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时序混乱】一周目 21

目录


———————————


两个一把年纪还童心未泯的付丧神照着食谱捣腾半天,得出两个结论:


一,不是谁都有某某知名不具的太刀和打刀那样的烧饭天赋的。


二,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坚持叫外卖的山田老大英明。


下午五点多,两人把锅里散发着微妙焦糊味的糯米红枣粥倒进保鲜盒,动作一致地把锅往水池里一浸,转身就把放在餐桌上的食谱锁进储物柜。


加州清光昧着良心给暴睡中的山田发短信——


[主上,冰箱里有粥,感冒药放在餐桌上,要按时吃掉哦。PS,粥是我们按食谱做的,味道应该还不错~]


事实上他和三日月谁都没敢尝尝那碗粥的味道,迅速把犯案工具洗刷干净,叫了两份海鲜番茄意大利面当晚餐。


有位名人曾说,我们创造了自己的恶魔。他们坐在桌前对着香咸可口的意大利面,默契不提从锅里爬出来的恶魔。


加州清光神色凝重地说:“厨房里没有砂糖了。”


“嗯?”三日月宗近了然,说道:“啊~不用担心,我会买一些带回来的。”


“你要出门?”


加州清光更想问三日月宗近要去哪里,但这个问题就像是禁语,哪怕让加州清光撒娇装傻他也开不了口,只好及时住嘴,把蹦出来的好奇心杵回嗓子眼。他若真的问了,三日月也会回答的,而且还会乱用现代词语,讲出什么一语惊人却又模棱两可的话来,让他问了也白问。


“是啊。”三日月宗近带着笑意,语气词自带波浪号,他说:“去体验一下这个时代的‘night life’。”


夜生活这玩意常规意义上指的是夜间的娱乐活动,但话一从三日月宗近弯起的唇角里流出来,就自带暧昧奢靡的感情色彩,仿佛是要去找人共度春宵,极具误导性。


他要是再来一句邀请的话“加州要一起吗?”十个加州清光有九个半都会一边在心里翻白眼一边熄了和他说话的念头,剩下的那半个不是黑化就是基。


好在三日月宗近不能也不想带着其他人去灵力研究科,所以加州清光只是用自己幼稚园级的英文水准纠结了一下三日月宗近到底要去干嘛,就挥挥手目送三日月宗近离开。


夕阳拉出一条从蓝色到橙色的光带,云朵识趣地披着太阳的余晖行走,随风翻滚、拼接、消散。


凹凸不平的石板构成唯一的路径,笔直指向此处仅有的庞大建筑体。


嫩绿的草坪被石阶分割,身着狩衣的付丧神缓步踏足于其上,袖子各处的流苏轻轻晃动,他并非真的走不动路而行动缓慢,而是需要优雅而自信的步伐武装自己。他虽身为刀剑已有千年,但身为“人”的年龄却还只能算是个“青春期的熊孩子”。


包裹在付丧神华丽皮囊下的是一颗炽热、稚嫩却苍老的心,一盆无声沸腾的热血,一块冰冻着火焰的结晶。本该是矛盾集合体的他,将构筑他矛盾相互化解融合,如此自我、高傲,心甘情愿地递上自己的弱点,滴答倒数着自己的生命,拨除腐败溃烂的暗堕者们。


没有人向往这样的生活,没有人,包括他自己。


三日月宗近清楚前主人并非希望刀剑付丧神活成一支油尽灯枯的蜡烛,若是有机会现任主人大概也是想他能活下去,但是他却无法克制自己。


他曾侍奉过许多主人,每一个人都或多或少在他心里留下印痕,他本该看淡一切,看淡人类的生死,习惯主人的更替如日出日落般平淡。理智上,他不该过多插手日月更迭、时光蹉跎带来的物是人非,可胸腔中与人类无二的心脏扑通跳动,滚烫的血液在身体里流动,审神者赐予他“人”的形态,怎么又能保证他不会有“人”才拥有的冲动?


懊悔、叹息、悲悯。想要挽回所有擦身而过的遗憾。


绿色从眼角消逝,台阶将他送往尽头,惨白的石墙和玻璃大门映入眼中。


正六边形的巨大高楼矗立于近乎无边的绿色上,楼顶透明的尖角似乎是一座温室,远看这栋高楼就像一只用到一半的铅笔。这还不是普通的铅笔,是建立在混沌的时空夹缝中,书写人类历史与进化的铅笔。


它是时之政府麾下的研究院总部,灵力研究科就在其中。


三日月宗近平静地看着玻璃门,没有伸手去推开它,片刻后一个穿着符合人们对“科学家”或者“医学怪人”幻想的年轻人从里面匆匆跑来,有些拘谨地为他开了门。他看向年轻人,注意到这个年轻人佩戴的胸牌上写着“见习”,略微颔首,便不动声色移开视线。


灵力研究科位于研究院大楼的第29层至第31层,不上不下得卡在这幢58层高的摩天大厦中央,而灵力研究科本身也正如他的地理位置,享受着绝佳的科研环境,五年以来没研究出任何一个“重大突破”。


据说再这么下去,明年31层的黄金位置就要被批给奸诈狡猾、屡屡取得突破的生化医疗科了!白大褂们团结一致,一面暗骂那帮不要脸的生化僵尸一无是处,一面加紧研究手头有限的试验材料。


不久前,一期一振的血液无疑给实验进度带来极大的进展。灵力研究科科长亲自带领两个精英小组,立誓要破解逆向暗堕的密码。


很快,他们发现,专精“非人之物”的A小组完全无法测出普通血液与特殊血液之间的区别,从咒术与阴阳术的角度上来说,所有一期一振的血液是一样的,并不具有特殊性。


然而,在科学的角度上,两种血样中却有着细微却致命的差别。


白大褂1号——三日月宗近看了一眼他挂在胸前的名牌,“B组赤井(组长)”——呱唧呱唧唾沫横飞,其他人要么补充附和,要么舌头和上颚一碰啧啧声响,表示对赤井的结论不敢苟同。


“两份一期一振付丧神的血液构成,可以说从其中蕴含的灵力成分到基因结构几乎都是一样的!”赤井说。


“几乎?”三日月宗近说。


“除了血型,暗堕前的一期一振付丧神是A型血,但是暗堕后就完全变成了B型。理论上来说,除非将人的血液一瞬间全部抽光再把产生A型血的骨髓换成B型于此同时注入B型血,不然将一个人的血型完全变化是不可能的……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如果我们能解开逆转暗堕的秘密,也许就能解决许多由于血液引起的病症!不止如此,我们还发现逆转暗堕后一期一振付丧神血液中的灵素坑体含量比正常一期一振付丧神的含量高了将近3倍!简直像是体内有一个灵力防护罩一样,当然,也不排灵素抗体的增多是由于近期使用过御守的可能性……”


赤井组长活像是打了鸡血,对着三日月宗近滔滔不绝仿佛他是世间仅有的知音。


无怪赤井组长这么激动,此次研究不但为他们多年以来的谜题找到了突破口,还让他们“科学至上”的B组终于扬眉吐气,狠狠踹了老拿下巴看他们的A组一脚。


白大褂们还在热血不失严谨地论述,他们似乎企图由浅入深从中学理科到读博的知识范畴,开始向三日月宗近灌输研究成果。奈何三日月宗近别说是什么抗体血红蛋白,连国小生都知道的血型问题他也是两眼一抹黑。


于是他坐在沙发上,拒绝了递来的高热量甜食,看似姿势端庄笑容得体、谦和有礼认真地听着,并微笑着发出一声肯定:“原来如此。”事实上拿着复印件的白大褂们在讲什么他一个词都没听懂,甚至于他压根儿就在没听。


他只是,不能让自己完全陷入被动而出现在了这里。


灵力研究科灯火通明,楼层里没有日光灯,白色的天花板承担了照明的工作。以高科技标明自身的场所大多都有这样的通病,喜爱粉刷过多的白色或金属色,灵力研究科也不例外。乳白色的光线从天花板垂下,墙壁、地面甚至楼层里的人都是一片雪白,似乎里面的所有事物都在散发着白光。


只有他,身着深蓝的狩衣,突兀的闯入层层叠叠的白色中。


……


山田纯再次醒来是当天晚上。


秋夜的景趣还是老样子,半缺的残月要死不活地挂着,四周全是稀稀落落的星星,连云朵也没有。四下黑暗如同深夜,唯有枫叶散发微光,顺着温和的秋风浮动,如同一团团旋转着的星云。


窗台上摆着奶白色的瓷瓶,里面插着一支独自盛放的秋菊。虽说是国花,但山田对花卉类实在没什么感觉,只是本丸里的两尊付丧神一致同意秋景要有菊花相配,他才在房间里不伦不类地摆了瓶。


拉开窗帘,外面一片漆黑,他张望片刻发现根本看不出现在几点。不过天都黑了,想必早过六点钟了吧。


入睡后山田纯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完全没意识到他把自己的两把刀锁在门外,所以习惯性开门的时候,突然发现门打不开了。他仔细一看,哭笑不得发现上面套着结界,把门和两侧的墙壁牢牢吸附在一起。


这种结界没什么大用处:一来它是平面性的,无法构成回路制造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二来它是有时间限制的,不论施术者灵力多寡,基本上一天没到就会消失。优点就是使用熟练可以瞬发,不需要念咒,也不能通过物理攻击破坏。


山田纯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点,郁闷地想大概是睡梦中怕被叫醒,身体就自动锁门了……


解开结界,他摸摸自己的额头,觉得温度已经降下来,也没什么头疼之类的不适感,便懒得再测量自己的体温,打开门走出房间。没等他走到电梯,他顿觉忘了什么东西,上下一摸——手机还在房间里呢。


这个年代没带手机出门简直活不下去。


折回去的山田刚从床上捞起手机,手机的屏幕一亮,一条短消息被顶上屏保的消息栏。


是加州啊。山田看一眼信息来源,戳开短信,上面写着冰箱里有他和三日月做的清粥,还有感冒药放在餐桌上一定要喝。除了这条刚收到的,他一共收到了七条信息,其中有五条全是加州发来的,剩下一条是狐之助的通知一条是三日月的。


正事要紧,他先点开狐之助的通知,不意外的看见接下来工作的安排表。


狐之助在结尾写到:“若审神者大人对此没有异议,请及时回复,祝您身体健康。”


山田当然是没有意见的,他利索地打下一排字,然后发送。


没过几秒,最新的短信挤进一堆未读信息里,还是狐之助的通知。下一位“病人”大和守安定于明天中午12时将会抵达解压教室,大和守安定的资料已经正在安排“狐之助快运”寄送中,大概半小时内就会寄到。


于是山田无视了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决定先等资料送过来。他坐在一楼大门口前的台阶上,一边等一边逐一回复加州细碎却贴心的短信。很快,手机里只留下最后一条。


 [出门一趟,很快就回来。冰箱里的粥主君还是不要尝试比较好?]


好吧,山田无语又无奈地看着短短两句话良久,决定还是不要告诉加州他被出卖了这个残忍的事实了。本来他也没指望自己手里的两把凶器能当菜刀用,就让加州误以为他是把粥喝了,而不是打算倒掉吧……


山田动动手指。


[哦。速回。]


在他戳下发送按钮的同时,不远处一道白光略过路面,沿着台阶扫过山田坐着的位置。于此同时,还有一声短促的提示音,似乎有谁收到短信。


山田的手机还在震动模式,他抬头,看见不远处传送装置边多出了个人。


——————————


#“有位名人曾说,我们创造了自己的恶魔。”

A famous man once said we create our own demons.    ——《钢铁侠3》


#诈尸



评论(9)

热度(25)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