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叫甜咖就行。

不要因为我写过的cp关注我
我会爬墙而你们终归会后悔

如果不是喜欢我的文笔
就不要点击关注了

微博@琈炣_甜咖

【时序混乱】一周目 23

*啰嗦向,没有苏,各种警告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四舍五入3000字一更。


*山田純「俺、さすがは主役だね。」(。-`ω´-)


——————————


【求助帖】请问御守·极审神者也能用吗?


1L  楼主
如题,万能的论坛、各位大佬啊,请问审神者能用刀男的御守吗?o( ̄ヘ ̄o)
紧急求助!急急急!!


2L  匿名
楼主是新人么(扶额.jpg)怎么可能能用啊(汗.jpg)


3L  匿名
不造,没试过╮(╯▽╰)╭


4L  匿名

不能,下一题!


5L  匿名

楼主你想太多了

讲真,这是我今年见过最傻的求助帖ヽ(ー_ー)ノ


6L  楼主

我就是问问……(尴尬)


点击几次刷新,6L以下寥寥几楼全都是否定回答。我在心里叹口气,僵着脸登出论坛,彻底歇了往口袋里塞几个御守的心思。一股脑把积压在五楼储藏室的14个御守和2个御守·极全给了加州。


啊,诸位好,我是影山飞岛,姑且算是这部小说的主角。我身怀BUG一样迷人苏的灵力,是这座摩天大楼“解压教室”的主人,用过的假名比穿过的衣服还多——包括本周的“影山飞岛”。


为了挽回《时██乱》越来越低迷的人气,这个章节暂时会回到打破次元壁的第一人称状态,header里的“目录”也隐身了。请诸位忘记前20章的垃圾内容,把今天当做是全新的第一天来看待,嗯?


虽然我认为人气和第几人称一点关系也没有,东非大裂谷一样的popularity plummeted全是写这个故事的人的错。


罢了,就这么凑合吧。


“主上……”


“走吧。”我说。


介绍一下,开口的这位黑发少年是我的初始刀加州清光。一直以来帮了我很多,是很可靠的存在,定位介于私人秘书和管家之间。现在,他正盯着我的腰不放。


不要误会,这是个正经的故事,他看的是我挂在腰间的打刀大和守安定。我的另一把刀三日月宗近似乎有事,刚刚向我们道别,等他出场再正式介绍吧。从储藏室到隔壁的手入室只有几步路,我要在那里确认大和守安定的状况。


加州看起来对大和守安定的状态十分担心,却没多说什么。他向来比较有分寸,在外表和品德上都有自己的美学……虽然对“可爱”有奇怪的定义和执着。


一般我与客户的初谈只会有我和客户两人在场,今天稍有不同。我想,同是冲田先生的佩刀,加州应该能安抚大和守安定的情绪。不过这个决定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加州在场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暗堕了,大概会对加州的内心造成不小的冲击吧。


要是真的发生假设的情形,那就太糟糕了,我一定会全力避免的。


拉开手入室的门,门口到榻榻米之间露出一段大约有四、五叠①榻榻米大小的木板地,鞋架就放置在这段木质地板的墙角。照理说,这间一周用不了两三次的手入室应该很空旷才对,但我惊讶地发现一道像障子门的屏风堵在榻榻米和木地板中央,并在门与修复台之间留下一个半遮半掩的通道。


“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我大概有将近两周没有进过手入室了,讶异地指着多出来的屏风问道:“谁买的?”


“哎?不是主上买的吗?”加州看起来比我还疑惑,“长谷部来的时候就有了。”


难道是三日月买的?他有那么多闲钱么,我记得我只给了他和加州“在便利店打工的学生”那么多的工资啊②……算了,这不重要,当务之急是解决的大和守安定的问题。


脱下室内鞋,踩上软硬适中的榻榻米,回过头我才发现屏风的好处。跪坐在兼职茶几的修复台边是看不到门口的,而且从门口看也看不见修复台,若是刀剑不希望手入时狼狈的样子被其他人瞧见,屏风就起到隔断的作用。


加州“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


我靠近矮脚桌一样的修复台,从腰侧缓缓抽出大和守安定。


加州打开日光灯,对着光大和守安定的刀身上没有任何瑕疵,或者说裂痕,刀刃上也没有豁口,在灯光下显得平滑而锋利。没有我想象中受伤的痕迹,似乎并不需要治疗。


很奇怪,不知为何,手里的刀给我一种十分强烈的违和感,总觉得和以前见过的“大和守安定”都不同。不,应该说和以前接触过的所有打刀都不一样,就像是……刀身上裹着一层锋利无比的灵力。


把刀从右手换到左手,我将右手置于刀背侧,冰冷的灵力气息仿佛要冻住我放在刀上的手指。毫无疑问,大和守安定确实快要踏入邪恶阵营了,这种感觉和我当初隔空触摸“三日月宗近”类似。


在古代,审神者是神道教中常见的职位,常常和巫女、神官活跃于各类祭祀活动中。到了时之政府所在的时代,审神者却变得如同阴阳师一般,精通咒术、占卜等等。最夸张地是新人审神者的入职培训,来自各个时空各个年代的审神者们被时之政府灌大补汤似得,把古时候人们要学半辈子的知识花三年的时间用23世纪的技术塞进脑子里。


顺便一提,我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接到了时之政府的offer。因为专业问题,大四的课程很松,我也没参加什么正经社团,用课余时间学了一年就成功跳级,从审神者入职培训毕业。虽然离最短记录的3个月还差得远③,但我还是很得意的。


若是有机会,一定要逢人就讲,炫耀上几个月才好。


我感慨道:“真不愧是主角啊,我。”(。-`ω´-)


加州:“?”


努力掰回走神的自己,我调动灵力,凝神,可以“看见”刀上笼罩着一层浅光。


啊,大概与《NARUTO》里,阿斯玛把风属性查克拉注入到忍具刀一样。刀的样子没有多少变化,但是本质上已经天翻地覆地改变了,变得锋芒毕露……!


!!!


“难道说?!”我语气上不敢确定,其实心里已经做好判断。尽管接触的不多,可是这样的变化,和短刀极化不是有同工异曲之感吗!


我从未听说过除了短刀,还有其他刀剑付丧神可以极化。


究竟是怎么回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加州说。


“现在还不确定……”我说。


解压教室里手入室的修复台其实有第二个用途,那就是检查非己方本丸的刀剑的数值达标比率。


刀剑在特化、极化前后,也许身体数据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实质上,刀剑本身能达到的数值上限却大幅度提高了。昨天看大和守安定的数据时,发现和普通的大和守安定略有不同,我以为是受伤所致,现在看来很可能是他经过了某种类似极化的过程,导致表面数值降低,潜在巅峰却升高了!


修复台无法得出具体数值,却可以测出刀剑男士的数据是否达到极限。


象征测试的白色的光轻柔覆盖到我手里的大和守安定上,松手的一瞬间,大和守安定脱离我的手心,在灵力的牵引下向修复台上方飞去。


当它抵达修复台上空,刹时令人难以睁开眼睛的光芒从大和守安定身上迸出——和治疗一样,修复台上的灵力会唤醒本体状态的刀剑付丧神。


我对此早有准备,所以不担心这个大和守安定会给我来上几刀什么的,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站在这里。


白光很快散去,身穿青葱色羽织,看起来和加州差不多大的少年站在我面前。我看了他几秒才确认他确实是“大和守安定”。鸦黑色的头发披散在他的肩膀上,他略微低头,让人看不清他散乱刘海下全部的面容。


我们面对面沉默地站了许久,我观察他与普通的“大和守安定”的不同,他似乎也在观察我。不对,碧蓝的双眸锐利地直视着我,应当说他正在审视我。


他很冷静,一点即将暗堕的暴怒、癫狂的模样也没有,我难以揣测出他的情绪。


相对,我也面无表情瘫着脸地看向他。


大和守安定凝视了我片刻便转移目光,对上我身后一步距离的加州。


我侧开步子,站在加州与大和守安定的斜中心,与他们站成一个等腰三角形的位置。


加州的表情比我还凝重,他蹙眉略带犹豫地开口:“你、安定……”


大和守安定的笑声打断了他。


“呵……嘻嘻。”大和守安定一扫刚才阴郁的样子,扬起一抹怪异的笑脸,他弯起嘴的时候眼睛也带着笑意。他拨开遮住眼睛的头发,轻声对加州说:“即使是死也……在你……身边。”(死んでも……お傍に……いて。)④


那副模样让我毛骨悚然。


更让我惊吓,或者说震惊的是加州。他向前迈了一步,风驰电掣地拔出“加州清光”,雪白的刀光横在我与大和守安定之间。


“……你是谁?!”


“你在说什么啊,清光……”大和守安定嘴边的笑容淡去,“我是大和守安定,为了成为主人的爱刀,我可是很努力地修行过了呢。”


“如今,就算是冲田总司也无法动摇我了喔。”


“能活着看见活着的你,真是太好了哈哈,加州清光……”


啊!完蛋。


我顿时想起刚刚忘记查看大和守安定的检测结果了。

 

—————————————


#虽然有时不时地使用大和守,但是好好听台词还是头一回啊(笑),推一波萌娘百科的语音。日服极化的书信和台词也有看,“行くぞ!野郎ども!!”什么的,变得狂野了呢,大和守桑。【点我】B站av15308549


#注释:

①一叠榻榻米约180cm X 90cm,五楼只有手入室、锻冶所和储藏室,所以房间很——宽——很——大——哦。

②最近的汇率1 RMB =16.994 Japanese Yen,参考自【YAHOO】。刀刀的工资一个月有十三、四万上下,亲民价格的屏风大概九千多到一两万。

③最短记录的保持者是一名代号“渊”的鬼才审神者,出生于22世纪。后世人评语“生时风光,死时疯狂”。

④日语渣,见谅。篡改了大和守安定的极化台词「死んでも……お傍に……」,可以理解为“死了却没在你身边”(死んでも……お傍にいない)或者“死、也你身边”(死んでも……お傍にいて)。


#很常见的屏风,【出处】




评论(1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