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六底至九月初有暑期班

【时序混乱】一周目 28

*各种警告

*[目录],about 3500 words

*已修

——————


早上轮到加州远征值班,留我一个孤零零面对散发出诡异气氛的大和守安定。至于三日月,昨晚大放厥词之后我觉得非常没脸见他,和他待在同一个房间超过十秒就想枪毙昨天的自己的程度。


而三日月宗近这把刀,实在很有问题。


我眼睁睁看他早上吃了一碗米饭、一条香煎秋刀鱼、一碟腌黄瓜(渍菜),喝完酱油风味的味增汤后,他居然还把玄米茶放进茶壶里泡了一会儿,然后给自己倒了杯!


为什么这么淡定?没瞧见伟岸如我都开始内心焦虑了么,他真的是昨天和我把酒言欢、坦诚相待的那把三日月宗近吗!


我极力向三日月发射死亡视线,希望他能有点身为我“托孤”对象的紧张感和自觉。


此付丧神不愧是赫赫有名的太刀,敏锐度颇高,一下就接收到我的视线。他一脸了然地对我笑笑,然后转身给我也倒了杯玄米茶,温热的茶杯递到我手上,我不明所以道:“……谢谢?”


三日月双眸微阖唇线勾起,微笑说:“主君想喝茶直说就好,一直看着我,我可是会紧张的呢。”


“……”


抱歉,这个进入后宫模式的花花公子刀是谁啊?笑得活像乙女漫画封面上的牛郎一号,还企图冒充我本丸的刀,当我瞎的是不是?


我喝干净茶水,把杯子连同碗碟朝洗碗机里一扔,对三日月摆摆手,正式向这看不懂我目光中深意的部下宣布:“忙你的去吧,等我有空了再陪你去配副眼镜。”


“眼瘸”的三日月眨眨眼睛,表情似乎有些疑惑,我拍拍他的肩就离开了——相信他会懂得我的良苦用心的,哎,我真是个好上司。


吃完饭后要去哪里不言而喻,某把昨天中午到解压教室的刀没来餐厅,只好劳烦我本人亲自去请他下来。


我瞥一眼电梯上的数字,18楼,果断放弃等电梯上上下下的途中经过二楼。反正也就是一层差的高度,我还没懒惰到连几步台阶都不想走的地步。


最近的电梯使用频率大大提升,不过用的不是我或者我的刀,而是解压教室无处不在的小纸人式神们。不晓得是谁的主意,电梯内外的按钮下面都安装上了迷你爬梯,这样一来式神们就可以自由使用电梯,而不用担心够不着按钮了。


虽然点子很贴心没错,可如此一来解压教室唯一的电梯就变得僧多粥少起来。我们一人两刀最多再加上客户,一共四人怎么抢得过被我召唤出来的几十只式神啊!


早上搭电梯下楼的时候电梯就拥挤的不行,纸片式神不占空间没错,但是你瞧瞧它们带进电梯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园艺花洒、堆放抹布的小推车、绘画水桶、儿童折叠塑料梯子、桌面扫帚和簸箕……


一言蔽之,式神专用打扫工具。


我踏着双巨脚挤进利立浦特(小人国),生怕一不小心就把勤勤恳恳打扫卫生的小家伙们连同清洁用品一起踩成薄脆披萨。我使劲踮起脚尖企图用芭蕾舞姿点出一个Attitude(鹤立式舞姿),这才麻溜地滚出那片2.25立方米的是非之地。


三两步跨上3楼,我拐弯还没走几步,远远看见地板上放着个盒子,有点眼熟。走近了看,原来是加州的便当盒,不知道在大和守安定的门口放了多久,虽然盒子低下有我用广告颜料画的保温符咒,便当盒摸起来也全凉了。

 

好奇心驱使,我轻手轻脚地将盖子扒开一条缝,一股焦糊味伸出魔鬼般的触手,狠狠朝我的鼻子抽了两下。我一个哆嗦光速把盖子摁回原状——原来是加州昨晚的杰作。

 

失敬失敬,后辈我就不打扰各位荤素大佬在食盒里休息了,在下失礼先行告退……

 

我蹲在大和守的房间门口犯愁,端着盒子深思,究竟该怎么解释才能让我的顾客相信这儿是诚信解压教室,案底清白无任何前科,绝对没有毒杀对方的意思啊?


唉,多思无益。

 

我招来在三楼看守扫地机工作的式神,把便当盒放在扫地机扁扁的脑袋上,并命令小纸人骑着扫地机去秘密处理掉加州制作的生化武器。式神不情不愿地跳到放着便当的扫地机上,晃头晃脑地离开。

 

随后我敲敲大和守的房门,这个举动没有得到良好的回应,我不得不对房间内喊道:“该起床了,大和守。”

 

……没反应,怎么回事,莫非不在?总不可能宽心到呼呼大睡吧。


这厮昨天没礼貌的模样还印在我脑海里没消失呢!根据我以往的经验,大和守安定不像是能在陌生环境里放心托胆的类型。怕他和某位石切丸一样在卧室里瞎折腾,我决定“擅闯民宅”推门进去看看。

 

刨除加州和三日月的房间,三楼的房间都是没有门锁的,我会敲门只能说是的习惯性礼节,实际上解压教室并没有给“病人”的隐私留有余地。


以防万一,我往自己外套内侧贴了张守护符纸才转动门把手。这年头刀心险恶,鬼知道迎接我的是“早安”还是利刃,我也只能拿最大的恶意揣测对方,小心驶得万年船了。

 

解压教室的门质量好得不行,绝对没有电影里开门的吱呀声。木门悄悄滑开一尺宽,我站在门后没作死的把脸往门缝里凑,再朝房内推开几寸,漆黑穿过半米宽的间隙照在我的身上。里面是黑暗的领域,都怪窗帘隔光效果太过拔群,不看时间还以为是深夜。

 

光线从我背后透进去,在大和守的身上盖下一条明亮的印章。住里面的那货正端正地跪坐在床上,面向门的方向,左手持刀,右手则握在刀柄上,仿佛坐在道馆外的樱花树下的武士,只要有风吹落柔软的花瓣他就要施展拔刀术似的。


福至心灵,我向他掷去一张尚未写召唤术的空白纸人,暗自期待大和守能像电视剧中的演一样出刀寒光一闪,将轻飘飘的纸片斩成对称的两半。

 

纸人在空中打了个优雅的圈,颇有华尔兹开放式自然转的姿态,然后在空气阻力的作用下落在了……我的脚前半米远。动画片中阴阳师随手扔纸就能命中十几甚至二十米外的目标,那都是因为咒术的缘故,单纯的扔小纸片真的就只能像我这样。

 

绝对,和我臂力没有关系!我山田氏的肌肉绝非浪得虚名,明白吗!?


我大胆走进房间,在门口摸索了一番,打开床前的LED灯,再弯腰捡起落在地上的纸人。然后,一双装着深邃与宁静的蓝色眼睛与我对上视线——

 

我撞进一方幽深的蓝中,那是爱琴海湛蓝的天空,白色海鸟飞越过平静的海面,阳光倾斜在圣托里尼岛的蓝色屋顶上。或许有巨大的海怪在幽深的水中投射出暗沉沉的阴影,但它不再是爱琴海的梦魇,而是大海豢养的宠物,海洋隐藏在深处的力量。


大和守安定的整个气场都与昨天判若鸿沟,如果说第一眼看到的他还是仇怨缠身的“桥姬”,现在他简直就是巡视领海的波塞冬,对自身的一切有着绝对的掌控力。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什么,能在短短一个晚上就给他带来这样的变化?


海神看着我说:“是你啊。”

 

我回以至高的敬意:“大和守,我都敲门了你就算不说‘请进’也该给我点反应吧。”

 

“反正你一定会进来,我说不说有什么区别?”

 

扯了扯嘴角,我暗道,难道你会因为不论怎样都要吃饭就不在饭前说“我开动了”吗?这完全是态度问题好么!啧。

 

我道:“洗漱一下到二楼去吃早饭吧,昨天加州有带你参观本丸吗?”

 

“早饭就不用了,我不想吃东西也感觉不到饥饿。”大和守说话是标准的少年嗓音,本来应该是稳重中带点雀跃的声线听起来却十分冷淡,他将本体插回腰间站到我面前,“我昨天离开手入室后没再走出房间过。”


我想也是,否则加州在门口埋的那个名叫“便当”读作“地雷”的玩意儿早就该爆炸了。


“头发散着不会很麻烦么,要不要扎起来?”


“不用了,这样就好呢。”他的表情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唇线微微上扬,波光溢出蓝色的海面。


哇哦,居然笑了,为什么?这家伙心情挺好的吗,难道说头发披散有什么深意?还有他头上的是钵卷,不对,护额?


昨天他头上没有戴这个吧?


站在我边上,大和守真是怪异至极,他看起来特别的……正常。


有种扔进刀剑堆里就找不出的普通感,我敢用我的灵力发誓,昨天他和现在可不是一个样子,而且这也绝不是我带给他的影响。太奇怪了,只是一个晚上而已,他究竟在解压教室里经历了什么,发生什么才会变得像集合在一起的正六边形一般,精神状态如此的“稳固”?


思维转个圈,我开口说:“那好吧,我带你在解压教室到处走走。”


大和守点点头便跟上我,这么老实乖巧,着实是让我有些意外。


本来带客户参观本丸应该是加州或者三日月的工作,不过既然加州没有露面,只好由我充当一下导游,慢慢向大和守介绍这座摩天大楼的各个楼层。我与他走下楼梯,会客厅在一楼,平时我是在那里与“病人”谈心,但我此行的目的地不是空旷明亮的会客厅。


楼梯上装的是感应灯,拐弯处开有不大不小的窗户,偶尔有一阵强劲的秋风会把红叶吹进一楼与二楼间的楼道来。


抵达二楼的餐厅时,三日月已经不在了,看完的《时间轴日报》被好好收拾叠挂在角落的报刊架上——说实话,我的本丸什么时候有的这玩意儿?一不留神就毫无违和感地侵入了我的领地,架子上面全是《时间轴》,还特么按照时间顺序码放地整整齐齐,一看就不是我或者加州的手笔。


三日月宗近,你老老实实告诉我,前段时间收到的《豆知识科普周刊》订阅账单是不是也是你干的好事?!


我麻木地扫了眼报刊架,伸出左手指向二楼的其它房间道:“这里是餐厅,那边是厨房和储物室,左边过去是晾衣房,不过已经不怎么用了,衣服基本上都挂在30楼顶的阳台。”


大和守简短地评价:“嗯。”


我走到厨房拉开冰箱门,隔着一个餐厅的距离用力抛了瓶灌装牛奶给他。





————————

*注释:

1.渍菜就是所谓的“日本酸菜”,但并不等同于中国东北地区的那种酸菜,而是以日本风味腌制的各种蔬菜,日本人起名叫“渍菜”。(百科链接

2.玄米茶是一种日韩风味绿茶饮品,它以糙米为原料,经浸泡、蒸熟、滚炒等工艺制成的玄米与日式煎茶拼配而成。(百科链接

3.利立浦特(小人国),出自《格列佛游记》。(百科链接

4.大和守安定拿走了加州便当下的便笺,没吃没打开,饿过头了所以不觉得饿。人和刀剑付丧神都是会撒谎的。

5.Attitude,音译“阿提丢”,又被称作“鹤立式舞姿”,为芭蕾舞中一种姿势的叫法。(百科链接




*诸君,看过《3月的狮子》吗?这是截图,很棒的点心哟~



*圣托里尼岛的蓝屋顶与爱琴海(百度图片):


和大和守的眼睛颜色超像的,眼中有蓝色的爱琴海呢,很美对吧?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