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叫甜咖就行。

不要因为我写过的cp关注我
我会爬墙而你们终归会后悔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文笔
就不要点击关注了

微博@琈炣_甜咖

【东喰】85% Cocoa of Dark Chocolate

*越是补漫画re越是无法想象永研HE的未来,我不行了,原谅我,错的不是我,是“这个世界”啊。

*真的很想知道后续,就参考这个吧【围巾侠

*

*BGM:病名为爱

*



金木研弄丢了一个人。


最初的时候他没有察觉,以为只是住院,虽然新闻报道了一则医生擅自吧死亡女性的内脏移植到奄奄一息男性的体内的事件,但是他没有太在意。因为手术过程十分顺利,好友活了下来,而且很快就康复了。


他在花店里犹豫许久,在店员小姐的推荐下买一束黄色鸢尾花,路上经过常去的咖啡店,又买了当天刚出炉的三明治。咖啡店里的店员都是很好的人,听说他是去探病,多送了一份三明治给他,说是可以和朋友一起吃。


医院人很多,大家都行色匆匆,埋头去看病,埋头离开病房。


没办法,最近经常发生喰种袭//击人类的案件,遇害的人当场死亡,被害人家属患上精神疾病。侥幸活下来的,不是缺胳膊断腿,就是面目全非神情癫狂。


他在前台询问永近英良的病房号。


“请问您是病人的?”


“朋友,英是我最重要的朋友。”


查号的小姐会心一笑,“3012号,永近先生的病房今天才被允许探视,但是我听说他恢复的不错。”


“嗯,谢谢你。”


金木研一手抱着盛开的花,一手拎着装有三明治的纸袋,他看了一眼电梯上方,显示的数字正从5往上升。等电梯下到一楼要不了几分钟,他转身走向电梯边的楼梯,两台阶算一步,抵达3楼的时候电梯上的数字刚从1变成2。


赢了,他心想。


推开病房的门,里面的病号正对着窗外发呆。


有一瞬金木研觉得坐在病床上是一个别的什么人,孤独又寂寞与世界格格不入的怪物,然后“孤独的怪物”忽然变回他的朋友,扭过头看向他,特别灿烂地笑了。


“金木!”永近英良挥挥手,病号服袖子滑下一截。


全部是错觉。永近英良还是他熟悉的友人,从小就认识的挚友。


永近说:“这是什么,探病的礼物吗?……哇居然是花,为什么我一点也不意外啊,金木你就是这样才交不到其他的同性朋友的!”


他有点尴尬的脸红了,赶紧举起另一只手说:“才不是,还有三明治啊。”


“太好了!”永近眼睛一亮,掰起手指一边数一边说:“我正想吃点三明治啊、汉堡肉啊、鲟鱼寿司啊之类的东西,医院的营养餐太恶心,吃的我都快味觉丧失了——你去了‘古董’?”


“路上经过就去买了,明天会记得给你带寿司的。”他斜开眼又面向永近,知道自己带三明治探病很奇怪,但反正他都买了而且恰好英也喜欢。“英的身体没事吗?”


病号从袋子里捞出三明治,啃了一口,顿住。


“英?”


“……没事、没什么。”永近面色如常地咽下三明治,耸耸肩说:“身体早就好的差不多了,大概明后天就能出院吧?”


“那,下周末一起去BIG GIRL吧,高槻泉桑的新书签售会就在附近!”


永近一脸无语:“你到底是有多喜欢那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小说……”


“因为真的很有趣啊。”他说。


一起分享三明治的时间过得很快,回过神袋子里就只剩下空荡荡的包装纸。告别之前,他把自己随身携带的书也留给永近,是他目前最喜欢的一本高槻泉小说《黑山羊之卵》,全当是充实好友无聊的住院生活了。


“明天见,英。”


“明天见!”


***


这两天都是休息日,学校那边没课。第二天,他早早买好了寿司赶往医院,到的时候在医院大厅看见办完退院手续的永近。


永近英良已经把难看的蓝色病服换回长袖和运动外套,看见金木研就欢欢喜喜跑过来。


“金木。”站到他面前永近又拉下脸,一把将《黑山羊之卵》塞进他的怀里哀愁地说:“手机,还有我才买的HIFI耳机都惨死在事故里了,你快陪我去买新的来。”


“诶,现在?”


“立刻,马上!”永近拉过他的手臂把他往医院外拖,嘴上抱怨个不停:“我居然要靠看这种暗黑系小说打发时间,在病床上躺了太久晚上怎么也睡不着,结果不知不觉就把它看完了,我怎么这么可怜……”


他们在商场逛电子产品专区,永近先是花了五分钟买到和原先一模一样的耳机,然后他们就在玻璃柜前看手机。


永近拿起一个黑壳橘色边的智能机看看,对导购员说:“这个看起来不错,请问它能防水吗?”


导购员笑容可掬:“可以先生,它是我们公司今年新推出的款式,就算在海边一边游泳一边拍照也是没有问题的。”


永近看起来挺满意,他好奇地追问:“那耐摔度怎么样,要是在天桥自拍掉下去了会碎吗?万一正好又有卡车开过去呢?”


“呃……”导购员没被手机又摔又碾的悲惨假设难倒,尽职尽责地为奇葩客户解答:“根据上市前这款手机的强度测试,如果被1.5吨的轿车压过屏幕会裂,但是主体应该没什么问题,换一下手机屏就可以了。”


金木奇怪好友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一般不是应该比起质量更加重视性能的吗,比如说上网速度快不快、往手机里存很多文件会不会影响使用。不过想起永近的前一个手机的下场,他默默把疑问吞回喉咙。


“好,就决定是它了!”永近开心地说。


本来他们可以在商场下的快餐店一起吃晚饭,但永近坚定地拒绝,他说:“人太多了啊,人一多就容易觉得没有胃口,我们还是回家吃饭吧,老是在外面吃对身体不好。”


金木没有反对,虽然回家他也吃的是快餐,却认为永近确实更应该回家吃,好友刚出院还是吃清淡一点比较好。


他们没有坐地铁或者公交,慢慢往回走,一路上经过的都是人少的小路。


途中永近多次看向金木欲言又止,最后在他疑惑的目光下讪讪笑道:“我说金木,你借我的那本高槻泉的书……”


“怎么?你喜欢?”


“不,那是不可能的吧!”


他们无言地走过一段斑马线,过了路口,永近又开口:“我们下周末还是别去BIG GIRL了。”


“不行,你答应过我的。”他说:“难道说你其实有事?”


永近双手放在脑后,他抬头看湛蓝色的天空,零星的云朵就像落单的兔子,缓慢地飘在天上。过了一会儿才说:“没事,但不是很想去签售会啊,书里主人公杀了母亲的那段不就和喰种吃人一样恐怖吗……金木也是,快点放弃血腥诡异的小说,在现实中找个女朋友谈谈恋爱啥的比较好哦!”


他反驳:“哪有那么可怕,新书签售会我绝对不会错过,而且,难道英有喜欢的女孩子?”


“……有的话陪我买手机的可就不是你了。”


对方叹气。


笑意还留在永近的脸上,眉眼间全是对他的调侃。他却觉得此时此刻,有水珠从指间滑落,掉在地上被土地吸收,留下一块深色的印记,很快,连那个印记也蒸发干净。


有什么东西从他身边悄无声息地消失,令人反应不及,怅然若失。


天色渐渐变暗,夕阳掩盖清澈的蓝天,靠近住宅区的小道两侧种着很多绿树。一个穿着衬衫西装裤的年轻人骑着自行车,车篮子里放的公文包昭示他上班族的身份,他哼起小调从他们身边骑过。


金木半天没想起耳熟的调子究竟是哪首歌,他愣了半晌才想起要接过话题。


“……说的也是。”


看出他莫名的低落,永近凑过来,笑嘻嘻地说:“放心吧,就算交了女朋友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的啦。”


错觉错觉,又是错觉。他推开永近的脸说:“我才不需要看见可爱的女孩子就喜欢上前搭讪的家伙的同情。”


他们在岔路口分别,接下来回家的路不是同一个方向了。他一个人踩着影子和路边亮起的光往家里走,到家门口才想起,自己特意买的寿司居然忘记给对方了。


***


隔天,他们在上井大学碰面。


中午一起坐在校内的餐厅吃饭,人挺多的,他给自己点了份猪排盖浇饭,轮到永近的时候,对方得意地笑着拿出一份便当说:“最近胃口不太好,所以我带了自制的蔬菜沙拉!怎么样,厉害吧,要尝尝我的手艺吗?”


他吃了一口,嘴里只能算清洗干净的新鲜紫甘蓝没什么味道。永近的蔬菜沙拉技术一般,说白了就是生菜拌了点沙丁鱼和土豆,然后在上面挤出网状的千岛酱。不想打击对方,金木又尝了一口违心地夸道:“挺好吃的。”


“是吗?”永近叉起一块土豆丁嚼嚼,无所谓地说:“其实味道很一般吧,不喜欢就不要勉强自己多吃啊。”


“不会不会,真的味道还不错。”他连忙摆手。英有时候对他的感受敏感到过分,一直以来他都在被这样照顾,所以就算只是小事,也希望能让对方感到高兴一些。


况且蔬菜沙拉不都是这样的吗?他也不算撒谎了,又不是厨师,要求那么高干嘛。


但是好友似乎对自己很不满意,只把方方正正的土豆全挑出来吃了,留下一堆切成条条的蔬菜和沙丁鱼肉沫。


餐后他们坐在户外桌椅边喝咖啡,他突然发现对方似乎最近对咖啡好感大增,喝完半杯就长长舒了一口气说:“终于活过来了,果然我还是喜欢肉啊,全是素食的沙拉太让人窒息了!”


说完永近又扔下一则新动态:“对了,我决定去‘古董’打工。”


“诶?”他惊讶地问:“为什么,之前不是说要去商业街的影像店吗?店员购买店内商品有优惠的政策已经取消了?”


“那倒没有,但是突然发现对音乐没那么感兴趣了,而且……”永近笑得弯起眼睛,半个身子越过桌面靠近他的耳朵,伸出手放在嘴边悄悄说:“而且,咖啡店里的董香酱真的超可爱啊!听说还没有男朋友哦!”


他抽抽嘴角,果然不能指望好友能有一个正常的理由。虽然感觉没戏,他还是对坐在对面的人鼓励道:“英……加油吧。”


永近喝完咖啡,抬手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唰的站起来:“糟糕,一会儿有课,我还想去一趟卫生间呢!”


不知道为何,阳光下对方的脸色有些发青,他不由地说:“英你是不是身体还不太舒服?要不要请假?或者我陪你去保健室……”


然而对方张大嘴讶异地看着他,扬起眉毛纳闷地说:“我只是三急而已?你在担心什么啊,老妈子金木。”


……好吧。


他觉得自己这几天一定是累了,否则怎么老产生奇奇怪怪的错觉呢。


好友匆匆忙忙离开的背影,随着距离的拉大变得虚幻起来。


他看到户外桌上枯黄的树叶轻轻落下,被风吹到遥远的角落,吹向永近走远的方向,离开栖息已久的树林。



——————

*广告



评论(16)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