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漂洋中,更新暂停
也许会写写新番的小短篇(๑•̀ㅂ•́)و✧

【时序混乱】一周目 22

*啰嗦向,没有苏,各种警告

*暗黑本丸设定有


——————————


【求助帖】请问御守·极审神者也能用吗?


1L  楼主
如题,万能的论坛、各位大佬啊,请问审神者能用刀男的御守吗?o( ̄ヘ ̄o)
紧急求助!急急急!!


2L  匿名
楼主是新人么(扶额.jpg)怎么可能能用啊(汗.jpg)


3L  匿名
不造,没试过╮(╯▽╰)╭


4L  匿名

不能,下一题!


5L  匿名

楼主你想太多了

讲真,这是我今年见过最傻的求助帖ヽ(ー_ー)ノ


6L  楼主

我就是问问……(尴尬)


点击几次刷新,6L以下寥寥几楼全都是否定回答。我在心里叹口气,僵着脸登出论坛,彻底歇了往口袋里塞几个御守的心思。一股脑把积压在五楼储藏室的14个御守和2个御守·极全给了加州。


啊,诸位好,我是影山飞岛,姑且算是这部小说的主角。我身怀BUG一样迷人苏的灵力,是这座摩天大楼“解压教室”的主人,用过的假名比穿过的衣服还多——包括本周的“影山飞岛”。


为了挽回《时██乱》越来越低迷的人气,这个章节暂时会回到打破次元壁的第一人称状态,header里的“目录”也隐身了。请诸位忘记前20章的垃圾内容,把今天当做是全新的第一天来看待,嗯?


虽然我认为人气和第几人称一点关系也没有,东非大裂谷一样的popularity plummeted全是写这个故事的人的错。


罢了,就这么凑合吧。


“主上……”


“走吧。”我说。


介绍一下,开口的这位黑发少年是我的初始刀加州清光。一直以来帮了我很多,是很可靠的存在,定位介于私人秘书和管家之间。现在,他正盯着我的腰不放。


不要误会,这是个正经的故事,他看的是我挂在腰间的打刀大和守安定。我的另一把刀三日月宗近似乎有事,刚刚向我们道别,等他出场再正式介绍吧。从储藏室到隔壁的手入室只有几步路,我要在那里确认大和守安定的状况。


加州看起来对大和守安定的状态十分担心,却没多说什么。他向来比较有分寸,在外表和品德上都有自己的美学……虽然对“可爱”有奇怪的定义和执着。


一般我与客户的初谈只会有我和客户两人在场,今天稍有不同。我想,同是冲田先生的佩刀,加州应该能安抚大和守安定的情绪。不过这个决定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加州在场的时候大和守安定暗堕了,大概会对加州的内心造成不小的冲击吧。


要是真的发生假设的情形,那就太糟糕了,我一定会全力避免的。


拉开手入室的门,门口到榻榻米之间露出一段大约有四、五叠①榻榻米大小的木板地,鞋架就放置在这段木质地板的墙角。照理说,这间一周用不了两三次的手入室应该很空旷才对,但我惊讶地发现一道像障子门的屏风堵在榻榻米和木地板中央,并在门与修复台之间留下一个半遮半掩的通道。


“什么时候放在这里的?”我大概有将近两周没有进过手入室了,讶异地指着多出来的屏风问道:“谁买的?”


“哎?不是主上买的吗?”加州看起来比我还疑惑,“长谷部来的时候就有了。”


难道是三日月买的?他有那么多闲钱么,我记得我只给了他和加州“在便利店打工的学生”那么多的工资啊②……算了,这不重要,当务之急是解决的大和守安定的问题。


脱下室内鞋,踩上软硬适中的榻榻米,回过头我才发现屏风的好处。跪坐在兼职茶几的修复台边是看不到门口的,而且从门口看也看不见修复台,若是刀剑不希望手入时狼狈的样子被其他人瞧见,屏风就起到隔断的作用。


加州“啊”了一声,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


我靠近矮脚桌一样的修复台,从腰侧缓缓抽出大和守安定。


加州打开日光灯,对着光大和守安定的刀身上没有任何瑕疵,或者说裂痕,刀刃上也没有豁口,在灯光下显得平滑而锋利。没有我想象中受伤的痕迹,似乎并不需要治疗。


很奇怪,不知为何,手里的刀给我一种十分强烈的违和感,总觉得和以前见过的“大和守安定”都不同。不,应该说和以前接触过的所有打刀都不一样,就像是……刀身上裹着一层锋利无比的灵力。


把刀从右手换到左手,我将右手置于刀背侧,冰冷的灵力气息仿佛要冻住我放在刀上的手指。毫无疑问,大和守安定确实快要踏入邪恶阵营了,这种感觉和我当初隔空触摸“三日月宗近”类似。


在古代,审神者是神道教中常见的职位,常常和巫女、神官活跃于各类祭祀活动中。到了时之政府所在的时代,审神者却变得如同阴阳师一般,精通咒术、占卜等等。最夸张地是新人审神者的入职培训,来自各个时空各个年代的审神者们被时之政府灌大补汤似得,把古时候人们要学半辈子的知识花三年的时间用23世纪的技术塞进脑子里。


顺便一提,我还是大学生的时候就接到了时之政府的offer。因为专业问题,大四的课程很松,我也没参加什么正经社团,用课余时间学了一年就成功跳级,从审神者入职培训毕业。虽然离最短记录的3个月还差得远③,但我还是很得意的。


若是有机会,一定要逢人就讲,炫耀上几个月才好。


我感慨道:“真不愧是主角啊,我。”(。-`ω´-)


加州:“?”


努力掰回走神的自己,我调动灵力,凝神,可以“看见”刀上笼罩着一层浅光。


啊,大概与《NARUTO》里,阿斯玛把风属性查克拉注入到忍具刀一样。刀的样子没有多少变化,但是本质上已经天翻地覆地改变了,变得锋芒毕露……!


!!!


“难道说?!”我语气上不敢确定,其实心里已经做好判断。尽管接触的不多,可是这样的变化,和短刀极化不是有同工异曲之感吗!


我从未听说过除了短刀,还有其他刀剑付丧神可以极化。


究竟是怎么回事?!


“究竟是怎么回事?”加州说。


“现在还不确定……”我说。


解压教室里手入室的修复台其实有第二个用途,那就是检查非己方本丸的刀剑的数值达标比率。


刀剑在特化、极化前后,也许身体数据没有发生大的变化,实质上,刀剑本身能达到的数值上限却大幅度提高了。昨天看大和守安定的数据时,发现和普通的大和守安定略有不同,我以为是受伤所致,现在看来很可能是他经过了某种类似极化的过程,导致表面数值降低,潜在巅峰却升高了!


修复台无法得出具体数值,却可以测出刀剑男士的数据是否达到极限。


象征测试的白色的光轻柔覆盖到我手里的大和守安定上,松手的一瞬间,大和守安定脱离我的手心,在灵力的牵引下向修复台上方飞去。


当它抵达修复台上空,刹时令人难以睁开眼睛的光芒从大和守安定身上迸出——和治疗一样,修复台上的灵力会唤醒本体状态的刀剑付丧神。


我对此早有准备,所以不担心这个大和守安定会给我来上几刀什么的,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站在这里。


白光很快散去,身穿青葱色羽织,看起来和加州差不多大的少年站在我面前。我看了他几秒才确认他确实是“大和守安定”。鸦黑色的头发披散在他的肩膀上,他略微低头,让人看不清他散乱刘海下全部的面容。


我们面对面沉默地站了许久,我观察他与普通的“大和守安定”的不同,他似乎也在观察我。不对,碧蓝的双眸锐利地直视着我,应当说他正在审视我。


他很冷静,一点即将暗堕的暴怒、癫狂的模样也没有,我难以揣测出他的情绪。


相对,我也面无表情瘫着脸地看向他。


大和守安定凝视了我片刻便转移目光,对上我身后一步距离的加州。


我侧开步子,站在加州与大和守安定的斜中心,与他们站成一个等腰三角形的位置。


加州的表情比我还凝重,他蹙眉略带犹豫地开口:“你、安定……”


大和守安定的笑声打断了他。


“呵……嘻嘻。”大和守安定一扫刚才阴郁的样子,扬起一抹怪异的笑脸,他弯起嘴的时候眼睛也带着笑意。他拨开遮住眼睛的头发,轻声对加州说:“即使是死也……在你……身边。”(死んでも……お傍に……いて。)④


那副模样让我毛骨悚然。


更让我惊吓,或者说震惊的是加州。他向前迈了一步,风驰电掣地拔出“加州清光”,雪白的刀光横在我与大和守安定之间。


“……你是谁?!”


“你在说什么啊,清光……”大和守安定嘴边的笑容淡去,“我是大和守安定,为了成为主人的爱刀,我可是很努力地修行过了呢。”


“如今,就算是冲田总司也无法动摇我了喔。”


“能活着看见活着的你,真是太好了哈哈,加州清光……”


啊!完蛋。


我顿时想起刚刚忘记查看大和守安定的检测结果了。

 

———————

#注释:

①一叠榻榻米约180cm X 90cm,五楼只有手入室、锻冶所和储藏室,所以房间很——宽——很——大——哦。

②最近的汇率1 RMB =16.994 Japanese Yen,参考自【YAHOO】。刀刀的工资一个月有十三、四万上下,亲民价格的屏风大概九千多到一两万。

③最短记录的保持者是一名代号“渊”的鬼才审神者,出生于22世纪。后世人评语“生时风光,死时疯狂”。

④日语渣,见谅。篡改了大和守安定的极化台词「死んでも……お傍に……」,可以理解为“死了却没在你身边”(死んでも……お傍にいない)或者“死、也你身边”(死んでも……お傍にいて)。

——————

*

因为曾经侍奉过同一个主人,所以不能刀剑相向什么的,是不可能的。


他们终归是武器,为了如今的使用者的信念而战斗,这是他们存在的意义。但要说没有一点不忍心,也是不可能。


加州清光垂下眼睑,一瞬便又将目光锁定在自称“大和守安定”的付丧神身上。他并没有被蓝眼付丧神的话动摇,依旧举着刀,甚至将左手也握住刀柄做出随时进攻的姿势。


大和守安定?不对。


那句质疑的“你是谁”不是明知故问的把戏。大和守安定还是刀剑本体状态的时候,他没看出有什么问题,但是当这个大和守安定显现出身影并开口的时候,他能感觉到大和守安定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在加州的感知里不再是纯粹由“安定”的意志和灵魂组成,而是混入了一些令人不太愉快的杂质,若有若无的“恶”覆盖在他身上。仿佛宽广的天空被雾霾遮蔽,澄澈的蓝色变得浑浊不堪,只是看着就让人觉得窒息。


“怎么了,清光?”大和守安定温和地问。他看都没看一眼面向自己的刀刃,往加州的面前走了一步,就这一步,之前阴郁怪异的模样烟消云散。明亮的眸子和恰到好处的微笑让他看起来斯文、自然、落落大方。


加州抿唇不语,抬起的手臂似乎瞄准着大和守安定的要害,若是大和守安定再靠近一步就要斩去似得。


被遗忘在一旁的影山飞岛大人挑眉抱起双臂,原谅他完全没看出冲田组的两把刀究竟唱得什么戏。冲田组之间的气氛尴尬到让他想笑,害得他那点紧张的情绪被消磨的一干二净了。


影山飞岛的眼睛在左边的加州和右边的大和守安定间来回扫视,明明莫名其妙却还是摆出淡定的脸,他心想:“嗯,有意思,精彩!谁能告诉我到底怎么了啊?”


又过了一会儿,影山飞岛觉得这两把刀估摸着可以深情相视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他摸摸下巴说:“大和守安定,你说的‘修行’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大和守安定不解地转头,随即说道:“呵……谁知道呢。”


影山飞岛不在乎他语气中的嘲讽,耸耸肩就略过这个话题。他说:“我是影山飞岛,是这座解压教室的主人。这是加州清光,我的初始刀……”


停顿一下,影山飞岛忽然觉得贸然让加州跟过来实在是失误,是他想岔了,这俩货呆在一块怎么相互治愈啊?根本就是核反应!核辐射!


必须补救一下。这么想着,影山飞岛继续说道:“呃,接下来一段时间你要住在这里,你的房间在三楼,门口有写你的名字。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去问我的另一把刀,三日月宗近,他现在不在,不过房间就在三楼的尽头。”


大和守安定看着说完话的影山飞岛,不知脑补了些什么,半晌他说:“结果,又是一个喜欢稀有刀的人呢。”


“哈?”


影山飞岛被这句话一刺,青筋都快爆出额头了。任何人恶意断定他人的喜好都是一件讨人厌恶的事情。


靠,这刀什么毛病?是理解能力有问题,还是想挑拨我和我家刀的关系啊!啊?!


我可是“三日月勇者之旅”①的主角!你以为我会中招吗!天真!!


大概是热血和二属性驱使,影山飞岛一把捞过加州清光的脖子,蔑视地对大和守安定一字一句地说:“加·州·清·光·是·我·的·爱·刀!”(╬ ̄皿 ̄)


大和守安定反应平淡,十分冷漠地说:“是吗。”


这让影山飞岛一拳打到棉花上,不得不次对自己说要镇静!“大和守安定”都是这么难搞,这么欠打的!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不要大惊小怪斤斤计较的,有失气度!大不了晚上拉进剑道场往死里抽一顿就是了!


然而大和守安定没有给内心戏很多的影山飞岛表现的机会,他似乎懒得再搭理影山飞岛,也对加州失去了兴趣,转身朝手入室外走去。他背朝着影山飞岛和加州,可以说是十分无礼地对他们说道:“解压教室是吗?有什么安排明天再说吧,请多指教了影山飞岛。”


影山飞岛——或者说山田纯——目送大和守安定离开,直到彻底听不到大和守安定的脚步声,他才再次走动起来。他关闭手入室的日光灯,虽然有阳光从窗棂中照进来,但手入室还是显得有些昏暗。


他站在门口回头看向仍是立在修复台边的加州。


加州的刀不知在何时已挂回他的腰间,可除此之外他便一动不动地定在原处。一会儿,加州似乎察觉到山田正在等他。待他神色复杂地绕过屏风走出昏暗的房间,看清山田的脸的时候,恍惚地发现山田表情中没有刚才的冲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加州喊道:“主上……”


这次山田没再说“走吧”了,而是一只手随意搭着加州的肩膀,一边往电梯走一边嫌弃地说:“啧啧,世界上怎么有这么麻烦的刀,而且还分到我手里,唉~我又不能强迫他内番,三日月那家伙也不在,看来今天只能我们两个清扫本丸了。晚上一定要把他甩进道场,放三日月,让他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别动不动就想不开要黑化……”


山田叽叽歪歪一直说到他们进电梯才停嘴放开加州被“挟持”的肩膀。


电梯的门缓缓合上。


“主上,大和守安定他……”加州维持与山田的距离,近乎无声地说出了自己从大和守安定那里感知到的一切。


山田严肃地点点头,也是小声说:“我知道了。三日月那边我会去问,或许他了解些什么。”


……


窗帘紧闭,大和守安定放空思绪躺在床上,不知道躺了多久,也许夜幕已经降临。


他如今有着人的身体,若是数个小时滴水未进,就会感到饥饿。但是他现在什么感觉也没有,就像是躺在一个空壳里,五感被剥离,思维也跟着停滞。


脑中一片空白,他甚至不知道这么多天以来他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浑浑噩噩地呼吸着空气。他放任自己,又厌恶自己。


这样的他,这样的他到底是因为什么才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那心中的黑影连片刻休息的时间也不给他,当他一个人的时候就对他不停地叫嚷,他快要忍受不住了。


思维近乎冻结,他艰难地想道:“我……为什么还活着啊,活在这个谁也不在的现实中?”


“你,想改变么?”黑影蛊惑道。


“……什么?”


“改变过去,把被剥夺走的东西从历史中抢回来——随心所欲,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你!哈哈哈!”


“……”


“你身上错误的进化已经停不下来了!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等你,记住,只有黑暗是你的归属!!”


“……”


大和守安定闭眼抬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仿佛这样就能无视那喋喋不休的轰炸。


“哎~别那么容易就被说服啊!”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像在抱怨他,如此熟悉,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的声音——


睁开眼睛,大和守安定发现自己站在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白色中。一个人影从远方走来,起先是一块深色的斑点,然后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石榴红的双眸,黑色的头发垂在胸前,红黑相间的风衣随着步伐轻轻摆动……


那人走到他面前,伸出双手给了他一个拥抱,还得寸进尺地把自己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叹息一声,那人喃喃:“好久不见~你变强了呢,为什么不高兴?”


“明明……什么好事也没有发生。”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很平淡,说完后他收紧双臂回抱住这个人。使劲地眨了眨眼睛,只觉得眼中干涩不已,喉咙泛苦,怀中人的血腥味充斥了他的每个呼吸。


“就算变强了,也什么都守护不了。”


“是吗?”


“嗯。”


“……”


“清光,你恨我吗?”大和守安定低语。


加州清光忽的松开手,把额头抵在大和守安定的肩上,似乎对这个愚蠢的问题感到无语至极,他夸张地叹了口气无奈地说:“你是笨蛋吗。”


“我……”


“喜欢你喔。”加州清光说:“仅此于冲田君,嘛,反正安定是比不过冲田君的啦~”


大和守安定没有和过去那般回嘴,他已经说不出“那还真是谢谢你咯”这样的话了,只能挣扎地喊道:“清光。”


“刀的寿命比人长多了,作为付丧神,拥有人类的身体,你连冲田君死去的年龄都没活到就别想着要死啊!”加州清光开始碎碎念,“真是的,你这样我都不能安心的离开了,就怕你一不小心去冲田君那里报到。”


“我知道了,不会那么轻易碎刀的。清光你总是对我说教……”


“嘛,这是最后一次了,要好好牢记我的话哦~”加州清光突然笑了笑说着后退,直到离大和守安定三步远才停下,“我要走了。”


明明看上去万发无伤,大和守安定看着他愣愣地想,为什么会闻到血的味道呢?


“你要去哪里?”大和守安定说。


“安定,你该醒了……”加州清光笑着说,他从身上摸出了什么朝大和守安定扔去,“再见~”


不,别走!


条件反射接住抛来的东西,大和守安定还没反应过来一阵风突兀地吹向他,让他睁不开双眼。而后,天旋地转,他从床上惊得弹了起来。


清光!


张口无声,他倏的想起他是在“解压教室”的房间里。


原来都是梦吗……


手指绞紧被子,坚硬冰凉的触感他呼吸一窒,睁大眼睛——有什么压在他手下!


猛地掀开被子,映入眼中的是一块护额,普通又常见戴在武士头上的护额,唯一不同的就是铁片的中央印着刀纹。


一离开梦境,内心深处的影子又开始嚷嚷起来:“哦呀哦呀,考虑得怎么样?你该不会以为自己还有回头路可走吧?”


大和守安定冷笑一声,将护额系到头上,对心底蠢蠢欲动的黑暗喝道:“闭嘴!”



————————————

#注释:①“三日月勇者之旅”的梗出自第九章。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