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Noting in the world is single;
All things by a law divine.
In ine spirit meet and mingle;
Without doubt including Yuki and Momo.

【刀乱x野良神】神明了不起啊?!

*记一次小酒鬼和夜斗的临时搭伙片段


*普通的祛除日常,普通的恶搞,普通的欧欧西,普通的想要集齐卡米亚


*【系列脑洞】


——————————


深夜。


不伦不类裹在脖子上的围巾在风中猎猎作响,夜斗矫健地在空中翻了个跟头,从5层高是综合医院大楼往下跳。


他在半空做出姑且可以算是帅气的动作,伸手大喊:“甘器!”


“甘个头,混蛋不要给我乱起名字。噫嘻~你这个五元神……嗝!”


叉腰站在楼顶的少年歪头笑着打了个酒嗝,不满地晃晃已经喝光的写有“甘”标识的甜酒瓶子甩手就把瓶子朝夜斗的运动衣上扔去。


夜斗像跳水运动员一样扭出一个极速不知道多少圈的翻腾运动,稳稳落在地上惊险地避开陶瓷凶器和凶器飞溅的碎片。他食指戳向仍然站在楼顶边缘的不动行光,深吸一口气咆哮:“喂——你给我下来!!不知道现在是处理‘时化’的紧急时刻吗!!!”


“不是‘喂’!我,不动行光,可是身上有不动明王和矜羯罗、制多罗的浮雕,织田信长公非常喜爱的名物哟~”不动行光醉得不轻,脸颊红的和在胭脂盒里打过滚似的,不过往下跳的动作还是挺利索,落地的姿势勉勉强强可以打个七分。


半蹲在地上,不动行光干脆一屁股坐下,手支着下巴打嗝:“嗝,不是神器……酒!给我拿酒来!”


夜斗一拳砸在不动行光脑袋上,拎起不动行光的衣服就是一阵狂奔,躲开聚拢过来的魑魅魍魉。


惨白的路灯在身后掠过,两人的影子不断被拉长、缩短。


跑出医院的范围,大概妖魔还要一会儿才会追上来,夜斗松手道:“真是的,为什么我非要和酒鬼一起工作不可啊。”


“什么,你这家伙看不起我吗?对,反正我就是没用的无能刀!”


发酒疯的刀是不能讲道理的。


悉悉索索的声音逐渐逼近,巨大的妖魔看起来像一只长了十只眼睛的海胆和蜘蛛的结合体,身边还簇拥着三只野狼大小的妖。


[死了就好了。]


[好痛苦。]


[遗产是我的!!]


[医疗费太贵了,所以,对不起……]


似男似女的语调对着一神一刀开启3D立体声环绕模式,再加上不动行光唧唧歪歪,嚷地夜斗脑仁疼。


他们,被包围了。


没有趁手的神器在手的夜斗神额头上流下冷汗。事出突然,只好拿付丧神凑合一下也是没办法的事。


话说,刀剑付丧神要怎么用啊?


“我知道了!”右手敲在左手上,夜斗突然严肃起来。他双手搭在不动行光腿上用力抓住,一跃而起,使劲挥舞朝巨大的妖魔砍去,“丰苇原中国,在此引起骚乱之者,谨遵吾夜斗神之命,臣服于不动行光之威,之拂除种种污秽障壁——”


“啊啊啊啊啊,你干什么啊啊!放开、放开我!呕!!”


眼看头就要被夜斗暴力扎进滑溜溜带着刺的不可言说部位,不动行光一边干呕一边挣扎着拔出腰间的短刀,顺势对巨大妖魔挥去。


银光沿着刀的轨迹闪过,巨大妖魔刹时被分成两半。夜斗又一次在巨大妖魔的背上一跳,抡起不动行光就和抡狼牙棒一样顺手,借着力道朝四散的小妖魔劈去。不动行光顿时感到不妙,连忙代替不靠谱的神明大人补刀,一时间所有的妖魔仿佛破碎的水球。


“斩!”夜斗说。


繁复的光纹替代了妖魔之前所在的位置,随后光芒散去。


夜斗把不动行光“架”在肩膀上,得意地说:“嗯,小意思!体型看起来挺大,但是不是很强嘛~”


手里还握着本体短刀的不动行光简直要被甩得昏死过去,他不是醉酒的脸红了,而是整张脸都在冲血。他哆哆嗦嗦地转过半身掐住夜斗的脖子:“你以为……得手是托谁的……福啊?是神明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这家伙绝不原谅你!”


“小鬼就是麻烦。”夜斗嘴上嫌弃,还是小心地把不动行光放回地上,“好啦,今天的工作结束~”


不动行光晕乎乎地伸手,“站住,出工费。”


“你你你休想动我的钱!”瞬间切换成贪财mode的夜斗大人紧紧攥住从祈愿者那里得来的五元硬币。


不动行光保持伸手的姿势说:“你的酒瓶。”


“那可是我将来建神社的钱,没门!!”


“少啰嗦,反正你也会很快花掉,还不如给我买酒。”


“哼,总有一天我会成为拥有一亿两千万的信徒的伟大神明的,你等着瞧吧!时间不早,小鬼该睡觉了,再见!”说完夜斗脚底抹油,一眨眼就不见了。


……


“他是这么说的喔,嗝。”完整转述了给夜斗神打工的全过程,不动行光对审神者总结道。简而言之就是白给人打工,一分补贴家用的钱都没拿到。


穷逼审神者狠狠皱眉,掏出小本本将夜斗神列入黑名单,然后禁了不动行光一周的甜酒。


——————————————

1.看完辣眼睛的图二后洗眼睛:



2.被当做狼牙棒挥舞的小酒鬼,请参考银他妈:




评论(6)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