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叫甜咖就行。

不要因为我写过的cp关注我
我会爬墙而你们终归会后悔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文笔
就不要点击关注了

微博@琈炣_甜咖

【时序混乱】一周目 26

*男审,没有苏,欢脱向,各种警告

*朋友,你知道“大纲”吗?

* around 4000 words,已小修

目录



————————


三日月宗近回来的时间恰好赶上晚饭,山田正在满世界找他的足袋和木屐。


“三日月!”


正巧在一楼门厅的山田穿着男审神者标配狩衣,看见他的第一时间就奔过来。山田先是低头看了眼三日月还没来得及换下的鞋袜,然后语调凝重地说:“你回来了,我们今天晚上吃寿喜烧,但是本丸里没有平铁锅也没有足够的食材。”


“要去‘万屋’吗。”三日月也跟着山田看了看自己的鞋袜,然后恍然大悟道:“嗯……主君问过加州了吗?”


山田欣慰地拍拍他的肩膀说:“问了,但是他现在在babysiting大和守安定脱不开身,咳,我是说他正在学习料理技能……对了,趁他的试做品做出来前我们快跑吧!”


半途中转话题的山田略显可疑,三日月却顺着他的话说:“那么,若是不嫌弃请用我的袜子吧,有还没使用过的替换品。”


已经自暴自弃打算在狩衣下穿帆布鞋的山田瞬间亮了两个色调,他伸手比划了一下自己和三日月的身高,又伸出穿着室内鞋的脚目测了一下,色调变回来他灰暗地说:“……三日月,我记得你是180cm是吧?”


三日月侧头思考,没想起自己究竟多高。


山田却像个在意体重的女高中生一样,双手放在脸两边做出呐喊状:“为什么我比你矮了4cm脚看起来却差不多?!”


“呼哈哈哈哈……”


收回颜艺又幼稚的表情,山田黑线地用手肘戳戳一言不合就乱笑的三日月,说:“不用这么捧场吧?笑点到底在哪里啊。”


大门的玻璃门后就是鞋柜,三日月笑着从里面拿出自己的换好,然后他们往他的房间走去。路上他弯起嘴角回答山田的话:“哈哈哈,只是想笑所以就笑罢了,既然活着就要努力不留下任何遗憾,不愧对自己的本心。而且,主君是个很可爱的人呢。”


“……不要用‘可爱’来形容一个已成年的男性。”山田叹气,他早就对三日月的语言系统不抱什么希望了,笑声、语气词、日常现代词汇和流行语混搭英语、外加鸡汤和槽点几乎涵盖他眼中的三日月词库的百分之九十。


解压教室的三楼,专门被划分出来给刀剑们当卧室。


虽然解压教室的占地面积大得感人,但要为每一个刀帐上有记录的刀剑男士分出一个房间是不可能的,山田的解压教室时空坐标又在21世纪,无法使用一个多世纪后的空间折叠技术。所以他就粗略归纳出10位最常见的客户,让他们有独立房间的同时保留他们留下的物品,一般门上会有他们的名字。


剩下的付丧神们则是共用了两间卧室,每次来之前在房间门口挂上牌子,他们离开房间就会被收拾成简洁干净的样子,里面没有什么可以代表“个性”的装饰,不像大和守安定的房间一看就知道是“大和守安定专用”的。


靠电梯侧的位置差不多在3楼中央,两边尽头的房间会比较宽阔,加州和三日月正好一左一右占据了U形摩天大楼的两端。


山田虽不是第一次进“三日月宗近”的房间,进三日月的房间却是头一回。


不出意料的是和室风格,地板只有靠近窗户的部分是榻榻米,其余和其他房间一样是深棕色的木板,一侧墙边还立着衣架,上面铺开挂有三日月的标准出阵服。除去矮脚桌上摆着的笔记本电脑和角落闪烁的网络信号灯,整个房间透出传统艺术的风雅和一点点极简主义之美。


三日月站在其中显得格外靡丽华美,不过这个景象在他打开壁橱的时候被无情地戳破了。


山田先是被摆在最中间那层哥特朋克混搭的辣眼睛刀拵震了一下,而后是三套叠成方块长得一样的内番服,最后一击三日月拉出里面放置袜子的小抽屉——整整齐齐码成棋盘格子也改变不了那十几双袜子相同款式的事实。


山田站在一旁老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发声器官,他“呃”了好一会儿,反思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现在才发现每天穿的和审神者招员海报一模一样的三日月有多么不正常!


出阵服也就算了,那是统一的没法改,但这袜子?这内番服?


想想光是不同编织纹的围巾就有数不清条,甚至给各种色系指甲油腾出一个专柜的加州,山田深深地为自己的粗心愧疚了两秒,感慨原来刀和刀的差距可以有这么大。


等到成功get包装和手卷寿司似的袜子,他撕开上面的封条,索性坐下就地穿上。


“三日月,不管怎么说你的衣柜也太可怕了吧,你不需要穿私服的吗?”


手里拎着双全新的配套草履鞋,三日月弯腰把刚找出来的鞋子也递给山田,他说:“嘛,我不是很擅长打扮的事,平时就这么穿也没有什么不便。”


“哦,谢了。”


鞋子很新在室内穿也没关系,不过山田还是决定到大门口再换。他的记忆力还不错,该记得的东西一向是分类收纳好放进脑海的文件夹里,当然,远远没有夏洛克福尔摩斯的记忆宫殿那么夸张,只是几本薄薄的活页文件夹而已。


他隐约能回忆起首次见到三日月的那天,三日月也说过类似的话,说自己不擅长打扮。可看他一身穿起来繁琐、华丽、威风凛凛的正装,他一直以为“不擅长”只是谦辞。


手下刀剑的衣着喜好并不在山田的管辖范围,不过他还是想等这次任务结束以后带上加州三个人一起去商城逛逛,好好充实一下三日月“贫瘠”的服装,也许他们还能赶上打折季的尾巴。


他们在万屋街区2010s支路走了一段路程,找到一家可以吃寿喜烧的店,加州则被山田无情地留在解压教室看家和看大和守安定。


走的时候山田本来还想问问加州有什么要带的,结果他一到厨房就看见他的初始刀把手机架在固定好的自拍架上,一面看便当视频教程,一面把疑似可乐饼的东西往锅里炸。


那场景吓得山田一个激灵,立马想起自己倒进下水道的红枣粥,然后心虚地离开了加州的作案现场。


好吧,其实他是有试了一点那碗三日月和加州的“作品”,撇开甜得发腻外带焦糊味,其实……还是……不、不错的……


寿喜烧店内也是传统装潢,山田和三日月对坐在桌子两边,店员小姐热好锅直到把霜降牛肉也放进去才致意离开,这中间还有疑似在店里打工的萤丸端着香菇短暂的乱入了一下。


滋滋的响声和淡淡青烟从锅里冒出,山田说了声“我开动啦”就夹起半生的牛肉沾进全蛋汁中,他卷起肉片一口解决,吃完还发出幸福的感叹声,盖在脸上遮住面容的符纸还因此向上飘了一下。


三日月等牛肉比较熟了以后也夹起一片,动作看起来比山田优雅的多,他评价:“嗯~好吃。”


然后说:“坐在店里吃寿喜烧还是第一次,十分新奇的体验呢。”


山田给自己倒了些梅子酒,他喝了一口随意道:“是嘛。”


“主君不是说‘非节假日禁酒’吗?”三日月没拦转眼就连喝三杯的山田,给自己也倒了些。


“度数不高,而且我和我的刀……下属?一起在外面吃饭,算应酬啦,应酬怎么能不喝酒?。”


三日月轻笑:“也好也好,主君不介意属下是个老爷爷的话,‘应酬’亦无不可。但是,主君的样子看起来更像要对我告白呢。”


山田伸手摸摸自己的脸,才想起有符纸遮住,三日月看不见他的表情。他闷声道:“……太敏锐可不见得是好事啊,三日月。太敏锐的人会活的很辛苦。”


然而坐在对面的人只是无辜地眨眨眼说:“啊呀,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主君真的有话要说。”


山田不理三日月的装傻,也没有直接切入正题,而是先问起三日月下午出去一趟的成果:“关于大和守安定,你怎么看?”


三日月沉思片刻,斟酌道:“我也不了解这种状态,灵力研究科的研究员似乎也对此毫无头绪。”


“那你有没有觉得大和守给你的感觉有些像极化的短刀?”


“嗯……这么说,确实有点。时之政府方面应该还没有这类打算,按实现的难易程度来看,下一步应该是进行胁差极化的尝试才是。”


山田把蔬菜依次全部放进锅里,按读音顺时针码成一个圆圈,淋上香气扑鼻的酱汁。他眼睛盯着滚动的金针菇说:“大概是那个审神者做了非法的试验吧……有些不妙啊,这个状况。”


“大和守的暗堕倾向还在加剧吗?”


“不,不是。”山田否认道:“我不觉得大和守会真的暗堕,但是他的原审神者会不会得到应有的惩罚就不好说了。”


三日月惊讶,瞬息便顿悟说:“……我吗。”


是的,就如同拿自己当条件的三日月宗近,即是暗堕也没有马上被督察员碎刀,而是在与白大褂们达成交易派到山田手下。那位审神者或许能用自己的试验结果换取减轻刑罚,只要大和守被证明他的能力确实大幅度提高,时之政府有关打刀极化的计划必定会提前。


由于极化打刀能在对抗时间溯行军中获得更多胜利,权力层肯定会为了获取成果而考虑那位审神者提出的条件。


对话暂时告一段落。


他们相对无言地吃完锅里的所有蔬菜,只留下几块切成菱形的京葱谁都不去碰,仿佛它就是禁忌的果实,万恶之源。最后还是山田把它们一块一块放进沾干了的酱料碟子里。


[世界总是充满掠夺和厮杀,我们努力说服这是自然之理,但是我们并没有理由夺去他人的生命,掠夺生命的行为只能称之为——罪恶。]山田曾经非常喜欢这样善恶分明的话语,他会为了记住这句话反复去看《Tokyo Ghoul》,但那都已是褪色的相片,老去时光中的青春。


长大以后他自然而然地明白并不是所有掠夺生命的行为人们都称之为罪恶,就比如他们杀死时间溯行军,大家都叫那为“正义”。


他当然并不是在同情自己的敌人,仅是叹息现实中黑与白的界线总是如此模糊,从自身的角度出发所有人都认为自己是正确的……所以,在名为“生存”的博弈中,最终活下来的强者才被奉为真理……


锅还在发出滋啦滋啦咕噜咕噜的声音,料理的香味随着腾起的热气开始它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旅途。


两人就像失业时在街边关东煮摊子狭路相逢的陌生人一样,端起梅子酒你一杯我一杯的灌着,任由空荡荡的陶瓷酒瓶排成一个“田”字。山田估摸自己再喝两口就要醉了,酒精在血管里沸腾,脸上隐隐有些发烫,心脏在轰鸣紧张却并不恐惧,似乎快达到什么话他都说得出口的程度。


他在心里酝酿了片刻,放下酒盏对垂眸的三日月说:“……其实我还有一些事想拜托你。”


三日月抬起上眼帘,定定看向山田,没有笑意时他眼中的新月仿佛烈焰燃烧。烫得山田一下就挪开视线。


“稍微有点难对加州开口啊……”山田深呼吸道:“三日月,我可能快要到死期了。”


“……”


没有打哈哈以为这是个玩笑,三日月分得清面对一个知晓自己将死之人的感觉,因为他已经见过太多太多次了——足利大人也罢,宁宁夫人也罢,就连她……如今又轮到他现在的主君对他说“辞世句”了么……


他没有问山田为何会有这样的预感,只是将嘴唇抿成锋利的直线,近乎苛责地说:“难道主君对着我就比较好开口了吗?”



————————


#日本打折季【链接】。我掐指一算,文中大概是7月19号左右,夏日打折季应该算才开始吧。不过你们不能指望一个单身直男太清楚衣服打折的具体时间不是?嗯,没毛病。

#你们懂了吗?



#被枪毙的大和守安定回忆片段(对话only):

1.

诶?才不要。

-

如果是冲田君,绝对会更加温柔、强大、勇敢……

如果是冲田君的话……

-

清——!加州清光!!!


2.

他、他明明就在这里,身体也在、灵魂也在……但是为什么,不醒过来?呐,主人,我该怎么办……

安定君,小清光已经死了哟。但是没关系~你看,你不是成功了吗?我的好孩子,比小清光更加可爱的、我的安定君~


3.

你以为事到如今这点程度,我还会觉得痛吗。*(东京喰种梗)

什、什么?你做了什么!!你!!

切,来了吗,太快了

(督察员登场,审神者反抗失败被捕)


#寿喜烧,b站【链接】av10731836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