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Noting in the world is single;
All things by a law divine.
In ine spirit meet and mingle;
Without doubt including Yuki and Momo.

【i7/千百】Re:peated Voice ·Ⅰ

*不论多少次都能重新开始的魔幻梗,二设有

*正文共计9375字,回评论:写不动,没有后续这种东西

【注意!主线中千是有百家的备用钥匙的!!】

【注意!看RC和主线R2是有考驾照的哦!!】



“唔!”


手腕上突然传来灼热和刺痛,把睡梦中的千惊醒了。


他迷茫一霎才反应过来,猛地把手伸到眼前,摞起薄薄的袖子。鲜蓝色的后反复记号极其无耻地彰显它的存在感。不仅痛,还亮到能闪瞎人眼睛的程度。


“是百……”千低声说。


手上被他和百称为“repeat”(重复)的麻烦玩意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这可不太妙。


他一反平时起床困难症的人设,三两下、唰唰唰地将自己从床上挖起来,一秒钟也没浪费,火速套上便服,穿的人模人样地出门了。


为什么百会触发“repeat”?千思索。百和他不同,非常擅长人际交往,上下层朋友很多,是只要见过就不会讨厌的类型。百的运动神经也很好,对危险的事情一向很敏锐。


可是……


月光完全被云掩盖,路灯在千的脸上投下一层阴影。他并没有在身上做什么掩饰,银色的长发、与普通人相比过于华丽的面容,甚至是眼角边的泪痣,就算隔着一条双向四车道的马路都能在一瞬间被视线聚焦。


当他从黑暗中走出时,理所当然地被偷偷摸摸蹲守在路边的家伙们发现了。


千的家楼下全天24小时定时定点地蹲着一班狗仔,全年无休、节假日薪水翻倍的那种。多亏他们,千的花边新闻就没少过,平均半个月就要被“换”一任“女友”,粉丝们的画风也逐渐从“骗人的吧!我不听我不信”变成了“呵呵你们接着编,生米熟饭了算我输”。


此时此刻,千却很感激这些狗仔如此敬业,半夜三更出个门都能被闪光灯洗礼,让他一眼望去就发现了他们的据点。


他从容地走过去,在对方慌慌张张想要逃走前,一手扒住了他们的车窗,亲切地说:“是汽车啊,太好了,不介意载我一程吧?”


气场全开,霸气侧漏。


开车那小伙被震了一脸,连关窗门跑路都忘了,战战兢兢地说:“好、好的,您请上车……后、后面有点乱,不介意的话就坐副驾……”


话没说完,坐在副驾的狗仔2号给了他一个肘击:“喂!你这家伙!”


千侧过头。


狗仔2号刚鄙视过狗仔1号,结果轮到他自己也没好到哪去,被千一看,顿时就虚了。


“你……您想干什么?照照照片是、是不会交出去的,我……我可是专业的!”


“照片可以不用交出来。”


“啊?”


“相反,我还有一个大新闻,想知道吗?”


不需要对方允许,千拉开车门,坐上后座。周围全是摄影的道具,还有一台笔记本电脑。他对驾驶座的狗仔1号说:“知道百住在哪里吧,十分钟之内抵达,这次的偷拍我可以当做没看见。”


“是、是!”车子蹿上马路。


狗仔2号咽咽口水,试探道:“大新闻是指……?”


千微笑:“Re:vale不和,成员千深夜出门只为暴打另一个成员出气。”


说完他将手里的东西伸到狗仔们面前:“你看,金属棒球棍都准备好了呢。”


金属在微弱的光线下反射出冷冽的光泽。千的身体向前方倾斜,棒球棍直接戳在了狗仔2号的胸口——


“呀啊啊啊!!!”


“开玩笑的,放轻松。”


“钱包、照片什么的全都给你!‘不和’的新闻什么的不拍也不写了!明天就辞退这份工作,拜托你不要杀我!!”


“……都说了是开玩笑,能不能不要当真?”


*


突发事件。


收到来自未来的冲击后,动作太大,百一不小心就从床上滚下去。所幸床边铺着毛茸茸的地毯,没有被摔伤。


太久没有经历这种感觉了,百呲牙发出吃痛的声音:“好疼!嘶……哈……哈哈哈,没想到居然真的被从阳台扔下去了……了桑那个混蛋!!印记都发光了,我、绝对是被杀死了吧……”


背部似乎还残留着遭受冲击的疼痛,头、脖子、胸腔……全身上下仿佛被拆的七零八碎,然后丢进洗衣机里滚了半小时。


虽然精神上痛的不得了,好像要再死一次一样,但实际上百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唯一称得上异常的,只有手腕上亮起的标记。像是烧红的铁烙,只有炙热、滚烫、痛苦和伤害,将痛感从神经末梢传达到神经中枢。


和以往得到的提示般的刺痛完全不是一个级别,他没想到一个人“repeat”能疼到这种程度!简直是把两人份的痛感叠加在一起,不但手无法抑制地颤抖,连开口说话都仿佛只能吐出沙哑的悲鸣。


饶是身体上十分痛苦,百还是忍不住思维发散,那些隐藏在脑海角落的东西浮现出来。


……怪不得!


如果千现在打电话过来,在露出破绽前他绝对要接都不接的挂掉!


痛苦的源头是一个前反复记号,与后反复记号一起,在音乐上表示段落重复。无论多少次,就算到了歌曲结尾、宇宙尽头、地老天荒都能回到过去,重新开始。


就是这样的东西,诅咒一般缠绕在他和千的身上。


同样,也多亏了它,千也好,他自己也好,无论陷入怎样的危机,他们都能找到应对的方法,哪怕是坠入地狱,都能挣扎着爬回来。


大概过了五分钟,标记才慢慢消退,最后彻底融进肤色里。那些令人不快的感觉和精神层面的残留物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好似刚刚那几分钟都是错觉。


这个认知让百松了口气。


千也没有打电话过来(虽然有点失落),感觉可以糊弄过去的样子,太好了……


百摸索着找出手机,时间与日期一起跃入眼中。


是音乐艺术祭当天的凌晨1点。


似乎是他从被杀死的时间点回到了悲剧发生前的过去。这次,一定要阻止了桑、不,月云了的计划!


事不宜迟,百马上用手机按下十龙之介的号码。


“嘟……嘟……”手机里忙音十几声,最后传来“抱歉,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拨通”的提示音。百不死心,又试着联系八乙女乐和九条天,结果也都是无人接听。


“糟糕,还是晚了一步吗……”


这样下去势头会倾向月云事务所,并且一发不可收拾。在那之前,他必须想办法将陷入困境的TRIGGER他们救出来。竟然对他可爱的后辈们下手,不管是什么理由都不可原谅!


“上次”TRIGGER遇险,因为有他们Re:vale和Idolish7的帮助才能顺利找到人。虽然人都没事,却错过了音乐艺术祭的公演,给八乙女事务所带去致命的打击。


这次早些让八乙女事务所的人知道TRIGGER已经遭遇不测,说不定就能改变那个糟透的未来。


还有Idolish7他们,虽然这么晚还去打扰不太好,但没有他们的行动力是不行的!即使很危险,即使是被万桑再骂一次,他还是会选择这么做。正是因为事态严重,大家才更应该团结在一起。


手指在电话簿上滑动,而后准确地戳向了某个名字。


“……喂?是我,Re:vale的百……”


今晚,注定是不眠之夜。


*


叮咚~


门铃响起。


“好快啊。”百瞥了眼时间,才过去不到五分钟。他家离其他人的住所有一段距离,应该不是这点时间就能赶到的。


“该不会……是开直升飞机来的?”


他走到门边,正打算开门。忽然门外传来了意料之外的声音,搭在把手上的手指顿时僵住。


“百,快开门。”


是千!


完了完了,痛觉过后无意识地把“repeat”是双向的事实抛在脑后了!他可什么说辞都没准备好啊!


根据以前的经验,只有在未来出事的那一方才会保留未来的记忆,但是“repeat”发动时,两个人都会得到信号。


第一次发生“repeat”的时候,他们刚刚出道没多久。千说自己做了一场奇怪的梦,百也恍惚觉得昨晚手有点痛,不过当时都没有在意的继续睡了。然后什么都没改变的录制节目,只是下班回家从千一个人变成两人一起坐了小冈(冈崎凛人)的车,结果三个人一起遭了罪。


第二次“repeat”发生,睁开眼睛时间被拨回前一天晚上。不约而同地发了条Rabbit Chat,他们才发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就像打游戏时,一不小心BAD ENDING了却可以重新读档一样。这种好事,怎么可能不需要付出代价?


可是一次又一次,“repeat”还是在他们身上发作了。


第三回,刚好在和千用Rabbit Chat讨论明天出演的节目。结果手腕突然刺痛起来,吓得他把手机摔在了地上,慌里慌张地打电话给千时还手抖按错好几次联系人。


他这么担心,结果对面不仅狠心地直接挂断了他的电话,还用Rabbit Chat轻描淡写地说是被心怀嫉妒的过气男星冲动犯罪,不是什么大事,所以就别打电话了……!


第二天果不其然两人吵了一架,也是那时开始传出Re:vale不和的谣言。


这么吵过一次后,第四次千主动打电话过来解释。虽然当时勉勉强强地相信了他的话,但现在想想果然很可疑。


那天千声音上的违和感,他现在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竟然骗他说是感冒?!火大。


还有,一个人买东西的时候被狂热的粉丝激动之下推进井盖坏掉的下水道……真的有这么凑巧又不幸的巧合吗?该不会也是骗他的吧!


总之在那之后两人都平安无事了一年,出道的第二年,巡回演出时一起再次发生了车祸。搞得他和千都对车这种交通工具产生了微妙的心理阴影,但是每天去事务所不坐车又不行。


“百,你在的吧?”


催促地声音隔着门又次传来,百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突然被谁狠狠揪了一下,紧张地来不及思考任何东西,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已经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啊……惨了……


他都说了什么……要不然现在马上自杀,然后“repeat”吧!


“开门,不然的话……”外面的千停顿了一下,“哐”刺耳的撞击声传入耳蜗,千的声音再次响起:“就用它砸坏你的门。”


百连忙看向门上的猫眼。


“金属棒球棍?!为什么千你会有这种东西啊……不对,就算我家只是普通的防盗门,凭棒球棒也绝对砸不坏的吧!”


“非要让我说第四回吗?快点开门!”


咯哒。


门锁打开,千为了防止百后悔,迅速将金属棒卡在门缝里。而面那头的百,则是倏地整个人靠在门上,企图再次把门关上,一箭双雕地解决千的要求。


双方抵着门僵持不下。


一瞬间,百忽然感到,有时候太默契也不是好事。


*

[分割线。第三部20章的剧情,该来还是要来的。简而言之,发生了很多少儿不宜的暴力事件,公然违反了偶像基本规则第一条和第三条。]

*


折腾了十几分钟,在把街坊领居都吵醒前,他们住手了。


两人脸上敷着冰袋,和脱水的豆腐一样瘫在沙发上。千是真累,百则是心累大过身体上的疲惫。


一起沉默着缓了好一会儿,千看看手机,掐着时间道:“冷敷结束,该热敷了。”


百站起来说:“……我去拿热毛巾,要是明天被小冈发现了他一定会胃痛的。”


千道:“嗯,小冈这个月已经吃掉三盒胃药了……”


两个人都冷静下来后,一触即发的空气变得缓和许多。


温热的毛巾贴到脸上,温度差让人有种很烫的错觉,但很快又感到肿起来的部分在慢慢消下去。


千说:“只有百一个人‘repeat’还是第一次吧……那个很痛的,所以……别再这么做了。”


一直以来不是两个人一起“repeat”,就是千被各种意外袭击。


上一次,也就是第五次。三年前,他们巡回演出时在路上发生了交通事故。


说不清究竟是灵魂回到过去,还是过去的他们接收到未来的记忆,蓦地手上出现的印记并发光——他们被“repeat”了。再次获得意识时,发现时间回到出发去巡回演出之前。


“啊。”百心情复杂,表面上却眨眼露出与以往无异的表情说:“深深感受到了千对我爱了,超感动~”


“还有……”千欲言又止。


“嗯?”


“……”百很重要什么的、希望百能保护好自己什么的,虽然心里是这么想,但是掐架时的冲动冷却下来后,要他说出来果然还是太羞耻了。千咳了一声道:“没什么。”


沙发另一边的百转头,千略带尴尬的神色诡异地戳中了他“fan model”的开关。


“千,好帅……”


“我知道啊。”


对于百来说,“repeat”带来的疼痛,若是他一个人,一千次、一万次他也能够承受。唯一不能忍的,从来都只有千对遇到危险的想法。


是为千挡下危险,还是两个人一起遇难,这种事还需要考虑吗?


就算是被千讨厌,他也不会妥协。


“说起来以前一个人‘repeat’的都是千,我一不注意就被危险的狂热份子袭击之类的。”


“那个‘袭击’只发生了一次吧,而且是刚出道的事了,你居然还记得吗?”


“怎么可能忘记!”


“快点忘掉……!再说也不是狂热份子这么友好的东西,是一群抢劫犯,我都说了没有钱,再不放了我就报警喊救命,结果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把我杀了……生气了?”


“!!”百瞪大眼睛道:“你当时说是粉丝握手的时候太激动了,不小心才把你推进井盖老化的下水道口!明明知道千说什么我都会信,你居然还骗我?!”


千视线飘移,用手遮住嘴道:“原来我之前是这么说的吗……抱歉,一不小心就说出真话了。”


“为什么要道歉,你倒是给我每次都说出真话啊!那个‘因为说了实话就被恼羞成怒地男星用话筒架打到头’也是谎言吗!?”


“……是真的。自顾自地挑衅我,说百和Re:vale的坏话,被我反驳了一句就任性地杀人……还好4年前他自己退圈了,不然我可能会做出流传整个娱乐圈的丑闻呢。”


百狐疑地盯着千看了会儿,好像在确认千有没有骗他。


他的手搭在下巴上,看向千三秒都没坚持到就歪楼:“千这么帅还下得去手,那家伙绝对是个心灵扭曲的变‖态。”


“是啊,我很可怜的,原谅我吧?”


百还打算说点什么,门铃非常破坏气氛地响起,同时还伴随着焦急的呼喊声,看样子这次是真的Idolish7到了。


八乙女事务所的薰酱还有社长因为住的比较远,大概没办法像一起住在宿舍而且比较近的Idolish7那样马上赶到吧。


出乎意料,一开门八乙女社长的吼声子弹般投射过来:“为什么你们也在这里,Idolish7!!”


“哇啊啊!”百赶紧抢在他们互相对喷前说道:“都小声一点,我家附近可是有狗仔常驻的啊!”


其他人:“诶,还有狗仔?!”


三月说:“真不愧是Re:vale,level就是不一样。”


千站到百的旁边,示意他们不用捂着脸:“现在才想起遮脸也太晚了吧。狗仔的话不用担心,已经被送我过来的出租车司机赶走了。”


门外的人齐齐松了口气。


一织懊恼道:“太着急,结果忘记伪装了……”


陆说:“太好了,要是上了新闻会被经纪人发现的。”


壮五说:“因为我们是偷偷跑出来的,所以……”


大和也很是感慨:“没想到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贴心的司机,他是Re:vale的粉吗?真是为偶像着想啊。”


不仅拿凶器威胁了对方,还谎话连篇的某当红偶像丝毫愧疚感也没有,淡定地点头说:“是呢,真是一个好人。”


凪奇怪道:“Ho~你们的脸……受伤了吗?没事吗?”


百和千异口同声道:


“不用在意!开门的时候撞到了而已!”


“没事没事,不小心撞到了门框,马上就会好的。”


环困倦地揉揉眼睛,疑惑地说:“……咦?两个人,同时?”


八乙女papa终于忍无可忍,咆哮道:“少啰嗦!现在是浪费时间的时候吗!都给我闭嘴!!”


*

*

*


友好又健全的援救行动持续到天即将放明才结束。


看到TRIGGER的三人完好地站在面前,姊鹭薰用眼泪打湿了所有人的手帕。


接下来的一天,idolish7除了固定的工作没有其它的事情,虽然很想留下来,但是再不回去会被经纪人发现的。约好今晚TRIGGER的演唱结束大家要一起吃饭后,idolish7们就在八乙女社长铁青的脸色下走了。


八乙女事务所。


这个时间点,整个事务所都空荡荡的。


让一群人挤在八乙女社长的办公室实在太拥堵了,退而求次,所有人坐在了不那么严肃的休息室里。


百从口袋里摸出几张非常“黑道风”的名片,伸到八乙女社长眼前。千也将藏在外套里的录影笔递给八乙女社长,说:“尽管录到了不少东西,但是作为上诉的证据还不足以证明这件事与月云的社长有关系,搞不好那边会全部推给'跟踪狂们'。”


八乙女社长没说什么,只是难得一见的神情郑重地收下了递来的东西。


百失落地说:“这次了桑没有得逞,接下来大概会对八乙女事务所出手……要是我能派上更多用场就好了。”

千把手放到搭档的肩上,安慰道:“百……”


十龙之介连忙摆手说:“没有这回事!多亏了Re:vale桑还有idolish7他们,我、天还有乐才得救了!”


“是啊!”八乙女乐说:“不然说不定连音乐祭的演出都要错过。”


九条天认真地说:“一直以来都受到了很多的照顾,真的十分感谢。”


百:“但是……”


“哼。”八乙女社长双手环抱,受不了似得叹气:“这样就可以了,不管是TRIGGER还是八乙女事务所都不会在这里倒下。能保住两边的方法,不是没有。”


“方法吗。”百想起“repeat”前TRIGGER的处境,顿时反应过来,不可置信地说:“八乙女papa你该不会是要解——”


“Re:vale,感谢你们的帮助,这份恩情我一定会还的。”八乙女社长冷漠地打断了百的话,“接下来是我们事务所的内部问题,不劳你们插嘴!”


沉默。


话说得难听,可事实如此,对八乙女事务所的艺人来说Re:vale是外人,不该插手八乙女社长的决定。


乐皱眉反驳道:“喂!Re:vale桑可是救了我们啊,你那个态度是怎么回事!”


天敏锐地察觉到百未说完的话是什么,他说:“该不会,是要解散TRIGGER?”

龙震惊:“诶,不会吧!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姊鹭薰眼前一黑,深吸一口气叫道:“怎么可能解散啊,对吧社长!”


八乙女社长沉着脸,没有看向他们任何一个人。他走到落地窗边向下眺望,街上的霓虹灯在他的眼镜上印下斑斓的光点。


世界是残酷的,再庞大的事物也有陨落的可能。像偶像这样的职业,过一段时间不在观众面前出现,就会被毫不留情地抛弃、遗忘。粉丝们挪开眼神的一瞬间,足以让天上的神从云端跌落。


但是,他全心全力培养出来的TRIGGER,不是那么脆弱梦幻的东西。只要TRIGGER的歌还在继续,TRIGGER就永远不会消失。


“不会结束。”声如细丝的叹息,八乙女社长的话模糊在五光十色的灯光中。


“你……”乐欲言又止。


这个傲慢、自大又固执的男人是他的父亲。


八乙女社长与他向来关系冷淡,连住的地方也不在一起,他从未真正了解过这个人,也曾不想去了解。此时此刻他却无比想要知道,在这个人眼中他是怎样的,TRIGGER又是怎样的……他的父亲,真的只是将他们当做买卖的商品吗?


黎明前最深沉最无尽的黑暗正在酝酿。


月云了拨弄肮脏的诡计,企图染黑所有向人们贩卖梦乡与欢乐的偶像,TRIGGER则是他下的第一步棋。局势风谲云诡,如果在这里就被下作的社长将军,那么许多人将失去反抗的勇气,成为月云的棋子。


八乙女社长转过身,对薰和Re:vale说道:“听够了吗,你们可以回去了。姊鹭你送他们。”


姊鹭薰似乎明白了那个未被付诸于口的并不明朗的未来,焦急地喊道:“社长!”


八乙女社长厉声:“快去!”


没办法了。百与千对视。


“那我们先走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要说啊。”


“希望还远远没有终止,事情一定会有转机的。”


*


千的家里,两人窝在客厅的沙发上。


时钟的指针“咯”的指向五点,再不睡太阳都该升起了。


一个晚上发生了太多事情,回到家里千觉得累的不行,不过现在还不能睡。他一动不动闭眼躺在沙发上扮演全世界最帅的尸体,断断续续地说:“解散……应该不至于,八乙女papa大概……是打算让TRIGGER与八乙女事务所单纯地解约吧……”


“这么做的话,TRIGGER他们很难再出现在媒体上了。‘那个时候’也是,难得三个团一起参与‘Friends Day’,结果……”


千没反应,他似乎睡着了。


百放低音量,自言自语一般说完他的话。


“repeat”前的光景还历历在目,身上的正能量仿佛被一股恶意抽离,百失落地呢喃:“为什么重来一次事情还是没有改变?我究竟哪里做得还不够好?”


月云了发现计划失败后,就会对慈善性质的节目“Friends Day”下手了。就算有了“上次”的经验,百也不能保证这次不会出任何意外。


他曾经天真的相信过月云了,也曾试图将这个男人带离头顶高高的葡萄架,他指着Zero站过的舞台对月云了说“更大声的呼喊吧,直到Zero看见你为止”。然后,月云了就让他那些见不得光的狐朋狗友把他灌的醉死,推下阳台。


20层楼高的公寓,四楼能把人摔得半身不遂,五楼以上掉下去更是不想死都不行。


身体撞击到地面的一刹那真是痛死了!心理上觉得比出车祸痛了十倍左右,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千不在场。


死过一次后,他才明白千说过的“无药可救”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情况。那个时候千还拿过去的自己与月云了相比,其实根本不是一回事嘛。如果将千桑比作是皎洁的月光,那么那个男人就只是池水里的淤泥罢了。


这次,他会更加小心、更加慎重地作出每一个决定。不能再重蹈覆辙,也不能把千卷进这个无底的漩涡!


百看着千的侧脸出神。


“千桑,我……”


“已经,做得足够好了。”躺倒的人突然说道。


原来千并没有睡着,只是太疲惫反应都慢了几拍。


千不容置疑地说:“没有人是万能的。百也说过的吧,单凭一个人力量有时候是无法跨越困难的,所以大家才会凝聚在一起。”


百:“……”


“去创造吧,现代的千叶沙龙。如果是‘我’,在百repeat之前一定这么对你‘说过’。”


“千很温柔,会为感到困扰的人着想,所以才这么说。但是等在这前方的不一定是令人安心的庇护所,或许事态会变得比现在更糟糕,这样也没关系吗?”


“没关系哦。”千轻笑:“为了不被权势动摇,一起颠覆这个世界吧。”


百也笑了一下,他说:“会顺利吗?”


“绝对会的。”


似乎被千的言语激励,百心中的疑虑散去。


因为“repeat”而经历曾经经历过的场景,担忧曾经担忧过的事情,身心都变得很容易动摇。可是,只要身边的人在,他就不会迷路,不会重蹈覆辙。


温暖的情感,悄悄攀爬上心脏,又通过血液流向全身。


他说:“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守护好千,因此千也要成为守护大家的力量啊。千是王子一样的帅哥,只要被千说的话鼓励,大家就会像冰一般凝结在一起,形成坚硬的盾。”


“嗯,这个组织会成为新的诺亚方舟的。”千从沙发上坐起来,问道:“在‘未来’给它取了什么名字?”


“酒吧RED FLAG,很帅对吧?”


“很帅,这次也这么叫吧,像真正的酒吧老板一样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到彻底切断那个男人的脉络为止,开始贩卖大量的fish&chips(炸鱼薯条)好了。”


百说:“听起来很美味。”


千说:“会让它成为松露那样的最高级食物的。”


“说起来,有一件事我超很在意的。”


“什么?”


百忽然把手伸到背后,从沙发缝里摸出一个巴掌大的东西,怀疑道:“这个,该不会是……”


“靠枕。”千给出答案。


“哇啊!真的出现了,耳朵那么大靠枕!我要拍下来用Rabbit Chat发给环他们……什么时候买的?”


“经过购物街的时候刚好有看见,于是买了。喜欢?”


“与其说喜欢,不如说是吓了一跳。”百捏捏手里的迷你靠枕,闭上右眼笑着说:“不过这样的千,最喜欢了~”


*


聊着聊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是不可能的。


主卧是1.8米的双人床,所以一起睡——也是不可能的。


刚出道的时候很穷,两个人租住在老旧狭窄的房子里,晚上肩并肩挤在不宽的床上谁也没有多想的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期。按理说,一起睡什么的应该很习惯的才对。


……怎么可能习惯!


超级不好意思的好吗!


百一只手捂着眼睛,在心里呐喊。


他顶着微妙的“残念”debuff从次卧的床上醒来,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停震动,冷酷无情地把没睡几个小时的他吵醒了。


“是小冈呀。”他接通电话,有气无力道:“怎么了,约好拍摄的时间不是九点吗?”


出名之后,他和千的单人行程渐渐多起来。今天上午本来是没有工作的,但前两天资方临时要求补一组其他印象的百的代言照,所以他只能毫无怨言地起来。下午则是千有电视剧的工作。


“你在说什么啊,现在已经八点了!请不要像千君一样赖床好吗?”冈崎凛人觉得自己都要神经衰弱了,他清清嗓子:“厂方说是可以把Re:vale冠名的面包车做成痛车(车身喷绘),想做成什么样子百君和千君商量一下吧,如果马上定下来,下午就能弄好了哦!”


“啊,稍等……”百一骨碌翻下床跑到隔壁,推门而入:“千,小冈说是可以把Re:vale冠名的车喷成痛车,干脆弄成TRIGGER的吧!晚上开去应援肯定很合适!”


“……嗯,可以哦……”说话的人眼睛都没睁开。


经纪人听到两人似乎待在一块的声音,简直要崩溃。


相反,百一脸感动开心地说:“千睡觉的样子真是久违了……呜,超帅~”


“等,等等!百君,你现在和千君一起吗?”电话那头听起来快疯了。


百说:“对啊,在千的家里,怎么了小冈?”


冈崎颤声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不早点通知我……接送的车都快开到家楼下了,早知道我就直接从事务所开到千君那里,这下方向不是完全相反了吗!”


“没有那么夸张啦,我和千还有事务所正好构成三角形,从我家开到这里只要十多分钟吧。”百轻轻合上千房间的门,朝盥洗室走去,“没问题的,肯定不会迟到的啦。”


*


被百吵醒后,千在补眠和起床之间犹豫了半秒,最终爬起来给他自己和百做了早饭。


冈崎把车停好,直接杀进了千的家里。看到两人姑且称得上憔悴的脸色,大惊道:“你们两个,昨晚熬夜聚会了吗?眼睛下面黑眼圈都出现了……仔细看脸也有点奇怪,水肿?”


千毫无破绽地说:“昨晚喝太多了,化妆后看不出来的,不用担心。”


“是这样吗……”冈松了口气,拍拍胸口说:“一瞬间紧张到了,还以为你们昨天在我看不见的时候打架了呢……第二天还有工作,所以聚会也请适可而止一点。”


百赶紧说:“没有打架啦!你看,最近我和千都很忙,难得有机会和朋友们一起玩,所以一不小心就迟了些。对吧,千?”


“没错哦。”


冈崎推推眼镜,面无表情道:“五年间犯下的前科太多了,完全没有说服力……啊,不行了,想想就胃痛。”



评论(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