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没事,我游去找他!”

【时序混乱】一周目 20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3000字一更,tag请戳“时序混乱”ヾ(◍°∇°◍)ノ゙


目录



———————————


日光从窗帘缝里挤进房间,在地板上留下可有可无的细线。不说光照效果,整个房间还是昏暗不已,单凭这一条光线根本判断不出现在究竟是几点。


山田纯也没在意,被闹钟叫醒后浑浑噩噩地上完洗手间,冰凉的水从水龙头冲到他手上顿时打了个哆嗦,这才想起自己应该量个体温什么的。


布满血丝的双眼出现在洗漱台的镜子里,他叼着体温计晕乎乎地双手撑向洗漱台,手底下的大理石和冰块似的,让他万分难受。最后还是选择折中方案,毫无形象地坐在马桶盖上,估摸着时间够了才从嘴里吐出体温计。


山田纯一看上面的数字,顿时觉得自己被加了一层虚弱debuff。


38.6摄氏度,提问,人类大脑的最高承受热度是多少……?至少有40摄氏度吧?


迟钝地自问自答一通,他感到自己的肠胃仿佛在翻滚抽搐,特别想吐。


“呕,好恶心……”


沙哑的声音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好久没感冒发烧了,身体不适的感觉令他心情极度恶劣。他困难地晃晃脑袋,想起今天下午还有顾客要来。


谁来着,哦,御手杵……


他踏着拖鞋把自己僵尸一样的body往床上挪动。


房间里有独立的卫浴,所以只要走两步路就能从洗漱的镜子前抵达柔软舒适的床上。


拉起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团,再摔进床中央,下沉的一瞬间产生了卧室里的床柔软到可以让人陷下去的错觉。山田纯发出一声喟叹,苦中作乐般感慨至少自家初始刀没来叫他起床,应该还能再睡上那么一两个小时。


“主上在吗——?”


怕什么来什么!


他缩在被子里企图当作没听见加州清光的声音,挣扎了一会儿,还是放弃般摸索一通,闭着眼找出压在枕头下的手机。


他侧身躺着睁开一只眼睛解锁拨通号码再闭眼,耳朵贴在听筒上,很快对方就按下接通。


“喂喂?”加州清光说。


“……”山田纯差点再次睡着,听到加州清光的声音山田纯又忽的清醒过来,他半死不活得说:“加州……帮我请个假。”


“诶?”加州清光疑惑。


“感冒,39℃。”说完山田纯就挂断电话,一个字词都懒得多说,任性得躺成坠崖身亡的姿势,丝毫没有谎报体温的心虚和旷工的愧疚。


“等等!感冒是怎么……喂?主上!”


手机里传来“嘟嘟”的声响,加州清光错愕地扬起眉毛看着弹回桌面的屏幕。他愣了愣,无奈认命地拨通狐之助热线。


狐之助应对各种突发状况的业务都非常熟练,加州清光三两下就在狐之助的帮助下顺利的把自家审神者的工作向后推了一天半。原本今天中午会来的御手杵被排给其他有空的解压教室,下一位工作对象则被提前告知暂定为大和守安定。


“如果明天审神者大人的身体还十分不适,需要到医院就诊,务必将新的病例以电子稿的形式发送到这里来,我们会更新审神者大人的身体数据以及重新安排近期的工作。”狐之助嘱咐道:“另外,请不要忘记把昨天送到的客户资料在两个小时之内,也就是十点十五分之前,通过‘狐之助快运’返还哟~”


“知道啦……”加州清光说。


“那么,有任何困难请及时拨打狐之助热线,下次再见拜拜~”


挂断通话,加州清光决定先进主上的房间把资料找出来寄了,以免错过时限。他轻轻推开房门,朝里面小声道:“我来拿御手杵的资料哦?”


床上的被子悉悉索索一阵,从里面伸出一只手指向书桌。


山田纯并没有另外整理出一个办公用的书房,而是仗着这一整层楼都是他的,房间够大,相当随意的就在卧室里摆上书桌和两个毫无规律掺杂着重要文件和漫画杂志的书柜。


加州清光放低走路的声音,近乎无声地走到书桌前,书上摆着几个模样可爱的少女手办,性转的“加州清光”也在其中。加州清光和“她”诡异地对视了一会儿,想起被自己压箱底的那只“大和守安定”,头上挂着黑线从桌上拿起封好的档案袋转身走了出去。


山田缩回手以后马上就睡着了。


他睡得很沉,意识陷入熟悉的黑暗。梦境却没有延续之前的那段似真似假的“记忆”,而是沉浸在一片寂静的夜色中,目光所及只有无尽包容的黑和细碎的星光。


他飘在星海里,仿佛悬在距离地面千米上的高空,正在向更高处升去,直到一头扎进无声的太空。


高中以前的记忆模糊不清,因为那就是一个学生按部就班上学生活的记忆,普通、机械并且乏味。像是随手涂在白纸上的简笔画简单又无趣,他不喜欢那样的生活,于是随手把简笔画扔进垃圾桶。


凌晨惊醒他的梦,他把它理解为身体机能出问题的预警,没有任何深意,例如警告他快挂了什么的。不是他过于乐观,而是那就是一段实实在在的回忆,虽然莫名其妙以加州为第一视觉,但凡是有过去的他存在的画面都与记忆分毫不差。


想来其余的部分应该是他的脑补,自动编造未来的加州见到他时狼狈的原因。否则加州怎么可能会背叛时之政府?


*


加州清光站在摩天大楼的正门口,蹲下身把档案袋交给上门取件的式神。


只有他膝盖高的半透明式神像一团棉花,隐约可以看出狐狸尖尖的耳朵和毛绒绒的尾巴。棉花扑到加州清光的手上,把档案往不知道是嘴巴还是肚子的部位一塞,摇摇尾巴就不见了。


片刻,加州清光的手机“叮”的一声,短信提示“狐快”(狐之助快运)已将货物顺利送达,前后不过几分钟,效率非凡。


加州清光松口气,最紧急的事情已经完成,接下来要烦恼的就是怎么把主上从房间里扒出来吃饭吃药。


他在解压教室接近两年,山田也就生过三次病,加上这次平均半年一回而且还都是感冒。一开始加州清光还会担心的坐立不安,结果山田和尸体似的动也不动爆睡一天,第二天就好的不行,没事人一样。


三次下来加州清光悟了,不是自家主上身体不好,而是身体太好平常病菌根本溅不起浪花,只有偶尔遇到非常强悍的病菌才能在身体里苟延残喘一天最后死在免疫系统里。


但总归什么都不吃睡到第二天对胃还是有损害,所以怎么让山田好好吃饭加上喝感冒药变成加州清光的一道难题。如果单单去把山田叫醒是绝对不可能的,别问他为什么那么肯定,因为他试过。尝试的后果就是一阵天旋地转,他被灵力扔出房间,附赠一个解不开的结界牢牢套在房门上。


这是第一次,第二次他效仿官方纪录片《刀剑乱舞-花丸》企图用美食吸引山田吃饭,然而食物放到凉透山田别说醒了,动都没动过,简直就是一座会呼吸的石雕。


第三次事发突然,接待的客户抵达的隔天中午打个喷嚏,下午就发烧。当时客户是把太刀狮子王,疑神疑鬼病的不清,大写的阴谋论患者。加州清光没办法,只好时时刻刻盯着对方,几乎想把狮子王捆成一坨挂在晾衣架上。唯一的空闲就是在论坛上求助主上生病怎么办。


别说得到的答案靠不靠谱,他压根就没有机会实施!


加州清光叹气,不经想起狐之助的通话,似乎明天傍晚来的会是他熟悉的付丧神——大和守安定。


“安定吗,好久没见了呢……”加州清光喃喃自语。


他走上二楼,准备把餐厅里的早餐放进冰箱,烤鱼和米饭都是可以放一阵的,味增汤就只能喝掉或倒掉了。


等他走到餐厅,诧异地看见桌上的吃食早被收好,三日月宗近正坐在位置上翻书,一边还在时不时吃饼干喝味增汤,搭配诡异槽点满满。


最近三日月宗近越起越早,不去特别关注的话,早上基本上见不到三日月宗近。加州清光不是不想知道三日月宗近究竟在做什么,而是被山田直言三日月宗近有上层直接委派的特殊任务,希望他不要深究。加州清光便也没有多问,只是尽可能的收集一些蛛丝马迹,以防任何意外的发生。


加州清光走近,发现三日月宗近没有在看被山田戏称为“老年报纸”的《时间轴》,而是在阅览一本有许多插图的彩页食谱。还没等他惊讶完,三日月宗近就对他招招手说:“饼干要吃吗?味道很不错。”


“谢了,书是哪里来的?”加州清光坐到桌前,拿起一块饼干后问。


“压切长谷部。”三日月宗近简洁道,而后他把书往加州清光那边倾斜了一些,又往下翻一页。


加州清光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和三日月宗近一起看完一道高汤杂炊和一道水果甜羹,一边还在分心要不要试着做饭、该怎么劝主上吃东西,完全忘记告诉三日月宗近山田生病的事,下意识以为三日月宗近已经知道了。


书翻到福袋小吃,三日月宗近突然问了一句。


“主君身体不适吗?”


“嗯,感冒了。”


“原来如此……”


加州清光嗯完以后才注意到哪里不对,他说:“你知道?”


三日月宗近笑了声说:“没什么,刚开门就被扔出来然后就进不去了,门口有结界。”


“不是笑的时候吧,这不是最糟事态么!”加州清光特别想把食谱糊到眼前的“天下五剑”之一的脸上。他也就离开了短短十几分钟,就让三日月宗近把主上惹炸。


房间都封了,他们还在这里看食谱还有什么意义!


三日月宗近倒是淡定,弯起嘴角没再笑出声,看上去一本正经地说:“喔~不用担心,窗户还开着呢,现在的年轻人不是很流行像蜘蛛侠一样飞檐走壁吗?”


“……你是认真的吗!”


这是哪个国度的流行!开玩笑的吧!



————————————


#福袋,图片出处



#看不懂日语但听起来像是“now的younger们把帅哥称为handsome喔”……笑哭.jpg



#抱歉抱歉,说好要好好更新的,暑假真是黑洞,打起游戏就停不下来了……


评论(8)

热度(45)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