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咖

甜咖ԅ(¯ㅂ¯ԅ)
最爱树莓摩卡和巧克力
毛病很多,谨慎关注:D

【全职X刀乱】国服是什么?不存在的

*三次元全职高手X国服刀剑乱舞系统

*超短脑洞EG向,自我娱乐

*小标题为原著章节名

————————————


1.被驱逐的审神者


半透明的画面悬浮在空中,散发出微微荧光,还高级地随叶修的视线移动,刷足了存在感。


天空飘起了雪花,冬天的夜晚总是寒冷的,但叶修顾不上这凛冽的寒气了。现在他整个人都是蒙圈的。


被嘉世赶出来、失去一叶之秋、面对沐橙难过的表情……甚至是流落到大街上,他都已经有过心里准备。但现在,他刚打算到嘉世附近的兴欣网吧凑合一夜(如果能被招聘就更好了),就被一个叫“刀剑乱舞(国服)系统”上身了。


历史修正主义者是个什么东西?


审神者和刀剑男士又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隔壁国家的历史出了问题,还要来一个跨海应聘啊?


哥不感兴趣,只想打荣耀。别,我真的不合适,要不这样吧,你去找烟雨战队的楚云秀,爱看剧脑洞大,肯定比我合适多了。


狐之助无视叶修的挣扎,它整个系统都住进叶修身体里了,哪有说搬走就搬走的。


叶修无法,只能又看了看眼前只有自己能看见的光屏——五个人物形象围在他的四周,严重影响了他对现实世界的感知——大有他不从中挑一个出来就不消失的意思。


这些图片上只有人形图片和短短的介绍词,连个MP、HP都没有,叶修对他们的属性一无所知。说白了,这和看脸选有什么区别?就这么让新上任的审神者选自己的第一个战斗力真的好吗,坑,真坑。


最后叶修选了金光闪闪仿佛黄金圣斗士的蜂须贺虎彻,原因无他,不过是蜂须贺虎彻的着装和斗神霸气十足的装备有那么百分之几的相似度罢了。


粉色的樱花漫天飞舞,和空中的飘雪交相辉映,充斥了叶修的所有视线。光点在虚空中凝聚,汇成了一个和叶秋差不多高的长发青年。


青年一只手按在自己胸前,看起来十分自信与骄傲,他对叶秋微笑说:“蜂須賀虎徹だ。蜂須賀家に伝来したことからこう呼ばれているんだ。銘入りの虎徹はほぼ全ては贋作と言われているが、俺は本物。一緒にしてもらっては困るんだよ。”


叶修抽了抽嘴角,挂下一滴冷汗:“狐之助同志啊,你不是说这是国服吗?”


狐之助:“是国服。”


“他说的是人话?”


“是人话,日语。”


“……”叶修觉得今天所有的感伤都快被这刀剑乱舞系统搞没了,这都什么事儿啊!就算是日本刀,都来到中国了,就不能入乡随俗一点讲普通话吗!


他现在真想抽一支烟冷静一下。


他说翻译有么,没有翻译字幕也成啊!你真的是国服吗,怎么一点都不为普通民众考虑考虑,张口闭口就是日语,一般人听得懂?


住在他身体里的狐之助默不作声,只是突然,叶修就看见蜂须贺虎彻的头顶上多出了一个巨大的文字泡,上面写着:我是蜂须贺虎彻。蜂须贺家代代相传所以这样称呼。铭文是虎彻的大多都被说成赝品,但是我是正品虎彻。如果把我和他们混为一谈会很困扰的。


3.专职夜班


狐之助以虚拟的小狐狸形象出现在了叶修面前——当然啦,和刀剑男士一样都只有叶修自己能看见。


“审神者大人为什么不回本丸?”狐之助疑惑道。


“那里有网吗?”叶修说。


“没有。”


“没有我去干嘛?”理所当然的语气,其实叶修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陈述事实。可这话一旦从他嘴里讲出来,就和自带了嘲讽buff似的,让狐之助一点接话的念头都没有了。


于是叶修就安安稳稳的当上了兴欣网吧的网管,昼夜颠倒,甚至差点把被他唤醒的蜂须贺虎彻抛在脑后。


第二天早上跟着老板娘到了临时启用的储物间,叶修到头倒头就睡。结果他还没在梦里徜徉多久,就感到一阵强烈的眩晕感和浮空感。而后“啪”地一下,他就被摔在了本丸某个房间的榻榻米上。


他迷迷糊糊睁眼,看见一个有点脸熟的俊脸和紫色的头发,闭眼,他就躺在凉飕飕的榻榻米上睡着了。


穿着浴衣样式的内番服跪坐在一旁的蜂须贺也是醉了,怎么会有这么不走心的审神者啊?把他放置在本丸内几个小时不说,总算见到审神者了,对方居然看了他一眼接着睡??


他可是虎彻的真品,就不能慎重一点对待吗!


22.叶秋退役


等叶修一觉睡醒,就发现自己躺在储物间的床上,身上的被子倒是没了,估计是落在了本丸。


大概是因为睡梦中被移来移去的缘故,有些凌乱的短发已经彻底放飞自我,七歪八翘起来。叶修撕下老板娘贴在卫生间镜子上的便利贴,刷完牙洗完脸抓了抓头发,才朝门外走去。


他估摸着现在也不早了,但是当他下楼走到一层的网吧,发现四周简直黑的不像话,连灯都没有开。网吧的一面墙上挂着个大幕布,还在放投影,许多网吧的客人在过道里挤来挤去,还有人拿着纸巾哭出声来。


“出什么事了?”


投影还在播放斗神一叶之秋的战斗画面,解说员适时地做一下解说。而后,叶修听到解说员煽情道:“叶秋虽然已经退役,但是,一叶之秋将陪伴着我们,陪伴着嘉世战队继续战斗下去……”


叶修盯着幕布上熟悉的身影好久好久,终于,在那句“到此为止了……”的字幕滚动而过时,他看不下去了。饶是心中有千万般不舍,他也必须转身走向新的道路。


一切都还没有结束,正如他对苏沐橙所说,“休息一年,然后回来”,他的荣耀还在继续。


就在叶修打算逃离这感伤的氛围时,一道金色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他身边。周围还都是沉浸在叶秋退役这个消息里的人群,没有人会注意到叶修对空气说话的场景。


那人形“空气”对着投影沉默了一会儿,说:“那是你?”文字泡翻译。


“……啊,是我。”叶修回答。


然后叶修发现,一个白色的文字泡就从自己嘴里钻了出来,上面还写着几个日文。


叶修:……


95.不速之客

 

大概是知道自己坑,这么多天下来狐之助既没强迫叶修去锻刀、完成日课,也没强行颁布击杀时间溯行军的任务。只是让叶修小心着点儿,说也许会有来自未来的敌人,想提前灭了他这个审神者,顺便改一改中国的电竞史什么的。

 

“看来我接下来成就不小啊!”叶修唏嘘了一通,显然是联想到了自己一年后复出的事。

 

今天晚上是联赛,嘉世对三零一。

 

嘉世选手孙翔在擂台上一挑三没过多久,网吧就断电了。

 

也不知道网吧这电路到底是烧毁、短路还是怎么的,总之等过来维修的大叔到场后,叶修与唐柔就和两只跟着训练师的神奇宝贝似的,一个是电工大叔指哪儿拿手电筒照哪儿,一个是电工大叔要什么工具递什么工具。

 

电工大叔见他们这么热情,倒也修出了激情来,吧啦吧啦的对着弯弯绕绕盘踞的电线就是一通慷慨激昂的讲解,也不管叶修他们是不是听得懂。

 

叶修上网心切,也没想要跟上电工大叔的思维导图,张嘴就是“嗯嗯啊噫”的附和。

 

电工大叔勤勤恳恳地修了2小时,叶修和唐柔就在边上站了2个小时。最后三个人都累得慌,电工大叔说还有半小时就能搞定,于是唐柔招呼大叔先歇歇,叶修自发地担任了买夜宵的工作。

 

这个点,开着的店不多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叶修在兴欣网络会所附近绕着走一圈,很快就看见一家还开着的小吃店。

 

等他买了夜宵,往回的时候,突然感到一阵恶寒,仿佛有人对着他放杀气。

 

事实也确实如此,路灯下,三只骨头状的东西在空中游动,无声地把叶修围了个严实。这些怪物整齐划一地叼着匕首(短刀?),应该是眼睛的部分冒着鬼火一样的幽光。不算明亮的路灯打在它们身上,罩上一层隐隐约约的白纱。

 

虽然大概知道这些骷髅怪们是怎么回事儿,叶修还是不由怀疑它们看中的不是自己的命,而是来打劫自己手里的夜宵的。

 

呆在他身体里的狐之助突然出声:“是时间溯行军!”不用狐之助提醒,叶修也知道蜂须贺虎彻闪亮登场的时间到了。

 

光屏浮现,上面用楷体写着:是否选择出阵?

 

叶修在空中一戳,点击“是”。

 

还好附近没啥人,不然看见叶修拎着几袋吃的站在马路边,对空气挥来舞去还念叨“小心”,非得把他当成是疯子不可。更可能的是,看见普通人也能感知到的溯行军,被吓个半死。

 

得到出战命令的蜂须贺很冷静,一打三没有一点压力,ChuaChua两下干掉了迷路到中国来的敌军,轻伤也无只损失了一个金色的刀装。

 

他几分钟灭了战斗力5的一花敌短刀们,拔刀劈刺的动作潇洒得不行,硬是让叶修看出了几分剑圣夜雨声烦的味道。就是话不多,这点和赛场上狂喷垃圾话的剑圣不太一样。

 

溯行军的残骸消失在空气中。

 

“没事吧?”叶修问。

 

“没事。”蜂须贺把刀收回腰间,说道:“不过刀装损坏了一个。”

 

虽然是最高级的金字刀装,耐久度也没比银字绿字高多少,就是在攻击防御和速度上的加成比另外两个档次高。

 

听到一个金装已经被爆,叶修算是对刀剑乱舞的装备概念心里有数了。金装什么的,都是消耗品。

 

殊不知产生误解的叶修可有可无地“嗯”了声,说:“再做新的就行。”

 

他拎着热腾腾的水饺煎包思忖,还是应该锻刀增加一下战斗力。要是敌人增多,哪怕蜂须贺虎彻再厉害,也会有感到力不从心的时候。然而理想是好的,现实却如此残酷——叶修没有锻刀符。

 

“锻刀符怎么获得?”叶修说。

 

“一万小判一张,”狐之助尽职尽责地回答宿主的问题:“我们刀剑乱舞系统的通用货币,和人民币的兑率为10小判等于1人民币。”

 

合着这还是个要氪金的系统,任性啊!鄙视!

 

月工资一千八且还没拿到这个月工资的叶修大大顿时觉得,战力扩充这事儿又不急了。

 

为了防止半路再杀出个程咬金,蜂须贺跟着叶修一路走到兴欣网吧。看到闪着荧光灯的网吧招牌,蜂须贺打算回本丸待命,他和叶修说了一声,还没走呢,就被叶修塞了一袋关东煮。

 

叶修说:“刚才谢了,让别人看见食物凭空消失确实不太好。吃完了再过来吧!”

 

蜂须贺心道,我什么时候说待会儿还要再来了?你以为我是召唤兽吗,这是对待是虎彻真品该有的态度吗,不去!

 

夜里八九点,网吧终于再次接上电。

 

放眼望去店内空荡荡的一片,客人几乎都等得不耐烦走光了。

 

叶修和唐柔干脆就坐在前台打荣耀。

 

没过多久,就见一群人在网吧门口东张西望还“哎呦没人”的叫了一声。叶修以为是客人,一看,呵,还是熟人!

 

陈夜辉、刘皓四人半醉地走进兴欣网吧,似乎是输了比赛心情不好,喝了不少酒。

 

天底下的人不论是真醉还是假醉,喝了酒就喜欢嘚瑟,喜欢调戏美女。但唐柔是谁啊?才入荣耀多久啊,再加上她本来也对职业选手长什么样不感兴趣,认不出刘皓是谁实在再正常不过了。

 

刘皓搭讪失败,不爽着呢,歪头一瞧,嘿呦!坐在旁边的这可不就是叶秋嘛!

 

他一个激动,故作惊讶的对叶修表达了“大神变成网管”的惋惜和“没能留住曾经的队长”的自我谴责。措辞恳切,一股子做作的味儿扑面而来,差点没熏死叶修毫无波澜的内心。

 

刘皓这厮还没抑扬顿挫地讲完他的发言,空间一阵波动,有什么看不见的存在悄然登场了。

 

蜂须贺虎彻怀揣着一颗忽然傲娇了的心,吃完关东煮出现在叶修身边,就听一个冒着酒气的家伙对自己的主上评头论足冷嘲热讽,顿时他怒了。

 

右手握上刀柄,狠狠皱眉,目光不善地看着还在奚落叶修的某人。

 

看见他的叶修大惊,连忙递了他一个眼神,生怕他拔刀给对面的四人来那么几下,血溅老板的网吧。

 

不过叶修本来也没打算光听着刘皓耍嘴皮子,自己的场子还是要自己找回来的嘛。

 

叶修挨个点评他们赛场上的表现,犀利地指出不足之处,却没有多少讽刺,只是平淡又正式,仿佛他还是那个曾经身披队服的队长。

 

训完话,叶修指指墙上挂着的“谢绝接待酗酒者”的牌子,淡淡说道:“别闹,好歹是公众人物,闹的话,指不定就上新闻了呢。”

 

刘皓怒火憋在心里,大骂一声:“靠!”

 

随后又恶毒地瞪了叶修一眼,正要败兴而去。

 

也不知道蜂须贺虎彻是听得懂中文,还是在他的视线里刘皓几人也是自带文字泡,总之叶修看他神情就知道他绝对听懂了这几人在讲什么。

 

看了一出“好戏”的蜂须贺绕过前台,抬腿就是一脚,踹向带头挑衅的刘皓。

 

叶修也不阻止,见刘皓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个大马趴,不由弯起嘴角。

 

“唉,都跪安吧,不送。”叶修摆摆手,语气很是无所谓。只是那张脸怎么看怎么嘲讽,让刘皓恨不得给他一拳。

 

坐在旁边的唐柔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笑了。


263.圣诞活动→329.龙抬头


*

一口气锻出第三把刀的时候,叶修差点喜极而泣。

 

天知道这几十天自己究竟是过着怎样无烟无害无污染的日子——好吧,烟是有抽,不过量真的不多,烟瘾上来的时候简直快憋死他了。

 

特别是圣诞活动那一天半,整整36小时,本来就不轻松。没有烟抽更是害得他差点在飞枪的时候睡着,游戏画面里的君莫笑一歪,眼看要从罪恶之城的钟塔上掉下去。还好他一个激灵,顿时清醒,马上让千机伞切到直升旋翼,挽救了一波。

 

陈果看他叼着个熄灭的烟头,吃惊道:“你这是要戒烟了?”

 

“穷啊!”叶修耷拉着身体敲击键盘聚怪,无奈感慨。圣诞小偷们在君莫笑的身后串成长长的火车,一个接一个的挤到钟塔下。

 

陈果不信,翻了个白眼,她还记得叶修从唐柔那里赢过去的一叠毛爷爷呢!

 

结果这会儿君莫笑是顺利爬上塔顶了,叶修却脑袋断片了一秒,恍惚觉得自己应该用一个“幻影龙牙”什么的,双手立马条件反射超越思维速度。一个操作下去,愣是让君莫笑做了下腰加劈叉的动作。

 

不仅在边上看着的陈果傻了,一干子同盟公会也傻了,在钟塔底下一边杀怪一边看大神尬舞。

 

叶修盯着屏幕又过了两秒,眨眨眼才反应过来,他用的不是战斗法师一叶之秋,而是散人君莫笑,现在使不出这个技能。暗暗叹气,嘲笑自己伤春悲秋。

 

最后还是陈果看不下去叶修困死鬼的样子,起身给叶修倒了杯咖啡,才没让拼杀中的君莫笑做出更多囧事。

 

住在叶修体内的狐之助倒是对叶修抽烟的行为十分鄙夷,每次叶修抽烟它都觉得自己也被迫吸了许多尼古丁、丙酮、丁烷什么的,虽然它压根就没有实体。

 

因此在叶修被迫“戒烟”的时候,它非常高兴,甚至希望叶修干脆就这么再也不抽烟了。

 

叶修这么着急氪金锻刀也是形势所迫,自从第一次遇见时间溯行军以后,他被溯行军找上的概率就越来越频繁。

 

从一开始的出门买伙食偶尔遇到渐渐边成了夜晚坐在前台往外看,都能看见两三只骨头怪在玻璃门外晃荡。这些溯行军似乎智商不高,相当于游戏里的小怪,仇恨单一,只认叶修和蜂须贺虎彻。

 

虽然外面的溯行军攻击力有限,可蚁多咬死象,蜂须贺虎彻不可能一边面对十来只溯行军,一边保护叶修。


叶修也不可能一直呆在网吧里不出去。


好在它们进不来,也不攻击进进出出的路人,甚至会避开人多的地方以免被可以看见溯行军的人类发现。除了最近叶修找理由不出门徒增陈果怀疑外,暂时没造成什么危害。


由于叶修在现世的时间远远长过时空夹缝中的本丸,于是本丸的结界有一部分就自动延伸现世来了并且默认陈果的网吧也是“本丸”,这才能把敌刀隔绝在外面。


等了几个小时,叶修下班的时候,锻刀早就结束。


虚拟的光屏悬浮在空中,上面显示的背景是一个锻冶所内部的景象,此外还有四个格子。两个显示“完成”字样,另外两个则是不可使用的灰色。


叶修点击收取,两道光就从屏幕中蹿出来,在他眼前凝聚成一高一矮两个人形。


大太刀,次郎太刀。


胁差,骨喰藤四郎。


再加上蜂须贺虎彻,叶修对这个可单体可群攻、临时凑成的三人配置十分满意。虽然大太刀对夜战不利,但对付低花的敌刀也是绰绰有余,而且叶修更看重大太刀难得的中距离攻击范围和群攻能力。


他看完挤在空气中的翻译文字泡后,指了指贴在网吧墙上的“谢绝酗酒”的牌子欣慰道:“没有酒。”


次郎太刀晴天霹雳,觉得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刀与人的信任已经没有了。


*


锻出新刀后,连着三天,叶修值夜班,刀剑男士们就沿着网吧所在的街道清理时间溯行军。受伤了马上治疗,痊愈再迅速投入巷战。昼伏夜出,强势的碾压了围在兴欣网络会所的几十只时间溯行军。


这才几天,新来的两位付丧神就被叶修的作息时间带坏,紧随蜂须贺虎彻脚步变成夜猫子。


击杀溯行军系统会给予材料和加速符作为奖励,叶修也不觉得烧资源,该治就治,该加速就加速。


陆陆续续聚集在这附近的敌刀少说也有二三十只,他们一旦踏出门口,很容易被围攻。


开始叶修还担心他们吃不消,全程紧盯门口,只要有不敌的预兆,马上召唤系统强制脱战。结果看了一个小时,发现除了受伤比较频繁刀装时不时破裂以外,三位付丧神显然打得起和敌军之间的消耗战。


甚至,还打得挺开心。


刀剑付丧神们接受治疗的时候放任自己的本体给系统折腾,穿着破破烂烂衣服的人身坐在叶修傍边看他玩荣耀。让荣耀不离手的叶修十分感动,头一回觉得被围观打游戏压力巨大。


围观叶修打荣耀的第一天。


次郎太刀:そぉうらっ!(文字泡:看招!)


骨喰藤四郎:斬りだ!!(文字泡:斩!!)


蜂须贺虎彻:十字斩!(中文,狂剑士技能)


到了第三天,刀剑男士们的进攻台词就变成了这样……


次郎太刀:地裂波动剑!!(中文,魔剑士技能)


蜂须贺虎彻:月光斩!(中文,鬼剑士技能)


骨喰藤四郎:連続突き!(文字泡:连突刺!剑客技能)


而且还是攻击必喊,羞耻度满点。还好说中文的时候哪怕发音不太标准,也不会出现文字泡。不然叶修真要怀疑自己的眼睛被某剑圣袭击了……


三个晚清剿上下来,附近已经没什么敌军存在,最多就是零零散散一两只漏网之鱼,不足为惧。


但叶修觉得这事儿恐怕没完,迄今他只遇见了一花和两花的溯行军,他猜测这次清理活动之后,很快过来的敌军等级就会提升,和打网游一个道理。


不过叶修还没等到那一天,陈果伸手一挥,把他和唐柔打包进了去上海的高铁。


一年的第一个周末,有一个荣耀盛会——全明星周末。


这次的全明星周末,毫无疑问,正是由轮回俱乐部举办。


一路上骨喰藤四郎幽灵一般,无声无息地跟着叶修,防止叶修被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溯行军宰了。普通人看不见付丧神,也碰不着,骨喰藤四郎便毫不在乎地穿透别人的身体,坐在叶修一旁的座位上。


叶修被看得发毛,想劝他回本丸待命,反正溯行军也不太可能出现在人多的地方,更何况他们还是坐在高铁上疾驰。


骨喰藤四郎面无表情,一言不发拿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叶修身上摸走的打火机。


叶修条件反射伸进自己的口袋,果然,不仅打火机不在,连烟都没了。


“回去还你。”白色的文字泡挤进座位间间隔的空隙,银发的付丧神态度坚决,没有结界防御暴露在时间溯行军之下的叶修确实称不上安全。


“好吧。”叶修虽然略感遗憾,也没再说什么。付丧神的担心与好意他无法拒绝,反正一路上全程禁烟,嘉年华会场也是无烟区,他本来能抽烟的机会就不多。


*


今年的全明星周末当真是怪事百出,司仪和导播都恨不得能当场掏出速效救心丸来。


特别是第二天,杜明操作的剑客被一记伏龙翔天的“龙抬头”糊了一脸,寂静片刻,全场哗然。


叶修经验丰富,赢了比赛,看势头不对马上就撤,深怕被围追堵截。眼看他刚要到走到场外,就被数只时间溯行军堵在了昏暗的通道里。这时候悄无声息地离开似乎不太可能了,打斗的声音很容易引起场内工作人员的注意。


但叶修是谁啊?传说中的一代大神,荣耀教科书,把现场代入一下游戏副本,这点问题显然难不住他。


“三、二、一,扔!”叶修小声叫道。


只见一直跟着他的骨喰藤四郎爆发了少年的外表不相符的臂力,将叶修从上方扔出包围圈。趁着敌军的视线都被空中的叶修吸引,电光火石之间,骨喰藤四郎一个“滑铲”,从下方突破围困,而后又风驰电掣的接住落下的叶修。


一人一付丧神头也不回,扎进街道的人群里七弯八拐跑了。


那姿势,要多风骚有多风骚,要多潇洒有多潇洒,简直就是现世版的君莫笑脱困。


而一下反应不过来,傻愣愣看着他们逃跑的溯行军,就是网游里对君莫笑穷追不舍击杀失败的某某某公会成员。围堵失败,反被耍。



评论(32)

热度(120)