因为发生了当年的事件,主要是因为我更喜欢现在的生活。”

“但是……”百犹豫道。

“真正喜欢什么的话,我是不会被外界的胁迫吓退的哦。而且千也觉得搭档是百君真是太好了,对吧?”

即使是大叔也是大叔中最帅的那个,千露出一个优雅又怀念的浅笑,看向百的双眼中仿若装着璀璨的星空与北极绚烂的极光。

“是啊,有百在所以Re:vale才火了。我能继续唱歌,Re:vale能被大家喜爱,都是因为百的努力。”

“千,变得坦诚了呢,明明以前嘴毒得要死。”万十分欣慰。他对仍然垂着头的百说:“你看,千都这么说了,百君也要再自信一些。我期待有一天百君能够大声的对我说‘就算是万桑也别想抢走我在Re:vale中的位置’哦!”

结果垂头的人把头埋得更低了。

百弓着背,高高的玻璃杯挡在半张脸前,含糊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永远不会这样想的……怎么可能说得出来……”

“百君对以前的Re:vale在意过头了,就把过去的那个Re:vale当做是被塞进手里的广告宣传单,看过一眼然后扔进垃圾桶吧。”

千抽抽嘴角,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道:“等等,广告宣传单……我?”

“才没有这么一回事!”百猛地抬头说道:“过去的万桑和千桑都很帅,歌也超级好听!当时的粉丝也很多!绝对不是宣传单这种东西,真的要比喻的话至少得是好莱坞出品获得过奥斯卡奖的电影!”

万听得挂下冷汗,无语道:“百君,诚惶诚恐并且激动过度……”

不过万也知道想要百改变想法不是他说几句就能达成的,主要还是得看千。就算现在着急或者苦恼也没用,他决定把话题岔开问问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后来,为什么是作为偶像在麻瓜那边出道了,在巫师这边进行的不顺利吗?”

“那个啊。”千想了想说:“主要是在麻瓜城市试着路演的时候,被在事务所工作的小冈挖掘了,正好他的哥哥是麻瓜出身的巫师,事务所方面的条件也比较宽松,所以就在那里出道了。还有就是巫师们……”

万也恍然大悟:“学院隔阂,不管是格兰芬多还是斯莱特林,大家族的反对能量都不容小觑。在校的学生就算从霍格沃茨毕业了,学院带出来的相互敌视也不会轻易消失,甚至传统的家族还会把这种毛病早早的灌输给自己的后代。”

千耸耸肩说:“嘛,差不多吧。”

百在霍格沃茨的最后一个冬天。

由于毕业后去向的问题被从家里赶了出来,身上也没有足够在旅馆住到开学的钱,他只好回过头临时填写了留校申请。幸好非常慈祥的校长同意了他迟来许久的申请表,不然他就不得不到同样离开家里一个人生活and同样很穷的千那里求收留了。

一想到自己可能、不,肯定会增加千的负担,他仿佛被阴尸扼制住喉咙一样难受。

不行,绝对不行!那样还不如他被一条怒火中烧的匈牙利树蜂一口烈焰烧死!

校长室的壁炉发出噼里啪啦燃烧木炭的声响。墙壁上挂着历代校长的画像,他们正窃窃私语地谈论着什么。置物柜上摆着许多银器,有的冒出缥缈的烟雾,有的则开开合合碰撞出清脆的声音。

老校长似乎读出了他内心的纠结,呵呵笑着眨眨眼对百悄悄说:“今年假期留校的学生比往年少呢,要是有哪位已经毕业的学生来看看老人家我,然后再住上几天,我一定会很高兴的。”

暗示接收器良好的百两眼放光道:“会来的!已毕业的帅气校友一定会来看您的!谢谢您校长先生。”

雪花簌簌落下。

帅气的毕业校友·千站在麻瓜的街上打了个喷嚏。

“好冷……感冒了吗?”

出门的时候他对自己施过“温暖如春”的咒语,可是刺骨的寒风和冰冷的雪花就像魔法难以防御的病毒一般,穿过他身上的保暖咒。在麻瓜的地界他又不能表现得太显眼,比如给自己支起一个隔雪隔风的屏障。

穿风衣果然还是太冷了,要是有条围巾也许会比较好。

街边服装店的展示橱窗上,微笑着的模型们穿着时下流行的冬衣,戴着时尚的帽子和一看就很暖和的围巾。

身边路过的麻瓜们,要么结伴谈笑着,要么裹紧衣服行色匆匆。白色的积雪被打扫堆积在道路两边,与灰黑色的沥青形成鲜明的对比。

鞋底在人行道的石板路上敲击出规律的声响,千双手插近口袋里,脚步一顿,停在了玻璃橱窗前。他微微抬头看着人模的那条围巾出神。

银灰色的头发温顺的披在他的肩上,浅色的双眸犹如灯光下闪闪发亮的钻石,左眼下的泪痣更是为这张俊美的脸庞落下最华丽的点缀。

虽然身上的衣服看不出牌子,而且似乎还有点旧……但这完全不是问题!

路边的怀春女性看向千捂住嘴,脸上泛起害羞的红晕,心想这一定是乔装打扮微服私访的贵族青年!实际上家产颇丰,但是经验不足一不小心弄丢了手机和钱包,没办法和接送的司机联系天气又冷,正在默默烦恼着……

我要帮他才行!说不定他会对温柔体贴的我一见钟情,然后就……呀~总之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脑内演完一个小剧场的女性,被千的魅力迷的七荤八素,冲动之下跑进店里火速买下那条千一直盯着看的围巾。然后整了整自己的发型,捏着袋子站到千边上扭捏了好久。

在她第10次想要开口搭讪的时候,假装没看到她的千终于忍不住了。他转过头,露出一个惊讶又茫然的表情,对她说:“您好,我看您站在这里有一会儿了,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正脸看起来更帅气了!而且声音一听就知道是一个温柔的绅士!

“我、我……不是,那个……我……”结结巴巴老半天没吐出一个完整句子,她情急之下一把将袋子塞进千的手里,扭头就跑。边跑心里一边流泪。

呜呜呜,敬爱的上帝啊,我没能要到联系方式,但是我努力过了……

千打开袋子,不出他所料,里面是他刚刚看着的那条围巾。他轻笑了一声:“梅林保佑。”

看看手表,距离和百约好的时间还有20分钟。

正想着剩下的时间该怎么打发,他就听见一声汽笛的长鸣。一辆骑士公共汽车歪来扭去地停在了他面前,他甚至还看到车内的人被司机的暴力停车方法从躺椅上震地飞起来。

这辆男女巫专用的公交,啪的弹开车门。百一手捂肚子一手扶车门,抖着腿从上面挪了下来。

他虚弱地说:“颠簸程度已经超过我打魁地奇这么多年的总和……好想吐……”

售票员兼车内服务员的小伙摘下帽子,对他一礼:“骑士公共汽车很高兴为您服务,祝您旅途愉快,再见~”

百也还他一个僵硬的笑脸,用企图欢快的语调喊道:“拜拜!我会尽力不再坐第二次的!”

目送骑士公共汽车远去,百一转身就看见了站在自己几步远的千。

对方的头发上星星点点的落着些雪,拿着袋子的手冻的有点发红,鼻尖也是寒冷的粉色。百赶紧把自己头上的针织帽摘下来,三步并两步走到千面前,想用手帮千整理掉头上的雪再给他戴上帽子。

“抱歉抱歉,千等很久了吧?下次我一定会提前一个小时到达目的地,武装齐全严阵以待……哇啊,千?”话未尽,百被千突然的动作吓到,全身像被施了石化咒似的定在那里。

只见千也快速走向他,然后一把拉开他羽绒服的拉链,然后手伸进去环住百的腰,头也搭在百的肩上,装着围巾的袋子则被丢在原地。

忽然闯进来的寒气,让百抖了一下,迟疑片刻他也伸手抱住带着冰霜气息的千。千冰凉柔软的头发落进他的衣领里,他小心翼翼一面维持着姿势,用一只手给千套上帽子。

千蹭蹭百的肩窝,闷闷地说:“百的温度……好暖和,就这样不要动。”

“好痒……虽、虽然被千撒娇Momo酱超开心的,但这样会被围观的吧?”

“百自己用忽略咒不就好了。”

“未成年在校外不能使用魔法,千忘记了吗?”

“那就让他们看吧。”



————————

*鹰院的万桑已毕业,曾经在校内与千组成最初的Re:vale,结果七年级遭到斯莱特林的欺凌,无奈之下旧R2解散。随后万桑毕业,心如死灰的千被百的热情打动,决心整肃斯莱特林并重新返回舞台。没有黑蛇院的意思,要是让你们这么觉得了,那都是我的错!(跪)

 

*RC故事的梗达成,没钱等待搭讪的1000(1/1)

评论(2)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