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时序混乱】一周目 22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没有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4000字一更。开到倒数50箱才出千子村正,好非……下一期活动估计又是挖弟……毛利藤四郎?


目录


——————————


“啪。”


餐厅暖色的灯光被点亮。随意将密封的文件袋甩在桌上,山田走进厨房弯腰拿出冰箱里的地狱料理,不怀好意地朝三日月宗近咧嘴:“我们对半分了吧?”


“我带了点心,主君不吃吗?”三日月宗近举起手中的塑料袋,上面DONUTS的logo立刻吸引住山田的目光和胃。


他对甜食没有特殊的偏好,但是他现在饿的慌,就是有一百分的克制力也抵挡不住甜食一百零一分的诱惑。


炸成焦糖色的甜甜圈裹着雪白的糖霜,整齐排列在外带的盒子里,下面还垫着镂空花底纸。甜腻的香味从打开的盒子里钻出,像百发百中的鱼钩,一瞬就把山田这条傻鱼钓上水面。


此外,还有两包砂糖挤在塑料袋的边上,估摸是厨房里没有了,三日月才一起买回来。


山田不由抖了抖。他记得昨天喝咖啡的时候厨房里还有小半罐糖的!才过了半天,这就没了,他们究竟是往“粥”里放了多少砂糖啊!味觉谋杀吗?


三两下分食完甜甜圈,只余下一个,可怜兮兮地躺倒在盒子一端,最后被三日月带到楼上给加州。山田满足地坐在餐桌前,喝着新茶,一手翻阅大和守安定的资料。


大概是因为三日月宗近喜茶,半个多月过去,解压教室里多了许多茶叶。例如山田正在喝的这种,是冷泡茶,商品名叫“路易博士茶”,其实就是线叶金雀花而已。


或瓶或罐的茶叶被收在厨房的储物柜里,和热巧克力、抹茶拿铁之类的甜饮料挤成一堆,已经有装不下的趋势。山田对喝的没有什么喜好,柜子中的食物基本是为客户和自家刀剑准备,有两个冰箱那么大的柜子中,多是能让人感到放松愉快的冲泡类饮品和包装可爱的粗点心。


抿一口茶,翻过资料首页的保密协议,山田跳过大和守安定的攻击力等基础数值,直接看向背景调查的部分。


本丸20160427-01,女审神者,无刀剑男士暗堕,B级恶意碎刀,审神者对刀剑男士有不良行为(如恶意虐打、侍寝等)……


零零碎碎的细节写满一页纸,没有现存的暗堕刀,似乎是很普通的内容,相似的暗黑本丸山田接触过不少。


这类暗黑本丸,虽然没有暗堕的刀剑付丧神,却很难说是暗堕刀在执行部及督察员们介入前就已经破碎,还是确实没有刀暗堕。若是后者,那很可能是本丸里的黑色灵力接近警报阀值,才引来督察员,然后判定是暗黑本丸被封锁拆分。


调查的内容除了文字还有许多数据统计表,甚至还有大和守安定呆在疗养院几天得出的暗堕倾向预测折线图。陡峭上升的线条显示他目前的状况不容乐观。


山田“关爱”过的大和守安定不多,但几乎个个令他印象深刻,极品非常。在加州口中,大和守安定是他最好的搭档,与冲田总司一起占据了他记忆里无比珍贵美好的一块。可惜两年多以来,山田尚未感受到传说中大和守安定的“美好”,他怀疑加州面对大和守安定时自带滤镜。


刀剑男士作为审神者的下属兼同伴,已经深入了每一位审神者的职业生涯,成为审神者生活的一部分。他们样貌各异,性格也大相径庭,总会有让人忍不住扶额的一面。因此许多刀剑被吐槽欲大发的审神者们取了诨号,例如莺丸的“茶丸”、山姥切国广的“被被”。


大和守安定自然也有一个,不过比起“茶丸”和“被被”这种听起来比较善意的,大和守安定的诨号“大和守不安定”可以说是相当毒舌了。


出阵时一看见冲田总司就骨灰级迷弟上身,情绪激动到掉链子,无怪审神者们疯狂吐槽他“不安定”。


……


闭上眼,再睁开。窗外的景色与睡前没什么两样,一片漆黑。


也许是昨天睡得太多,山田在床上躺了好久才睡着,浅眠了三四个小时就再也睡不下去了。看一眼时间,早上六点都没到。


没事干,干脆抱着手机爬到楼顶看“日出”——解压教室所在的小时空当然是没有这么高级的东西,不过就是夜晚和白天两种秋景的切换罢了。


不知为何,从发烧那天起他就感到些许不安,隐隐的悸动埋藏在心脏深处,仿佛预见医生下达死亡通知书的绝症患者。否则以他的性格,现在应该窝在房间里追番打游戏,而不是像一个文艺青年一样坐在屋顶上吹风。


他不禁想起自己与加州清光的第一次见面,当时他还是一个为升学烦恼的中学生,每天晚上苦恼面对毫无兴趣的英语。当时他似乎是正打算听一个情景对话,录音机还在念“section one”,突然,一只血色的朱雀从他的窗口飞了进来。


“朱雀”轻盈落地,他才发现是一个穿着有些奇怪的人,浑身是伤,一看见他就脱口而出一句当时的他根本听不懂的话。


现在看来,他的未来似乎早已注定。他一直以为这个“注定的未来”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比如他变成了一个成天无所事事的五十岁咸鱼大叔,丢失审神者应有的警惕,最后被黑化的刀剑“吧唧”一下抹了脖子……什么的。


山田皱眉,早知道他当时就该问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了,也好有个心里准备。他并不恐惧死亡,世上有许多人追求长生,自然也是有不想活太久的人。


当了两年的审神者,虽然算不上老资历,但也明白历史不可更改的重要性,哪怕这个“历史”在他的时间线上还未发生。谁都不知道若是他偏离已预订好的轨道,时空驳论究竟会给世界带来怎样的冲击。也许会想《神秘博士》中描绘的那样,世界无声爆炸,所有的生命运动犹如曝光的胶卷,陷入沉寂。


他或许天生就带有一点无可救药的圣父属性,而且迷之自负,总觉得什么样的生活都难不倒他。就算是要死,也要为拯救苍生而死。


又或者他只是对世界怀有博爱,爱着一切,阳光、雨露和不请自来的红色的鸟。这种爱中又是如此自私、薄凉,仿佛只要他认为是好的,就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


六点已过,景趣切换成白天。枫林尽染,秋风习习,天高气清。偶尔有轻薄的云朵飘过,像从指间滑落的纸片,无所依托、随风自在。


山田在干净的瓷砖地板上躺出一个舒服的姿势,默默看云朵出现再到消失。脑中想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想,静静躺着享受难得一次的哲学思考。


天台的门被拉开。


“居然在这里啊,主上……”声音听着十分无奈,加州清光道:“早餐买的是‘藏叶堂’的面食,快点下去吧,不然会凉掉喔?”


山田没起身,把头朝加州的方向歪去,沉默半响问了个卯不对榫的话。


“论坛上都说‘加州清光’喜欢撒娇,为什么我都没见过?”听起来尽然还有些郁闷。


加州被问懵了,一时间心情和脸不知道哪个更复杂、更扭曲。主上终于发烧烧傻了吗?


他能说以前他确实是撒娇过,但是自己的现任主人压根没看出来么?能么?!打扮的可爱也好,撒娇也好,看不出来就算了,有时候还对他一脸嫌弃,这种情况下,谁还会做无用功啊。


刀,也是会变的!


加州清光把自己翻涌而上的小情绪揉吧揉吧,扔进回收站,说道:“论坛上还说‘三日月宗近’是路痴。”言外之意,你见过我们本丸的三日月迷路吗?没有。


山田“嗯”了声,说:“有道理。”


说完,他爬起来和加州往楼下去。电梯一点一点向下沉,显示楼层数的电子板从30开始倒数。


山田靠着电梯内的墙站在最后,他盯着加州想,如果现在告诉加州他的真名,也许未来就会改变。他记得遥远记忆中最清晰的一幕,未来的加州清光眸色微动,对他说“这是你第一次告诉我你的真名”。那副模样,眼中蕴含的悲伤与遗憾绝无撒谎的可能性。


嘴唇拉成毫无起伏的直线,有什么从心底破土而出,妄想打破某道桎梏。山田心思一沉,或许……


“怎么了?”


山田猛地回过神,眼睛对上加州清光的视线。本来站在他前面的加州现在正侧身站在电梯口,挑起眉毛疑惑地看向他。


“不……”没什么。


否认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超重感和“叮”的提示音打断,二楼到了。


走出电梯口,山田一扭头就看见内番服的三日月从电梯旁的安全通道走出来,手上还拎着四四方方的外卖盒。


刚才莫名沉重的气氛一散,山田有些想笑。好吧,看来他和加州占用电梯,所以三日月不得不走下楼拿他们的早餐了。


虽然只是几步路,但解压教室的主人山田是个能乘电梯就不爱上楼梯的,在这里住久了,刀剑付丧神很容易被他的懒惰带坏。


三日月宗近并不在乎这点路程,他对山田一笑率先走向餐厅,将一份热气腾腾的面食摆在山田的位置前。


“月见乌冬,对身体的健康有好处哦~”


金黄色的蛋黄依偎在乌冬面上,山田有十足的理由怀疑三日月和小狐丸一样,对带有自己名字或典故的东西有好感。你看,把鸡蛋换成油豆腐,不就成狐狸乌冬了嘛。


不管怎么说,藏叶堂的乌冬面还是很好吃的。


几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狐之助通知大和守安定会在12点的时候来,山田也不管正午过来的大和守安定来之前有没有吃过午饭,11点便草草将午饭解决。


昨天山田已经看过这位新“病人”的基本信息,饶是他有心里准备,看见快递员A和B的时候还是愣了愣。


收进刀鞘的打刀看起来似乎完好无损,却被强行以本体的形式送到山田手中。


向来喜欢和山田互怼的快递员A这回没做什么点炸山田的事,反而神情严肃地说:“喂,你小心一点,这刀快不行了。”


快递员B也是表情凝重,他递给山田一封信说:“笋干老师,这是上面补发的紧急调令,一旦‘大和守安定’暗堕,请马上使用调令召集执行部的人员过来处理。这把刀已经处于暴走边缘了,非常危险,一定要小心。”


手上的刀隐约在发烫,灼热感透过掌心穿入山田的大脑。身份特殊的三日月宗近不用说,对黑暗灵力敏感的加州清光睁大双眼,视线仿佛要穿透山田手里的大和守安定。


三日月宗近微眯起眼睛,垂下的睫毛掩盖了新月。大和守安定来得实在太巧,状态恶化的也太巧了,让他不由多想。如果,这是那些人把戏……


不论是否是他无法接触的政府高层的授意,总归和研究员们脱不了关系,他需要抽时间再去一次研究院总部。若是凑巧还好,要是他们连无辜的刀剑甚至是一期一振都要计算,那么,他也不会辜负三日月宗近“天下五剑”之一的名号。


马に寝て残梦月远し茶のけぶり(迷蒙马背眠,月随残梦天边远,淡淡起茶烟)……


这个因由他而起,是以,他会亲手摘下结出的果。


——————————


#藏叶堂面食店的名字取自——日本人喜欢用什么词给餐厅取名?【点我】


#俳句“马に寝て残梦月远し茶のけぶり”化用自杜牧的《早行》:

垂鞭信马行,数里未鸡鸣。

林下带残梦,叶飞时忽惊。

霜凝孤鹤迥,月晓远山横。

僮仆休辞险,时平路复平。

化用的部分只有开头的景色,这里私自延伸了《早行》后几句的意味——前路漫漫,思绪纷乱,心中有意难平。


#月见乌冬面



评论(4)

热度(14)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