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党

主刀剑
甜咸不忌|爱爬墙|没坑品|一直没考驾照
人生信条:“能坐着绝不站着。”

【全职X刀乱】国服是什么?不存在的(中)

*三次元全职高手X国服刀剑乱舞系统

 

*脑洞向,自我娱乐,内心无所畏惧(x)

 

(上)  (下)  同系列脑洞

 

————————————

 

95.不速之客

 

大概是知道自己坑,这么多天下来狐之助既没强迫叶修去锻刀、完成日课,也没强行颁布击杀时间溯行军的任务。只是让叶修小心着点儿,说也许会有来自未来的敌人,想提前灭了他这个审神者,顺便改一改中国的电竞史什么的。

 

“看来我接下来成就不小啊!”叶修唏嘘了一通,显然是联想到了自己一年后复出的事。

 

今天晚上是联赛,嘉世对三零一。

 

嘉世选手孙翔在擂台上一挑三没过多久,网吧就断电了。

 

也不知道网吧这电路到底是烧毁、短路还是怎么的,总之等过来维修的大叔到场后,叶修与唐柔就和两只跟着训练师的神奇宝贝似的,一个是电工大叔指哪儿拿手电筒照哪儿,一个是电工大叔要什么工具递什么工具。

 

电工大叔见他们这么热情,倒也修出了激情来,吧啦吧啦的对着弯弯绕绕盘踞的电线就是一通慷慨激昂的讲解,也不管叶修他们是不是听得懂。

 

叶修上网心切,也没想要跟上电工大叔的思维导图,张嘴就是“嗯嗯啊噫”的附和。

 

电工大叔勤勤恳恳地修了2小时,叶修和唐柔就在边上站了2个小时。最后三个人都累得慌,电工大叔说还有半小时就能搞定,于是唐柔招呼大叔先歇歇,叶修自发地担任了买夜宵的工作。

 

这个点,开着的店不多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叶修在兴欣网络会所附近绕着走一圈,很快就看见一家还开着的小吃店。

 

等他买了夜宵,往回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恶寒,仿佛有人对着他放杀气。

 

事实也确实如此,路灯下,三只骨头状的东西在空中游动,无声地把叶修围了个严实。这些怪物整齐划一地叼着匕首(短刀?),应该是眼睛的部分冒着鬼火一样的幽光。不算明亮的路灯打在它们身上,罩上一层隐隐约约的白纱。

 

虽然大概知道这些骷髅怪们是怎么回事儿,叶修还是不由怀疑它们看中的不是自己的命,而是来打劫自己手里的夜宵的。

 

呆在他身体里的狐之助突然出声:“是时间溯行军!”不用狐之助提醒,叶修也知道蜂须贺虎彻闪亮登场的时间到了。

 

光屏浮现,上面用楷体写着:是否选择出阵?

 

叶修在空中一戳,点击“是”。

 

还好附近没啥人,不然看见叶修拎着几袋吃的站在马路边,对空气挥来舞去还念叨“小心”,非得把他当成是疯子不可。更可能的是,看见普通人也能感知到的溯行军,被吓个半死。

 

得到出战命令的蜂须贺很冷静,一打三没有一点压力,ChuaChua两下干掉了迷路到中国来的敌军,轻伤也无只损失了一个金色的刀装。

 

他几分钟灭了战斗力5的一花敌短刀们,拔刀劈刺的动作潇洒得不行,硬是让叶修看出了几分剑圣夜雨声烦的味道。就是话不多,这点和赛场上狂喷垃圾话的剑圣不太一样。

 

溯行军的残骸消失在空气中。

 

“没事吧?”叶修问。

 

“没事。”蜂须贺把刀收回腰间,说道:“不过刀装损坏了一个。”

 

虽然是最高级的金字刀装,耐久度也没比银字绿字高多少,就是在攻击防御和速度上的加成比另外两个档次高。

 

听到一个金装已经被爆,叶修算是对刀剑乱舞的装备概念心里有数了。金装什么的,都是消耗品。

 

殊不知产生误解的叶修可有可无地“嗯”了声,说:“再做新的就行。”

 

他拎着热腾腾的水饺煎包思忖,还是应该锻刀增加一下战斗力。要是敌人增多,哪怕蜂须贺虎彻再厉害,也会有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然而理想是好的,现实却如此残酷——叶修没有锻刀符。

 

“锻刀符怎么获得?”叶修说。

 

“一万小判一张,”狐之助尽职尽责地回答宿主的问题:“我们刀剑乱舞系统的通用货币,和人民币的兑率为10小判等于1人民币。”

 

合着这还是个要氪金的系统,任性啊!鄙视!

 

月工资一千八且还没拿到这个月工资的叶修大大顿时觉得,战力扩充这事儿又不急了。

 

为了防止半路再杀出个程咬金,蜂须贺跟着叶修一路走到兴欣网吧。看到闪着荧光灯的网吧招牌,蜂须贺打算回本丸待命,他和叶修说了一声,还没走呢,就被叶修塞了一袋关东煮。

 

叶修说:“刚才谢了,让别人看见食物凭空消失确实不太好。吃完了再过来吧!”

 

蜂须贺心道,我什么时候说待会儿还要再来了?你以为我是召唤兽吗,这是对待是虎彻真品该有的态度吗,不去!

 

夜里八九点,网吧终于再次接上电。

 

放眼望去店内空荡荡的一片,客人几乎都等得不耐烦走光了。

 

叶修和唐柔干脆就坐在前台打荣耀。

 

没过多久,就见一群人在网吧门口东张西望还“哎呦没人”的叫了一声。叶修以为是客人,一看,呵,还是熟人!

 

陈夜辉、刘皓四人半醉地走进兴欣网吧,似乎是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

 

天底下的人不论是真醉还是假醉,喝了酒就喜欢嘚瑟,喜欢调戏美女。但唐柔是谁啊?才入荣耀多久啊,再加上她本来也对职业选手长什么样不感兴趣,认不出刘皓是谁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刘皓搭讪失败,不爽着呢,歪头一瞧,嘿呦!坐在旁边的这可不就是叶秋嘛!

 

他一个激动,故作惊讶的对叶修表达了“大神变成网管”的惋惜和“没能留住曾经的队长”的自我谴责。措辞恳切,一股子做作的味儿扑面而来,差点没熏死叶修毫无波澜的内心。

 

刘皓这厮还没抑扬顿挫地讲完他的发言,空间一阵波动,有什么看不见的存在悄然登场了。

 

蜂须贺虎彻怀揣着一颗忽然傲娇了的心,吃完关东煮出现在叶修身边,就听一个冒着酒气的家伙对自己的主上评头论足冷嘲热讽,顿时他怒了。

 

右手握上刀柄,狠狠皱眉,目光不善地看着还在奚落叶修的某人。

 

看见他的叶修大惊,连忙递了他一个眼神,生怕他拔刀给对面的四人来那么几下,血溅老板的网吧。

 

不过叶修本来也没打算光听着刘皓耍嘴皮子,自己的场子还是要自己找回来的嘛。

 

叶修挨个点评他们赛场上的表现,犀利地指出不足之处,却没有多少讽刺,只是平淡又正式,仿佛他还是那个曾经身披队服的队长。

 

训完话,叶修指指墙上挂着的“谢绝接待酗酒者”的牌子,淡淡说道:“别闹,好歹是公众人物,闹的话,指不定就上新闻了呢。”

 

刘皓怒火憋在心里,大骂一声:“靠!”

 

随后又恶毒地瞪了叶修一眼,正要败兴而去。

 

也不知道蜂须贺虎彻是听得懂中文,还是在他的视线里刘皓几人也是自带文字泡,总之叶修看他神情就知道他绝对听懂了这几人在讲什么。

 

看了一出“好戏”的蜂须贺绕过前台,抬腿就是一脚,踹向带头挑衅的刘皓。

 

叶修也不阻止,见刘皓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大马趴,不由弯起嘴角。

 

“唉,都跪安吧,不送。”叶修摆摆手,语气很是无所谓。只是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嘲讽,让刘皓恨不得给他一拳。

 

坐在旁边的唐柔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了。

 

——————————

 

#“95.不速之客”是原著的章节名,二周目全职,突然觉得叶神真的太赞!

评论(13)

热度(62)

©甜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