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叫甜咖就行。

不要因为我写过的cp关注我
我会爬墙而你们终归会后悔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文笔
就不要点击关注了

微博@琈炣_甜咖

【东喰】谢礼

*永琲永,是的你没看错CP名

*控制不住自己的手

*欢脱向,希望可以感受到我想表达的点呢


1.

佐佐木一等搜查官带着一串小尾巴坐上地铁,身上白色的制服吓倒了一片混在人类中搭乘地铁上班上学的喰种们。


——靠,一群“白鸽”搭什么地铁,给老子用飞的好吗!你们是想特么是想吓死谁啊!不知道老子赶时间吗!!


当然,平时乖乖当普通人,也许战斗力评级连B都没有的小喰种们也就只敢在心里咆哮了。他们巴不得下一站来得再快一点,好躲开这群拎着箱子的瘟神。


满腹心事的佐佐木琲世没注意。倒是心机boy人设的瓜江久生把那些露出破绽的惊恐面容一一记下,决定等这个“浪费时间的集体行动”结束,就去收割那些可以提高功绩的积分们。


他们要在中途转站才能从起点到达目的地银座。银座所在的地区曾经被称为“中央区”。但从CCG成立后,中央区的称呼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那个区域更多的被称为“2区”。


2区历来是有众多喰种聚集的地区,喰种们在这里捕猎人类,相互争夺喰场,甚至是共喰也不罕见。不过这并不能阻挡人们昼夜无差相携沉浸在银座的魅力之下,因此银座商城附近总是不缺少值班的搜查官。


这周轮到铃屋班在2区巡察、驱逐喰种,中午有两个不知死活而且饿得发狂的喰种在三爱大厦边上闹事。坐在甜品店里吃冰淇淋火锅的铃屋准特等在接到消息后,推开桌前的冰淇淋球花了十五分钟弄死了那俩傻货,又带着一身喰种的血火急火燎地回到店里继续吃,结果被店铺经理诚惶诚恐地请进了无人包间,以免吓到其他客人。


留在三爱大厦待命的阿原半兵卫和另外三位铃屋班的成员把喰种的尸体塞进面包车里。


佐佐木指导的QS班的任务就是和铃屋班交接那2具A级喰种的尸体,并将其安全护送到CCG总部的实验楼,只要路上没人劫镖,这就是个白蹭经验值的新手任务。因为要把面包车连带车里的尸体一起开到1区,所以佐佐木他们出发时选择了搭地铁,中途转乘直达银座的日比谷线。


越是靠近商业区,人流量越大,人类和喰种难分彼此得挤进同一列车厢里,再被一视同仁地挤下车厢。


上了日比谷线的地铁,佐佐木一不留神就站到靠门的位置,然后就再也挪不到其他地方了。好在没和QS班的其他人散开,一帮人都团在了门边的扶手周围。


高高低低的建筑在门上的玻璃窗中闪过,普通的景色却让佐佐木有些动容,地铁渐渐向银座靠近,让他不合时宜地想到一些工作之外的东西。


灵光在脑海中划过,快得像流星,佐佐木突然就转头对挨着自己的米林才子说:“任务结束后大家一起在银座逛逛怎么样?”


“诶?”


“我就算了,你们去吧。”离得稍远的瓜江率先反对。真是的,他还想要去攒功绩呢,没时间陪他们瞎折腾。


和六月透站在佐佐木对面的不知吟士说:“阿佐是要在银座买东西吗?”


“嗯。”佐佐木思考片刻说:“有想送礼物的人,一直以来受到许多的关照,但是对方的生日已经过了,圣诞节又还有一个月……”


米林才子啊了一声,拍手说:“妈妈可以明天送呀,正好是感恩节!”


一旁的乘客大概是听到才子对佐佐木的称呼,侧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嘀咕现在的年轻人看着不大居然都有孩子了。让听力满分的佐佐木尴尬地调低音量——倒不是他介意才子对自己的称呼,只是不喜欢被关注或者说闲话。


六月透攥紧扶手说:“对方……是女性吗?”


“不是,是永近君。”


“永近君?对策Ⅱ课的永近英良先生吗,上周有一起合作过的?”


“对,大家当时是第一次见到他吧?对策Ⅱ课的人员只有在大型喰种驱逐战的时候才会在CCG大楼活动,平时是在他们专属的办公楼的。不过我和永近君已经认识有2年了。”


“阿佐当搜查官也才两年多吧?”不知说:“那不是认识挺久了应该满熟的……突然送礼物会不会显得很生分啊?”


“会吗……?”佐佐木疑惑。


六月想到一个好主意,说:“老师,要不明天请永近先生一起吃晚饭吧!”


才子欢呼:“吃感恩节烤鸡!”


“嗯……”


见佐佐木居然真的在思考“烤鸡”的可能性,不知无语了,他道:“平时请吃饭也可以,特地挑劳动感恩节(勤労感谢の日)不是反而很奇怪吗。你只是想吃烤鸡而已吧,肥才子!”


“你说谁肥?过分!”


才子抗议无效,被又高又瘦的不知一手按住脑袋徒劳地挣扎。


“你们两个,在地铁上就不要闹了。”六月说:“会给老师添麻烦的……老师?”


“啊、怎么了?”佐佐木身陷“感恩鸡”的联想怪圈,发了会儿呆,没注意刚才发生什么。他回给六月一个疑问音就又走神了。


最后,还是瓜江听不下去地发出提醒。他撑着个死人脸,一边随人流往地铁下走一边不耐烦说:“再不下去要过站了!”


2.

无论如何都想送些什么给他,除了对他的感谢,还为了自己,希望自己能在对方眼中留下痕迹。


注射Rc抑制剂后接近头皮的头发慢慢变成黑色,或者说,新长出来的头发是黑色的。时间缓缓流淌过指尖,等他回过神,已经想不起粉色的指甲曾经还有过其他颜色。


佐佐木从有意识以来就知道的,“自己”最初并不是“佐佐木琲世”。但他完全没有过去的记忆,不知道曾经的“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叫什么名字。


他被有马先生赋予了“佐佐木琲世”这个名字,固执地认为自身独立于这具身体,想与过去的那个“自己”划清界限。在为眼前的世界吸引的同时,他无时不刻地害怕着,抗拒偶尔在幻境中看见的白发人,恐惧“佐佐木琲世”这个人格的消失。


两年多以前的他,佐佐木三等搜查官,每天每天努力将令人放心的微笑戴在脸上,不给别人担心的机会,也不给自己的恐慌在表情里腾出空间。


他觉得自己应该做得还不错,刚担任他上司的晓小姐似乎没看出什么不妥,有马先生也只是对他说“相信你自己,琲世”。他的存在,被肯定了。


也许终有一天他会不再是“他”,但是他很幸福啊,18岁才开始的人生这样就够了,这样就……


“佐佐木就算忘了也没关系,你一直是你,过去说不定只不过是一段连愉快都算不上的回忆喔!”


面对突然冒出来的金发青年佐佐木呆了呆,而后转身问老神在在端坐在办公椅上的真户上等:“请问这位是……”


“你的心理辅佐,你不是前段时间一直休息不好吗,有什么心里过不去的不说出来我怎么知道。”升职为上等的晓小姐十分霸气,眼下尚没有两年多以后的成熟,性格上显得有些锋芒毕露。她斜了眼傻在原地的部下说:“算了,我最近比较忙,暂时没功夫解决你的小问题,这是永近英良,剩下的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


然后他们就被很忙的晓小姐轰出办公室,麻溜的滚进了CCG的员工福利区——一楼的咖啡厅。咖啡厅没有名字,对内开放,CCG的普通员工打半折,搜查官免费。


大家都直接叫它咖啡厅,没觉得有什么不方便的,反正平时在那喝咖啡的人不多,非常没有生意。又不是喰种,当然是想喝果汁喝果汁,想喝奶茶喝奶茶了,好好地在CCG楼里整出一个只卖咖啡的地方干什么,多余!


动不动就在咖啡厅坐着喝两杯的和修局长力排众议,义正辞严地说:“你们都知道CCG搜查官的平均寿命是多少,但你们还是加入了CCG,成为喰种搜查官的一员。我希望你们能体会到这个世界的美好之处,理解人生正如这杯咖啡,虽然味道是苦涩的,但同时它也是香醇的。”


可惜在场的听众没一个领情,嘴上给和修局长留足了面子,眼神毫不掩饰那叫一个鄙视。


佐佐木和永近到咖啡厅的时候,正巧,和修局长也在。


局长亲切地和两人打了招呼,举起手里的咖啡杯说:“永近君的份还是让佐佐木君一起点了比较好,这样才算免费。”


“是,谢谢提醒啦局长!我们先失礼了。”永近简单地鞠躬礼仪后就推着佐佐木离开和修吉时所在的位置。


佐佐木有些蒙圈,他试探地问道:“那个、永近先生和和修局长很熟吗?”


“不是不是,”永近摆摆手说:“是我的上司丸手先生,好像以前和局长是搭档,所以怎么说呢,开会的时候我要是跟着丸手先生旁听就会经常看见?”


“丸手特等,我记得应该是对策Ⅱ课的课长?刚才听和修局长的话,永近先生并不是搜查官所以是对策Ⅱ课的成员吗?心理辅佐又是……?”


永近没回答侦探佐佐木的正确推理,他掰过佐佐木的身子让他面对自己,双手猛地搭在佐佐木身上,害得佐佐木整个人抖了一下。


永近严肃地说:“我都叫你‘佐佐木’了,你就不能把我姓名后面那个碍事的敬称去掉?而且我还是和你说的第一句话就这么叫你,面对一个热情友善的同僚,你难道不应该称呼地亲密一点以示友善的吗!”


说着永近还得寸进尺地晃了晃佐佐木的肩膀。


佐佐木只好说:“是、是吗?”


永近心理辅佐不晃了,他停下对佐佐木三等的“摧残”,不满道:“你还反问我?!”


“抱歉,”下意识道歉的佐佐木顿了顿,说:“永近君。”


“……”永近紧紧盯着佐佐木看了几秒,随后松手说:“好吧,这次就原谅你。”


几分钟后他们捧着咖啡从前台回到座椅区域,和修局长已经不在那里了,不过咖啡杯还摆在桌上没被收走,看起来刚离开不久。


永近是一个很会聊天的人,也是很棒的听众。从第一次见面到一起在同一张桌上喝咖啡,中间不过短短几十分钟,佐佐木却觉得自己认识这个人很久很久了。他们就像无话不谈的挚友,天南地北地聊着些和CCG还有喰种无关的话题。


直到晓小姐忙完了身为武力输出的搜查官也无法避免的文职工作,来到咖啡厅提醒佐佐木明天没有放假,要照常上班,所以别和他的心理辅导聊到通宵。佐佐木这才惊觉时间不早,看向外面已经是漆黑一片。


晓小姐说:“刚好,琲世你送永近回家吧。他住20区,离这儿挺远的,之前在医院里躺了快三个月,上个月才从医院里放出来,要是这个月又被喰种袭击进医院我会很困扰的。”


永近吸了口气说:“好严厉啊晓小姐,我没有那么弱吧?”


真户上等眼神犀利,冷酷无情地给永近下的判决书:“有。”


佐佐木握紧拳头,他知道四个月前有一个大型讨伐任务——“枭驱逐战”。那一战中很多年轻的搜查官牺牲了,原来,永近君也是当时参战的一员吗?


关心完佐佐木的状态,嘱咐几句后晓小姐便踩着高跟鞋走出CCG大楼。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特别邀请你来我家住一个晚上!”永近说。


“可是……”佐佐木犹疑地说。


倒不是他们只认识了一天,就被邀请去对方家会让他感到尴尬,相反他们实在是有些相见恨晚的意思,但他不能吃人类的食物。虽然自己的状况在CCG算是个公开的秘密,可如果两人真坐在餐桌对面,他会不知道该怎么委婉的拒绝晚餐才好。


“没关系。”永近仿佛看出他在犹豫什么,对他笑着说:“不用担心,没关系的。那种事我知道啊……所以和我一起回去吧,我家的咖啡也很好喝喔。”


3.

除去作战时对策Ⅱ课带来的援助,佐佐木认为永近身为永近英良也在许多方面帮助过他。


如果将他比作树苗,那么有马先生就是种下他的人,晓小姐是一直为他浇水的人,而永近君则是不论晴天还是暴雨都站在树边陪伴他的人了。随着他与永近共有的时间越来越长,他却变得不安起来,讳莫如深的过去勒紧他的咽喉——他不知道,不知道将来要是过去那个自己“醒来”,自己面临把身体还给“他”的时候,究竟该怎么办。


佐佐木曾不经意间知道过去的自己和永近认识,而且是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他心里异常复杂,十分羡慕那个“自己”,但更多的是恐惧。他害怕永近更希望他是过去的“自己”,而不是“佐佐木琲世”。


佐佐木能感受到永进一直将他和过去的“他”重叠,把“他们”视作一个人,只不过一个没有近20年的记忆罢了。但是,其实不是的,他不认为等他恢复记忆,他还会是现在这个模样。


他之所以是佐佐木琲世,正是因为他没有成长的记忆,身上的一切都是空白的,所以才会是现在这样的性格。要是他有了属于“他”的东西,一定……不再是“佐佐木琲世”了吧。


正因如此,他才会希望以佐佐木琲世的身份在对方那里留下什么作为证据,如果他“消失”了,那至少能证明他曾经确确实实存在过。哪怕,对方并不在意也不要紧……


他只是……


只是……太害怕了,不愿意就这么寂寞又孤独地离开啊……


4.

结果感恩节那天晚上还是吃烤鸡。


库因克斯班(QS)的大家理所当然地聚在一起住的房子里,桌上摆满丰盛的晚餐,正中间是米林才子心心念念的烤鸡。房间没有被特意的装饰过,不知吟士嫌这样不够应景,不晓得从哪里搬来一个复古留音机摆在客厅,还放上一张里面全是上世纪音乐的黑碟片。


才子说:“没看出来,原来你还有这种爱好呀!”


不知说:“不是啊,这个是永近借给我们的噢。”


六月透转了两圈,没看见佐佐木,于是问:“老师呢?”


“妈妈?”


“阿佐?”


QS班叫唤几声,一点反应也没有。


瓜江久生翻白眼,简直想为小伙伴的智商打急救电话,说:“早就和永近先生出去了,晚餐就我们几个。”


“诶——?!”


1区(千代区)。


佐佐木和永近下了地铁,从神保町的A7出口走出去。


神保町是日本最大的书店街,此外还有许多咖喱店和一家非常有名的Saboru咖啡。咖啡店经营到晚上11点才歇业,所以他们把它定为最后一个要去的地方。


“我听小才子说你想去银座,为什么我们不去2区啊?”永近抬眼望去,入目的是林林总总的书店,难免让他想起有关“和女孩子约会”的话题。


佐佐木在心里告了多嘴的才子一状,解释说:“昨天出任务的时候正好在银座,所以就想有空可以买点东西。”


“衣服?”


“这个嘛……”


“喔,我懂了——”


佐佐木无端地紧张起来,两年多他可是多次体会到永近在某些时刻十分敏锐,他可不希望自己的小心思被当事人猜出来。


永近留出个大喘气的空格,拖长音调说:“是圣诞节的礼物吧!”


佐佐木悄悄松了口气,太好了没被发现。他把手搭在下巴上,做出深思的样子说:“嗯……确实是时候该考虑圣诞节要送什么礼物了。”


永近看着佐佐木的动作,露出一个称得上狡猾地笑容说:“好吧,刚才是我开玩笑,其实是打算送我东西才想去银座的对吧?哎呀,真是太感谢佐佐木一等的厚爱啦,我都要不好意思了哈哈哈……嗷!”


腰部受到肘击,虽然一点也不痛,永近还是弯腰发出夸张地哀嚎控诉佐佐木“心狠手辣”。


实在不知道自己的表情应该是尴尬、不好意思还是面无表情的佐佐木一等搜查官连忙收回自己的手臂,扶住弯下腰的永近“20区对策班”班长。


“没事吧?真的很痛吗?”


永近一手搭在佐佐木身上,气若游丝地说:“有礼物……就……没事……”


佐佐木无奈道:“现在去买的话不会一点也不惊喜吗?永近君还是等圣诞节那天再说吧,今天请你吃咖喱怎么样?”


“说好了哦。”永近站直伸手比出个V字,说:“赚到了,我要吃这条街最贵的!”


其实神保町的咖喱店价格都不会很贵,而且永近只是说说,没有把自己的话当真。随便找家以前自己去过的,就拉着佐佐木一起进去。在咖喱店里永近没有点很多吃的,还替佐佐木点上一杯意式浓缩,所以桌上看起来还挺和谐,没有呈现出一边全是吃的一边空荡荡的局势。


永近把咖喱一勺一勺往嘴里送,感动地说:“真是饿死我了!吃完这顿你想去哪里我都绝对奉陪,就算逛书店走断腿我也不会退缩的。”


“不会让你走断腿的,放心吧。”


“这么说反而更加恐怖好吗。”永近把勺子搁在盘子边缘,他端起果汁喝一口,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说:“待会儿去逛商城吧,现在不好好考虑临近圣诞节反而不知道该送给别人什么了。特别是挑选丸手先生的礼物,每年的圣诞节都是一场煎熬啊。”


“那就一起去吧,今天没选定的我们还能约下一个休息日。”


“到时候我一定会记得空出时间,绝对不会忘记今天的,你放心!”


佐佐木愣住了,半晌他笑着说:“……约好了,不能反悔。”


永近君果然很敏锐啊。佐佐木无数次这么想过,这次当然也不例外。他察觉到自己的想法还是被永近发觉,否则那句话就不是“不会忘记今天”而是“不会忘记约定”了。


同时他又庆幸参考六月的提议,和永近吃一顿晚餐。虽然,他还是没来得及在合适的时间送出合适的谢礼,不过——


“绝不反悔!”永近说。



————————

*日本法定节假日:十一月二十三日,劳动感恩节(勤労感谢の日)此时正值收获的季节,为了表示对收获的谢意,而制定了以感谢劳动为宗旨的节日。

烤鸡版感恩节是美洲那边的,不要被正文误导啊!还有,中国不过感恩节的,别太兴奋,周四上课呢!

*介于我一直操的是严谨的人设(x),so参考漫画决定了佐佐木对永近的称呼方式:

漫画真是各种“君”和“酱”乱飞啊,佐佐木对铃屋是叫“什造君”,叫不知为“不知君”。

你们以为我会让佐佐木叫永近“永近先生”吗??不可能!太甜了噢!

*写东喰可以参考的书籍推荐:


评论(6)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