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叫甜咖就行。

不要因为我写过的cp关注我
我会爬墙而你们终归会后悔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文笔
就不要点击关注了

微博@琈炣_甜咖

【时序混乱】一周目 24

*啰嗦向,没有苏,各种警告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四舍五入3000字一更,【目录】。


*山田純「加州清光は、俺の愛剣だ!!」(╬ ̄皿 ̄)


——————————


因为曾经侍奉过同一个主人,所以不能刀剑相向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他们终归是武器,为了如今的使用者的信念而战斗,这是他们存在的意义。但要说没有一点不忍心,也是不可能。


加州清光垂下眼睑,一瞬便又将目光锁定在自称“大和守安定”的付丧神身上。他并没有被蓝眼付丧神的话动摇,依旧举着刀,甚至将左手也握住刀柄做出随时进攻的姿势。


大和守安定?不对。


那句质疑的“你是谁”不是明知故问的把戏。大和守安定还是刀剑本体状态的时候,他没看出有什么问题,但是当这个大和守安定显现出身影并开口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大和守安定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在加州的感知里不再是纯粹由“安定”的意志和灵魂组成,而是混入了一些令人不太愉快的杂质,若有若无的“恶”覆盖在他身上。仿佛宽广的天空被雾霾遮蔽,澄澈的蓝色变得浑浊不堪,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窒息。


“怎么了,清光?”大和守安定温和地问。他看都没看一眼面向自己的刀刃,往加州的面前走了一步,就这一步,之前阴郁怪异的模样烟消云散。明亮的眸子和恰到好处的微笑让他看起来斯文、自然、落落大方。


加州抿唇不语,抬起的手臂似乎瞄准着大和守安定的要害,若是大和守安定再靠近一步就要斩去似得。


被遗忘在一旁的影山飞岛大人挑眉抱起双臂,原谅他完全没看出冲田组的两把刀究竟唱得什么戏。冲田组之间的气氛尴尬到让他想笑,害得他那点紧张的情绪被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影山飞岛的眼睛在左边的加州和右边的大和守安定间来回扫视,明明莫名其妙却还是摆出淡定的脸,他心想:“嗯,有意思,精彩!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啊?”


又过了一会儿,影山飞岛觉得这两把刀估摸着可以深情相视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他摸摸下巴说:“大和守安定,你说的‘修行’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大和守安定不解地转头,随即说道:“呵……谁知道呢。”


影山飞岛不在乎他语气中的嘲讽,耸耸肩就略过这个话题。他说:“我是影山飞岛,是这座解压教室的主人。这是加州清光,我的初始刀……”


停顿一下,影山飞岛忽然觉得贸然让加州跟过来实在是失误,是他想岔了,这俩货呆在一块怎么相互治愈啊?根本就是核反应!核辐射!


必须补救一下。这么想着,影山飞岛继续说道:“呃,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住在这里,你的房间在三楼,门口有写你的名字。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去问我的另一把刀,三日月宗近,他现在不在,不过房间就在三楼的尽头。”


大和守安定看着说完话的影山飞岛,不知脑补了些什么,半晌他说:“结果,又是一个喜欢稀有刀的人呢。”


“哈?”


影山飞岛被这句话一刺,青筋都快爆出额头了。任何人恶意断定他人的喜好都是一件讨人厌恶的事情。


靠,这刀什么毛病?是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想挑拨我和我家刀的关系啊!啊?!


我可是“三日月勇者之旅”①的主角!你以为我会中招吗!天真!!


大概是热血和二属性驱使,影山飞岛一把捞过加州清光的脖子,蔑视地对大和守安定一字一句地说:“加·州·清·光·是·我·的·爱·刀!”(╬ ̄皿 ̄)


大和守安定反应平淡,十分冷漠地说:“是吗。”


这让影山飞岛一拳打到棉花上,不得不次对自己说要镇静!“大和守安定”都是这么难搞,这么欠打的!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不要大惊小怪斤斤计较的,有失气度!大不了晚上拉进剑道场往死里抽一顿就是了!


然而大和守安定没有给内心戏很多的影山飞岛表现的机会,他似乎懒得再搭理影山飞岛,也对加州失去了兴趣,转身朝手入室外走去。他背朝着影山飞岛和加州,可以说是十分无礼地对他们说道:“解压教室是吗?有什么安排明天再说吧,请多指教了影山飞岛。”


影山飞岛——或者说山田纯——目送大和守安定离开,直到彻底听不到大和守安定的脚步声,他才再次走动起来。他关闭手入室的日光灯,虽然有阳光从窗棂中照进来,但手入室还是显得有些昏暗。


他站在门口回头看向仍是立在修复台边的加州。


加州的刀不知在何时已挂回他的腰间,可除此之外他便一动不动地定在原处。一会儿,加州似乎察觉到山田正在等他。待他神色复杂地绕过屏风走出昏暗的房间,看清山田的脸的时候,恍惚地发现山田表情中没有刚才的冲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加州喊道:“主上……”


这次山田没再说“走吧”了,而是一只手随意搭着加州的肩膀,一边往电梯走一边嫌弃地说:“啧啧,世界上怎么有这么麻烦的刀,而且还分到我手里,唉~我又不能强迫他内番,三日月那家伙也不在,看来今天只能我们两个清扫本丸了。晚上一定要把他甩进道场,放三日月,让他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动不动就想不开要黑化……”


山田叽叽歪歪一直说到他们进电梯才停嘴放开加州被“挟持”的肩膀。


电梯的门缓缓合上。


“主上,大和守安定他……”加州维持与山田的距离,近乎无声地说出了自己从大和守安定那里感知到的一切。


山田严肃地点点头,也是小声说:“我知道了。三日月那边我会去问,或许他了解些什么。”


……


窗帘紧闭,大和守安定放空思绪躺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也许夜幕已经降临。


他如今有着人的身体,若是数个小时滴水未进,就会感到饥饿。但是他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像是躺在一个空壳里,五感被剥离,思维也跟着停滞。


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这么多天以来他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浑浑噩噩地呼吸着空气。他放任自己,又厌恶自己。


这样的他,这样的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那心中的黑影连片刻休息的时间也不给他,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对他不停地叫嚷,他快要忍受不住了。


思维近乎冻结,他艰难地想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啊,活在这个谁也不在的现实中?”


“你,想改变么?”黑影蛊惑道。


“……什么?”


“改变过去,把被剥夺走的东西从历史中抢回来——随心所欲,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你!哈哈哈!”


“……”


“你身上错误的进化已经停不下来了!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等你,记住,只有黑暗是你的归属!!”


“……”


大和守安定闭眼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仿佛这样就能无视那喋喋不休的轰炸。


“哎~别那么容易就被说服啊!”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像在抱怨他,如此熟悉,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睁开眼睛,大和守安定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色中。一个人影从远方走来,起先是一块深色的斑点,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石榴红的双眸,黑色的头发垂在胸前,红黑相间的风衣随着步伐轻轻摆动……


那人走到他面前,伸出双手给了他一个拥抱,还得寸进尺地把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叹息一声,那人喃喃:“好久不见~你变强了呢,为什么不高兴?”


“明明……什么好事也没有发生。”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很平淡,说完后他收紧双臂回抱住这个人。使劲地眨了眨眼睛,只觉得眼中干涩不已,喉咙泛苦,怀中人的血腥味充斥了他的每个呼吸。


“就算变强了,也什么都守护不了。”


“是吗?”


“嗯。”


“……”


“清光,你恨我吗?”大和守安定低语。


加州清光忽的松开手,把额头抵在大和守安定的肩上,似乎对这个愚蠢的问题感到无语至极,他夸张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你是笨蛋吗。”


“我……”


“喜欢你喔。”加州清光说:“仅此于冲田君,嘛,反正安定是比不过冲田君的啦~”


大和守安定没有和过去那般回嘴,他已经说不出“那还真是谢谢你咯”这样的话了,只能挣扎地喊道:“清光。”


“刀的寿命比人长多了,作为付丧神,拥有人类的身体,你连冲田君死去的年龄都没活到就别想着要死啊!”加州清光开始碎碎念,“真是的,你这样我都不能安心的离开了,就怕你一不小心去冲田君那里报到。”


“我知道了,不会那么轻易碎刀的。清光你总是对我说教……”


“嘛,这是最后一次了,要好好牢记我的话哦~”加州清光突然笑了笑说着后退,直到离大和守安定三步远才停下,“我要走了。”


明明看上去万发无伤,大和守安定看着他愣愣地想,为什么会闻到血的味道呢?


“你要去哪里?”大和守安定说。


“安定,你该醒了……”加州清光笑着说,他从身上摸出了什么朝大和守安定扔去,“再见~”


不,别走!


条件反射接住抛来的东西,大和守安定还没反应过来一阵风突兀地吹向他,让他睁不开双眼。而后,天旋地转,他从床上惊得弹了起来。


清光!


张口无声,他倏的想起他是在“解压教室”的房间里。


原来都是梦吗……


手指绞紧被子,坚硬冰凉的触感他呼吸一窒,睁大眼睛——有什么压在他手下!


猛地掀开被子,映入眼中的是一块护额,普通又常见戴在武士头上的护额,唯一不同的就是铁片的中央印着刀纹。


一离开梦境,内心深处的影子又开始嚷嚷起来:“哦呀哦呀,考虑得怎么样?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还有回头路可走吧?”


大和守安定冷笑一声,将护额系到头上,对心底蠢蠢欲动的黑暗喝道:“闭嘴!”



————————————


#注释:①“三日月勇者之旅”的梗出自第九章。


#其实这就是一个加州·雪童子·清光和大和守·万年竹·安定的故事。

万年竹: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雪童子:笛子吹得真好,不舍得走了呢~怕你寂寞,干脆留下来陪你好了。

然后,春天来了,冰雪消融……(躺尸)

极化立绘,头上的应该是护额吧……??是吧???




评论(4)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