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你要听话,不是所有的鱼都生活在同一片海里。”
“没事,我游去找他!”

【时序混乱】一周目 19

*暗黑本丸设定有,男审

*啰嗦向,苏苏苏,各种警告

*四舍五入4000字一更,BUG已修改。


目录



———————————



要相信,身为一个有抱负有理想有潜力的隐藏BOSS,这世界上只有三日月宗近不想勾搭上的人,没有他勾搭不了的。


比如某位刚混进执行部“三一部队”的2花打刀付丧神。


压切长谷部戴着执行部的队徽,一脸凶神恶煞地踹开灵力研究科的大门,要不是剧本不太对,灵力研究科里的这群成天蹲在实验室里的技术宅们都要抱团瑟瑟发抖了。


别误会,压切长谷部不是来踢场子的,只是客串一下三日月宗近的信差,全当还三日月宗近的审神者写推荐信的人情了。


压切长谷部离开山田的解压教室已经过去一周多,执行部的考核无非就是那几项,主要看的还是忠诚度和可信度。很快批复的文书就从上方转进执行部的档案室,他也正式编入执行部的第三十一队。


由于最近新兴起了一个反时之政府的恐怖组织,致力于鼓动时间溯行军入侵时之政府还未成立的22世纪时间线,害得21世纪也或多或少受到影响——差点让敌军杀死了一个叫小林由美的女孩。


这个女孩长大后将投身于对抗艾滋病的研究,她天赋异凛,在三十二岁时和她的组织取得了惊人的成就。


如果她被英年早逝了,不说日本,全世界研究出根治艾滋病的方法至少要往后推十五年。期间造成的人命与经济损失难以估计,特别是个别在未来发现患有艾滋病的杰出人才将会殒命,没有她的出现,甚至很可能提前未来的数次小规模经济震荡和科技进步小幅度停滞。


原本潜入21世纪的敌军是由执行部第二十九和第三十队是专门负责的,但最近敌人变多,压力大增,只好临时再增编人手。第三十一队(简称三一部队)因此诞生,加上压切长谷部总共也就十个成员。全都是打刀胁差和短刀,主要以两人一组的形式行动,击杀潜入现世并且落单的敌军。


压切长谷部的搭档是一把极化的小夜左文字,人狠话不多,还算好相处。在压切长谷部的考核期两时把刀一起出了个任务,简单磨合一下就成为固定队友了。


现在压切长谷部要去21世纪初执行他入编后的第一个任务,出发前他们有半天时间准备,他就带上三日月宗近要他转交的东西“闯入”了灵力研究科所在的大楼——他当然是拿到通行证了的,就是那不情不愿的表情十分惹人误解。


他把东西送到就走了,留下白大褂们对着一个小瓶子面面相觑。


白瓷瓶只有25ml的试管那么大,长得也像一个封了口的试管,事实上是一个专门储存特殊液体的容器。医疗部门出品,质量有保证,放进去的液体在保质期内都会保持最新鲜完好的状态。


一般这种瓶子都是被用来存放试验中的药剂的,就算是灵力研究科里瓶子的存货也不太多,市面上也没有通贩,真不知道三日月宗近哪里搞来的。


他们和瓶子深情对视了一会儿后,有人开口:“这个就是……那个?”


“哪个?”


“对!就是!”


“到底哪个,你们打什么暗号呢!”


最先说话的白大褂就附到一头雾水的白大褂耳边嘀嘀咕咕,片刻后“一头雾水”恍然大悟,用力地拍了“最先说话”一巴掌,怒道:“MD不就是血吗,神神秘秘的还以为你们弄来了什么违禁物品,毛病!”


“啊痛!”最先说话白了一头雾水一眼,“能别说得这么廉价吗,这可是刀剑男士逆转暗堕以后的血液,很珍贵的研究材料好吗!快快快,从冰库里提一支正常的一期一振付丧神血液来!我要好好看看它们到底有什么不同!”


“对对对,今天不睡了!”


“谁去把警戒结界开一下?闲杂人等禁止入内!”


……这一天,三日月宗近第一次刷满了灵力研究科的好感度,连带着血液的提供者一期一振也在白大褂们的心中上升到了头号小白鼠的地位。


至于这个血到底是三日月宗近怎么得来的,白大褂们一致表示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阴来的!


想当初,三日月宗近踏进他们的研究院总部大楼,闲庭信步地走进他们科,第一件事不是谈判谈条件,而是要了一杯热乎乎的茶。


“有茶和点心的话,总之不觉得幸福吗?”


三日月宗近优雅地啜饮一口绿茶,微微侧头冁然而笑。


金黄色的流苏随之摆动,与发丝牵连在一起。他笑得半眯起眼睛,端端正正地坐着没有任何多余的举动,却让人感到他身上蔓延而出的气势。


这位不久前失去了审神者的付丧神不仅看不出一丝悲伤,反而更像是被打开盖子的明珠,毫无遮掩的露出夺目的光芒和诱人的……危险感。


视觉刺激之下,白大褂们齐齐捂住胸口,张大嘴仿佛快要过呼吸。


听听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茶和点心?幸福??


你要是想要好好过日子还会来我们这里,早就跳刀解池了好么?简直放P!


呵呵,这点路数,你以为他们会承认自己根本没听懂三日月宗近的意思吗?!


啧啧啧,往事不堪回首,在此暂不赘述。


要是轮班监视三日月宗近的督察员们知道了白大褂们想想法,肯定要拍手叫好哈哈大笑三日月宗近你也有被冤枉的一天。


三日月宗近确实没为了拿到一期一振的血耍手段,反而是一期一振旁敲侧击得知他和研究院有联系后,主动问他是否有这个需要的。


三日月宗近诧异地说:“逆转灵力的事情公开会沦落成试验品也说不定哦?”


其实早就在内部中公开了,但三日月宗近知晓一期一振并不知道他被紧密的监视着。目前上面也的确没打算对一期一振做什么,可是如果一期一振有主动自愿的倾向,提供了自身数据后还能否明哲保身就难说了。


“试验品吗……没关系,我已近见过真正的‘地狱’了。”一期一振苦涩地笑出声,其实他真正想说的并不是这个。


他想戏谑地说些表示姑且相信你的刀品之的话,可调侃的话语在脑中百转千回,张开口却是变成了别的内容……


明明已经决定不再提起那个话题还有她了,不是吗……


*

*

*


一边跑一边受伤,加州清光只在万不得已的时候挥刀反击。一路踉跄,他闪身穿入时空隧道,也顾不上在哪个时间坐标落地了,只想快点,再快一点!


一定要告诉他!


不能……


不能再让他……重蹈覆辙!


叛逃的加州清光甩开敌军和时之政府的追杀不久,就找到了年轻的审神者。


夜幕重重,日光灯的光线从未拉上的窗帘缝里透出,还有他青涩的身影。


十几岁的少年比未来的样子稚嫩了一些,挺直了身板却有些可爱的老气横秋,一点也没有未来意气风发中带点不正经的模样。


房间里的摆设也和加州清光印象中的完全不一样,没有堆积在书架上的漫画,地上也没有连着电视的游戏手柄,桌上更是不见任何手办。只有文具和列成排的练习册和课本,摆在床头的录音机还在播放英语听力。少年满耳英语对话,而后在习题本上勾勾写写。


房间很大,家具却很少,几乎全是和学习有关的东西。没有任何代表课外乐趣的物品,让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十几岁少年的卧室,而是一家旅馆的空房或是寄宿学校的宿舍之类的。


少年看见他破窗而入并没有惊惶,只是在辨明他不怀恶意后放下即将报警的手机。


“别成为审神者!”加州清光跳窗而入,三言两语解释后,他抓住少年的肩膀急切地大喊。


“什么?”


“你会死的!”


“哦,然后呢?”少年点点头问。


加州清光一口气哽在胸口,简直要被他轻描淡写的态度气疯。


少年却笑了笑,“谢谢提醒,不过人总是会死的嘛,你担心啊。”


“我没有!你——”


少年坐在床上看他,窗户还开着,夏天的热气从窗外灌进来,吹得窗帘直动。黑色的眼珠下倒映着加州清光狼狈的样子,让他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他仿佛承受不住少年事不关己般平淡的眼神,别开头去。


“坐吧,我先帮你包扎一下?”少年拍拍床边,也不在乎是否会弄脏床单,示意浑身是伤的付丧神过来。


“……你们差距真大。”这个他是谁不言而喻。


“他是怎么样的?”少年把加州清光按到床上,自己去勾床底下的医疗箱。


“……很宅,有点傻,经常改假名,看见周边店就走不动路,还喜欢打恋爱游戏……”加州清光嫌弃地说。


不止这些,他认识的主上还是一个嚣张的中二病,工作时非常认真,每次在剑道场对练会喃喃“长肌肉”,一看就知道内心戏很多,而不是这样淡漠又温和的,仿佛脸上盖着一层面具。


看向夹着酒精棉絮靠近的少年,加州清光突然觉得他是如此陌生,一举一动都像泥泞的沼泽,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说着说着就止住声,静静看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少年把他破碎的袖口小心翼翼掀起。


低头给他清理伤口的少年却是一愣,犹豫一下还是伸手抽了两张纸递直接盖在加州清光的眼睛上,纸巾瞬间被打湿。


“抱歉。”加州清光说。


“没关系。”少年说。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许久,直到少年把能看见的的伤都处理了一遍问道:“还有哪里受伤了?”


“我该走了。”加州清光没回答他的问句,深深地看了一眼拿着纱布的少年,仿佛将留恋全部都灌注到这一眼里。


加州清光知道所剩的时间不多,是时候离开了。他叛逃后就匆忙穿越时空回到过去,但他并没有暗堕,所以追杀他的不仅有时之政府的人,还有时间溯行军。


再待下去他就会被发现,若是时之政府的人倒还好,在过去一切都还未发生,时之政府不会改变历史,少年不会被牵连。可如果是时间溯行军就不一样了,它们最爱的就是破坏,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少年的。


少年不再纠结对方身上还有没有伤,“哦”了声就利索地收好医疗箱,再把它推回床底下。等少年做完这些站起身,却发现对方还在看他。


暗红色的眼睛就像是枯萎的玫瑰,黑发有些凌乱,明明是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面孔,一眼望去却觉得对方应该是历经沧桑的古物。


少年忽然想起自己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关于“审神者”争执起来,于是他问:“你叫什么?”


“加州清光。”


“你应该知道我的名字了,不过还是介绍一下,我是山田纯。”


加州清光看起来惊讶极了,但也只有一瞬,他便收回表情,转身走到窗边踩上窗台。


他的手抓着窗户,顿了一下,背对着少年说:“永别了,山田纯……还有,这是你第一次告诉我你的真名。”


而后,他松开手如同落进海洋的水滴,消失在墨色的夜空中。


……


山田猛地睁开双眼,天还没亮,房间内只能看见朦胧的轮廓,酸涩的痛感仿佛随着这个动作从眼球过渡到全身。


他张了张嘴,喉咙干涩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一口热气从嘴里叹出。


他无力地抬起手,伸出被子摸摸自己的额头,最后整只手都盖在脸上,似乎想要通过这个动作忘记刚才不详的梦境。


“啊……居然发烧了,糟糕……”



————————————


#这里是存稿箱,作者欠下25个绩点带着她的笔记本跑路了,我我我我们没有办法,没有办法,作者王霸丹作者王霸丹,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原本只有3000字4000字的存稿君,现在统统八十八统统统统统统八十八!存稿君在断货前保持每日晚上22:30点更新。(别信)


#全程瞎诌&杜撰人物:小林由美(2001~2074)

文章中山田的坐标时间为2017年(平成29年),小林差点被时间溯行军杀死是发生在2013年。


#装血的小瓶子……还记得回到医院的石切丸么……

又舔了一遍爷爷和17尼的游戏台词,17尼笑起来超好听prprprpr说起来“梦100”里咖喱棒和17尼是同一位CV?温泉乡的活动我能舔一个暑假!


#记一下时间,生病做梦是7月18日凌晨(周二)。长谷部07.09~07.15,16号和17号没有被上头排到客户,好运的休假呢。


#心痛不能自拔:





评论(33)

热度(65)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