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六底至九月初有暑期班

【时序混乱】一周目 27

*啰嗦向,没有苏,各种警告

*[目录],about 3000 words

*已小修



三日月说完说完话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直到山田把杯子拿起,轻晃倒不出酒的酒瓶又再次放下。


咯哒的敲击声从桌面传到三日月的耳中,犹如某个信号,让吃下去的蔬菜在胃里腐烂,毒素、苦涩混合胃酸泛滥到了嘴边。他将喷发的岩浆装进眼眸,脸上是肃穆和淡漠,心里却抹开惨淡的苦笑。


人心是三日月身为刀时看了千年仍学不会、看不透的东西,他只知道也只能随着主人的意志行动,没有“想”与“不想”,无所谓“愿”与“不愿”。


获取与人无异的外表对于刀,对于他来说,也许不是可喜的好事。他懂得了人性,知晓什么是悲伤,什么是懊悔,什么是痛恨。


不要听人类的语言,撒谎只是入门,一句话实话可以解读出千百种言外之意。不要看人类的动作,微笑都可以是欺诈,无法辨别对方抬起手是示好还是施暴。此时此刻,他却在渴望这样的虚假。


“是。”山田不容置喙地回答。


山田并非不知道他的所言所语会在付丧神的心灵上刻出怎样的裂痕,就如三日月的诘问中没有斥责之意,全都不过是迫不得已,都是活在这世上要付出的妥协。


他的声音犹如能射穿灵魂的箭矢,刺向三日月华美皮囊下变得千穿百孔的内心。


他说:“我不知道自己究竟会死于何种缘由,但大概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有任何‘不妥’,三日月,我需要你用你的刀,给我一个有尊严的死法。”


“这是第一件事。第二件事,我要你不计代价阻止加州回溯时间去见过去的我。”


“第三件事……帮我挑一个好一点的继任者吧,加州作为我的初始刀,恐怕上头不会给他拒绝指派的新审神者的权利。”


三日月呈上一张夺目又完美的笑容,轻轻俯身毕恭毕敬地说:“……我明白了。”


山田淡淡笑了:“唉,有这么不情愿么?我还以为你会说‘哈哈哈,我这算殉情吗’呢。”


而三日月只是维持微笑,微笑,微笑,而后冷静又认真地看向他,脸上没有表现出任何能和不情愿搭上关系的神色,因为那不是“三日月宗近”该露出的表情。人们对“三日月宗近”的想象与期盼构筑了他——诞生于时之政府的策划,被审神者从“三日月宗近”的故事中召唤而出,牢牢束缚在人形躯体中的付丧神。


多么讽刺啊!他在一个多月前就准备好了自己的坟墓,挑选棺材的质地,把遗书写进剩下的时光中。结果到头来,即将举行的葬礼主角却不是他这把“钝刀”,而是他的持刀人……


“我说三日月,你究竟为什么会……”最后的词山田没有说出来,他做出“暗堕”的口型。


但凡他还没喝那么多酒,就不会在这种时刻问这么没眼色的问题。可惜在酒精的作用下他胆子肥了不少,性格都变得二起来,估摸着回到解压教室连加州的指甲油都敢扔。


见三日月没什么反应,他又说:“已知的达成条件有两点,而且都是需要‘它们’主动完成,是不是也有条件需要外力呢?比如说——我原谅你,如果我是死在你的刀下,我宽恕你背负我的血的罪业。”


三日月:“!”


山田上下扫视面露惊讶之色的三日月,遗憾道:“没有变化啊,猜错了吗……难道不是‘宽恕’?还是说条件仍然不足?”


然而山田并不知道哪怕他猜对了逆转暗堕需要外力条件,同时猜对了这个外力条件是什么,三日月的暗堕状态仍然是无法消去的。


因为他并不知道其实三日月的另外两个逆暗堕条件一个都没达到。三日月没放下致使他暗堕的执念,也不曾为他的暗堕和之后所做的事情忏悔。他不过是收到了许多许多不经意的“宽恕”,来自以前的审神者的,来自一期一振的,来自加州清光的……只有现在山田明确地为他指出一条明路,让他意识到这个条件的可能性。


但他无法验证它,他已自断双腿,坐在平坦的路边,让路灯在眼前铺开一段明亮的光带。他是守夜人,目光早就锁死在这黑夜中,他会目送那些还有希望的刀们走上这段路程离开无光的深渊,直到最后,只剩他这把沾染过主人鲜血的刀,悄然消失在世界上。


寿喜烧吃得差不多了。一人一刀相对无言,似乎沉默到了某个极限,山田决定打破这种半尴不尬的气氛,他招来店员小姐,重新要了份菜单。


而后他们又补点了一些小食和清酒。沉重和消极的情绪好像随着那份被带走的菜单一起走没了,两个人都犹如忘记刚才发生了什么,不再提谈话间破裂的伤口和时至今日迟迟未脱落的结痂。


三日月对菜单上写的“本店特制~梅洛酿红葡萄酒——果味十足!”非常好奇,但是瓶装而且据说度数不低后劲挺大,便被山田一口驳回了。


店员小姐十分同情三日月,十分钟后送来了一杯声称是“顾客回馈”的葡萄酒。道谢后,三日月从袖子里摸出手机给它拍了张特写,又对着店内的桌椅和新端上来的食物“咔嚓”几声。山田见他居然还戳戳手机屏幕上LINE的那个绿色方块,把自己刚刚拍的照片发给了不知道谁。


最后红色的液体在高脚杯里晃荡两圈,安安稳稳地流进付丧神嘴里连着的无底洞。


山田一脸无语地塞了几口烤肉说:“三日月你不是喝茶的吗?而且也太夸张了吧,怎么感觉你像个来日本旅游的外国人……”

“茶也好,酒也好,使人心情愉悦之物而已。有机会的话真想去不同的国家看看呢。”


“行啊,三个人一起去英国吧?一直很想去看拍摄‘哈利波特’的国王十字火车站,还有牛津大学。瑞士也不错,巧克力很棒哦,当审神者攒了这么多钱也该给自己买块瑞士手表了!或者去中国,离得近,还能吃正宗的中华料理!对了,据说上头有意向和中国搞对抗历史修正主义者的合作……”


不提三日月的一年时限,不提山田的死亡预感,吃饭聊天随口做出将来会去其他国家旅游的约定。仿佛他们还有很长的时间,仿佛刀剑们可以自由出入国境,仿佛——只是普通在店里聚餐的家人。


任何旅行都多多少少有一个类似主题的东西。去四国时每天拼死拼活吃乌冬面,在新宿则大白天起就大喝特喝香醇爽口的清酒,去北海道的目的在于看数量尽可能多得羊群,横穿美国大陆是为了吃数不胜数的薄煎饼,在托斯卡纳和那帕谷是往胃袋灌进量大得足以使人生观发生变化美味葡萄酒,而在德国和中国,不知何故竟转动物园转个没完。①


他们这个没有开始的旅游,大概就是为了享受生命中的那点美好,所以要离开矗立在时空夹缝中的大楼,去看世界上最壮观的云海,爬最高的珠穆朗玛峰,欣赏法国的巴黎圣母院,挑战印度的超辣咖喱,尝试古巴从美女背上搓出来的雪茄,再把自己裹成球从富士山的雪上滚下来。


万一路上钱包被偷了,他们可以在街边卖艺,山田高中学为了耍帅过吉他,加州应该能上唱几句,三日月光是站着就能吸引好多女性的视线和她们包里的钱。


运气好就向大使馆求助,不行的话,一路这么流浪着回去也是挺有趣的。


总之岁月漫长,值得期待……吗?②


新上的清酒还没开,虽然知道再喝就该醉了,山田还是有一种豪饮的冲动。莫非是平时喝得机会太少,然而身体细胞是渴望酒精的熏陶的,积累之下郁闷大爆发?


拧开清酒的玻璃瓶口,山田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往杯子里倒个底便停下。最初喝的梅子酒是温热的,而店里瓶装的清酒则是冰凉冰凉落在还有一点温度的杯中,把那最后一点的热也浸没了。


“主君有固定的称呼吗?”三日月开口,他抬起左手指尖放在心脏的位置,“我以前的主人是‘浅’,嘛,虽然并不知晓她的真名,但对于‘我们’来说是不是真名并没有那么重要,只是能呼唤名字就代表了我们不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而是被某种相连的线维系着‘缘分’与‘羁绊’。”


“称呼……这周是影山飞岛,叫我飞岛?”酒液灌进嘴里,山田砸砸嘴咸鱼一样靠在椅背上,他整个人晕乎晕乎但好歹思维尚存。自己的真名在肚子里滚动两圈,有点淹上喉咙的迹象,幸好理智及时抡起棍子把它敲了回去。


寿喜烧的店不主打卖酒,所以清酒只有“山田锦特别本酿造”。像山田这种平时滴酒不沾的,根本搞不清清酒分几级,有什么区别,知名的牌子有哪些吧啦吧啦。他一次给自己倒一点,明知道要醉,还是忍不住莫名的诱惑,四杯只到杯底的酒下肚,和喝一杯也没差了。


他盯着瓶子,上面用毛笔字体写着粗粗的“山田锦”,心想,真巧啊都是“山田”。


于是他过一会儿又说:“嗯……那就向人事科申请一个固定的代号吧?就叫‘锦’,不知道有人用了没……”


山田这货在酒量方面实在是个弱鸡,十个他都喝不过一个三日月,原本计划好晚上要和三日月交代“遗言”的,结果稀里糊涂就被三日月在无意识中放倒了。现在正和搓圆的太空泥一样半死不活趴在桌上,万幸,他没有发酒疯的习惯。


他晕头转向地向把自己移动成一个比较体面的姿势,手支了半天,结果双手叠在下巴下面,没几秒就超载散架让他的头又磕回桌上。


“该回去了呢。”三日月看看时间说:“还是回去再休息比较好,站得起来吗?”


“不……让我就这么待着,很快会好……结账钱在……包里……”


“哈哈哈,主君喝太多了,下次要克制呢。”


“……啰嗦。”





————————

*注释:

①村上春树《如果我们的语言是威士忌》

②同上,原句:总之岁月漫长,然而值得等待。


*被砍的设定和后续发展:

由大和守安定与某物(溯行军?)构成“极化的大和守安定”。

本丸20160427-01,女审神者。生物学家审,高智商,打刀极化试验,禁忌的“人体试验”,加州清光碎,大和守安定被融合了部分破碎的溯行军,试验半成功;审神者意图用自己的试验成果换取“无罪释放”中……

时政目前判她缓刑,接过打刀极化试验资料的灵力研究科准备就绪,决定依照科研结果对捕获的溯行军(暗堕刀)进行初步试验。多次失败后,灵力研究科不计前嫌和生化医疗科的“僵尸”们共同合作,完全无副作用的“打刀极化”尚未成功,但由此提出了人类基因优化手术的设想。

灵力研究科对逆转暗堕仍束手无策。进行试验的时间溯行军无一例成功,他们甚至想动手把一期一振抓起来解剖一探究竟了,但是……


*清酒入门推荐【链接】,山田锦特别本酿造:



*被毙的大纲version2大致如下:



暑假想了一个小时的大纲version2两秒就删干净了,好吧,接下来是大纲version3的时间↓

下一章预告:

垃圾审神者自救成功,打刀极化计划将在22世纪部分时间区间进行推广试验。

大和守安定被紧急调走?山田纯的决心与来自大和守安定的杀意!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