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叫甜咖就行。

不要因为我写过的cp关注我
我会爬墙而你们终归会后悔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文笔
就不要点击关注了

微博@琈炣_甜咖

【宝石之国】酿酒师和学徒

*有一个被神秘、财富和美酒环绕的国度——这样的AU,喜欢吗?

*冬巡组,安特库(南极石)&法斯(磷叶石)


1.

“问题,葡萄酒酿酒师必需掌握的三大条件是什么?”


“呃……这个嘛……”


趴在桌上的人思考十几秒突然抬起右手说:“啊我知道了!是摘取优秀葡萄的眼力、优雅又能干的酿造技巧,还有品尝葡萄酒时的敏锐味觉!”


“……”听答案的安特库闭上眼摇摇头,脸上的表情颇有惨不忍睹的意味。他认命地说:“是‘风土’、‘葡萄’和‘气候’,你这家伙真的打算成为酿酒师吗?这可都是基础中的基础。”


啪嗒,抬起手的法斯又扑倒回去。他把半张脸和左手压在空白一片的笔记本上,握着笔的右手有气无力地垂着,眼神发直说:“太——无——聊——了,酿酒师不是只要能制造出好喝的酒就可以吗,为什么要看这么多书……”


高耸的书架用望不到顶形容也不过分,其中近乎百分之九十的书宝石们必须用升降梯才能拿到。藏书用的高塔里有一半以上的书都是为葡萄酒而存在,剩下的一小半则是关于其他酒种、地理风貌、气候预测、土质养护等等。


安特库从庞大的藏书中挑挑选选半天,艰难地排除了四十多本他觉得可以暂时不用学习的书籍,把剩下的全部堆放在法斯伸手就能够到的地方。临时搬进藏书塔的课桌椅被三百多本书团团围住,严严实实地把法斯困在直径一米不到的圆里,只露出脸能看见课桌前的小黑板。


当法斯趴在桌上时,安特库甚至连他的头发都看不见,整齐叠起的书如同砖块,在黑板前堆砌出一口可以打捞出磷叶石的深井。


“好枯燥……”


“还有很多内容没看,无法理解葡萄的特性就难以酿制美酒,分辨不了土壤、地形和气候是否合适就不能种植出可以酿酒的葡萄。”


“枯燥……”


塔里的照明虫们安分地飞在两人身边,没有因为法斯一眼书都没看就嫌弃地离开。安特库瞧了眼因为法斯发色反射出蓝绿色微光的“井”,加重语气说:“基础的知识就算记不下来也要背。”


法斯不再说话,随手从身侧抽出一本书翻开竖立在面前。他勉强坐直身子,用笔慢慢把书里重点总结到笔记本上。


纸张和笔尖摩擦的声音断断续续却没有停止,如同吉他手忧愁的独奏,中间穿插书本翻动的摩挲声。


见法斯总算静下心来,安特库暗自松口气,推开暂时用不上的黑板离开原地。他爬上可以平行移动的升降梯,寻找自己需要复习的知识和尚未涉猎的内容。几乎每一年他都是从初春开始“夏眠”到深秋,闻着葡萄酒的气息从冷冻库里醒来。


一年中有一半以上的气温对他的体质来说过于严酷,哪怕有充足的冷气和老师的魔法也难以让他在夏天自由行动。过长的睡眠时间让他充足休养生息的同时,也一点点抹杀他头脑中关于葡萄酒的知识,所以他会趁秋季的尾巴尚未溜走就提前离开冷冻室,花费一周左右的时间巩固它们。


当他开始酿酒师的工作,一望无际的葡萄园中几乎已经没有悬挂的葡萄的葡萄藤。它们大部分在温暖的气候就被采摘酿造,只留下顽强的雷司令(Riesling)和一部分适应力极强的霞多丽(Chardonnay)葡萄。


往年,这些葡萄将主要被制造成名贵的冰白葡萄酒,整个制作流程包括在冰天雪地中采摘自然冰冻的葡萄几乎都是由安特库一人完成的。不过今年稍有不同,“失眠”的法斯被老师派到他手下学习有关冰霜酒的知识。


安特库捏着鼻子勉强接受了这个“学徒”,对法斯在酿造葡萄酒上的天赋仍然抱有怀疑。毕竟法斯法菲莱特可是至今活到三百岁,也无所事事了三百年的超级咸鱼。


而且留给他们看书的日子有限,等初冬的第一场雪降落后,就是收获葡萄的时间了。


2.

鲜少有客人会在冰天雪地的时期抵达这个国度,除非他们想趁自然气温合适,将酒运输回自己的故土。大部分喜爱冰霜酒的异国人,会乘着夏日的季风到来,在炎热的此地挥金如土地住上一周,每天傍晚就着夕阳慢慢享用半瓶昂贵的顶级冰白葡萄酒。


在寒冬之际来到这里寻求美酒的异国人如此赞叹银装素裹的景色——仿佛身处永宁的阿瓦隆。


弄清“阿瓦隆”代表的含义后,安特库点点头没什么表情地说:“确实像天国,大部分的动物到了冬季都不会再外出活动,看起来就像没有生气的亡者的国度。”


异国人尴尬地恨不得把3分钟前说话的自己埋进土里,“不不不,您误会了,我的意思是这里就如同极乐仙境一般神秘和美丽。绝对没有冒犯的意思!”


表里如一的安特库完全没觉得被冒犯了,他是真心认为冬季太过寂寥。数百年来他虽然能陪伴守护这一方天地的老师度过严冬,却终归无法让冬天像其他季节一样充满活力和朝气,担心死气沉沉的冬天无法为老师带来更多的笑容与慰藉。


但今年着实是个例外……


“嗯嗯,没错!真的是一片白色除了萎缩发黄的葡萄藤什么都看不到。”法斯插嘴,对周围的环境挑三拣四。


异国人更慌了,看着两位宝石人欲哭无泪。


最后还是看不下去的安特库把异国人从内心的拷问中解救出来。他说:“你喜欢这样的景色就好,希望你能在这里找到想要的酒,连同美好的回忆一起带走。”


“谢谢,借您吉言……”


而后一整个白天安特库带着异国人在专门储藏冰酒的仓库中挑选对方喜爱的酒。品尝口味、细嗅香气、观察色泽、查看年份,甚至是对方挑中的酒酿造的那一年的冬天发生了什么事件,安特库都能娓娓道来,为醇香的液体渡上一层历史的厚度。


而刚出新手村没多久的法斯呢,只能拿着小本子唰唰唰企图记录下安特库的每一句话。还时不时发出“这都能记住?”“居然有发生过?”“你的大脑是老师的魔法书吗!?”这样没有技术水准的评论,简而言之,“新人味”十足。


尽管如此,不论是安特库还是法斯的话语都让异国人听得很开心,觉得能来此方寻酒实在是有趣的经历。


下午4点,安特库和法斯将两桶尚未装瓶的冰白葡萄酒小心地移动上异国人的飞天马车,而后目送他离开。


站着学习到现在,法斯不仅觉得手酸腿疼,连心都累得不行。他蹲在地上说:“好不容易在冬天过来,还挑选好久,居然只买这么点酒就回去了?”


安特库说:“那是因为冬天往往一整棵葡萄树也仅能生产一瓶冰酒,产量低价格高十分珍贵,最好的冰酒就是带一车黄金来也买不到多少,所以只买了那些是正常的。”


“诶~”法斯翻过小本子里的潦草字迹,在空白页上继续记,半死不活地说:“原来如此。”


安特库将葡萄园为客人暂时开放的领空再次封闭。他走到法斯面前,站了一会儿,最后说道:“……走吧,接下来还有日常工作。”


“什么?还有?!”


3.

所谓的日常工作其实就是酿酒了。


虽然天色已经暗下来,但只要气温是适合采摘葡萄的,哪怕是黄昏也要带着容器进葡萄园。


因为这项工作可能会持续到黑夜,以防万一,他们向老师要了许可,那之后才带上待在保暖琉璃灯中的夜光虫们前往雪原。


终于迎来的动手环节显然让法斯兴致高昂起来。他们走上瞭望塔,此时住在瞭望塔边上的巨鸟们已经进入冬休期,不能带他们跨越辽阔的红葡萄种植地到达白葡萄的区域。所以要上瞭望塔乘坐只在冬天出现的冰雪缆车。


这些缆车是冬季妖精的杰作,安特库教法斯用海螺哨声呼唤它们,以冰冻在冷冻室冰块中的红玫瑰和金灯果换取它们的帮助。


法斯问:“为什么是这两种东西,冬季妖精喜欢吃金灯果吗?”


“不知道。”


“而且还有求爱用的红玫瑰……为什么?”


“老师曾经说过冬季妖精因为没见过夏天,所以才会想要夏天开放的花,红色在冬天又是比较少见的颜色,它们会喜欢也不奇怪。”


看不见尽头的长长缆绳将缆车引向远方。坐在冰做的缆车里,周围的一切都是透明的,简直就和凭空悬浮在天上一样,法斯目不转睛地盯着脚下不断靠近又远去的景物。但对安特库来说,这些早已是司空见惯。


冬天的黄昏时期并不像其它季节,可以看见火红的云朵和缓缓下沉的太阳。只有灰蒙蒙的天空渐渐从浅灰色变成深灰色。


当他们在白葡萄种植地的边缘下车,琉璃灯中的夜光虫们已经开始照明工作。


法斯和安特库将琉璃灯悬挂在葡萄架上,冬季妖精们帮他们拿来空的篮子盛放摘下的葡萄,等篮子满了它们会运走再带空的过来。


安特库先是一边解释什么程度的葡萄可以摘,一边摘下来示范给法斯看。冻成冰疙瘩的葡萄粒落进篮子中,发出“嗒”的微响。安特库说:“好了,你试试看。”


“好,看我的!”法斯举起小剪刀,弯下腰观察了一会儿,指着一串葡萄说:“这个怎么样?”


“眼光不错。”


雪后的葡萄藤上凝冻着一层冰霜,开始枯萎的葡萄藤也因此变得坚硬和充满韧性,使采摘的工作比夏天难上数倍。


法斯小心地拨开叶子和其它挨在一起的葡萄,把剪刀伸向顶端用力一剪!


“啪呲”一声脆响,握着剪刀的右手手指顿时裂成数节飞溅到地上。


安特库:“……”


4.

夜晚,法斯躺在医务室任由安特库摆弄他裂成一节一节的手指。


法斯半睁着眼睛抱怨:“这真的是我能做到的日常工作吗。”


“-15°C时冰的硬度只有3,你比冰的硬度还高了0.5呢。就算是我在这种气温下也不是完全不会碎,习惯了就好。”安特库把拇指黏回他的手上,然后把自己的锯齿小刀递给法斯,他说:“借你,剪不断就锯开它。”


法斯用完好的左手接过,手术刀大小的小刀刀锋是黑色的锯齿。他来来回回看着这把锋利的小刀,提高音调语气感激地说:“真的?不是想要被老师夸奖故意做这种困难的工作吗?”


安特库听了后是这么回应法斯的小情绪的——“再废话就碾碎你哦。”


之后,法斯总算是渐渐适应了冬季的采摘,从安特库眼里的“糟糕的一塌糊涂”变成“姑且派的上用场”。


酿造白葡萄酒时,摘取下来的葡萄通常会马上榨汁,只用果汁进行发酵。这个过程中酿酒师会根据不同的葡萄做一些细化的处理,例如浸皮(Skin Contact)。


此外,安特库还先后向法斯展示了两种木桶酿酒的技术。一种是将发酵结束的酒液放进木桶的传统法,另一种则是这几年才开始采用的,把酒精发酵的过程放在木桶中进行。


法斯看看左边的木桶又看看右边的木桶说:“感觉好像差不多啊?”


“如果在木桶里进行发酵,木质的香气就会和酒融为一体,酿造出的酒往往带有一些香草和饼干之类清爽纯净的气味。如果是酿好的葡萄酒,倒进木桶里则是为了熟成,为已经有一定风味的葡萄酒另外添加香气。”安特库说:“对待不同品质、不同类型的葡萄要采用最合适的酿制方法,都给我现在记好了。”


法斯从身上掏出小本子把刚才的内容都写下来,他还为自己快速涂了个流程简图,虽然比书本上的流程图简陋难看不少,不过他相信这样记下了就绝对不会忘记。


话虽如此,该吐苦水的时候还是要吐的。他怨念地说:“一下记不住也是没有办法的嘛,脑袋已经在超负荷运转了唉,冬天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我可以明年冬天再继续学的!”


“……不。”安特库沉默了半晌道:“是我的时间不多了。”




——————

*增加逼格的参考资料:

《你不懂葡萄酒》[日]石田博(百科链接

冰霜酒(百科链接

冰白葡萄酒(百科链接

冰的硬度是多少(知道链接

透视葡萄酒酿造全过程 | 醉鹅红酒日常(b站链接

【纪录片】葡萄酒大赏 - The Wine Show (b站链接


*疯了疯了

以下剧透时间

(海豹咆哮.jpg)

这特么就是你们把我可爱的南极石磨成粉粉铺在地上当装饰的理由?!?!





评论(5)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