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六底至九月初有暑期班

【宝石】闭嘴,听我的!

*损友组,磷叶石和黑水晶/烟水晶

*恶俗设定,我真无趣

*


1.

辽阔无垠的星海,光线穿透澄澈的黑暗,从恒星传播到遥远的光年外。


人类掌握了在宇宙中自由跃迁的技术,再无尽的路程也变得短暂起来,他们与不同智慧物种、不同的星系之间建立友好邦交。各式各样的文明交织在一起,和平共处,求同存异,一起拉开未来欣欣向荣的景象……


法斯摇摇悬浮在手里的光屏说:“你看人类的宣传册上这么说的!”


杵在边上的黑水晶没跟上法斯的思维,他瞥了眼内容虚夸的宣传册问:“所以呢。”


“和平,和平看见了吗?很安全,你不用跟过来让我一个人到处逛逛。”法斯强制把和平这词从整段句子里抠出来,全然不论句子的原意是什么。管它是个球,他想一个人放风想疯了,随便找个借口就企图把同行的黑水晶甩开。


“好啊,然后你就被绑架了,超级值钱的宝石人,而且还是稀有的薄荷色磷叶石,贩卖人口的黑市至少能拍上20亿联邦币。”黑水晶皱起眉毛,沉着张脸看起来嫌弃极了地说:“还不如我把你卖了,至少钱能进自己人口袋。”


乘载旅人的大型民用宇宙飞船向人类文明中的第三首都星降落,墙壁上的屏幕不再时时转播飞船外的宇宙景色,开始播放经典的第三首都星星球介绍纪录片。飞船里的人受到引力系统的牵引,丝毫察觉不到极速下坠带来的失重感,待在飞船里该干嘛干嘛。


法斯的嘴咧成细细的长方形,眼神和死了一样,生无可恋地看着黑水晶道:“为什么是你和我一起出门,要是是钻石就好了,钻石的话一定会同意的。”


“你那是什么表情,丑死了。”


黑水晶话音一落,法斯顿时扬起灿烂的笑容说:“没有呀?”


“恶心。”


“……”


飞船上的广播是柔和的电子女声,她是驾驶导航系统的一部分,专门负责向乘客播报行程。从距离目的地还有一小时开始,每隔一刻钟就要报一次时,好提醒飞船上的人们收拾东西。


“尊敬的乘客们,第三首都星即将到达,请做好准备,不要遗忘随身携带的物品。预计着陆还有15分钟,感谢您的乘坐。”


既然是跨越数个星系的星际旅游,再怎么跃迁缩短距离和时间也是要花费两个半联盟标准周,才能从宝石系抵达银河系。法斯买的是标准双人房船票,现在正躺在床上两眼放空,一点起来的意思也没有。


他们两个没什么随身物品需要收拾,唯一的那点零零碎碎也被黑水晶扔给了托运,两手空空,身上除了终端就是贵重矿石,非常富有。一个个身价都超过了十亿联邦币,把自己当货物随便一个拍卖就抵得上普通工薪阶层十八辈子的工资,哪怕胸无点墨也能毫无压力登上第三首都星富人榜末流。


宇宙海盗最喜欢打劫的就是宝石人,连勒索的环节都可以免了,直接绑走拿去卖,绝对赚得连货币是什么都不认识。哪怕联邦多方严打这些不法分子,类似的人口贩卖也是屡禁不鲜,难以根除。


特别是磷叶石,硬度3,大写的脆弱。前年深海潜水搞没了腿,去年又到冰霜星球极限滑冰,新装上的贝壳玛瑙腿没事,人从山顶上滚下来把手弄没了。金刚老师直接动用权力封锁星球,防止磷叶石被偷渡出行星,结果大家在白茫茫的雪地里扫描、搜寻了一周,没找到。


于是法斯装上合金手臂。虽然表面涂有白粉和防水层,万一不小心变形白粉就唰唰往下掉,露出来的金属光泽能在阳光下闪瞎一片人。


换好新手臂没两天,一直在宇宙飘荡的辰砂传通讯回来说,清剿非法集市的时候搜到了法斯的手部碎片,顺势就把走私团伙一锅端了……


今年这个把自己的身体丢三落四的傻货更过分,居然要离开宝石星系去旅游?!


就算变强了也不行好吗!


金刚老师沉思片刻说:“可以。”


法斯欢呼:“万岁!”


黑水晶反对:“老师!”


金刚老师说:“但是不准你一个人去。”


刚才反对的那人想也不想,秒答:“我不去。”


“不要那么说嘛,我们一起来一场愉快的星际旅行吧~”


“不。”


“好吧。”法斯可惜地说:“那我去找钻石!”


有些人就是这种德行,对方说什么都觉得是无理取闹,一言不合就反对,天天把互怼精神挂在嘴边。等对方不管不顾真的要做了呢,又第一个站出来不情不愿的表示“我帮你”,发生屁大点事都要一惊一乍,恨不得把人往自己翅膀下塞护个严实。


啧啧啧,简直不忍直视。


法斯刚转身,左腿还没迈出一步抬在半空,衣服后面的领子就被揪住了。他歪着身子扭过头,看见黑水晶半蹲在地上,一手抓他的衣领,一手捂住脸十分绝望地说:“我去,还不成吗?你休想再把自己的头也弄丢!”


不知道这话的开头究竟是不是一语双关,不过无所谓啦。


2.

银河系的第三首都星是历史感非常重的星球,最大的远古时期地球时代的文化博物馆就屹立在这颗星球上,那是人类的起源。


每一个银河系第三星系的标准年都有无数观光客不远千里,从其他星系到第三首都星的博物馆参观。修习人类史的学生们,更是人人必到此处感悟文明诞生与发展的奇迹。


政府的行政机构、外交部门和大使馆坐落在博物馆的边上,连成一片建筑群,占据了星球上最大的一块大陆。法斯和黑水晶在大使馆将临时签证替换成长期签证,再直接搭乘大使馆外的直达航空公交,飞往博物馆的西北大门。


本来更换签证是可以在终端上进行操作的,也就是核对身份信息提交一下资料和手续费,换个彩色三维码的事儿。可法斯从没去过任何大使馆,远远看见代表宝石星系的恢弘建筑就挪不开脚,非要进去走人工智能服务流程。


黑水晶只好全程奉陪,“阴魂不散”地跟着。虽然他本人曾经算半个图书管理员,其实对文物历史记录叽里呱啦的一点兴趣也没有,那都是青金石和幽灵水晶的爱好,他就是三人小组里抗议无效的受害者,成天对着密密麻麻的文字做腻烦地文书工作。


不过那都是过去了,回忆里中的腻烦还是腻烦,却渡上一层怀念又厌倦的滤镜。宝石人很少有寿终正寝的,大多是因为各种原因破碎陨落,尤其是星际海盗“月人”,千万年下来被他们掠走的宝石人不知凡几。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宝石人对付月人一直占据着微弱的优势,却始终无法将他们彻底打杀。地球时代流传过一句话,说利润超过百分之三百,就会使人不顾一切铤而走险地犯法,何况是星际海盗这样一本万利的勾当?


第三首都星作为旅游星球也是政治中心的重要星球之一,安全防范自然是极高的,一路上走两步就能与外星人擦肩而过,其中不乏许多和宝石人一样上了黑市名单的物种。


在大使馆法斯姑且算得上稳重可靠,一上航空公交,他们俩坐在最后一排,法斯立马原形毕露。他用手指戳戳黑水晶的手臂,把嘴附在黑水晶的耳边说:“你快看,前面那个哇~好奇怪,居然脚是好多触手,还有人类的‘胸’~”


黑水晶侧头听了一耳朵闲话,顺着法斯指的方向看,他眉毛往下耷拉一点,说不上那表情到底是鄙弃还是无奈。


他说:“你不是吧……那是阿德米拉皮利斯族,平时生活在海里和我们同一个星系的物种,有什么好奇怪的?”


法斯说:“可她是粉色的啊?”


黑水晶不懂法斯怎么想的,他就不明白了,这是颜色的问题吗,重点居然是颜色?


他把头转向窗户,似乎不是很想理会法斯的犯傻,右手支起下巴说:“摩根石不也是粉色的吗?”


他坐在最靠边的位置,正好能看见地面的景色。航空公交沿着规定的路线驶过建筑群上空,低头可以看见底下风格统一却各式各样的建筑体,抬头则是略带蓝紫色的大气层和洁白的云朵。


宝石人在失去原本身体的部分时,是会连同储存在其中的微小生物和记忆一起失去的。才短短两年,法斯已经替换掉超过自身原本矿石的三分之一,能保持与原本相差无几的性格与思维方式已经是奇迹,但是记忆则不免忘却许多。


黑水晶知道,他一定是把有关海洋的事情忘记了,才会发出这种愚蠢的感叹。不过没关系,忘记的东西再去学就可以。幸好遗忘的知识可以用时间去弥补,宝石人的寿命漫长,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他会一直守护在这个不省心的家伙身旁的。


不仅仅是因为幽灵水晶最后的嘱咐,还有一点点,是他自己的私心。


光线穿透窗户,落在黑水晶的头发上又弹起,四处散开,有一束恰巧掉进法斯的眼睛,二次反射出一丝浅淡的薄荷绿。


法斯看着黑水晶留给他的后脑勺,延续刚才的话题说:“也对啊,摩根明明是个暴力狂,但也是可爱的粉色……”


嘴巴还没接上后面半句“所以那个什么族也是暴力狂吗”这样不讲逻辑的理论,大脑就被白色的、闪耀的头发填满,乱七八糟的话涌上喉咙。法斯没头没尾地说:“黑水晶是黑的啊……”


黑水晶转动眼珠赏了他一个眼白,说:“你有什么不满吗?”


“没有没有,黑色对阳光的吸收率好呀~”


黑水晶不说话,他下定决心绝不和法斯的脑袋一个思维回路,任何莫名其妙的对话都应该得到有效的制止,最好的方法就是别和法斯瞎诌。


令人遗憾的是有的人就算自言自语也能很开心,一点也不在意交谈的对象有没有跟上自己的话。法斯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微笑说:“头发像冰一样是透明的呢,这次一定会保护好你的,为了老师冬天不再寂寞,谁都别想……”


“你把我看成了谁?”


黑水晶忽然回过头,切断法斯尚未说完的话语,他语调平淡地说:“你又把自己当成了谁?法斯法菲莱特。”


3.

因为实在失去太多磷叶石原本的部分了,所以精神难免不够稳定,心灵上有裂痕便偶尔发疯是可以原谅的……个鬼啊!


心里的愧疚感差点把法斯活活淹死,他像因为犯错被训了一顿的幼崽一样,可怜巴巴地跟在黑水晶后面。黑水晶去哪个展馆区他就去哪个展馆区,没有发出任何自主意见,全凭对方喜好。


好端端的博物馆参观时间要么被他用来道歉,要么就是用内疚的眼神看着黑水晶。然而法斯身上的智能终端完全读不懂气氛,每当他们挪动步子到一个新的展品前,终端就自动读取并播放展品的介绍。


法斯说:“以后绝对不会再弄混了,对不起……”


终端解说:“传说中,地球时代远古的希腊士兵就是通过谎言,将木马运进特洛伊并攻打下特洛伊的城邦的。”


黑水晶:“……”


往前又走了几步,终端扫描到新的内容,立马说:“特洛伊人把木马当作战胜品拖进城内,当晚正当特洛伊人酣歌畅饮欢庆胜利的时候,藏在木马中的迈锡尼士兵悄悄溜出,打开城门,放进早已埋伏在城外的希腊军队,结果一夜之间特洛伊化为废墟。”※


黑水晶的沉默不语让法斯体内的微小生物都快急炸了,叽里咕噜的从左脑沸腾到右脑,差点造成头部破裂,结果身上的终端还在说风凉话,明里暗里讽刺他胡说八道,污蔑他居心叵测。


智能终端当然是没有“讽刺”和“污蔑”这功能的,它甚至压根没在理会自己的主人在干嘛,只不过是沿着设定的程序运算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迁怒是不需要理由的。法斯对着终端瞪眼,怒道:“你到底是站哪边的?叛徒!”


终端诚恳地说:“指令判定为无效,请勿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影响他人的观光体验。”


法斯:“什么……!”


黑水晶打断了法斯和智能终端之间幼稚的斗嘴,他可不想因为吵闹被请出展馆。


“过去发生的事情,月人来袭什么的也不是你能控制的,而且当时你才换过手臂,所以不能全怪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下次再胡言乱语,我就在月人面前把你打成碎渣。”


“是……非常抱歉……”法斯消沉地跪坐在地上,惹来一片好奇看戏的视线。他把自己缩为一团,脸埋在臂弯与地板之间,声音隔着一层模模糊糊地传出来:“黑水晶就是黑水晶,我知道的,不会再混淆了……性格又差劲,还天天板着张人嫌狗厌的脸,怎么可能搞混嘛。”


黑水晶双手抱胸,居高临下俯视了法斯没几秒,也弯腰蹲下身来勉强和法斯保持一个水平的高度。他说:“谁让你说我坏话了?南极石也好,幽灵水晶也好,把我当做谁随便你高兴。”


法斯的头压得更低了。


“但是,”黑水晶说:“你不是想要成为莲花刚玉那样的人吗,之前那可不是帕帕拉恰会说的话,莫非你终于肯放弃了?”


“……没有。”


法斯从手臂里悄悄露出小半张脸,一抬眼就瞅见黑水晶脸上的嫌弃之色,眼珠有一半都被眼睑遮住死鱼眼一般,皱起的眉毛在鼻梁投下一片阴影,事不关己的样子仿佛刚才说话的是另一个其他什么人似的。


所有感人的情绪都被这破表情吓到魂飞魄散,法斯觉得他的头皮都在发麻,冷汗倏地挂下来,磕磕巴巴地说:“你……把我的感动还回来……”


“啊?”超凶。


4.

哪里有磷叶石,哪里就有事件。

 

这句话可不是危言耸听,就算法斯能难得安分一回,也总有麻烦事自动找上门来当那个讨人厌的不速之客。

 

星际海盗“月人”又来持械抢劫了,很不幸,遇上的是法斯和黑水晶搭乘回宝石星系的那艘宇宙飞船。这种小概率事件,就连宇宙飞船在太空突然爆炸的概率都比碰到星际海盗高。


毕竟宇宙如此广袤,跃迁的时间也不是固定的,而是会有空间时速差,就算月人想踩点劫持民用飞船也是挺不容易。指不定飞船里的人穿越虫洞跃迁时间流动才过了一天,海盗们已经在原地守株待兔一年了呢。

 

海盗团“月人”素来不爱说话,一个个穿的花枝招展,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哪个星球的舞团呢。月人发家于宝石星系,却是由许多厌弃自己宝石星系的人组成的,海盗团扩张发展壮大后,回回都只在宝石星系的边缘活动。


月人基本不深入宝石星系,缺钱的时候宁可去隔壁搞臭月人的名声,也不会硬闯自己的老家。


这真不是什么念及旧情才放过宝石星系一马,而是实在太厌恶自己出身的星系了,甚至当打劫宇宙飞船的时候,如果看见了宝石星系的物种,他们别说是张嘴交流,连呼吸同一片空气都不愿意。非得要在脸上整出个氧气管连上空气清洁系统,让人工智能替他们说话。


就比如这次,飞船上的普通人作为人质被集中在一起,关在临时建立起的能量网里。打头阵的月人架着离子炮,走路的时候裙摆飞扬颇有几丝优雅动人的意味,嘴唇轻启话还没吐出来,无机质的眼睛就瞧见了人群中的两个宝石人。


月人猛地睁大眼睛,伸手一抓掏出个供氧面罩往脸上戴,轻飘飘丝绸一样的面罩完美贴合月人的面部轮廓。只见面罩下端信号灯一闪一闪,一道电子音从面罩上传出。


“切,又是宝石星系的顽石,真是受不了……你们,薄荷绿的,给我站出来,单独处理。”


两个被指名道姓的宝石人没搭理敌人,蹲在扎堆的人质中窃窃私语,一点人生安全和个人财产受到胁迫的危机感都没有。


法斯觉得自己提升的武力值总算能派上用场了,正怀着满腔热情要和月人干架呢。他看着这次遇上的海盗团伙,挑剔地说:“好少。”


预估上不再场的月人,估计海盗团的人数也不过二十左右,不是什么大型的劫道犯罪。法斯认为有他和黑水晶,对付这帮坏蛋绰绰有余。


不过,遗憾的是理想总是比现实美好。法斯刚想抽出自己的武器,就在身后摸了个空。


他震惊地扭头问黑水晶:“我的刀呢?”


“不是托运了吗。”黑水晶说。


“……托运?”法斯吃惊片刻,而后调侃道:“你托运棒子干什么,这下关键时刻都派不上用场了,没想到你居然也会犯新手错误啊~”


“是我的错吗?”黑水晶眉头一抬在脸上夹出条沟壑,皮笑肉不笑地说:“原来航空公司还允许乘客随身携带武器上船,我都不知道呢。”


法斯:“……对哦,我忘了。现在怎么办?”


他们俩还没商量出对策,月人已经不耐烦地把离子炮炮口对准他们,电子音响起:“你们叽叽歪歪干什么,谈情说爱吗,还不滚过来想我打碎你们是吧。”


一句喝斥被人工智能发声器说得毫无起伏,半点威慑力也无,听得其他人质都忍不住发出窃笑。


月人愤怒,往法斯那开了一炮道:“都给我肃静,抱头蹲好。”


然而法斯并没有如月人所想,碎成一块块磷叶石。流动的合金延展成一道屏障,完美挡住发射而出的炮火,凹陷的合金连离子炮的反射束也一起阻挡下来。


法斯在合金后干劲满满地说:“好吧~就当是训练手臂的灵活性啦!”


“等等。”黑水晶不晓得从哪拿出一柄手电筒似的光剑抛给法斯,被法斯伸出的合金触手接住。他自己也手持一把长刀,不是惯用的镰刀,而是光剑制式的破冰刀。


他说:“你要是再乱来我会很头疼的,杂鱼就别管了,我们先去控制室解除信号屏蔽,再把月人的指挥干掉。”


法斯呆呆地看向光剑,语气飘忽:“……武器不是要托运吗?”


“以防万一,别计较这种小事。”


“好吧……不对不对,你是怎么通过安检的?这可是公然蔑视安全法规啊,黑水晶~”法斯眉飞色舞得意洋洋,像是抓住学生考试作弊的老师。


黑水晶懒得理会法斯的戏谑,待法斯撤下合金屏障的一瞬,他就默契地冲出去,延长光刃将反应不及的月人打散。随后把释放能量网围困住他们的能量结晶击碎,前后用时不过几息。于此同时,法斯也解决了漏网之鱼的月人,捣碎他们的通讯设备,防止他们向其他月人团伙传讯找来支援。


黑水晶把光刃调回中等长度,对法斯说:“我们去控制室。”


法斯的合金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原状,连忙从一滩软趴趴的液状物种延展出两只“手”,一个劲鼓掌,还竖起拇指说:“哇~好厉害!”


黑水晶绷着脸:“……吵死了。”


——————

*星号(※)内容参考百度百科词条“特洛伊木马”。


*站黑水晶和磷叶石,原因如下(动漫之家图):


漫画是这么说的,擅自解读为“会保护你,包括精神状态”了。很骑士,很帅哟。

替身梗我是拒绝的,强烈拒绝!!


还有法斯,侧脸让我想到了忧郁的王子殿下,哈哈。


特别喜欢看他们互怼,每次同框都笑裂,舍友频频问我是不是有毛病。

当然是没有啊!你们说是不是!


*漫画里,老师应该是通过折射率和带颜色的离子判断究竟是什么水晶的?


不过我还是查了一下百科,我个人偏向于认为是郭斯特的晶底是墨晶,没搞错的话墨晶应该就是黑水晶啦。

墨晶与烟水晶的关系为:墨晶 ⊆茶晶 ⊆烟水晶。

也就是烟晶的一种啦。

好久没学数学了,应该没打错符号吧?


评论(9)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